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六章 十族比试
        风萧萧,叶飘飘,几处哀愁几人晓。?    网  路漫漫,道蜿蜒,多少行人多少忧。

         世间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烦恼,有多少人便会有多少忧愁,只是有的人的忧愁见到他的人都会知道,而有的人的忧愁却只有他自己知道。

         离开陈族已经有段时间了,但是陈家灭族的过程却在艾维脑中一遍一遍的闪过,因为这让他想起之前的木族。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算算日子,离开暮山已经两个多月了,该办的事也办了,是时候回去了,况且答应了大伯参加各族族子弟比武大会的。

         艾维这才匆匆向暮山而去。至于炎焱,离开陈族的第二天便已经和艾维分别了。

         暮山,风景如画,特别是晚上,更是宁静优雅。

         凉亭之内,木一山负手而立,出神的看着远方的星空。

         木一清从身后走了过来道:“大哥!又想起维儿了?”

         木一山这才回过神来,叹了一口气道:“是啊!这孩子,出去这么久了,一点音讯都没有,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不知道找到小婉了没有!”

         “维儿心性成熟,又资质过人,遇事一定能逢凶化吉的,大哥你就放宽心吧!我相信三日后的十族子弟比试他一定会到的!”

         看木一清如此肯定,木一山心里也踏实多了。

         等待总是很让人备受煎熬,总是希望时间过得慢点,能多给他多一点赶来的时间,又希望时间过得快点,让他快点出现。

         木一山、木一清、包括整个木族甚至都有这个想法。

         木族已经在这种煎熬下等待了三天,他们甚至都有些心力交瘁。

         明日十族间的比试将会正式开始,可是等待的那个少年到现在还是没有出现。

         十族比试,这个规矩定下恐怕已经有上千年了吧,随着历史的变迁,多少大族已经不在拥有过去的辉煌,多少小族又冉冉升起。时代更替,命脉幻化。最初的十个种族现在依旧在这十族名单的恐怕也就是木族,水族,和金族三个了吧。

         只是曾将一跃而起的三大家族,几近沧桑,格局早以不同往昔,木族差点被灭族,现在恐怕也就勉强算中下等家族吧。水族神秘,金族势大,这两个家族绝对是傲胜大6前五里面的家族。

         不过唯一不变的是这三个家族却始终在这十族的榜单之中。

         只是这些年来,这份榜单几乎已经被这两个家族所垄断,前十名几乎都是这两大家族的人。

         强者越来越强,弱者越来越弱。偶尔出来几个天纵之才打破这个不成文的规定,但是木族却从来没有过这样的荣誉。

         “大哥,要不把维儿的那个名额取了吧,万一他回不来,可就浪费我们一个名额啊,我们可只有五个名额啊!”木一清面色尴尬的说道。

         “不行,这事坚决不行,这事没有商量的余地!”木一山正色道。

         “大哥您别生气嘛,我又何尝不想维儿参加呢,只是明天比赛就要开始了,维儿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木一山一摆手打断了木一清的话语。

         “好了,这个事你不用劝我了。我注意已定,不会再改!对了,几个孩子准备的怎么样了?”

         木一清道:“这些天加练都挺累的,我让他们早点休息了!”

         木一山这才点点头。

         第二天。

         天异常的晴朗,娇艳的阳光洒满了每一个角落,让人心里说不出的激动。

         不过,正午的时候就不免些苦闷。也不知道是天气的原因,还是比试正式开始了的原因,不过总是有些有些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今年的规定不同于往年,今年不是直接一对一比赛,而是守擂台制。只要在擂台上守住十个人,便可以进去复赛;守不住的话由打败他的人代替做擂主,他依旧可以参加其他擂主台的挑战,这样做无非是给弱小家族多点出头机会,不至于对上强大的的对手直接pass掉。

         木族已经连败两阵了,高台上的木一山额头多了一层细密的汗水,而木一山身旁的其他族代表和易府学院代表,有的风轻云淡,无动于衷,有的充满不屑,好像再看木族笑话。

         台下的木族众人则像被太阳晒蔫了似得,头也抬不起来,没精打采的站在一旁。

         这时只听高台上裁判高声喊道:“武族武修远再胜一场!”

         这武修远身材极为魁梧,比普通人起码高上半头,身上穿着一件短褂,大敞着胸襟,胸口一大撮胸毛根根直立,裸露在外面。两只粗壮的胳膊几乎比的上别人的小腿粗细,说完宛如这闷空的响雷,粗犷低沉。

         已经连胜八场了!今天的第一个十连胜的名额恐怕就是武族的啦!听到这阵阵私语,这武修远脸上一阵得意!

