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神兵之威
        众人这时停下手来,仔细一看这人正是受了重伤的陈正,受了如此重伤还能有如此身法,当真了的。八??? 一?中  文网  要不是看到陈正此刻还是重伤未愈的病态,估计大家都会以为之前他是假装的呢!

         “陈正,快点把玲珑塔交出来,我们免你一死,如若不然,我定要你死无全尸!”

         “对,叫你死无全尸!”

         人群一阵杂乱的叫喊,陈正却并未理睬,看了一眼美妇和两个长老,再看一眼艾维和炎焱。这几人皆无力的伏在地上,分明都已身受重伤。

         陈正痴痴的笑了。笑的凄凉绝厉,笑的惊心动魄。

         “血祭!”

         所谓血祭是用自己的精血来祭起瑰宝,这样往往就都能凑效,但是却很少人有愿意用血祭,因为每个人的精血毕竟是有限的,修炼起来又极为不易,倘若一次失去精血过多,不仅会对修为有极大的损伤,并且有可能会因此失去性命。谁也没想到陈正会选择血祭,玲珑宝塔作为半品神兵,其威力可想而知,谁都不敢与之争锋。

         果然‘血祭’两个字一出口,所有的人脸色都变的恐慌不安,甚至有的人开始往外逃跑。

         陈正笑意更胜,他一口精血喷咋玲珑塔上,这塔凌空飘起,一时间玲珑塔金光四射,闪光夺目,不时出‘嗡,嗡!’的震鸣,好像是雀跃它的归来。

         陈正看一眼祭起的玲珑塔,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的微笑。

         陈正用手轻轻一推,玲珑塔如同孩童一般出一声清脆的吟唱。

         ‘嗡’一声向逃跑的众人而去。

         此刻玲珑塔塔门大开,这逃跑的的人一个个倒飞而回,放佛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在牵扯这他们,让他们无法遁逃,就是蛇王也根本没有一丝的反抗之力,这些人好像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终于黑鸦尊王也有惧意,一股磅礴的吸扯之力而至,无尽的死亡气死被竟无半点的作用,黑鸦尊王身旁的巨石也随着这份吸扯冲天而起,飞入玲珑塔之内,黑鸦尊王再也第抵抗之力,眼看就要被这份吸扯之力吸进玲珑塔,只见黑鸦尊者头上的黑鸦化作一个巨大黑鸦,驮起黑鸦尊王消失在远方。

         天际飘下一阵黑鸦羽毛,看来黑鸦刚才也是被玲珑塔弄的极为狼狈。

         ‘轰’

         一声巨响,一座擎天高塔落地,大地放佛都在为之颤抖。一圈圈光晕在玲珑塔上闪耀。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

         不亏是半品神兵,这威力果然非同凡响,让若有这样的宝贝利器,当真是一个极大的助手,怪不得这些人拼死也要得到玲珑塔呢,艾维不仅也有点羡慕。

         殊不知,这最多挥了玲珑塔十分之一的威力。如果真的挥出全部力量,那黑鸦和黑鸦尊王又怎能逃脱。

         陈正此刻放佛已经再也没有办法气力,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艾维知道他一定是刚才失去精血过多,其实远不止于此,陈正一直用精血祭祀玲珑塔,这段时间又三番两次祭起玲珑塔,精血恐怕早已用尽。

         就在陈正倒下的瞬间,玲珑塔也变得惨淡无光,慢慢的缩小,最后到尺许大小方才停止,只是此刻玲珑塔却再无半点光鲜,依旧是那古朴的不起眼的样子。

         那些被吸纳进去的东西却消失的无影无踪,想必已经泯灭在这玲珑塔内了吧!

         陈正眼光散乱,已无多少神采,手指着门外的玲珑塔,喃喃道:“塔!塔!”

         美妇此刻挣扎着站起身来,步履蹒跚的向玲珑塔而去。艾维和炎焱此刻都已站了起来,虽说都有伤在身,特别是艾维,但是两人绝对可以出手,但是此刻两人竟然谁都没有出手,只是静静的看着。

         炎焱没有出手,这让艾维都有点意外。不管怎么说,毕竟他是为了玲珑塔而来的,现在只要出手,玲珑塔将会轻而易举的到手。但是此刻的炎焱显然没丝毫出手的打算,他看着远处,没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不过,不管他们出不出手,美妇好像都丝毫不关心,她只想把玲珑塔放在自己丈夫的面前,能让他看最后一眼。

         玲珑塔此刻在她的手中放佛是那么的沉重,沉重到她已经有点走不动路,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夫君,你要的玲珑塔在……在这!”说着把玲珑塔放在陈正的手边。

         陈正轻轻抚摸着玲珑塔,眼角露出一丝苦笑。最后从干裂的嘴唇中挤出几个字来。

         “让他们过来!”

