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
    我被带回到了神石台,他们把我绑在树上。

     我以为我会被绑在树上绑到死亡,像被钉死的耶稣,可是他们没有这么强的宗教意识,他们只是想诈骗我父亲的一笔钱,村长走了准备地说他去找我的姥姥,然后我的姥告诉我的父母亲,我的父母就会带着钱来救我。

     我:小艾,丢人么?

     小艾:不丢人,我被人欺凌贯了。不一会儿小艾的奶奶跑了过来,一个年过六旬的老人,佝湾着的腰,让我不得不感受到这是人间悲剧的一幕,有点伤感,伤感里有点无奈,可人世间谁人又能苛求上帝和世界的公平,谁能?又有什么用?这时我才发现我也是有血肉之躯,我以为我已经学会抗拒,跑道,做业,学校,可是我发现我得活下去,我不能抗拒世俗,小艾的奶奶哭哭啼啼着来看小艾,他一边舍不得打小艾,可是又很生气地打小艾,这种爱恨交融的情感,让我觉得他像一个会撒娇的年轻女人。

     小艾的奶奶说:你让奶奶担心死了,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你真是个孽畜。小艾本来就是个脾气很倔的男孩子,这次他觉得比坏了冤枉了,所以他更暴糙。

     小艾:我做错什么了,什么孽畜。小艾的奶奶:你还嘴硬,偷了神石究竟放那里,快拿出来还给法师。

     小艾:我没偷,怎么拿出来。小艾的奶奶:你这样会遭到神的惩罚的,神灵得罪不起的,你知不知道啊,你这孽畜。

     小艾:神那么灵,你叫法师做法问神它在哪里呀。小艾的奶奶迟顿了一会,法师用眼角瞟了小艾一眼,没有说话。

     小艾的奶奶:你到底要怎么教才听话,这样说神石。

     她自言自语:神啊,请你别和这些小孩子一般见识,他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您大人大量别和他们见怪。我看着这无辜的忏悔,觉得人类真的有趣。小艾的奶奶用树枝抽着小艾,一边抽一变哭泣着说:我死到那边都没脸见你的父母,这怎么交待啊,你最好说出来,神石到底放那里了。小艾哭了,这是我认识他这么久来见到他第一次哭了,我知道他不是因为被树枝抽打痛而哭的,我想他哭可能是因为他想起了他那死去的父母,是思念,还是痛恨?

     他羡慕别人与生具来的东西,这何尝不是人生之中的一种悲剧。

     小艾的奶奶发现自己劝不动小艾,所以就不在去劝小艾,她和我说:小朋友,你们偷了的东西放那里呢,说出来,人家就放了你。

     我:我们真的没偷,你咋连你孙子都不信呢。

     小艾的奶奶:信你们,这些捣蛋鬼?真的被你们气死了,我没力气管那么多了,她真的不再追问我们神石放那里,而是到旁边坐着,在月光下,我看到了小艾那张哀愁且伤心的脸,他还在抽泣。我的姥姥来的时候也是这套,我总在想是不是大人们都是这套,这是不是已经达成共识的一种世俗,最后村长决定绑着我们一直到天亮,是如何处置,明天在说,我被绑一夜是最起码的惩罚。绑着我的绳子不是拴得很紧,但是身上的牛粪像恶魔一样,紧紧贴着我的脸,它已经干了,苍蝇嗡嗡地在耳边飞来飞去,这里纹子多得可以在一夜之间把我们的血吸干,小艾的奶奶在旁边点了蚊香,所以我们才免遭这份罪。萤火虫像幽灵一样在夜里漂来漂去,我和小艾曾经把萤火虫放到一和用吸管装成的人脸型摸具吊在树上,夜里一发光,像极了萤光人,后来不知谁胡扯淡传出去,说那里有鬼,三人成虎,你说说我说说他说说,就成了真的,人们都说那里有鬼。在这样等待判决的夜晚,仿佛是在惩罚的时刻,我很是愤怒。

     小艾:你怕不怕?

     我:怕什么?

