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Part20
    一个人的暗恋是一场一个人悲哀的独角戏

     一个人在恋爱中突进是一场一个人表现生动的不成功话剧

     直到这场不是独角戏 也不是独自突进的不成功话剧的影片

     另一个的主角开始慢慢的走向

     被动的换为主动 避而不谈换为青涩的说喜欢

     才真正的成为爱情电影

     不管其中有多么的不合理 多么的不是常理

     也是浪漫的 爱情主题的

     电影

     ——宋茜

     宋茜收到过无数的生日礼物,其中不乏来自于男友的,主打浪漫的。

     崔胜贤是宋茜人生中第二个男朋友,上一任,是北京舞蹈学院交往真挚的初恋,然后就是有异常情愫而没有能够一起的韩庚,其他的,不太能够算在她爱情的范畴。

     对于在北京舞蹈学院恋爱中的还是分手都深刻的初恋,宋茜就算是分手了,至今还是保存着那些或许不是昂贵却每一个都有着独特意义的礼物,每一个都有一段感动,只不过那些,从宋茜来到韩国之后,就埋藏箱底不去碰触。

     韩庚给予宋茜的并不是一段真实的感情,却必须占据这其中的特殊位置,地位高于现在是第二任男友的崔胜贤。

     韩庚给予的礼物,不是那种带着无间亲密感的独特,很平凡,也很触动身处韩国、在度过特殊时期的宋茜。

     然后是崔胜贤的Cookie惊喜。

     这确是宋茜希望的幼稚,并且有些超出想象的大惊喜。

     男女交往,在纪念日总是会幼稚的给予对方一些落入俗套的惊喜。

     比如‘9’字重复的大把红色玫瑰花,比如纪念一起走过岁月的精致相册,比如亲手下厨、不管味道如何心意满分的‘第一次’......

     这些,是前人都做过的‘无聊’的事,在情人眼中却是最大的浪漫。

     宋茜喜欢的、崔胜贤有份出演的《IRIS》中,看上去强悍、实际是可爱小女人的金泰熙的角色、反恐组组长崔胜希,在同李秉宪饰演的金贤俊同游日本的时候,很俗套的拍下照片,还写下了对两人美好愿望的话语,被金贤俊说俗套,而崔胜希却笑着表示,她喜欢幼稚的东西。

     恋爱中的人本来就是智商直线下降,幼稚的行为也是正常。

     但,一个男人,做到这地步......

     宋茜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最初的感动,渐渐变得窒息......

     真心之中多少有些僵硬的勾起唇角,用拇指和食指拿出一片有绿色感觉的绿茶味曲奇,放进口中。

     不是糕点店里那种完美的口感,很简单的酥脆感觉,不太浓又刚刚好的绿茶味道。

     “很好吃。”宋茜会因为甜食心情变得很好,这个曲奇的甜度并不多,不过还是可以掩去宋茜心里异样的Down的情感:“十分满分十分!”

     撒娇的想要表示,很喜欢这个惊喜,结果习惯成自然。

     崔胜贤倒是无所谓,甚至现在还保持着每周在网上搜索‘Khuntoria’部分的《我们结婚了》观看的习惯,让同队的权Leader看得炯炯有神,心里一百个否定给予崔胜贤——有谁会真的喜欢一个人还去看这个人和别的男人的亲密啊!

     好变态的!

     偏偏崔胜贤就是这样的‘变态’!

     崔胜贤不在意,宋茜却敛去笑,挫败的低头......

     崔胜贤并不知道,宋茜心里面的在意和敏感,不知道哪里出错了,慌乱了:“不是说十分满分十分的好吃吗?怎么了?”

     宋茜抬头,表情收了所有的欢笑,变得严肃:“十分满分十分,不知道是什么吗?2PM有这样一首歌。”

     “《我们结婚了》,我和Nichkhun Xi在节目上是假想夫妇,我喜欢用这个词,表达‘满分、最高’的意思。”

     “不知道吗?”

     崔胜贤还以为什么‘大事’,结果......

