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赌局
        傲胜大地,近几年风调雨顺,百姓满仓谷粮,大街小巷繁华热闹。金秋又至,今朝更胜往昔,白云城街头更是繁华,即便是街头乞丐也满面红光,神情颇喜,相对街上的繁华热闹,桥头明显冷清了许多。

         几个闲散的路人过后,变得更是空荡,就在这宛如世外桃源的桥上,立有一小案,案边立一小旗,旗帜两旁书一副小字对联。

         上晓生前五百年,下知后世千余载。

         中间写着神算子三个大字,笔走龙蛇、雄浑刚劲。

         案后端坐一人!这人凌乱的发髻遮住了半张脸,另外半张脸净是污垢,让人看不清面目。

         此人来这里已经有几日了,却一言未发,始终端坐那里。初始,闲散的人出于好奇,还观看一会,等新鲜劲过了,便没人再瞧了,占卜卦术多么高大上的一个职业,怎么会和这等落魄的人有半点联系,任谁也不相信这样落魄的人懂文卦,那知晓文卦者,虽不能得道升天,但也能知晓天意,洞察天机,定国安邦更是不用言说,这样的人不是显居高位,就是大隐于世,即便是卦术不精之辈,也有占卦馆之类,哪有这般街头卖艺的,在他们看来,这必是一个落魄之人,乔装成这样为了生计,仅此而已。偶有路经之人递几个小钱,这人却从未接受。没有人知晓他从哪里来,更没有人知晓他要到哪里去,只听说他叫艾维。不过这也足够了,又有谁真正关心这样一个人呢!

         不过总算有人愿意搭理他了!

         “算命的!”

         一人立于案前大声叫喊,艾维抬起头来,只见此人身材高大,满脸络腮胡子,麻布长袍上套着一个写着衙役的短褂,活脱脱一个包了半截的大粽子,一张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不仅没有半分官样,到是匪气十足。

         此人本是城中一恶霸,名叫王二,整日欺凌乡里,百姓对他十分惧怕,也正因如此,城主命他管理城中治安,倒也免却不少麻烦。所以大家都称他为‘城管西’。

         城管西见艾维只是看一眼自己,并未答应,在这城中,他何曾受过这般侮辱,即便是城主也不会这般轻看自己,更何况是一个无异于乞丐之人,心中很是不爽。道:“你这穷鬼,竟在本差地盘招摇撞骗,今日本差定要为民除害,打死你这贼厮!”说着抬脚踢翻案桌,脚踩在倒翻的案桌上冷笑道:“穷鬼,你不是自称神算子吗?那你可曾算到你有此一劫?”

         艾维这时盯着城管西,虽说艾维蓬头污面,但一双眼睛明亮异常,仿佛能洞悉万物。城管西一怔,心里竟有一丝慌乱,但是这么多人看着,怎肯掉了面子,强装镇定。

         艾维淡然一笑“你若是算命,先付十两银子,我便起卦,若是不算命,那还劳烦把我案桌扶起,然后离开吧!”艾维仿佛不愿多看这繁华之世一眼,又闭上眼睛。

         这在城管西看来这是莫大羞辱,心中更是气愤,道:“好,今日你就为我起一卦,倘若应验莫说十两银子,就是百两我也愿出,但是倘若不灵验!哈哈,那你就给我滚出城去。”这闲暇的时光正愁没法打发,有这等好戏又怎会错过,不一会就围满了人,城管西平日里最喜欢在人多处显摆自己威风,今日这么多人,更是觉得露脸。

         艾维道:“不知阁下要起何卦?”

         “哈哈哈,这卦倒也容易,本差手中这把匕首可看到?此乃城主所赐,你只需卜我这把匕首向你胸口刺了下去,能刺多深?又能留多少血?多少日方能康复便可。”城管西说着拿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在手中摆弄。傻子也听得明白,这哪是算卦,这分明是威胁艾维离城的手段!

         艾维却像是未曾听到一般,依旧是那副平淡的表情,淡淡的说道:“卦乃天生,观变于阴阳而立卦!而你所言皆因嗔念而起,属于无妄之灾,故不能立卦!”

         城管西暗暗发笑,这算命之人,想必是看到匕首就吓破了胆?不敢起卦了吧,随即摆弄着匕首大笑道:“算命之人连卦都起不了,还能知什么天命,我看还是乘早收拾你的东西滚出城去,免得劳烦大爷我沾一手的血腥!”

