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为兄弟排忧解难
    挂断电话,岳彤彤得意的吹了声口哨,挺失败,又打了个响指,还凑合,她就开心的道:“阿哆,跟彤彤姐回家看热闹去也!”

     说完,小女孩儿边走边很是臭美的轻声哼唱:“A-girl。。。”

     就这么的一路哼着歌儿,很快来到向左家的楼前,岳彤彤看着阿哆,洋洋得意的吹嘘:“阿哆呀,Amy就是彤彤姐我啊!我就是这么的了不起,所以才有人给我写歌呢,这歌好听吧?这还是我唱的呢,我不喜欢唱歌,水平太差了嘛,但你老大就厉害了,真不是糊弄你,他给我唱的这首歌绝对比你的假如不知道好听多少倍呢。”

     阿哆继续配合着汪汪,它的小心思里其实是在观察岳彤彤,在它的印象里,这个小可人对它挺好的,但那是以后的事情,并且那个时候的它好像有些笨,判断上也许就有失误。

     而现在观察的结果,最少从它自己的态度上就能看出它是有点接受这个小可人了,因为它敏感的意识到这个小可人好像就跟主人一样,看它的时候就没有任何的异样眼光。

     阿哆不是很明白这里面的意义到底如何,但让它感觉舒服,于是就乖乖的跟在她身边,还不时的胡乱交流两句。

     这样的场面落在了向左的眼里,他就很是意外的看了看彤彤,这丫头的本事可是不小,把爷爷奶奶甚至姑姑都给哄的团团转不说,连阿哆这个敏感到极致、又超级自恋的家伙都不反感她,这个可就很不一般了。

     岳彤彤的小脸就有些发热,这当然是心虚所致,刚才跟老妈说的话可是太不要脸了,而且正主就在眼前,眼神还怪怪的,她就掩饰着道:“我说向左同学啊,你那是什么眼神?又是啥态度?哼,本人着急忙慌的回来看热闹,结果怎么着,你竟然还在热身?”

     向左还没进屋呢,也就是还没跟他的那个表哥照面,自然也就不会有啥冲突了,岳彤彤突然觉得这家伙没准儿是在等自己,等着让自己看热闹,她就有些开心,蹦蹦跳跳的跑过去,隔着停在阳台前的面包车往屋子里张望,嘴里还很臭屁的道:“东子哥呀,你一定是在等我,对吧?可是不至于吧,你的彤彤妹妹的圣旨就那么的不容违背吗?”

     向左冷哼一声,道:“你算个屁啊,我只是担心你一会儿瞎闯而已。”

     这也就是说他确实是在等她,至于原因,随他咋说好了,这么想着,岳彤彤忙做出一副乖巧的样子,但那双咕噜噜乱转的大眼睛里装满了唯恐天下不乱的神采。

     向左就是一笑,道:“彤彤啊,那是我老妈的亲侄子,代表的可是她的亲哥哥们,你觉得我合适跟他闹翻吗?”

     岳彤彤忙道:“可是奶奶不满意丁家人啊,你又最不能容忍谁让奶奶受委屈。”

     向左无奈的道:“可是奶奶。。。我奶奶更不想我跟我妈妈的亲人们闹翻,并且还得人家给点笑脸就要受宠若惊,因为这个世间最难割裂的就是血肉亲情,明白吗?”

     这么说着,向左心里是真的很不是滋味,一方面他是真的恨不得跟丁家人老死不相往来,另一方面吧,却又绝对无法淡忘自己的身上流淌的一半血液是来自于丁家的,可是,根据阿哆的记忆,曾经的他真的没少去热脸贴丁家的冷屁股,这也就让他越发的心冷,但再心冷也没辙,因为爷爷奶奶是不可能允许他太冷血的。

     岳彤彤不解的道:“那为啥奶奶还一副听之任之的样子?我是说刚才在超市里的时候老太太好像巴不得你给丁海涛颜色看呢!”

