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下一个天亮》
    (猴年伊始,谨以本章送上另一份真挚的祝福!)

     向左可不知道姑姑在腹诽他,他也根本就不是在揩油,确切的说他根本就没意识到跟蒋小米的动作有啥不妥。

     工作需要而已,碰碰小手有啥了不起的?

     这是他的真实想法。

     “向左弟弟呀,我真的可以自由发挥吗?可是,《假如》的话我就很熟,你给的指法也不难,肯定能配合好,但另外一首歌我就没有任何把握了呢。”

     最后,蒋小米有些发腻的说道,并且还边说边冲他的耳朵吹气,向左就有所警醒,也有点脸热,就拉开了彼此的距离。

     可看了看蒋小米,就见这妞一脸的虚情假意,他的那点不自在立刻烟消云散,他对跟异性的接触还很不适应不假,但这个蒋小米和他是工作关系而已,对这种接触,他才不会犯怵,于是翻着白眼道:

     “姓蒋的,别说哥们儿没提醒你,我可不是啥善男信女,吃干抹净的事我干的出来,但干不好。”

     蒋小米先是一愣,而后笑嘻嘻的道:“也就是说,你也承认人家是个大美女,你也动歪心思了?”

     向左撇嘴道:“你是大美女不假,但不是哥们儿喜欢的型,所以啊,你还是省省吧。”

     这妞身材不错,但有些高挑,将近一米七的样子,确实不是他现在喜欢的类型。

     蒋小米立刻也撇嘴:“嘁,好了不起吗?哼哼,全宁城想泡本小姐的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还单指大款、帅哥,本小姐至于搭理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孩儿吗?”

     向左故作松了口气的样子道:“那就好,那就好。”

     蒋小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而后又笑眯眯的道:“但是向左呀,你真的跟别人不一样呢,咋不一样我一时说不清,但是呀,如果你想的话,我就真的愿意跟你交流交流呢,并且本小姐目前绝对是自由的,还特别独立,最少不会粘着男人。”

     “信你才怪!”

     向左不屑的甩下一句,而后又道:“我去放水,你准备一下,先替王烁他们宣传一下。”

     “臭神气!”

     蒋小米恨恨的冲那个背影做了个鬼脸,而后就若有所思:这个男孩儿真的不一样,最少他真的很阳光,又那么的坦诚,如果。。。自己的话就没有如果了,那么自己的某个小学妹呢?

     这么琢磨着,蒋小米赶紧抓紧时间准备,向左刚才说了,他打算要开始在夜场演出了,说是要熟悉一下现场的气氛,而今天的西部就是他的首演,不求多成功,但也不能直接被打击掉信心。

     这个她就一定得全力配合,不说大家可能是同事吧,就是他暗示的那首为她量身订做的新歌,都让她必须全力以赴。

     片刻后,当小舞台的灯光再度亮起时,一身雪白晚礼服的蒋小米出现在众人面前,她抱着吉他站在话筒前,轻轻开口:“各位好,我叫蒋小米,经常光临西部的好朋友们可能对我并不陌生。。。”

     “小米,我爱你!”

     “蒋小米。。。”

     台下欢呼声一片,显然,蒋小米在西部的人气不是盖的,她轻笑着致意,接着道:“过去的几年,承蒙咱宁城的好朋友们的厚爱,我也算混出了一定的名气,但今天我不是主角,只是个龙套,但我可以用我的那点名气保证,今天绝对是我进入这个圈子以来最为风光的一天!”

     说到这,蒋小米稍稍停顿,而后用最真诚的语气说道:“这一天也是在座的好朋友们特别幸运的一天,因为就是今天,你我将有幸见证一个必将超级闪耀的巨星的诞生!”

     “那个巨星就是你!”

     “小米。。。”

     向左就有点尴尬了,但同时对蒋小米也刮目相看了,这个女孩儿掌控现场气氛的能力真的不简单。

     蒋小米轻轻摆了摆手,继续真挚的说道:“他今年十八岁,他在秋天的时候会成为全国名校宁城大学的学生,他的名字在本年度的各种颁奖典礼上将会被数次提及,有请芒风娱乐新专辑《假如》的同名主打歌的词曲作者——向左!”

     “向左,我爱你!”

     “向左你最帅!”

     “假如,年度金曲。。。”

     这是姑姑和赵晶晶以及周凝,向左就有点啼笑皆非:姑姑啊,你们这等同于喝倒彩!

     他不敢犹豫了,深吸了口气,一边扫动琴弦,一边缓步上台。

     蒋小米稍稍退开,让出舞台的中间位置,同时配合着向左的节奏拨动琴弦。

     来到话筒前,向左并不废话,直接开唱:“

     一份爱能承受多少的误解

     熬过飘雪的冬天

     一句话能撕裂多深的牵连

     变的比陌生人还遥远

     。。。”

     现场的杂音此起彼伏,这是人们在交头接耳,那些第一次听到这首歌儿的客人也就不用说了,甚至周凝这个电台主播都在那一瞬间就被深深打动,于是就难以置信,于是就有了各种私下里的交流,但这种交流很快就沉寂下去。

     至于蒋小米,则不由自主的张大了嘴巴,对这首《假如》,她当然熟悉,可她熟悉的是那个走了狗屎运的王烁的演绎,她也承认王烁的演唱确实也很是出彩儿,但那是录音棚之后的效果。

     可现在的是现场!

