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last kiss》
    放完狠话,向左立刻逃窜。

     客厅里一片沉寂,这当然不是向左的气势太足的缘故,而是,刘老太和向月娥简直就被气晕了,一时没反应过来。

     至于岳彤彤这个最直接的当事人,则是瞬间就被击中了要害:怎么回事,《Amyisagirl》竟然是东子哥暂时应付我的替代品?而真正给我写的歌儿,其实早就在酝酿准备中了?

     听听吧,都写半个多月了呢!

     还有还有,竟然是非卖品!

     阿哆和姑姑都没有这种待遇,绝对没有!

     小女孩儿只觉得身体发轻,简直就要摆脱地心引力一样,就要飞。

     本来,这两天岳彤彤很痛苦,因为她被欺骗了。

     她清楚的记得,那是在去机场接老妈的路上发生的事情。

     当时,她挺困,因为就在此前的晚上,没个正形的姥爷大半夜的打电话骚扰她,她几乎就没睡几个小时,可老爸还一路喋喋不休的,她就想放点音乐啥的,结果在车载CD里发现了一张刻录的光盘。

     老爸说那可能是他的助理用车的时候忘记的,她就无所谓的放来听,却发现是那种很闹人的舞曲,应该是迪厅里使用的,她正想换张轻音乐,老爸却说他的CD包没带,她就只好勉为其难的忍受那种电子音乐的折磨,她还在心里腹诽:噪音也不比岳老板的唠叨更考验人。

     可没过多久,当那个熟悉的旋律以另外一种风格响起时,她蒙了——Godisagirl!?

     这是在她的MP3里躲了半个多月的仙乐纶音,但Amy不是God,向左更不是那个新近窜红的德国的乐团!

     岳彤彤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两天是如何渡过的,直到今天,她有了决断,她特意剪短了头发,跟老妈来到向家,她是准备跟那份耻辱说再见的,同时更要开始她自己的报复。

     于是,就要住在他家,她已经准备好了自己满腔的怒火,这怒火应该会以润物细无声的方式得到最彻底的宣泄,不会惊动任何别人,但一定会让某人得到最刻苦铭心的、最惨痛的记忆,她相信自己有这个本事。

     可是可是,那个臭家伙原来其实充其量只是善意的欺骗,因为他太爱面子了,于是就只好先糊弄她,同时还要紧锣密鼓的准备,最后讨好她?

     她却是误会他了,恨他的同时更是想要报复。

     这个,不地道呀,这个,却也是她一贯的风格,也与她的身份地位相符,因为,她是Amy,Amy肯定不是上帝,但绝对是向东子的洪水猛兽!

     岳彤彤只觉得生命是如此的美好,因此,她的丑丑的发型就更讨厌了,她不由得痛苦的抓向自己的小脑袋。

     她的这个动作终于惊醒了刘老太,老太太只觉得心里揪成了一团,嘴里很是阴冷的道:“反了,这个混蛋是真反了。。。”

     说着话,老太太气的直跺脚,就要去追孙子,向月娥一把拉住老妈,道:“对了妈,我爸一个人在超市的话,会不会忙不过来?”

     刘老太就是一愣,闺女这个时候怎么还有这种闲心?

     向月娥急忙打眼色。

     本来,东子的那句狠话说的又快又急,她根本就没怎么听清,开始的时候还以为那是浑话,所以也很是生气,并且更是替彤彤那孩子担心和委屈,就瞥了她一眼,而后向月娥就惊讶的发现,这丫头好像突然还魂了一样,尤其那双漂亮的过分的大眼睛,一下子就充满了生气,此前的那种死气沉沉踪迹皆无!

     可是,东子究竟说了啥,竟然这么的有魔力?

     向月娥用力去回想,但印象最深的似乎只是东子骂过啥死德行,以及威胁彤彤要让她丢脸啥的,但彤彤根本就不以为意不说,更是有些小得意?

     她很是奇怪的看着岳彤彤,这丫头不是个受虐狂吧?

     岳彤彤的小脸有点发红,忙不迭的点头道:“是啊是啊,今天可是周末呢,顾客一定特别的多,我得去帮向爷爷!”

     说完,她就像风一样,轻飘飘的飞奔出去。

     向月娥急忙问:“老妈,东子说的话你听清了吗?”

     刘老太也发现事情似乎跟自己想象的截然不同,她一边推着闺女往外走,一边道:“我好像听到东子说了啥英文歌之类的,难道说,他早就在给彤彤写歌了?不管了,你赶紧的,跟着彤彤,我锁门,一会儿也过去。”

     向月娥应了一声,急忙追了出去。

     刘老太看了看对面二楼的那个已经亮灯的窗口,愁眉苦脸的嘀咕道:“唉,真是个可怜的,彤彤那孩子哪里是你个混蛋能配的上啊?现在就努力的话,恐怕也不容易呢。”

     说完,老太太一身轻松的关灯,锁门,哼着小曲步入夜色中。。。

     此时,向左正坐在另外的那套房子的客厅地板上,阿哆蹲坐在他面前,他很是心虚的看着阿哆。

     阿哆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道:“主人你是要把给我写的那首歌转送给小可人?”

