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完)
        撇子依然躺在那里,老实说我很是其待这场离家出走,我想告别我不喜欢的生活,我不想回去城里,面对无尽的压力。。

         耳朵:你刚说寻宝?我决定说个谎,

         我:对啊,古时候人们怕贼把东西抢了,就埋在地,或选择埋在没有人的地方,只要我们有勇气去肯定会找到。耳朵已经从刚才砸死撇子的恐惧中安静下来,

         耳朵:等我寻到宝,我还是要回来这里。我没有理会他,我想到我将会经历一场想像中的刺激,我的身体不禁热血沸腾,我把一切想得太简单了。小艾回家后带来一盒火柴。我们朝火云山走去,借着安淡的月光,我们一直往前走,过了火云山,我们很快走到哪条小溪,我们已经远离了那个村庄,小艾:他吗的神真不公平,这里这么多水,我们村却干枯得像沙漠。

         我:你会用比喻了。

         小艾:我学胡子人的。

         我:哦。耳朵有点怕,他紧紧地拽着我的衣角,像一个害怕陌生人的小孩子。我们在溪流旁找到了一块很大的竹排,我们决定征用它来当我们的逃生工具。我们就这样顺着溪流在往下流。我感受这气氛的安逸。在竹排上我给他们讲海盗的故事,给他们讲电影中冒险的故事,小艾总结他的幻想,他觉得这将是一场激动人心的离家出走。我们畅想着将来寻到宝了,回到这里让村长他们好看。每当我们想到报复就会哈哈哈大笑起来,也的沉寂再次被我们打破。我们顺着小溪流个一个地方,

         小艾:我们就在这停下来先。我们登上了一个没有人的山林,我们找到了一个山洞,我们决定在这里睡一会儿,天亮就再出发,我们的意图是坐着这竹排一直漂流到,溪的尽头,漂入大海,漂到地球的尽头,当时的我们真的不懂天高地厚,天真的以为,漂几天就是尽头,就再也没有人能找到我。小艾用火柴点了一堆火,他说他奶奶说过老虎或者狼都怕火。小艾和耳朵坐在火堆前。

         小艾对我说:你说人们发现了撇子死了肯定会派人抓我们,可是我们已经离开了,他们肯定很失望。耳朵:就算不是打死撇子,我也不想在家里过了。

         我:我也不想。

         我:我有点饿。

         耳朵:对啊,如果我们饿怎么办。小艾还是喜欢拽他的耳朵:你真蠢,山里的果子可以吃,水里的鱼可以吃,还怕没什么吃,第二天,我带你们去捕鱼。

         我:我现在就饿了怎么办。小艾:走,带你去摘点野果,你们城里人啊,就是挨不得饿。

         我:滚,不要老说城里的城里的,恶心死了。

         小艾:不说就不说。我们在黑暗的山林里穿梭,我摘了许多野果吃,这是我吃过最美味的水果。我们就在哪个山洞里度过了一夜,我们总是这样的天真以为,就这样可以度过一生。

         第二天,小艾在小水沟里捕到了许多鱼,我们把鱼烤熟了,没有酱油,没有盐,没有任何的配味,我们就这样用我们的早餐,

         鱼有点猩。吃过早餐,我们决定在往前漂流。

         小竹排呀

         游啊游

         小鱼儿啊

         游啊游

         你们游向何方

         我们游向外婆的怀抱

         我们唱着这里流行的童歌谣。时光是多么的颊意,我看到在水里游荡的鱼儿。天很快就又黑了,我看到耳朵趴在竹排着,我问他怎么,他总是摇头,结果小艾摸一下他的额头,

         小艾说:坏了他感冒了。小艾着急了:怎么办啊。

         我:想想。小艾:要不我们回去吧,这样下去会死的。我一听到回去心情非常的矛盾。

         我:半途而废,废物。小艾生气了,他从没有向我生气,但这次为了一个经常被他欺负的人生气,虽然小艾平时总是喜欢苛刻耳朵,可在心底他还是爱着耳朵的,因为他觉得耳朵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小艾:算了,我们被人家抓就抓回去吧,这样耳朵他会死的。