     那么,有没有瑕疵?

     当然有,但再挑剔的耳朵也只会忽略略显单调的伴奏上的不足,因为向左的充满磁性的嗓音和深刻自然的演绎根本就完全补全了这丝不足!

     “。。。

     想假如

     是无力的寂寞——”

     歌声渐消,木吉他的伴奏在继续,西部酒吧里再无别的声音,直到一个声音响起:“这是我的理解和演绎。。。”

     哗——

     向左的声音终于被掌声淹没,他不由得微笑,看来,哥们儿的唱功还行!

     这么想着,向左躬身致谢,而后轻轻摆了摆手,继续道:“王烁先生则风格迥异,但我确信他的《假如》以及芒风娱乐的整张专辑必将给大家以耳目一新的感觉,请诸位拭目以待。”

     说完,向左微笑着冲蒋小米点了点头,略带调侃的道:“刚才芒风娱乐的当家花旦蒋小姐说她是个龙套,我信了,膨胀了,所以无视了我的这个搭档的吹捧和配合,于是,我不地道了,但作为男人,我不允许我不地道,更不允许我不客观。”

     台下有人就笑,有人还开始起哄:

     “男孩儿,你是个男孩儿,毛都没长齐。。。”

     “小帅哥。。。”

     “处男。。。”

     向左急忙摆手,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台下的气氛就更热闹了,向左这才呵呵一笑,示意蒋小米继续弹奏,他则说道:“所以,最后我要强调一个事实,蒋小姐漏掉的事实——蒋小米,这个名字更会在本年度的各种颁奖典礼上被提及,闪耀程度不会比《假如》的演唱者王烁先生稍差。”

     而后,一待蒋小米完成一个小节的演奏,向左边扫动吉他,边介绍道:“这首歌还没最后定稿,借芒风娱乐的专辑《假如》即将大卖的机会,提前献给在座各位,以及其他所有在各自的生命中有所期待的人们——《下一个天亮》。”

     “用起伏的背影

     挡住哭泣的心

     有些故事不必说给每个人听

     许多眼睛看的太浅太近

     错过我没被看见

     那个自己。。。”

     依然是磁性十足的嗓音,依然是单调的伴奏,西部酒吧里依然有杂音。

     但这杂音不是有人在交头接耳,也不是刚好进门的客人们弄出的动静,因为将小米已经提前示意工作人员关门了,而是人们在面面相觑之余、难以置信之际,不自觉的发出的身体扭动的声音以及少许的倒吸冷气声。

     这不奇怪,要知道台上的那个男孩儿才十八,男孩儿还要上宁大,可男孩儿就是接连拿出两首震撼人心灵的作品,尤其现在的这首,旋律优美不说,歌词似乎真的太细腻了,又那么的动人心弦。

     尤其,这里是宁城的一个小酒吧,客人们又哪里有机会亲历此等场面?

     于是,那丝杂音很快就消失不见,大家在静静聆听:

     “。。。

     等下一个天亮

     去上次牵手赏花那里散步好吗

     有些积雪会自己融化

     你的肩膀是我豁达的天堂——”

     接着的是间奏,间奏很短,也有些乱,这是蒋小米的心乱了,她的呼吸困难,她想继续挥洒自如,但她无能为力,因为,她敏感的意识到,那遥不可及的梦想似乎变得那么的清晰可见,又触手可及!

     直到那个充满磁性的歌声再次响起,蒋小米才终于从短暂的迷失中醒来。

     她强迫自己冷静,却很难冷静,但好在那个男孩儿似乎拥有掌控一切的能力,实际上他的歌声就有无穷的魔力。

     她不由自主的抛弃了一切杂念,她的手指开始如行云流水,她的简单的分解和弦仿佛被赋予了灵性,于是,她再次迷失,但这是音乐本身的力量。

     在这种力量下,整个西部酒吧里几乎没人能保持完全清醒的头脑,只有向月娥例外,她的一只脚狠狠踩在另外的一个清醒的存在——阿哆先生的身上,嘴里则在狠狠的低语:

     “死阿哆,你的老大莫非吃了熊心豹子胆不成?该死的,竟然把他自己说成是老娘的豁达天堂!”

     阿哆痛苦的呻、吟一声,它当然不知道姑姑为啥要欺负它,它本来也不是很在意,因为主人在姑姑面前也挺惨的,被揪耳朵的事情它都亲眼见过两回,但它这是被踩在脚下啊!

     尤其,还是在公开场合!

     偏偏,又不能反抗,因为姑姑是长辈!

     而更让它揪心的是,这极可能只是开始!

     阿哆的心里在哀嚎:主人啊,你的阿哆太惨了,它能见到它的天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