         城管西料定艾维定会跪地求饶,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回头只见艾维仍然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城管西吓道:“还不快滚?难道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还想赖帐不成?”

         艾维道:“这赌局刚定,我还未评说,怎么能算输?刚才虽说不能起卦占卜,却没说我不知道结局啊!”

         什么?那可是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啊!插在胸口可就一命呜呼了,这种事可不是闹着玩的!看着这可怜的外地人,让人心生怜悯之际,也觉得这人太过于争强好胜,长袍染血的事,不要说一个落魄的冒牌货,就是真正的占卜大师,也不能知晓结果啊,这事是谋而后定,你说一寸人家偏偏刺两寸,你说两寸人家偏偏刺三寸,这如何言中,又何必为逞口舌之强,葬送性命呢!

         城管西道“你当真以为我不敢刺?好吧,既然你自己找死,那也休怪我手下无情!”见艾维不说话,城管西冷笑道“好吧,你既然知道那什么狗屁结局,那就快说出来!”

         艾维站起身道:“人生凡事,何须痴癫,今日种因,明日得果!唉!也罢,也罢,你这一刀刺下,刀断三截!长衫未红,只是徒增些烦恼罢了!”什么?这人牛皮吹得也太大了吧,一点刺不进去?这可是上好刀刃,还刀断三截?你以为你是铜头铁臂刀枪不入呢?

         城管西手中匕首举起,迎着太阳显得极为刺眼,想到刀断三截,城管西虽说不相信,但还是收了力道。只见寒光一闪,匕首已经插向艾维,想必血溅满地。一些人甚至堵住了孩子的眼睛,不想让他们看到这血腥的一幕。

         迎着太阳,只见城管西那粗壮的胳膊,已定格在艾维的身体之上。想到城管西抽手的那一刻艾维血染长袍,不由让人有点怜悯,虽然这艾维在这里无异于骗取钱财,但是说到底还是一个可怜人呐!

         这一刻极为安静,大家都死死地盯着城管西的那只大手,只是这手终究还是抽了回去,有的人甚至已经吸了口凉气。

         ‘咣当’

         金属落地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安静。再瞧城管西手中只剩下一柄断把,那剑锋已不知什么时候断成两截,安静的躺在地上。加上手中的断把不多不少恰好三截。

         “什么?人竟然没事?”不禁有人惊叹道。

         “那算什么,你看看匕首当真断成三截了!这人难道真可以未卜先知?”一旁的人补充道。

         这城管西也是惊了惊,不过,他明白,在这里就算遇到厉害的角色,他也不可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再说如果现在认输,那以后在这里还怎么混,当下城管西道“你休要在这里糊弄人,用硬气功断刀,这种江湖骗术算什么占卜之术!”不要说经城管西这般一说,有不少人竟也信了,见众人纷纷点头附和,城管西继续道:“你若真有占卜之术,那你算算我今日能收多少租金?”

         艾维看了看被踢翻的案桌,道:“平日我以铜钱为卦,今日案桌已倒!也罢,那我今日就借此天风起上一卦吧!”只见艾维紧闭双目,仰头向天,好似聆听,又似嗅闻。好似一尊石像,任由清风拍抚。好一会才停止,缓缓看向城管西道:“正值金秋,风从东来,色略带黄,声如波浪,这般气势,却徐徐而去。此卦乃风雷益卦。今日问财亦是问仕,作为一个卦者,当是你求什么,我便解说什么!今日你此去收到租金26户人家,能收租金一百六十二两九十三钱,三个馒头,三碗热酒。”

         城管西心道,竟敢如此狂妄,说的这般精确,真是自寻死路,不要说你,就算是真正神算子又能怎么样,所谓万物皆有定数,我今日来个人为改变,看你如何应验。想到此处城管西开口道:“既然如此,那你可敢与我一同前往,免得到时候说我谎报实情!”

         艾维道:“有何不敢!只不过我这一天还未曾收获,今日晚饭又去何处寻觅…”,听到此处城管西以为艾维是怕了,找借口而已,便打断艾维道:“这卦倘若灵验,我再多给你十两银子,作为下午的损失费不说,更奉你为师,为你筹钱开馆,宣传拉客,这可比你在这里强吧?不过倘若不灵验,那你还是依你誓言,乖乖离去吧!”秋忙结束,这些人本就闲着没事,这等热闹怎肯错过,于是这群人也跟着一看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