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
        小艾立马地冲进了耳朵的家,耳朵在擦着他那窝囊的鼻涕和眼泪,在我记忆里我似乎也哭过。

         但我忘记了我有没有擦鼻涕和眼泪,耳朵他不是用纸巾来擦,他直接就用他的脏手,所以他的脸都被他自己弄脏了,像只花脸的猫。耳朵是个又黑又瘦的男孩,小艾也瘦黑瘦黑的,我就白一点,大婶们都说我长得得意,我发现这里的人都挺黑的,经常帮我提书包的女孩,如果来这里还不算是黑,这里的孩子都很脏,好多时候,他们是光着脚,在灌木里爬来爬去,回到家里脚都没洗就往床上躺,如果是我的母亲看到我这个德形,我又得面壁思过,我是不允许不洗脚就上床,这里的孩子虽然脏,可是我很少看到有人说自己病了,可是我记得我门口的诊所总是排着队伍看病的,特别是到了炎热的夏天,班里总有人病,我觉得我没有怎么病过,我只记得我会发热,很热很热,像是把我放在蒸笼里蒸一样,我那里有个老医生总会是给我打针,他打完针我就会好,可是打针这个过程痛得要死,有时我宁愿躲起来,可是还是得打针,不管你多怕,有的事还得做。

         耳朵问小艾我是谁,为什么冲进他的家,小艾告诉他我是城市里来的孩子,是被流放来的,想和他做个朋友,他并没有因为我这个朋友而欢喜,切依然为着刚才我们踢他的门而生气,他问小艾是不是刚才我踢他的门,小艾没有去勇气承认而是变得沉默,我推开小艾和他说:是我踢你的门,我看不惯你父亲这样做。

         他说:我的家事不用你们理,我不喜欢和坏孩子做朋友,他父亲会打他。

         我添油加醋地和他讲,我的父亲逼我去做我不喜欢的事,我是如何的反抗,如何去争扎,他听了我的故事,他说他也不想再被他的父亲打了,就这样我们成了好朋友,可是我并没有像自己说的那没牛,我想起我在我的父母亲面前也是那么窝囊。。。。小艾经常带我到田野去,可是我切却看不到姥姥故事里的麦浪,我似乎要发狂了,我不知为什么姥姥要骗我,难道只是因为这个小孩子容易骗吗,我最讨厌别人骗我,在学校里就经常有撒谎的孩子,我说撒谎的人下辈子会当动物,我也想如果我下辈子当动物,我决不会来这个村庄,因为我不想四叔把他那恶心的痰吐在我的身上,我问小艾是不是播种的季节还没到,小艾说早过了,我说为什么还没有人种麦子,小艾说种不活,收入不好,干脆就不种,种其他东西,很多人连田都不种了,都外面去,我让小艾带我去抓泥鳅,小艾说没水那有泥鳅,我看着这干枯裂开的土地,我的心突然感到有点荒凉,我在田野里奔跑,虽然没有麦田,没有小水沟,可是我还是开心得像只小鸟,小艾问我会不会游泳,我说我夏天常被父亲逼着去学,小艾把我带到了田野的上游,上面是个超大的水库,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这里存了这么多水,下流为什么干成这样子,

         水库本来是公家的,后来卖掉,他也不知是谁卖掉,可是卖给别人之后就不得再灌溉,如果你要水就得给钱,我想把水库买掉的人应该是个王八蛋,可是我并没有生更多的气,我可不想成为母亲那样的人,整天发脾气,发个不停。

         小艾和我脱guan了跳进水沟里,我欢乐得像只鱼儿,小艾游得比我快,小艾告诉我,我们不能游太久,水砸上绑着一条狗,叫得老凶,我最好不要被水库的主人发现,如果你被抓到,他会让你喝辣椒水,还给你说很多道理,我表示我不怕喝辣椒水,小艾说他也不怕,两只鱼儿穿过这寂寞的水沟,雄鹰在空中翱翔,小艾唱起了他的乡谣,像春天摇篮边的那股温暖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