     “我知道。”崔胜贤坦白自己的‘监视’行为,相当坦荡荡的:“每一期的不落,从Khuntoria开播第一期开始。”

     宋茜瞪大了眼睛。

     她知道,崔胜贤知道这个事,她拍摄《我们结婚了》的这个事,可是......不知道这样的程度。

     “我不在意的。”崔胜贤真的是无比的大度,诡异的大度:“你可以不用顾忌我。”

     此刻,宋茜有一种,第一次对崔胜贤,有一种怒其不争的无奈感。

     宋茜觉得,自己说了的交往真的是冲动了、不计后果的,不可以说她后悔了,不该说出j□j往的话,但是不能不说,他们之间真的有很多很多的问题,没有理清,也很难理清。

     “这不是在不在意,顾不顾忌的问题。”宋茜认为比起这个生日的温情的绝好气氛,更重要的是,关于Nichkhun的问题要解决,不然,她会永远陷入有Nichkhun乱入的魔咒中,虽然这个魔咒只是现实造成她的心的异样,实质的部分少之又少:“我和Nichkhun Xi作为假想夫妇拍摄是事实,我们在镜头前要展现的亲密堪比一对真实的情侣。”

     崔胜贤不懂了,因为在他看来这不是问题,Nichkhun根本不是问题,因为宋茜是他的女朋友,他们俩是没有摄影机完全真实的交往:“我不在意,你也不在意,那是有作家、有台本的节目,不是真的、是假想,这样就可以了,不是吗?”

     宋茜不知道该怎样去表达,自己的感受。

     那确实是有作家、有台本的、假想的、演戏的节目,可是,拍摄越多,渐入佳境之后,作家和PD给予的台本变得很薄很薄,零星不多的场景,要完成的感觉,其他的是自己的本色,自己的情绪。

     宋茜在决定放弃那些混乱的、内心的情感的同时,就放弃了和Nichkhun的所有可能,只不过,心不能自己......

     偶尔,还是会陷入那满分Sense的绅士风度。

     罪恶感,和内疚感,有时候会放大。

     尤其在崔胜贤的很好很好映衬下......

     原本该最完美的夜晚,因为那一句习惯出口的‘十分满分十分’变得情绪很Down,想要就此理清那些纷杂也没有办法。

     不过,Ending还是稍完美的——

     宋茜主动的吻上崔胜贤的侧脸,用中文说了‘我喜欢你’。

     这个吻和这句告白,或许有内疚感,或许并不是纯粹的,却是宋茜第一次正视自己的心,第一次这么冒险的决定赌一把,交出自己的心。

     在其中的勇气和真心下,那份内疚和不纯粹其实十分的不起眼。

     当然,现在的宋茜,现在的崔胜贤,现在的他们的这份爱情,是非正常的,有些部分因为各自错误的以为变得畸形......

     生日过后,宋茜并没有立刻的有拍摄《我们结婚了》的行程,这让她松了一口气,也因为是农历的新年(春节),有了一个难得的、中国的行程,变得心情完全的好。

     崔胜贤则是难得的在春节时期很空闲,社长给了假期也给了过节礼,虽然假期没几天,而且年都没过完就得返工,为了24号发行BigBang的四辑迷你专辑,25日起连续4天在首尔奥林匹克公园举办BIG SHOW。

     有了恋情的男人,最大的不同在于生命中、生活里多了一个牵挂。

     往常都是难得的时间回家,享受悠闲的家庭生活,能吃上温暖的妈妈的料理,睡觉终于有那么一两天的时间能够睡到自然醒。

     这一个春节的假期,崔胜贤想最多的,是女朋友的宋茜。

     吃过饭,崔妈妈和崔爸爸去邻居家玩花牌,这就是城市人的悲哀,有时候邻里甚过有血缘的亲人。

     崔胜贤看电视。

     崔姐姐崔惠允收拾完饭后的一片狼藉之后来到客厅,看到自己的弟弟,居然饶有兴致的在看《我们结婚了》。

     还是Khuntoria的部分。

     “你没事吧?”崔惠允虽然知道自己弟弟的精神世界很不同常人,但是这个,也太......变态了吧......

     崔胜贤正看到宋茜和作为嘉宾的真希在做料理,这一集是招待2PM。

     “没事呀!”崔胜贤有些厌烦的伸手拨开站在自己正面的崔惠允,他等广告等了好久才等到的,幸亏最开始播的就是他的女友,不然还得等很久:“Nuna就不能让让吗?挡到画面了!”

     崔惠允深吸一口气,从Cookie惊喜开始,她就已经有觉悟了,自己弟弟完全陷进去、完全不正常了的觉悟,可是,每每在这种‘女友天大地大’的情况下,她就觉得火气蹭蹭的往上升,又不好和弟弟置气。

     怎么说,都是自己纯情弟弟人生中最真挚的一段恋情(这个真挚的定义,完全是拜那一次Cookie惊喜所赐)!