         一个长老看了看艾维和炎焱,道:“族长让两位过去一下!”

         陈正看着艾维和炎焱道:“我知道两位都是天纵之才,将来必能成就一番事业。之前,我一直不忍心家族至宝外流,方才惹得灭族横祸。此次,经历这次横祸,我也想通了,就如艾公子说的那样,神兵虽威力无穷,但是也要能驾驭,不然必是祸害。如果我早点悟道这一点,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真后悔,当初没有听炎公子的好言相劝,也许玲珑塔只有在你的手中才是最安全的。今天我就把它送与你,还望炎公子能好生保管!”

         陈正虽然说话已经不怎么明晰,但还是把这些话全不说了出来,方才咳嗽了起来,只是这次咳嗽却带着殷虹的鲜血。

         炎焱并没有接受,睁睁的看着陈正。

         陈正又道:“我们陈族现在都成这样了,难道炎公子还有什么后顾之忧吗?”

         炎焱道:“我本为了玲珑塔而来不假,却也不愿乘人之危!”

         陈正苦笑道:“难道炎公子想玲珑塔落到暗黑一族手里吗?好了!你就收下吧,也算我陈族为正道做出了一点贡献吧!”

         炎焱不再说什么,这才收下!

         陈正又道:“艾公子也可否答应我一个要求?”

         艾维道:“您请说,我定当尽力而为!”

         陈正见艾维答应了,这才道:“我陈族遭次劫难,当别无求,只是我有两个孩子在外历练,他日如若遇见他们,请把此物带捎给他们!”

         说着把一卷‘玄宗秘录’递给艾维。

         玄宗秘录相传是陈家先祖的那位圣人四处云游,结交多为圣人交谈的心得体会。这对所有的卦者都有莫大的诱惑,这可是圣人心得,会对以后证道会有不少帮助,也许会增加一些成神的契机,毕竟那可是圣人手笔,圣人可是徘徊在神边缘的存在。

         艾维没想到这玄宗秘录竟然会在陈家,更没想到陈正会这样相信自己。

         陈正咳嗽的更加厉害,脸色已经没有半点血色,见艾维还在犹豫,陈正道:“我虽然和你接触不多,但是能感觉到,艾公子刚正仗义,此事交给你我最放心了!当然这书也并无多大特别之处,艾公子如若感兴趣,也可以观看!”

         艾维道:“难得陈族长如此抬爱,当真让艾维有些受宠若惊,不过受人之托,必将忠人之事,这书我定当完好无损的送到令郎手中……”

         “这我就放……”

         陈正已经闭上了眼睛,面容安详,甚至还带着一丝笑容。美妇缓缓的走了过来,步伐显得十分沉重。

         “艾公子还有什么疑问吗?”

         艾维知道此刻美妇心里一定在流泪,但是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艾维怔了怔道:“我想问知两位公子如何称呼?多大年纪?怎么辨识?”

         美妇道:“我膝下一男一女,年龄和你相仿,儿子叫陈羽,女儿叫陈颜。至于如何辨识嘛!”

         美妇思索了片刻道:“这样吧!我这里有块这块玉佩。你拿着,只要他们在你附近,这块玉佩便会有感应。”

         艾维接过玉佩,见这玉佩色泽殷红亮丽,一看便知并未凡品。但形状确实不怎么样,半月形,只是半月之上却多了个凹槽,艾维实在想不通是谁这样暴殄天物,多好的一块玉竟然雕琢成这幅样子。

         正当艾维奇怪之时,美妇再次开口道:“这玉佩本是一对,也叫子母玉,这块便是母玉,子玉在我女儿身上。这母玉和子玉如若出现在对方附近,便有所感应而得名。”

         原来如此,怪不得生的如此奇怪的形状!

         艾维看到这玄宗秘录,突然想起在密室里的那本玄易阵法来,艾维从怀里掏出玄易阵法来道:“我在密室内见到这‘玄易阵法’,便想借阅一番,这才拿了出来,唐突之处,还请……”

         美妇道:“艾公子,你严重了,倘若你喜欢,把整个密室搬空了又有何妨,更别说这一本玄易阵法了。陈族都不存在了,要这些还有什么用!”

         美妇言语悲伤,好像看到家破人亡的她,此刻已经万念俱灰了。

         过了好久,美妇才道:“这里已非留人之地,两位公子还是早点离去吧!”

         对于这点爱为自然清楚,恐怕过不了多久,便会有无数的小门派,小家族来这里打扫战场吧,陈族毕竟在这里第一大家族,当然会有一些让这些人心动的东西。

         艾维道:“夫人,难道没有什么话对他们说吗?”

         美妇道:“不用了!等他们该明白的时候自然就会明白,现在我只希望他们能快乐的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