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立威
        时间仿佛已定格在这一刻,一切变得那么缓慢,迎着刺眼的阳光,高台之上两个人影立在那里。

         “咔嚓!”

         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传来,下面的人不由头皮一阵麻。随着这断骨的声音,一个的身躯缓缓下沉。终于“噗通”一声,跪在地上,膝下高台的地砖显然被压得粉碎,震起一片片碎块。

         台下的人不由擦擦眼睛,在仔细端看台上,只见跪在地上的人却不是那瘦弱的少年,而是武修远。

         此刻武修远的脸上汗珠滚滚,眼睛怒睁,双手高举,架着少年那条瘦弱的胳膊。

         这压力是这少年给的?这弱不禁风的少年竟会有这样的气力?

         台上台下一片哗然,木一山自然也是惊喜万分,长舒一口气,放佛之前的种种不快尽数吐出,坐在椅子上一脸轻松,再看身旁武族代表,脸色阴晴不定,十分难看。

         武修远的腿慢慢的已经陷进高台之上,那粗壮的身躯,此刻已经只有上半身还在台面之上,下半身已经陷了进去。

         “这坚硬的砖石高台什么时候竟成这般,宛若泥潭内稀泥一般不堪,当真让人不敢相信。

         只有武修远才能真正体会到这并不是高台太脆弱,而是眼前的这少年气力太大的原因,武修远一向以身体强横,力大气足为豪,却不想今日竟然遇到这般厉害的人,竟然还是一个如此瘦弱的少年,不由有些想笑,笑自己的无知,笑自己的自大。

         武修远终于再也沉受不住这份压力,缓缓道:“我……输……了!”

         这三个字宛如割心一般疼痛,武修远一字一顿,宛若像要了他的生命一般难受。

         这三个字一出口,这少年缓缓抬起那条瘦弱的胳膊,这份压力一下消失,武修远只觉得浑身一下轻松了下来,瘫坐在地上。

         “现在可以说你是谁了吗?”武修远脸色极其难看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缓缓开口道。

         “木族艾维!”艾维缓缓开口,只是把‘木族’两个字说的特别的重。

         ‘木族艾维!’虽然只是四个字,却已经足够了,这四个字却说明了一切。

         这四个字此刻就是木族少年心头的哪种,自便敌众我寡,我也要万军丛中取敌将级的气魄。更是人在族在,人死族亡,与木族共存亡的决心。还是以我是木族后裔的骄傲和痴狂。

         我是木族的后裔!

         好像点燃了木族人心中的炽热,一片雷动。高台上的人看着这一切,也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震惊?羡慕?嫉妒?还是无奈?

         “你现在已经是擂主了!接下来,你需要守住十个人的轮番攻击!”高台上裁判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用那么麻烦,愿意挑战的一次性都上来吧!”

         什么?这少年要一次性打十个?这也太嚣张了吧!本来还心存顾虑的挑战者,此刻已经不在忧郁,一个个跳了上来。

         这也太小看人了吧!任凭你在怎么厉害,却也毕竟是一个人,断然在生猛,却也不是十个人的对手吧!

         艾维却并非小看人,自然要立威,当然要高调,免得以后木族再被人所瞧不起,再说真正厉害的角色绝不屑与人联手来对抗艾维,而上来的多是一些实力不怎么样的弱小之徒,靠人多壮胆的人罢了,这样不仅可以为木族立威,又免去不少的麻烦,当真一举两得,岂非好事。

         然而事实在正如艾维所料。上来的十人并无什么厉害的角色。这些人若单个挑战断然心存顾忌,但是此刻在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说话自然有了底气。

         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少年冷笑灿灿,道:“木族艾维!嘿嘿,今日你若只是守住擂台,我等还真有些吃力,但你想借此为木族立威树信,恐怕也太过小瞧人了吧!这场比试我等虽胜之不武,但实在难忍你狂妄自大,门缝瞧人!”

         这人一上来便先把矛盾的源头指向艾维,表明他们虽然多,但是却不是一人多欺负人少,而是你艾维辱人在先,狂妄自大造成的。这人巧言机辩倒是得到不少认同,不过艾维却并不在意,淡淡说道:“我用你等立威哪又何妨?”

         这等话虽然谁都看得出来,但是说不出却让这十人有些难为情。终于恼羞成怒,十个人再也忍不住,纷纷释放卦技。

         这些人虽说并无什么厉害角色,但这只是相对来说的,试想来参加各族比试的又岂能是泛泛之辈,这十人自然皆是卦师。如果让艾维真的一次对付十个卦师当真有些不好对付,但是这十人本就来自不同族,之间没有丝毫的默契,配合自然不到位,战力自然大大降了折扣,又加上内心之中还是对艾维有所忌惮,对战起来自然有所顾忌,施展不出全力,这样以来战力又折了一些。

         艾维自然明白这其中的道理,不然也不会贸然挑战十人,现在想要赢,那必须战决。只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彻底击垮一人,对方将会内心产生恐惧,只有这样才能获胜。倘若拖下去那么自己将会变得十分被动,时间一久必然会落败。

         想到此处,艾维也不再犹豫。

         “枯树开花”

