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阵法卦技
        艾维接住了他的这一拳,这雷族族长还是有些意外的,要知道他刚才虽说没有用全力,但是却也用了七?

         不过也丝毫不在意,道:“第一招!”

         说话间第二招又祭出,只不过艾维此刻却一不敢硬接,只得躲闪。

         雷族长继续道:“第二招了!”

         “第三招了!”

         一连已经三招了,可是艾维从第一招接了后,便一直躲闪再也不肯硬接。

         眼见三招已出,雷族长心里也有点着急,这小子滑的跟个泥鳅似得,这般下去,非让他撑到十招不可!

         想到此处,不由加重掌力,显然已经动用自己的第一卦技‘挟电携雷’,可是毕竟对于一个小辈,先用卦技,脸上还是有点无光,也不吟唱出来,只是默默的催动,不过这也只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罢了,在场的谁又看不出来呢!

         艾维见对方已经动用卦技,也不敢托大,连忙释放自己的卦技,一簇簇蔓藤从身体窜出,四根立在地上充当腿用,另外几十根依旧如触手一般盘舞在空中。一块块磁石抛出,掌在蔓藤之上。

         上次用蔓藤作腿,没想到竟然行动如此迅,不由心中大喜,今日便再一次释放出来。

         显然又是场次对付雷动的手段,雷族长自然看在眼里。雷族长自然明白这是阵法,虽说自信这阵法困不住自己,却也不愿涉身其中。

         只见他脚下一动,已经闪出艾维蔓藤笼罩的区域,只是就在闪出的瞬间,双手一挥,一道刺目的闪电从手掌挥出,径直向艾维而来。这显然便是他的第一卦技,挟电携雷。这挟电携雷,便是以左手雷,右手电,两只手同挥,便会出现奔雷闪电,这虽说没有真正雷电的威力,但是却也威力巨大。

         艾维见雷族长竟然能驱动雷电,心中不禁一惊,不过脚下却也丝毫不慢,四只蔓藤脚,快迈动,躲开这一击,这道雷电击在高台上。

         “嘭”

         高台愣是被炸出一个大坑。幸亏这蔓藤脚移动迅,不然这一击非要了自己小命不成。

         雷族长显然也没想到艾维能躲开他的雷电攻击,心中隐约有些惊讶,但是更多的却是恼怒,眨眼已经四招了,竟然还没有伤到这小子一根毛,这传了出去,还怎么混,看来需要动用第二卦技。想到此处,雷族长恶狠狠的说道:“第四招了!”

         只是此刻说的时候语气不再像之前那般轻松,甚至有点凝重。

         “闷雷炸响”

         这闷雷炸响的卦技,倒也不是本身多厉害,而是可以引动天上的闷雷,果然这时只听一声巨大的轰隆之声,晴朗的空中便多出一团黑色雷云,只见一阵滚动,一团闷雷便飞击而来。

         雷族长的第一卦技挟电携雷,不是真正的雷电,都那般威力,现在这可是真正的雷啊!那威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这可绝对不是自己能承受的了的。

         这雷族长实力高深,远不是自己能抗衡的,虽说他用的也只是第一、第二卦技,但是远不是自己的第一、第二卦技可比拟的。

         倒不是艾维卦技真的不如雷族长的卦技,只是随着卦者的修为越深,卦技的威力自然越强,虽说名义还是第一卦技,但是威力远远不是一个层次。比如卦神的第一卦技恐怕可以五皇,甚至三帝的最高卦技媲美了!

         艾维见闷雷向自己飞来,赶紧迈动四条蔓藤腿躲避,这蔓藤腿的度自然不用多说,可是任凭自己度多快,总是避不开闷雷的笼罩范围,眼见愈来愈近,艾维心中有些慌乱,这可怎么躲避?

         看到艾维手忙脚乱的样子雷族长脸上露出一抹冷笑,心中暗道:“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来投,看你如何躲开我闷雷的这一击,这可是天雷,不要说你了,就是我也应付起来有点费劲!哈哈!这就是你侮辱我雷族的后果,虽说这是比赛我不至于出手杀了你,但是断了你的手脚经脉,让你城哥废人还是可以的!哈哈!”雷族长越想越解气,越想越开心。

         就在这时候却见艾维已不再躲避。

         “这小子难道放弃了?可不要认输,不然那可就不好办了!”过了片刻也不见艾维开口认输,心中一喜,原来你不是认输,而是吓傻了啊,只要你不认输就好办。

         就在雷族长一个人嘀咕的时候,却见艾维动了,只是他却并不是躲避闷雷,而是向自己而来。雷族长自然知道艾维是把闷雷引向自己,雷族长完没有想打艾维会用这种鱼死网破的打法,心中不由骂道“这该死的小子,难道真不怕死吗?自己死了也就算了却来祸害于我!”

         雷族长心中虽然痛恨,但是闷雷已经渐近,再说这小子却死死缠着自己,当下也顾得上对付艾维,双手赶紧催动卦力迎接。

         这道闷雷当真威力巨大,雷族长花费半天功夫方才击回空中。

         “轰隆隆”

         闷雷在空中的时候,终于炸开了。只觉巨响震耳,大地颤抖。雷族长心道:“好在对着闷雷无比熟悉,又出手及时,这才将之击退!饶是这样也略有狼狈,要是那小子非要被轰成渣不成,不过他心中再一想这总也算是我的卦技,想到此处,心中自然也有些得意。对了,那小子呢?怎么瞬间看不到了?”

         雷族长正在嘀咕,却见身边云雾围绕,好像进入仙境一般,只是这云雾透着一股股凶煞之气。

         “这是什么!”

         不过瞬间已经明白了过来,不好这是那小子的阵法!该死,刚才只顾对付闷雷,却没有注意这小子,没想到这该死的小子竟然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摆出了阵法来。

         原来,艾维刚才早已想到这一步,他早已猜到雷族定会出手抗击闷雷,只是这样冲过来终归还是有些冒险,要是雷族长先对付自己,那可就完了,但是也不得不赌一把了,因为艾维自己实在接不住那道闷雷,好在赌对了。

         艾维见雷族长出手抗击闷雷无力顾及自己,这等好机会又怎肯错过,当下摆出阵法。

         见雷族长此时虽然深陷阵中,但是恐怕单凭这阵法还是不够,此时刚才使出五招,要是让他破了出去,那可就不好办了,恐怕只有在这里才有一丝抗衡的希望,当下也不再忧郁,跳入阵中。

         见艾维突然出现在面前,雷族长冷冷道:“小子你以为你这区区阵法能困得住我吗?”

         艾维道:“我只知道你已经打我我五招了,现在该我还回去了!”

         “哈哈哈!就凭你?”

         雷族长放佛听到最好笑的事情,不由哈哈大笑,只是笑声中带着轻蔑之意。

         艾维知道雷族长实力高深,自己需全力以赴,也不敢在保留实力,当下祭出自己刻了阵法的两个蔓藤。

         这两根蔓藤一出,整个空气都为之一震。

         “这是什么?”雷族长怔怔的看着这两根奇异的蔓藤,心道:“这两根蔓藤怎会蕴含如此磅礴的卦力,这不应该啊,难道这小子故意隐藏了实力不成?不对,绝对不对!”雷族长也算是见多识广,终于现了端倪,显然已看出了蔓藤之上的阵法。只见他的脸色大变,惊道:“卦技上刻阵法?这怎么做到的?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