     画面换了另一个主角,Nichkhun正在超市买食材。

     崔惠允在崔胜贤的侧面坐下,拿了一个苹果在慢慢的削皮,时不时的抬头观察越来越觉得‘变态’的自己的弟弟。

     直到,画面播放到Nichkhun去买玫瑰花,炫耀自己的‘夫人’,给花店大婶看宋茜的照片,崔胜贤笑得一脸甜蜜,崔惠允终于忍不住了!

     “虽然你一直是个怪人。”崔惠允也知道说自己弟弟是怪人不好,但是还是忍不住:“但是,这真的太变态了!”

     崔胜贤终于在Nichkhun的最后画面中挪出一个眼神给自家心情复杂的姐姐。

     崔惠允火气消了些,不过还是觉得自己弟弟好奇怪:“你居然看这个!还这么认真,这么开心。”

     “之前不知道你和Victoria Xi在交往,我还能理解一点,现在想想真的好奇怪。”

     “Victoria Xi和别的男人是夫妇,你就看得那么开心吗?”

     崔胜贤听完姐姐的问题,视线再次转回电视屏幕,画面回到了宋茜的部分,当然还附赠了真希,这是崔胜贤第一次觉得真希不是碍眼的存在。

     毕竟没有真希,没有真希和自家权Leader风风火火的恋情,没有真希和宋茜的很好的闺蜜关系,他也不会认识宋茜(是宋茜,而不是F(x)的Victoria Xi),更不会有交往。

     “song(宋)qian(茜)很好吧!”

     “料理完全的好!”

     “还这么漂亮!”

     崔惠允并没有等到答案,而是接收到弟弟已经盲目了的偏心的夸奖,女主角Victoria Xi......

     《我们结婚了》,给予崔胜贤的,有很少一部分嫉妒,如果那一部分嫉妒都没有的话,就真的是很恐怖的事。

     更多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宋茜。

     贤惠的宋茜,料理很棒的宋茜,照顾人的宋茜,笑得很漂亮的宋茜,坚强女人的宋茜,礼貌满分的宋茜......

     这其中,有些让崔胜贤更喜欢这个可爱的小女人,有些让崔胜贤更心疼这个不是真的坚强的小女人。

     这是,他距今为止,还没怎么亲眼见到的,不同面貌的宋茜。

     这是他喜欢《我们结婚了》这个节目的原因,即使有Nichkhun,也会有能笑出来的点......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崔胜贤的手机震动,来电显示是‘My Baby Girl’。

     ‘My’,强调了是他的,强调了他们在一起的事实。

     ‘Baby’,是崔胜贤对宋茜,想要作为爱称的词语,不过如果真的能够叫出声来的话,崔胜贤会选择韩语的‘ae gi(宝贝韩语的读音)’。

     ‘Girl’,是崔胜贤对宋茜,最直观的的感受,这个‘Girl’严格来说,应该是‘Little Girl’,虽然跟自己同年、在月份上还比自己早,但是真的像是小女孩一样。

     这个称呼,宋茜并不知道,崔胜贤想要,什么时候,可以告诉这个自己宝贝的小女孩,这个称呼......

     “春节快乐!”宋茜用了韩语。

     “春节快乐!”崔胜贤说的是中文。

     几乎是电话接通后同时。

     崔胜贤笑了,宋茜反应慢了些,也笑了,超过了国度,真心的笑了。

     “现在在哪里?”宋茜问,她其实不知道崔胜贤的假期,不过有猜想应该是在家里。

     崔胜贤笑着转进自己的房间,还不忘锁上门:“在家里,吃了大餐,看了电视,打算今天难得的早睡。”

     “你呢?现在那边也是晚上了。”崔胜贤想到中国和韩国是一个小时的时差,现在那边应该晚上的九点多:“早睡吧!”

     “做Idol想要在正常该睡觉的时候睡觉都变成早睡了,哈。”

     宋茜却不想那么早睡觉:“现在在北京。”

     “爸爸妈妈特意从青岛来北京陪我过年,在酒店里。”

     “一会儿要和爸爸妈妈去吃饭,他们刚刚才从机场过来,现在他们去换衣服了,所以给你打电话。”

     “想说春节快乐。”

     崔胜贤很满足了。

     以前都是自己不断的靠近,现在,宋茜也慢慢的走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