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
    我还刨着土,我希望能刨个洞当掂石脚,可是我总是徒劳,我习惯了徒劳,从我威胁老师不让我写作业,我都在徒劳。

     小艾在玩弄着老人的胡子,我说:你干嘛呢。

     小艾:这老人家的胡子长得蛮有个性的,

     我说:有个屁,不就是个八子胡子,我告诉你在城里的人个别人胡子那才叫好看,满脸都是的那种,像你家里挂着那画像里的,像极了我的邻居,我的邻居是个画家,他常常给我画人头像。

     小艾充满好奇,他觉得我的人生真不可思义,见到的,真多,就连挂在他家墙上的锺魁都见过,小艾挠了挠他的后脑。

     他说:城里真有锺魁?我一时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我问他:谁是锺魁。

     小艾:就是挂我家墙上的那画里的人。我:满脸胡子的人对吧?小艾点了点头

     我笑嘻嘻地说:见得可多了,城里还有人的头发是红的呢。他说:哇,城里真好,还真有钟馗。

     他陷入了憧憬,我不在他在想什么,但肯定那是美好,对于他来说至少很美好,后来我知道了他家墙上挂着画里的人是用来驱鬼的,我笑了。

     后来我告诉他我的画家邻居经常把我的脸画得长长的,或者奇型怪样,他听了笑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笑,但他笑了我就也笑了,两个身音就在洞里憋着,我们一起分亨的回忆,让我忘记了,我掉在洞里。

     不久洞的上方伸出一个头,他完成遮住我我仰望天空的视线,我说:你找到绳子了没有啊。他摇了摇头

     小艾:你怎么这么没用。

     耳朵伸出一条树藤:我找到这个。

     小艾:树藤会断的,而且还那么短。

     耳朵:我找到了很多。

     我:将就着用吧。

     耳朵:我该怎么做。

     我:你把一头绑树上。小艾接着说:不想我们摔死你就随便拴。一会儿耳朵丢小艾把树藤绕成绳子,他说他一定要把这个老人给弄上去,救活,我问他懂怎么样救,他说不会,但他很坚定地说如果他救不活他就去找大人,我说如果大人们知道了,肯定会拽着你的耳朵了,问你谁干的,如果大人们也救不活,他们会把我送到监狱里。

     小艾说他不懂监狱是什么,我告诉他监狱是专门用来关坏人的,而且有人看守,看守的人拿着枪,在里面有人打你,如果你受不了要逃脱的话,看守的人就用枪把你打死。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监狱具体是什么回事,我只是把我从电影里看到的告诉他,像这样的电影我们这些小孩子是不可以看的,我能看到完成的谢谢二狗子,他偷了他父亲的碟片,家里没人的时候我们就偷着看,有时我还偷父亲藏再抽屉里的碟片,抽屉是锁着的,可是我知钥匙藏在那里,我每次都能神不知鬼不觉第偷看父亲的碟片,他的碟片看上了一片就感觉没多大的意思,因为内容尽是我看不懂的,一些男人,女人的裸,体。

     我搞不懂父亲,搞不懂母亲,更搞不懂哥哥,我甚至搞不懂所有的人,小艾把绳子缠在老人的身上,我看着被树藤裹着的这位昏了过去的老人

     我问小艾:我们拉得上去吗。小艾:老人家不重,我们爬上去三个人一起拉。

     小艾像个猴子他很快地爬上去,我也爬了上去。耳朵见到了我和小艾爬了上来,他像松了一口气,因为这时他感觉得到不是他一个人把事给闯出来的,

     耳朵:你们终于上来,那老人我们就丢他他在洞里算了。

     小艾又拽着耳朵的耳朵:我们怎么能见死不就能,我奶奶说见死不救你死了就下地狱,被鬼怪割脚根,钩舌头,看你下辈子还敢不敢在见死不救。

     耳朵挠首麻木地站在那里,因为他不知该说什么,似乎说什么都不太对,人就是这样,在错的时候,说什么对的也都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