         我:要回你们回,我肯定不会回去,打死都不回去,一群胆小鬼。

         耳朵:你们别吵了。我沉默了一阵,我说,不如我们靠岸,你给他找点草药吃

         小艾:目前也只能这样了。我们想靠岸,这时才发现我们靠不了岸,水流有点快,

         小艾:用住杆划啊,可是我发现,没有用的,我们的竹排一直在往下流,屋漏偏逢连雨夜。天下去了大雨,雨点像黄豆那么大,拍击着竹排。现在陷入了一片混乱,小艾不断问着我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可是雨越来越大而且刮起了风,我拼命地划着竹伐,可是没有用的,竹伐开始摇晃,我们都站着,耳朵着急得哭了。

         我们真的无可奈何,突然发生了让一件意外,耳朵掉下水了。小艾伸着手给他抓住,可他抓不住,他在水中挣扎着。

         小艾:糟了,他不会游泳。小艾:等下我跳下去,把他救上你,你拉我们上岸。小艾扑通一声跳下了水,夜模糊得让我看不清他在干什么。我把耳朵拉上来,可是却看不到小艾,我站在竹排着拼命地呐喊着他的名字,可是没有人回应,也看不到他在水里挣扎。我惊慌了,竹排还在往下流。不一会儿,雨停了,天空着挂着一轮苍凉的明月。我们的竹排也靠了岸。我趴在草丛里,看着干才把小艾弄丢的地方,我哭了,这时我发现我是如此的思念我的母亲,我在想我的姥姥次时此刻该是多么的担心,我看着这条小溪哭了很久,耳朵在一旁哭得更妻惨,他一边哭一边喊小艾的名字,一边责怪我为什么不去救小艾,小艾就这样消失,我想他已经沉在水底,或者被水冲走了,他就这样离开了我们,永远的。。。。我和耳朵没有继续漂流,也没有回家,我们睡在草丛里,后来人们找到了我和耳朵,听别人说是撇子带人找到的,小艾的尸体也被捞到,可再后来怎么样,也没有再讲下去的意义,记忆慢慢地模糊。。。永远的模糊。

         夕阳搁在水天交接处,它刚强又温柔,刚强得让我有点伤心,因为我软弱,温柔得让这繁华的都市显得没那么寂寞,我躺在梧桐树上,双脚缠着树枝,背靠着梧桐树的另个树枝,此时我像灵蛇缠树,可我不是灵蛇,我仅仅是一种类似猴子名叫猿猴进化成的所谓的高级动物。。。。人。可是我觉得自己一点都不高级。我眺望着远方的天空,我似乎看到了那片曾经光秃秃的田野长出了麦子,麦子熟了,在夕阳的点缀下,它更好看了,看,大雁正在翱翔着,听,牧童唱着那首陈词的歌谣。风来了,麦子随着风,倒向了一边,像流动的金子,涌动着。可是瞬间,一切又都不在了,在夕阳下的只有冷冰冰的水泥世界,和车水马龙的街道,这时我才想起原来我还没看到麦田,一切都是幻影浮云,我凝视着天空,久了,似乎我也漂了起来,姥姥说人死后会漂在天空,上天堂了,可是我看不到小艾,我想起他说过他干的坏事太多了,就算是死了也只有下地狱。好吧就让我记住他吧,不,不对,好像他从没有存在,一切就像是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我没有到过姥姥的村庄,这一切也没有发生过,不,也不对,我是从那里回来之后又在树上睡了一觉,我想我也记不清,思绪随着岁月的增长,有点模糊了。广场里传来一首歌

         风吹麦浪

         我们曾在田野里歌唱

         在冬季盼望却没能等到阳光下

         秋天的景象

         就让失散的誓言飞舞吧

         随西风飘荡

         我发现我哭了,泪也随着西风飘荡。树下站满了看热闹的人,如果城市能安静点,再安静点。可能我会听见好多窃窃私语,他们说这孩子没没出息,他们说这孩子疯了,他说,她说,七嘴八舌,倒七瞎八的,乱七八糟的,可是我听不清了,我听不到更多,我听到了吊机响在耳边,机械的声音真的容易让人起鸡皮疙瘩,他们要绑着我,要安全把我放下去,他们知道别指望我自己下去,因为母亲早在下面急得跳来跳去,责骂和恐吓都无补于事,所以他们只能用机械把我放下去,我没有去争扎,就让他们绑吧。。。。

         后来我每到一个地方,遇见每个新人,都和他说“我见过金色的麦浪”

         。。。。。。我童年有个很好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