     小艾:鬼啊。

     我:不怕,神我们都敢触犯,怕鬼干嘛,有可能什么都是假的。小艾:你猜他们会把我们怎么样?

     我:我爸来了,应该就放了我们,不过,我不能在和你玩了,我要回城里去了,其实我很不喜欢城里。

     小艾:你不会一有空就来看我么?。

     我:从城里来这要三天的路程,我一个小孩子家家的他们肯定不给,又是没完没了的作业。

     小艾:哦。

     我:在这里挺开心的,不过就是没能亲眼看到麦田,我在电视看到的很美。

     小艾:你放心如果这里什么时候种麦子了,我告诉你姥姥叫他告诉你来看。我幻想着那场景突然兴奋起来,可是想到城里被囚禁的日子我又泄气了。

     我:回到城里,我会和同学们讲这里发生的故事,把你说给他们认识,让他们崇拜你。

     好多年后,我才发现,除了我,似乎找不到崇拜他的人。

     小艾:真羡慕你们。。他陷入沉默,我们同夜一样陷入沉默。好一会小艾为了打破这沉痛的安静,他说:你说耳朵他们偷了神石,却发现是假的,他们什么表情。

     我:表情就是吃了隔夜屎。小艾:肯定很伤心。我们想到这里哈哈哈大笑起来,这就是小孩,容易满足,容易开心。我和小艾像两只怪物在这样的夜里自娱自乐,人们讨厌和憎恨我们这些偷找神石的贼,我们偷找了他的神和信仰,信仰是一种心灵和灵魂上的依靠,可是他们信仰物质,信一个没有价值的天外来石,人类有时真蠢,我和小艾这个时候就到蠢的。

     我们等待夜的离开,等待他们的处置。我们的笑声开始打破夜的沉寂,迎接黎明的到来,我没有睡,我看这这谧静的黎明,是如次的安逸,太阳爬出云层,把它的光散落在我的身上,身上的牛粪弄得我痒痒的,不一会儿,人们围着看这两个胆大包天偷神石的贼。我看着人们责怪的眼神和听着糙糟杂的言论,我感觉自己快受不了,受不了的不只有身上的牛粪,还有人们的言语,我终于明白什么叫口水淹死人。

     小艾:你们被人骗了。

     法师:闭嘴,再不闭嘴就绑久一点。人们完成沉醉在神石被偷的责怪中。村长招手试意人们安静下来,我知道审判的时间到了。村长:朋友们,就是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偷了我们的神石,你们说该怎么处置。我知道村长虽然在征求大家的意见,无非只是想作做,好让别人感到他是民主,我去他吗的民主,如何处置其实他们早已商量好了。人们在嚷嚷中共同表达着同一种结果,要求我们把石头交出来,

     村长:昨天我审问过这两个小孩子,他们死活都不肯说出神石的下落,依我看吧,他们肯定是把神石丢掉了。人们指责更强烈了,开始指责我们的父母亲甚至祖宗。

     村长:大家听我说,再绑这两孩子一天,当教训,如果这两孩子不肯把这神石交出来,那我和法师商量好了,求雨的季节快到了,不能耽误了大家的播种时间,于是我们决定,在去请这一块神石,可是呢,需要一大笔费用,这些钱呢就由这些孩子的父母给。

     我:终于露出尾吧了。

     小艾:我没有父母。

     法师:你们闭嘴。人们呼喊着这是个好主意。

     我自言自语:蠢得像头猪。人们在乎喊中,似乎很满意这个叛决,可是还是不断的批评和责怪。我看到在人群里着急的姥姥,和几乎快要哭了的小艾的奶奶,我想我们真是不孝子孙,可又有什么办法,这一切真的不是我们的错,我不想把责任推给世界,可错的真的是一种习惯的世俗,我看到在人群里的叛徒,耳朵,他依然是那样的软弱,被大人们夹在中央。