     丁海涛自然就是向左的大表哥,对这位表哥,他已经有些陌生了,实际上自打四年前姥爷过世后,他好像就成了丁家的拒绝外来户,因为有人认为他的命太硬,姥爷姥姥以及老爸老妈都是被他给克死的。

     向左没好气的道:“如果你没看错的话,那就一定是老太太的一时冲动而已,哼哼,我要是真的没憋住干点啥,她回头就会收拾我,对那个老太太,我早就研究透了,才不会主动往枪口上撞,我可没有你的本事,谁都敢惹,又能惹的很成功。”

     话是这么说,但当向左看到大马金刀的坐在沙发上的丁海涛时,心里的火气却一个劲儿的往上冒。

     别的且不说,但你的年纪才三十多吧,满屋子的客人谁不比你年长,咋就能旁若无人的坐在那里?你的优越感不到我家来显摆你会死吗?!

     向左淡淡的看了丁海涛一眼,强压下心中的怒火,挨个跟客人打招呼,这些客人大都是奶奶的关系,除了居委会和街道办的工作人员,就是棉纺厂的老邻居,基本都是他的长辈。

     这么一圈招呼下来,向左来到一个大胖子跟前,这是他老爸的老兄弟霍宝东,也是他的兄弟祥子霍祥宇的老子,两家算的上世交了,最近几年他惹祸不敢回家面对奶奶的时候就基本都躲到霍家,彼此熟的很,也很是亲近,他笑嘻嘻的道:“霍叔,劳你百忙之中过来捧场。。。”

     “打住,你小子先给我打住!”

     霍宝东忙叫停,对东子这小子的那张利嘴,他是有体会的,一旦给这小子机会,就能一气把你给说晕,他倒是很喜欢跟这小子瞎扯,但今天的场合不合适,因为他算不上是客人,不需要特意招呼。

     向左亲热的挤到他身边,搂着那厚实的肩膀,继续笑嘻嘻的道:“霍叔啊,听说你换车了?停后面了吧,听说是BMW?借我开两天咋样?”

     霍叔以前也是棉纺厂的,但十年前就自己单干了,这些年下来发展的很不错,有个几百人的服装厂,算的上成功人士。

     霍宝东急忙摇头道:“不行不行,虽然你小子够稳重,但爱车如老婆。。。”

     向左白了他一眼,打断道:“我那个傲娇的小阿姨才是你老婆。。。对了,她又给你甩脸子了吗,咋没带她来?”

     霍宝东的原配夫人也就是祥子的亲妈去世有七八年了,现在的夫人是祥子的小表姨,才三十一二岁,对祥子不知道有多好,甚至也跟向左的姑姑一样一直没要自己的小孩儿,但祥子跟那个孙瑾不是一类人,能体会到这种关爱,不过这小子心里有个疙瘩一直解不开,就一直不怎么跟后妈说话,说话也是小阿姨小阿姨的,听起来就像后妈是保姆一样。

     这是霍宝东最大的苦恼,一边是确实很有些娇气的小妻子,一边是脾气执拗的儿子,霍老板夹在中间常常是左右为难,所以,这时一听向左提及,马上小声道:“东子啊,你是祥子的老大,你帮叔劝劝他,你小阿姨。。。”

     向左忙嗤笑着打断道:“霍老板吶,你这是烧错了香呢,祥子是我兄弟,至于小阿姨。。。”

     霍宝东一瞪眼,而后却也继续哀求道:“东子啊,叔求你了,那个倔种恐怕也就能听的进你说的话。”

     向左嘿嘿笑道:“错,他更能听进去的是宋野的话。”

     宋野是祥子的所谓女神,他们也都是今年从152中毕业的,对宋野,祥子狂追了三年,高考后甚至还跟人屁股后面旅游去了,绝对的“妇唱夫随”的贱德行,并且根据阿哆的记忆来看,这种状态更会持续下去,直到宋野跟人结婚后祥子都不死心,又等了好几年,最后终于得偿所愿。

     对祥子这样的情种,向左是有些佩服的,同时更有些不以为然,曾经好像还怒其不争过,但现在嘛,自然是无论如何都要帮祥子了,那么就要从点滴做起了。

     首先的,肯定是做通霍叔的工作,这老家伙看不上有些疯的宋野,甚至一听她的名字,就直接瞪眼了,向左忙道:“霍叔啊,其实呢,祥子对那个女生也不是就死心塌地了,我估计啊,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是想跟你较劲。。。你先别瞪眼啊,儿子跟老子叫个劲有啥了不起的?我还成天气我奶奶呢!我的意思呢,咱没必要瞎紧张,他们还都小不是?”

