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
    我躺在石凳子上,我想我会就此死去,虽然我对死的真正含义并未懂得,我感觉到我的五脏六府都被摔碎了,可是我想起我很多事还没做,我还没打过架,我确实想打过一次架轰轰烈烈打一次架,我知道就算我不摔死,我被狗咬过一口,我听老人说给狗咬了会发狗疯,我求小艾,如果我疯了,就叫人把我绑起来,或者告诉我父母,把我弄死,小艾害怕得哭了起来,他把鼻涕都给流了出来,他说要把我送回我姥姥的家,我告诉他,别这么做,我不想让家里人知道我有这落魄的模样,我可不想再做个窝囊的小孩。

     我发现屁股被狗咬过的地方还流血,小艾说他懂得如何去止血,我不知他在哪里找来一个像蘑菇一样的东西,他告诉我这玩意能止血,我想反正是一死,就先把血止了再说。我躺着,小艾就一直在旁边责怪自己,说他害死了我,我告诉他,如果我死了我也不会责怪。

     后来我没有死,奶奶也没有发现我被狗咬过,好了之后我就想起了在屋顶看到的那个男孩,我决定让他加入我和小艾的团队,毕竟同是天涯人,我和小艾找到了他,他是我在这里的第二个好朋友,他叫阿耳,村里的人都这么叫他,他有双大耳朵,他说耳朵大的人有福气,我可觉得他一点福气都没,我们叫他耳朵,我常常玩他的大耳朵,可他一点不生气,我觉得他比学校的人好多了,只要你一摸谁的脸,谁就很生气,可大耳朵不会,他特别爱哭,胆子非常小,他从不敢爬电线杆,就算有人给他顶屁股,他都不敢,他老觉得摔下来会很痛。

     他也怕他的父亲知道,他比起我遭糕透了,他有个经常喝酒的父亲,喝醉了就会打他妈妈,也打他,我撩起他的裤角可以看到一条条鞭痕。。。。

     我就亲眼看到过他的父亲打他。

     那天我告诉小艾我在屋顶看到的所有,我说我想和他当朋友,结果小艾给我当了介绍人,我在耳朵的屋外就听到他的父亲在说什么老子怎么怎么地,我知道那个男孩又遭罪了,小艾在下面把我顶到了窗子旁,那时乡村的建筑很奇怪,总是把窗子设计都高高的,我爬在窗子旁,屋内跪着耳朵,他的父亲一边朝他的后背抽,一边在教导他什么,我摩揣着,大人们总喜欢把自己当成上帝的标准,可是我很生气,我觉得他们只是很混账的一种很霸道的大人。

     我告诉小艾,我不会让他的任着耳朵的父亲这么打他,我让小艾去敲他的门,要狠狠地敲,小艾用手捶,我用脚踢,我以为这样做不但可以出我窝在心里好久的气,我踢了几脚,我拉着小艾,告诉他快跑,小艾跟着我跑了起来,我们就窝在离门口不远处的灌木里,耳朵的父亲开了门看不到人,一脸的不解,我看着他那表情,我笑了,但小艾很严肃地猫着,我告诉他不必要这么严肃,对这种人就该这样,耳朵的父亲回去后我们就又回来,又踢他的门,我们这样反反复复,我想他再也受不了,但又不知道是谁干的,最后于终于忍不住地乱发劳骚,在门前拼命地骂:那个死孩子这么调皮,竞敢这样踢我家的大门,我看着他们上乱七八糟的鞋脚印,我似乎感到很满足,我错觉地以为这样可以算是报复了,可是我依然听到耳朵的哭声,而且越来越大,小艾告诉我你这么做不对,他父亲越生气就打得越重,我没有再去踢他的门,我们就猫在灌木里,像两只偷吃的野猫。不久他父亲就出去了,小艾告诉我,他赌博去了,而且这一去肯定要等到天黑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