         木族两人刚才也是败在这武修远的手中,听到议论脸色自然十分难看。高台上,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人乐呵呵的一笑,看向身旁木一山,木一山自然注意到了这一切,但是却无法言语,只能装作看不到。

         这武修远一看便知是个粗暴性格的主,在台上东盼西顾了许久也不见有人上台挑战,心里更是喜悦,不过这喜悦之中带着几分恼火。喜悦的的是这些人别自己怔住了,连挑战的勇气都没有了,恼火的是一直这样拖着那第一个完成这晋级的荣耀可就不是自己的了!

         又等了许久,还是不见有人挑战。

         武修远再也控制不住心里不悦,大声道:“这木族一个个尽tm怂包吗,还东道主呢!就派了俩怂包混个数,现在没有人挑战冷了场,也不见一个出来一个人,难道木族都是一群缩头乌龟吗?”

         木族如今衰败于斯,却是这次的东道主,自然引起许多族的不服,自然借这机会侮辱一番,木族的年轻一代那受的了这样的鸟气,一个个不由气血上涌,哪管什么参赛不参赛,一个个就要往上冲,却被木一清拦住。

         这些少年,虽说百八十个不愿意,却不敢反对木一清的话。

         “三叔,为什么要拦住我们?”说话的是一个女孩,十五六的样子,这女孩是木一山的女儿,自然也是这次参赛的成员之一。

         木一清苦笑一声道:“孩子们,虎落平阳被犬欺,倘若我们木族还是当日之木族,还有人敢这样说吗?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当然我阻止你们并不是我怕事,而是我想让你们明白遇事要学会忍让,保存实力,只有这样我们木族才有出头之日!”

         过了片刻,木一清转过头道:“孩子们,你们都是好样的!”

         他们自然明白木一清说的道理,只是这武修远说话太过于欺人了。

         武修远又道:“木族果然是一群缩头乌龟,我劝你们以后还是不要叫木族了,还是改口叫缩头乌龟族吧!哈哈哈……”

         高台上的木一山脸色苍白,几乎就要作,但是其他族的主事,却面带微笑,好像完全没有听到这一切。

         木一清双拳紧握,指甲缝里已经渗出丝丝鲜血,看一眼身后的孩子道:“申儿,你去教训教训他……”

         “是谁在我木族放肆,难道欺负我木族无人了吗?”一个声音传来,人群中引起一片躁动,再看时高台上已多了一个少年,只见他一身黑袍,负手而立,五官虽然算不上精美,但是却很是吸引人的目光,他目光深邃,略带沧桑,背影依稀有些孤独。

         这少年明显是从远处赶来的,脸上还挂着一丝疲倦,衣襟上还沾着一点尘土。

         此时,天空中放佛多了一丝风,天一下子变得凉爽了许多,高台上的木一山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就是刚才聒噪的木族也安静了下来。木一清口中的剩下半句话,早已忘了说出来,只是众人好像早已忘记了之前的一切,安静的注意着高台之上,注意着这个黑衣少年。

         这个黑衣少年自然便是赶回来的艾维。

         武修远一愣神见台上多了一个少年,这少年一来,便占据了大部分的目光,这让他很不爽。开口道:“你是谁?”

         艾维并不回答武修远,自顾说道:“你这大猩猩自然会说人话,为什么又偏偏不说人话,要放狗屁呢?”

         武家本就属土属性,以强大的防御能力出名,但凡这种身体强悍的人,体毛往往也比较多,自然有点像猩猩,但是像归像,却十分强悍,平日里自然没人敢当面说,今日被人当面说出来,武修远自然火往上撞,两只粗壮的胳膊拍打着胸脯像是在宣泄心中的愤恨。

         武修远一咧大嘴道:“你说谁是大猩猩,谁放狗屁呢?”

         “你觉得呢?”艾维微笑着反问道,台下的人自然看到了武修远的这标准的‘猩猩’拍胸动作,不由一阵大笑。

         “你找死!”武修远已经抡起两只大手扑了过来,脚下的被硬生生踩出一串脚印。

         这份气力当真不俗,怪不得可以连胜八场,单凭这份气力也可以傲视群雄。可是艾维却也不是普通人,早在两只胳膊轮来之际,艾维单臂一提,挡在身前。

         看到艾维这无疑于螳臂挡车的举动,台下不由一阵笑,这瘦弱的少年不知道是吓破了胆还是自不量力,竟敢用胳膊去架住以身体强横出名的武族‘猩猩’人,当真是不知死活,相信下一刻这少年一定会为自己的无知行为所抱憾终身。

         求个收藏,推荐谢谢,大家的支持,将会是万尕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