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神秘老人
        就在这时。八一中?  ?文  网

         “吼!”一声怪叫,一个红色身躯从地底钻了出来,挡在门口。它终于来了,艾维会心一笑,眼中赤蓝色火焰跳动。

         “枯树开花!”

         一朵花旋转而出,花朵一到,魔尊就然有点不好抗衡,显得极为狼狈。

         “一个卦师,逼本尊使出卦技,当真有趣!”魔尊眼中泛起一丝赞许的狂热。

         “真魔之身”

         魔尊身体之上幻化出一个巨大的魔头,这魔头目含两团巨火,口若一个巨大城门。魔头出森森笑声,让人一阵目眩。

         “魔吞四方!”魔尊又第二个卦技使出。

         艾维也看出,这魔尊第一个卦技只是以后卦技的基础,虽说看起来似乎少一个技能,往往这样的卦技威力是成倍的增长。

         果然只见魔头巨口一张,这多花便被吞了下去。

         又一朵花飘出,魔头巨头一张,又飞进口中,不见了。

         墨雨轩的金光玄刃虽说魔头吞不了,但是造不成多大威胁。

         一时,两个人不知道该如何还手。

         “羽翼化剑”

         墨雨轩释放出第二卦技,只见墨雨轩两个墨绿羽翼一扇。三十六道墨绿羽剑爆射而出。

         这墨绿羽剑羽蕴含的威力,不由让艾维心头一震。这一枚恐怕都让一般的卦师头疼了,更别说这足足三十六枚了!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就在墨雨轩出手的时候,艾维也动了。

         “枯树开花”

         三朵花成倒立的‘品’字型飘出。

         三朵已经是艾维现在最大的限度。艾维脸色有点苍白,站在最下面的一朵花上,手里拖着另外两朵。

         只不过手中的两朵花,好像并没有盛开,含羞的包着花蕊。

         他要干什么?他疯了吗?就算花朵威力再大,数量再多又有什么用呢?明知道魔尊能吞掉他的花朵!他还这样做,难道他不要命了吗?就好比再厉害的毒草,也有不怕它的动物来吃啊,这是一个道理啊!

         艾维好像并不管这些,一脸执着,脚踏花朵瞬间已经到了魔头近前。

         墨雨轩清楚的看到魔尊狂傲的笑容。

         “艾维!”墨雨轩喊的那么心痛,可是艾维已经听不到了,他已经被魔头的巨口吞进去。

         地上的血魔也露出一丝的悲伤。

         墨雨轩羽翼一扇,三十六枚羽翼剑更快。魔尊明显也不能完全抗下。还是有一枚伤到了他。

         魔尊脸色苍白,嘴角一丝黑血流出。只不过脸上的笑意依旧,好像这更加让他觉得刺激。

         “果然有趣……”

         只是‘有趣’却说不出来了,此刻魔尊的脸色极度苍白,一大口鲜血喷出。

         “这怎么可能!”

         虚幻的魔头神情痛苦,头顶的黑雾正在变淡,就好像头顶开了一个大洞一般。

         ‘破洞’之中缓缓升起一个人来,只见这人,脚底踩着一个花朵,手中端着两朵,只是手中的两朵早已盛开。花内跳动着一族赤蓝色火焰。宛如两个莲花灯一般。

         魔尊跌坐在地上。头顶的虚幻魔头此刻已经越来越淡。

         血魔此刻也如疯魔了一般,本来四个魔女,现在已经只剩下一个了。

         血魔大‘吼’一声,把另一个魔女撕成两把,抓起一半撕咬了起来。血魔身上的红色毛,已经全被鲜血染红,看起来更加诡异,血腥。

         “你这逆畜,竟敢抗拒我!”魔尊说的很清淡,但是血魔好像被激活了什么魔咒,丢下手中的魔女尸体,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王大哥!”颖子呼喊着,可是此刻血魔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了,艾维知道他现在恐怕,已经完全迷失了心性。

         魔尊道:“杀了他们!”

         血魔的眼睛猩红呆滞,身上的红毛根根树立。

         “吼!”

         血魔一把抓起一旁的颖子。眼睛里再也没有一丝的人性,而是猛兽的凶意。

         颖子却不像上次那样害怕,他看着眼前熟悉的‘怪物’已经泣不成声。

         “王大哥,我知道是你,不管别人怎么说你,你永远是我的王大哥,你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因为我。你动手吧!我不怪你,也许我死了,你才可以结束这样痛苦的生活!他才会放过你!”

         “不……”血魔沙哑的声音响彻整个天地。

         它已经丢下手中的颖子,痛苦的捂着头。

         “今天你们都得死!”