     我:小艾,汉奸。

     小艾:那里,我用头甩了那个方向,小艾望着耳朵,我也望着耳朵,耳朵同样也望着我们。我看着他,似乎感觉世界真可耻。小艾:呸。小艾朝他吐了口唾液,发心头之狠。

     小艾:狗汉奸你敢来这儿,你还有脸来这里。耳朵应该听不到了。人们真的太嘈了。不一会儿,人们都散去,因为最终叛决还在中午,之所以选择中午,是因为法师说中午法力强大,可以听取神的叛决。我和小艾无奈地看着这荒芜和愚昧,我想说当局着总是迷,就像我被父亲逼着看过的安徒生先生的(皇帝的新装)。我体会到有的落后地方人类真的这么愚昧,贪婪,虚伪。有人从被后戳了我一下,我说:谁啊。后面的人:我啊,耳朵

     我:滚你妈,谁要你可怜了。小艾:别和狗汉奸说话。耳朵脸都红了,,他说:我知道自己怕死,怕挨揍,出卖你们,是我没用。我们用沉默来告诉他没有人原谅他的自责。

     耳朵:我要把你们救走,

     我:怎么救?耳朵:我给你们把绳子解开了,你们不就可以跑了嘛。

     小艾:他们知道是我,我奶奶还在这里,我还不是被抓回来,蠢得像头猪。

     我:你真想救我们。耳朵:恩。

     我:那我告诉你个办法。耳朵:什么办法。

     我:你把神石拿回来,放到神石台上,人们不就放了我们么。耳朵:这。。个嘛。可是神石不在我手上。

     小艾:怕死就承认,还在那里装英雄,我呸。

     耳朵想了想说:谁说我怕死,我这就去偷回来,抢都给你们抢回来。等着我。

     我:你得在中午之前得回来,叛决之后,拿回来也没用了,我爸一定得给钱的。我知道他们想用言语的压力来诈骗我父亲的钱。

     耳朵:等着。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耳朵的出现。

     小艾:汉奸的话你还信么。

     我:对他太失望了。叛决会开始了,村长没有说任何话,他们接下来的戏需专业人士来演。法师开始在八仙桌前,乱搞瞎搞的。他说:刚刚我问过神了,他说可以重新赐给我们一块神石,下面就是由我做法请他出来,我看着人类最幼稚的诈骗手段,可它真的欺骗了许多人。突然人群里穿出一个声音:神石自己回来了。

     法师:小屁孩,你扯什么蛋。我没有扯淡,我感才在草丛里拉屎的时候看见神石了,是真的。

     村长:走别乱扯淡。他们正准备赶走耳朵,小艾的奶奶说:如果神石自己回来了,为什么我们不去看。人们都想看看耳朵讲的是不是真的。我看着耳朵脸上的瘀清,我可以想像他的神石是怎么样得来的。不一会儿,人们果真带回神石,当然我们被证明了是清白,村长解开我之后,姥姥就带我回家,她还告诉我我的父亲大人正从城里赶来,要把我带回那个让我发狂的环境。

     是环境该变了人先,还是人改变环境,环境再改变人,这时真的不好说,也许再见了,我的伙伴。。。姥姥带我回家后,煮了那些神奇水给我洗澡,我洗完澡,睡了一觉,那觉睡得真香,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夕阳永远是哪样的孤独,我想可能再也见不到小艾和耳朵了,于是我决定趁着姥姥不留意跑了出去,我找到耳朵时,他坐在家门口的石阶上,傻傻地发呆然后我又带着他去找小艾。

     这是我一直以来设计的路线。我找到小艾时他的生活灰复了平静,他在收拾猪的排泄物。

     我:小艾,耳朵,可能我明天就又回到城里去了。

     小艾:有空在来这里玩。耳朵:唉,你走了,以后撇子打我们都没有替我们出头了。

     小艾:胆小鬼。

     我:小艾,算了,耳朵他也知道错了。小艾:算他还有良心回来救我们。我:唉,可惜揭不穿村长的骗局,谁回相信一个会偷神石的人说神石是假的。

     小艾:我有办法让他们骗不到人们的钱。

     我狂喜,我:什么办法。小艾:把水库的门打开,不就有水了么,就不用求了么。我和耳朵异口同声:去。

     我:你知道怎么开匝门么。小艾:我知道一按那个红色按钮,门就开了。

     耳朵:你知道怎么进去吗。小艾:知道,水库老板天黑的时候总会去赌钱,门,我知道怎么开。

     我:真的?