         一棵枯树浑然而立,一朵娇艳的花朵夹杂着劲风飘然而至。花朵飞转动,旋起擂台上片片砖石。宛如沙漠的风暴,又如大海的咆哮。这些人自然感受的到这份强大的卦力。

         十个人赶忙相抗,一时间,十个人各种卦技抵抗花朵。这时艾维早已出动,一条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穿梭在这十人之间,这十人只顾抗击这花朵,却全然没注意艾维,等现时候已经晚了。

         艾维两拳狠狠的轰出,最后的两人眼中充满了不甘,只是身体早已飞出擂台。

         剩下八人自然也现了艾维,只是这艾维刚一出手便击败两人,心中不由大惊,又苦于应付这花朵的劲道,不由有了惧意。这自然便是艾维要的效果,又一朵花飘然落下。

         这八人的压力更大,心头更惧。

         “噗通!”

         又一个飞出擂台,剩下的人更加慌乱。

         “大家别慌,我们还有七人任是优势,大家不要自乱阵脚,他要分心控制这两朵花和大家相抗,必定十分耗费卦力和心神,大家可分成两组,一组抵住这两朵花,另外一组攻击他本人!”

         艾维抬眼看向说话之人,自然便是上台时候巧言善辩的那个人,这人倒是见识颇广,艾维操控两朵花自然十分消耗卦力和心神,不过艾维精神之力不同以往,这点自然不用担心,但是卦力的消耗却是十分的巨大。

         经这人这么一说,剩下的七人倒也镇定了许多。很快便分成两组,一组三人,一组四人。这四人抵御两朵花,三人向艾维而来。

         这四个人抵御两朵花虽然很是吃力,但是却也可以抵御一会。

         艾维见这三人来时凶猛,必定是想趁艾维这不能分神之际,快结束战斗,只是他们却低估艾维。见艾维不退反进,向他们三个迎来,这三人心中大喜,脚下度更快。

         就在三人奔来之际,艾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人已经化作一个残影,向抵御两朵花的四人而去。

         这三人见势不妙,知道艾维之前是声东击西,只是现在想挽救却已经来不及了。

         “你们这般辛苦,不如让我来帮你们解脱吧!”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落地的声音两两相应,双双响起,分明这四个人已经离开了擂台。

         这三个人心已经冰冷到了极点,这才两三个回合,本来的十个人已经剩下他们三人,而他们竟敢连对方一根毛都没有碰到。今日恐怕注定成为这少年崛起的背影,注定成为他为木族立威的棋子。

         三个人一起看向眼前的少年,只见他手中托着两朵飞旋转的花朵,迎着太阳,那疲倦的脸上透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只是这微笑在这三的眼里是那么的可怕。

         只怕这两朵花再次飞出的时候,就是他们三个离开擂台的时候吧!此刻方才明白他们当初想以人多战胜的观点是多么的可笑。好久艾维却没有再次出手,缓缓的收起手中两朵花。笑吟吟的看着他们三人。

         “我们输了!”一个人缓缓说道,眼神中却满是悔恨自责。想必为自己丢了家族面子正在懊恼吧!

         另外两个人已经缓缓走下台去,这个人却依旧伏在台上。同为天涯沦落人,同是为了家族荣耀而争斗,输了便会成为家族的弃子,家族也有可能成为历史的弃子。艾维不仅有些难过,竟不忍心再看着一幕,转头看向台下。

         台下早已雷动,那可是十个卦师啊,竟就这样败了!败的竟然那么彻底!

         这个少年竟然强大如斯,这次比试这个少年恐怕要大放光彩,木族也许要冬去春来了!这时候除了惊叹再无半点声音。木族众人自然十分兴奋。

         木一山更是喜上心头,只是在这高台之上不便于表露。

         就在大家都沉浸这震惊的时候,台上的一个身影缓缓而起,显然是刚才伏在地上的那个少年,只是此刻他的眼中充满了仇恨,放佛把一切来源于家族的寄望转成了怨念,而这一切的怨念,此刻分明已经记到艾维的头上。

         只见这个少年手中多了一柄利刃,只是这利刃并不真切,但是却真实存在,隐隐约约泛着一丝黑色剑气,空气放佛已经被这把虚幻的利刃划破,能感受一下一丝的断裂。

         如果有人看到这一切定会无比震惊,因为虚幻的利刃,好像便是少年显现的五行,这少年的五行十分的奇特,但是好像他自己并不能操控。虽然不知道此刻为什么突然能控制了,但是它诡异却是不争的事实。

         众人此刻只是注意着艾维,对着少年的举动显然没有注意,艾维自然也不知道危险就在一步步靠近。

         少年一步步靠近艾维,赫然间少年两只脚好似已经离地,不然怎会没有半点声音,这少年的两只脚已经消失,好像已经消失,只露出小腿以上的部分,不过每跨出一步,脚才会重新出现,他就像踩在别的空间之中似得。

         利刃越来越近了,只要少年伸手,几乎可以就可以刺破艾维的咽喉,可是艾维还是没有觉。

         少年的面容越来越冷,冷的就像他手中的利刃一般。

         ‘哗’

         刀无声无息的刺出,艾维似乎感受到一丝的冰冷。

         求收藏,推荐,评论建议,谢谢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