     向左无奈的道:“事不宜迟,如果明天还没个说法的话,我甚至担心爷爷都不会放过我。”

     阿哆紧张的道:“也就是说,事情真的很严重了!可是主人啊,你给阿哆的那首歌能拿的出手去吗?”

     向左咧嘴道:“歌词啥的肯定不行,因为那是我从你的角度出发,用的也是你的视角来描述的一个故事,旋律的话。。。”

     阿哆急忙打断道:“对了对了,主人啊,你给阿哆写的到底是啥歌啊?”

     向左摸了摸阿哆的脑袋,道:“应该是一首写实的歌,说的是我俩的事,因此我是没准备拿来换钱的,没事的时候唱给你就好,但现在好像不能这么做了。”

     阿哆开心的道:“可是主人啊,你不是跟奶奶说过,你的一切都是她老人家的吗?我自己琢磨来着,你的一切也都是阿哆的呀,给别人写的歌是我的,给我写的歌转送给别人就更是我的啊。”

     向左有些不甘的道:“你的这个理解没错,但是阿哆呀,你跟别人不一样,绝对的不一样。”

     阿哆摇晃着大脑袋,认真的道:“主人你也不一样,跟任何别人都不一样,这个我知道,因为你是。。。”

     向左忙道:“没错!所以呢,我不应该婆婆妈妈的,但这首歌我一直背着你呢,可第一个听众一定得是你,来,阿哆你听好了——”

     说着话的时候,向左已经操起了吉他,轻轻拨动琴弦,一段甚至有些华丽的solo后,一个显得异常柔和的声音响起:

     “I-still-remember-the-sky-was-so-light

     when-you-looked-at-me-for-the-first-time

     that-days-we-all-did-not-realize-something-had-been-happening

     yes,we-were-together。。。”

     阿哆本来听的如醉如痴,它确实能听懂英文,但听着听着的,阿哆突然跳了起来,汪汪道:

     “主人啊,这个不对啊,这首歌肯定是阿哆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我肯定是这么想的,但是但是,这个曲调不对,这个调子我听过啊,就是那个个子高高的洋妞唱过的那首歌,那应该是十年后吧,沈小语不理你。。。呃,是你不要沈小语后,你就开始喜欢个子高高的女人了,就是那个洋妞那个类型的。。。”

     向左听的糊涂,也有点心慌,因为阿哆又说及他的那些丑事了,就忙打断道:“你的意思是这个旋律跟十年后的一首歌一样?但英文歌的话,我好像还没跟你对过呀。”

     阿哆很是奇怪的道:“是啊主人,咱俩肯定没对过那首歌儿,不过,这两个歌儿的旋律倒也不完全一样,但是但是,好像非常非常的像呢。”

     “那你再往下听。”

     向左急忙继续往下唱,一曲完毕,阿哆不可思议的道:“主人啊,这两首歌的旋律有一大半是一样的。。。不止一大半,具体的阿哆说不清,但基本的旋律绝对没啥区别!”

     向左也觉得不可思议,他若有所思的道:“莫非,音乐真的超出了种族甚至时间的界限?好么,竟然会有这种巧合!”

     说着说着,他很快又心花怒放了,他忙问道:“那首歌是情歌吗?”

     阿哆认真想了想,道:“好像是吧,那首歌叫last-kiss,里面还有爱上我、拥抱啥的呢。”

     那就是情歌了,但是情歌也无所谓了,总比他和阿哆之间的离奇故事更好解释一些,要知道,岳彤彤可是个智商超级高的小魔女,英语的话,对人家就一丁点的障碍都没有,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让这丫头看出啥破绽来。

     但别人的歌就没有这种问题了,哪怕歌词里诉说的内容涉及的是情情爱爱也没问题,因为他最少可以祭出祝福之类的说辞,比如说这首歌是从你的视角出发来写的,是希望你未来在米国的日子里能够健康快乐的长大,而这,其实不也是他的真实心愿吗?

     这么想着,向左高兴的道:“就是这首last-kiss了,嘿嘿,阿哆呀,我还愁呢,因为咱俩的歌真的有些不太合适送给那个臭丫头,冷不丁的偷别的歌的难度又太大,但既然有首现成的、旋律相似的英文歌,自然就轻松了!”

     阿哆也开心起来,因为,这次的偷歌肯定是有史以来最为轻松的一次,毕竟,旋律已经差不多定型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