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Part17
    曾经想过命运有时候不是由己

     所谓一个人的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

     不过是催人奋斗的一家之言

     适于平凡人的成功是促人向上的金石良言

     最终还是有那么一些抵不过那些说不清的巧合

     比如我的爱情

     总是在最后幸福美好延续下去的时候

     戛然而止

     尽管换来的是另一番天地

     ——宋茜

     时间会淡化一切。

     不管是什么:包括真挚火热的激情,包括赤红了眼的仇恨,包括以为会是一辈子的伤痛......

     时间是最好的良药。

     只是这一副良药,这一副可以淡化宋茜心中委屈复杂感情的良药,原本的三个疗程药到病除,在第一个疗程有了疗效的时候,突然被告知,药剂缺货了,被迫告知必须停药,似乎好了很多,又似乎,毫无效果......

     这好像,就是宋茜看到韩庚的名字之后,心里的感觉。

     那份记忆,有和Nichkhun的甜蜜爱恋,有跟圭贤的友达以上亲密无间,还有昌珉......唯独没有韩庚的,那只是一个亲人,一个哥哥,一个伤心送走却依旧外表笑着说再见的同伴。

     没有现在的复杂深刻,还有那一份爱恋,带着的委屈。

     人生,往往是艰难的时期过得尤其慢,快乐的时光又飞逝而过,虽然最终,咬牙的艰难过去了,欢笑的快乐过去了,回首,那份艰难似乎也不过是人生中那么短短的一个渺小时期,那份快乐又似乎总在后来人生中出现,回味。

     只是,这必须是五年后,十年后。

     仅仅一年,自己最艰难的时期,他离开的时间。

     原本以为抹平的一切情绪,再次意难平,看到那两个字,吹皱一池春水,乱了心神......

     愣愣的握着手机,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疲倦,宋茜终于,按下侧边的凸出,光亮让宋茜觉得无比刺眼。

     滑动手指解锁,大拇指轻触那个名字——

     [元旦快乐。]

     只有四个字。

     不是洋气的Happy New Year,不是普通的新年快乐,而是‘元旦’。

     元旦,据说起于三皇五帝之一的颛顼,距今已有5000多年的历史。 “元旦”一词最早出现于《晋书》:颛帝以孟夏正月为元,其实正朔元旦之春。

     公历的1月1日,世界多数国家通称的“新年”,就是英语都是可以直译的,新的一年。

     韩庚用了元旦。

     宋茜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意这其中差别,那种内心里有答案,又说不明了的,心情。

     从韩庚离开之后,那份短小而沉默、不清晰的告别之后,以为就此陌路了,突然这样的问好,这样暖心的问候,这样透出那人独特温柔的话语,宋茜内心不能抑制,去想,是否,那人也有和她一般的,情感......

     几乎是完全冲动的,宋茜拨通了那个号码,一直想要确认,又没有勇气,没有理由......

     “茜茜。”

     电话那头,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接起来,熟悉温柔的声音。

     宋茜几乎落泪。

     “茜茜?”

     韩庚的声音,依旧熟悉,依旧温柔,依旧的,透着那份贴心。

     宋茜知道,他知道,她此刻的哽咽和复杂......

     “恭喜!演唱会和个人专辑!”宋茜使劲眨着眼睛,用力的微笑,声音是明显的异样。

     韩庚那边传来轻轻的笑声,没有按照常理的去关切宋茜的异样:“嗯!演唱会和个人专辑!”

     宋茜还是在微笑的不断使劲眨眼睛,韩庚那边笑过了,陷入沉默......

     宋茜突然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似乎出现了。

     还是那个熟悉的声音,还是那份熟悉的温柔,还是那份熟悉的懂得,可是,似乎,沉默多了。

     从那时候告别开始......

     “我喜欢你!”

     宋茜不是没有经过大脑的脱口而出,虽然理智和情感,她的理智在情感之后,很多很多。

     这句话,是学习崔胜贤的。

     不是爱情的告白,只是坦白的韩语的另一个意思的‘告白’。

     她不想要自己烦恼,自己委屈,她喜欢,不管其中有多么的复杂情感,她就是喜欢韩庚这个人。

     没有去考虑,没有去思索,直接的,在这个时候,发现他们之间似乎有了距离,会越来越远的时候,直接出口。

     喜欢!