     霍宝东恶狠狠的道:“还小?哼,这些天我是成天的做噩梦,就怕那个混蛋给我带回家个大肚婆!”

     向左就有些哭笑不得,心说如果那个宋野这么好对付,祥子也就不用苦恋小十年了,他忙道:“但你担心也没用!因为,祥子的翅膀已经硬了,并且还有我这个狐朋狗友帮衬呢,所以啊,我奉劝霍叔你一句,睁一只闭一只眼吧。。。别跟我瞪眼了,霍叔你觉得我吃这套吗?而我之所以不吃你这套,原因很简单,就是霍老板你太自私了,一点也不给我们小辈的考虑。”

     霍宝东这个气,他咋就自私了呢,但转而也若有所思:东子这小子可不是个混不吝,更不是个会信口开河的孩子,那么,今天这是要唱哪出?

     向左笑眯眯的道:“霍叔啊,这就是个良好的开始了,因为你没直接跟我翻脸!那么,咱再接再厉,说点更实质性的,听好了,很实质哦,嘿嘿,就是那个小阿姨啊,她都三十多了吧?不能再耽误下去了,赶紧把人家办成大肚婆吧。”

     霍老板又要瞪眼,向左忙继续道:“先别急呀霍叔,我想说的是,祥子不是个混蛋,但他现在就是犯浑了,那么怎么办呢?我觉得给他添个亲弟弟或妹妹之后,他心里对小阿姨的所谓的鸠占鹊巢的那点小疙瘩就自动解开了,因为彼此的联系就更亲密了嘛,是吧?”

     霍宝东讪讪的道:“可是,可是。。。”

     这老家伙明显有些心动,或者说老家伙的小媳妇没准儿早就在闹呢也说不定,但霍老板这个人的心肠可是够硬的,根据阿哆的记忆来看,那位小阿姨后来就没生小孩儿,虽然祥子最后也认可了这个后妈,但那种遗憾却也挥之不去,祥子都遗憾呢,也就不要说小阿姨自己了。

     向左笑道:“别可是了霍叔,重病的话,还是得重药医的,呵呵,我这么劝你倒也不是完全的没有私心,我其实也是想求你给祥子松绑,但这个松绑可是有说道的。

     咱用常理来想啊,祥子又不是个是非不分的冷血动物,这要是冷不丁的多出一个小弟弟或小妹妹的话,他自己的那种长兄的责任感肯定会油然而生,于是呢,对他自己的感情上的认识可能就会很深刻了,甚至有机会办糊涂事的时候就也会多了一些理智,我这么说你明白吧霍叔?”

     霍宝东眉开眼笑的道:“明白,明白!哈哈哈,东子啊,你了不得,太了不得了!啥事让你一分析,咋就都那么的顺理成章呢?”

     他的这个话可是没怎么压低声音,满屋子的人就都好奇的看了过来,向左不由得直翻白眼,嘀嘀咕咕的道:“哼,这老家伙不厚道,捧杀,他在捧杀。。。”

     霍宝东翻了翻口袋,拿出车钥匙,塞给向左,笑呵呵的道:“给,想开多久都行,呵呵,其实也开不了多久,我看啊,最多三两年的功夫,你小子就看不上叔的破车了呢!”

     向左忙把车钥匙塞回去,并继续嘀咕:“这老家伙在显摆,但一辆别摸我而已,至于的吗?”

     一直坐在他们旁边的岳彤彤就“哏”的一下笑了出来,她是看出来了,东子哥才是在显摆,或者是在讥讽丁海涛:看吧,哥们儿在你们家人的眼里是个不受待见的,但别人的话就很是欢迎我,别摸我呢,最普通的都要大几十万的,轻轻松松就能骗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