         这个声音自然是魔尊出的,刚才所有的目光都在注意颖子,完全没有注意到魔尊。

         此刻魔尊已经站起来了,身后的虚幻的魔头尽然已经慢慢聚拢,而且越来越小,越来越浓,最后竟然实质化了,幻化成另一个魔尊一样人。

         这是魔尊的第三卦技‘虚像化人!”。

         但是,魔尊已经有点癫狂,继续释放自己第四卦技。

         “人像合一”

         当人像合并再一次的那一瞬间,艾维明白尊者的真正强大。

         魔尊对着空中一拳。

         看起来很普通的一拳,并没有半点花哨,可是艾维却明白不是自己所抗衡的。

         “你还是这么不安分!你可别忘了这里可是人间,还由不得你造次!”一个慵懒的声音,带着几分醉意又一次响起,这正是白天的那个声音。

         “你三番两次坏本尊好事,当真你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那你尽管来试试!”这声音再也没有办法慵懒,一股威严的气势笼来,让人不有感觉一阵压迫感。

         话音刚落,一个老者已经站在半空之上。这不正是艾维进城时候城头那个醉鬼吗?可惜艾维那晚并没有看到,不然一定会认出来的。

         魔尊的拳风已经被老者的气息吹散。

         魔尊脸色变得极为难看,道:“我是不属于这里,但是你也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

         老者淡淡的笑了一下,并未作答。就在这时魔尊卷起颖子,腾空而起。

         只见老者,隔空一掌。魔尊丢下颖子,自己遁去了,只留下一句话。

         “她中我的魔魂散,迟早是我魔道的人!”

         颖子此时脸色没有一点血丝。

         “颖子,你没事吧?”

         “小哥哥,你不要难过,谢谢你一直以来我的照顾,我这辈子恐怕无法报答你的恩情了!”

         “是的,他说的没错,你不会有事的!”墨雨轩附和道。

         只是恐怕这些话,连他们两个自己都不信吧!

         “你们就别安慰我了,我自己能感觉的到!能认识你们,颖子真的好开心!”这是艾维第一次听到她自称为颖子,毕竟这是自己不知道她名字,所以这样叫的,此刻听她这样说,心里一丝苦笑。

         “你不怪我给你乱起名字?”

         “怎么会呢!我很喜欢这个名字,从上次醒来我已经忘记自己本来的名字了,我只知道我叫颖子!”

         颖子说着又留下了眼泪,艾维眼睛有点湿润,他突然觉得自己好爱哭,你看人家墨雨轩就不……

         哎,墨雨轩呢?任凭艾维再怎么找,再也看不到墨雨轩了,难道他走了?

         “真够啰嗦的,再说一会,她可真就死了!”老者淡淡地说道。

         好一会艾维才反应过来。一把抓住老者的胳膊开心的说道:“你说她还有救?”

         老者翻了艾维一眼,道:“你不废话嘛!不过想要救她,那么她便只能跟着我走了!”

         “只有能救她,怎么样都可以!”

         老者瞪了一眼,道:“这么相信我?就不怕我害她?”

         艾维笑着说道:“我感觉的到你是好人!”

         “这是多傻!”老者虽说声音很小但是还是被艾维听到了,艾维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了。

         我是夸你呢,都这么大年纪了,就不能积点口德嘛。

         但老者好像丝毫不在意。继续道:“你是不是在找另外一个傻子?”

         墨雨轩也是傻子?难道他眼中所有人都是傻子吗?

         不等艾维开口,老者继续道:“他早走了!”

         “走了?”艾维语气有点低落。老者自然不肯错过这样机会,道:“是啊,你这样爱哭,他当然要不辞而别咯,不然你一哭,他舍不得走了怎么办!真是块木头,笨的要死!”

         艾维一脸黑线,本来还以为是什么世外高人,现在看来就是一个爱损人的糟老头而已,本来心中威严的形象那还有半分。我笨?好像你多聪明似得,两个人大男人,还抱头痛苦?还舍不得走?说的跟情侣似得。不过他想起‘木头’两个字,不由想起了墨雨轩,好像他也说我像一块木头。

         艾维不由叹道:“难道我真是木头?”

         虽然呆的像木头一样,却也十分有趣,当然老者的这句话艾维是没听到的。

         “小哥哥,怎么会是木头,小哥哥最厉害了,他对你挺好的!”艾维自然知道这个他是指墨雨轩,只是不知道好端端颖子为什么要这样说。

         “道别完了吧?我该走了!”

         不等艾维开口,老者已经带着颖子离开了。此刻偌大的地方竟然只有他和血魔。

         “师……傅……”

         他终于还是有了一丝记忆。

         “你先跟着我吧,我给你找个好的安身地方!”

         血魔点点头,便钻入地下不见了。

         我的好徒弟,师傅欠你的太多了,让师傅慢慢的还你吧!

         明月下那间破屋子,依旧立在哪里,可是艾维却感觉这里少了什么,不大的院子,是那么的空旷,那么的寂寥。

         这里好像再也没有了什么可值得留恋的了,月光下,他的影子被拉的很长。最后消失在远处的黑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