     韩庚那边沉默了好久,通话的时间一直在走,真正开口,说出口的,连一分钟都不到。

     “我不值得。”

     电话那头终于有了声音,不过却在宋茜听到的那一刻,心渐渐的,往下沉:

     “我不值得,茜茜。”

     “我的心是喜欢的,我现在自由了,可是我不敢回答。”

     “茜茜......你很好,太好了......”

     “我不配,也没有资格。”

     “你值得更好的。”

     泪水盈眶而出,默默的顺着脸颊,滑过下巴,滴落。

     几乎是生气的愤恨的强烈语气:

     “不是你没有资格,不是我值得更好的,更不是我太好了。”

     “是你,连回答都不敢。”

     “我喜欢你。”

     “你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喜欢你,就说不值得。”

     “你都不知道,我知道些什么,你就否定。”

     “我不在意那些事,那些你觉得是屈辱的事。”

     “我也不在意,你自责自己做了逃兵的事。”

     “我喜欢的韩庚,是温柔的,跟我心灵相通,是哥哥一样的韩庚,是第一个中国人在韩国努力奋斗站在这个舞台的韩庚,是一身伤痛依旧安慰着、带着我的韩庚......”

     “......”

     “你却给了我一个不是回答的回答。”

     “值不值得在于我,有没有资格也在于我!”

     “我喜欢了,说出口了,你却这样,的拒绝......”

     还是沉默。

     一直的,沉默......

     “有人告诉我,他喜欢我,并且会放任自己的心发展成爱,这是他此刻的心情。”

     “那不是为了交往出口的告白,而是韩语中坦白意义的‘告白’,在此之前,我们莫名的通过话,阴错阳差的穿了情侣衫,见过一次面,通话屈指可数,从最开始的每周不多次数短信问候到一个月后就天天短信联系。”

     “‘告白’之后,他没有让我任何的反感,而是一如以往,的短信联系。”

     “现在,我慢慢的适应了,他的存在,那份好感,更深了。”

     “我经常的跟他撒娇,说着亲近的情绪外露的各种话题......”

     “可是,今天晚上,看到你的短信,我愣住了,想都没想的忽视了他,想都没想的说‘我喜欢你’......”

     “我......似乎该抛开一切,却接受那个跟我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我都变得,不像我了......”

     沉默依旧是主题。

     知道最后的最后。

     “我会后悔吧......”

     韩庚的语气,低沉,一字一顿的,清晰无比。

     “错过了你......茜茜。”

     “不过,希望你幸福。”

     “至少现在,我说不了,我能给你幸福......”

     宋茜终于忍不住的哭出声来,还是弱弱的,却哽咽的说着,狠心的话:“现在说不了,我会放手的!我真的会放手的!”

     “放开......”

     狠下心,挂断了通话。

     泪流满面......

     很快的,宋茜就止住了眼泪,不知道为什么,伤心不亚于在北京舞蹈学院时期初恋的背叛的分手,却没有泪水,依旧是伤心的,依旧是委屈的,依旧是意难平的,却止住了泪,就这样躺在床上。

     甚至,看了崔胜贤的短信。

     第一条的时间是歌谣大赏开始之前还在待机室等候:

     [妆太浓了,不适合你,不太好看——不过舞台上大概会效果不错。]

     第二条的时间是跨年倒计时的时候,宋茜也不知道崔胜贤怎么能在繁忙中在这个时间点发出短信:

     [2010年最后的时刻,我们一起——不好意思,我越轨了!失误。]

     第三条的时间,是1月1日的两点多,似乎是刚刚结束了行程:

     [结束了行程,很累吧?回去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一觉吧......其实,我有看你的舞台,夫妇的那个,很厉害,但是还是不能控制的有些不舒服,因为看到拥抱......好好休息吧。]

     小心翼翼。

     宋茜突然觉得,这个男人,真的太好了,好得没话说了......

     崔胜贤原本就没有多少睡意,有时候太疲惫反而越发清醒,尤其是宋茜没有回复,心里难免忐忑,虽然躺在床上,却是闭上眼睛之后好久才能浅浅的睡过去,知道手机的铃声响起,专属于宋茜的中文歌,《月亮代表我的心》,很浪漫不是吗?

     宋茜的话是用韩语说出口,一字一句很是郑重。

     “如果,我说我们交往,你同意吗?”

     有很多次,可以平凡的幸福下去,命运却是琢磨不定的,不是靠奋斗的握在自己手中就真的可以如愿,不是自己愿意,自己营造就可以走到下一步。

     不过,另一种可能,或许比原本既定轨迹还要好的可能,成就出另一番天地,另一种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