     小艾:骗你们干嘛。

     我:那我回城里之前,再和你们干一件大事。我以为这样可以阻止村长的诈骗,好久以后我才发觉我错了,诈骗他们的不是物质,是心里,也许有一天他们不在需要求雨,不再需要神石,可是还是会冒出神树,神水等什么的,所以他们还是会上当只要有人类的那一天,就有贪婪和欺骗。

     小艾:你们等一下。小艾放好他的工作工具跑了回去。不一会儿他带着一个黑色袋子出来,我问他里面装的是什么,他告诉我是骨头。但他不告诉我那用来干什么。我们趴在水库的堤坝上,等待水库的老板去赌钱,我们好下手。水库的老板走了,

     我:去吧,

     小艾:慢,你忘了他有一条恶狗,上次抓我们时带的那条。

     我:是哦。

     小艾:有这个。

     耳朵:你要把他喂饱了他就不在咬我们们。

     小艾:蠢货,你以为那狗是你啊,一根骨头就当汉奸。我。那你拿骨头什么意思。

     小艾:我在骨头上面泡了酒,它一吃,醉了,我们不就行了么。我们已经忘却留绑在树上的痛。再凶恶的狗都受不了骨头的诱惑,吃了泡酒的骨头,它真的躺下来了,不在吠我们。耳朵在外面把风,我和小艾爬进小屋内,把开关开了,着实简单,可不简单的是勇气。看着哗啦流出的水,我们认不住的激动和兴奋。我们很满足,正要往回走的时候,我们总是在不该的地方遇到不该遇见的人,我们遇到了撇子。撇子:我就知道你们没干什么好事。

     小艾:你跟踪我们。

     撇子:我要告诉水库老板,你们偷偷放水。

     小艾:你敢说,我揍死你。撇子:叫我老大,我就放过你们,特别是你,城市里的野孩子。

     我:叫你孙子。撇子:我现在告诉别人。

     我:小艾,我们揍他,揍到他不敢讲。撇子看到力量有点悬殊,调头就跑,像个过街老鼠,我说过我跑得挺快的,我害怕他告诉别人,一时冲动,跑得跟快,很快我就把他推倒在地,想不到的是一直软软的的耳朵发奋了毕生的英勇跑了过去用脚踢了他一下。撇子站了起来,我正面击,耳朵从后边偷袭,突然小艾从旁边来的小艾有把他推倒,耳朵一边踢撇子的小腿,一边说叫你上次打得我鼻清脸肿,

     小艾:让你去告诉别人。小艾和他抱成一团,而我在旁边能踢就踢他两脚,让我想不到的是耳朵,我知道他拿回神石救我们肯定挨了一顿揍,耳朵抓起一块石块朝撇子丢去,正好砸在撇子的头上。撇子突然一动也不动,

     耳朵:怎么不动了。

     我:是不是死了。耳朵开始感到害怕,

     他说:那怎么办。小艾摸着撇子这里,又摸那里,貌似懂很多似的。

     小艾:怎么办,真死了。

     我:这下我们真的得跑了。耳朵着急得要哭了,

     耳朵:跑去哪里,我爸知道会打死我的。

     小艾:要是被别人查出来我们是不是要要坐监的。

     我:是。小艾:那我们往那里跑。

     我:还记得火云山么,在那不远处有个小水沟,如果我们有船,可以坐船离开,我看过很多冒险电影他们都这么做,就当我们去探险,去寻宝。

     耳朵:跑就跑了,反正我也受不了我的父亲了。

     小艾:你们都跑了,我也跑吧,我可不想被人抓去坐牢。

     我:你们要拿什么的快回去拿,我不用回去了,在这等你。小艾自己一个人回,我和耳朵在这里等,当初我感觉自己罪大恶极,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撇子故意一动不动,那样我们就不会打他,可是我们因此开始了我们的逃跑生涯,我们都要离开那个自己不喜欢的家。我们要走了小村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