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祥子
        午后的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身上的感觉很舒服,岳彤彤的情绪却很是不好。

         今天是周一,前天得到了一首也不知道究竟有多了不起、但肯定特别够味的英文歌后,岳彤彤在开心之余,总觉得自己变得怪怪的了,干啥都有些提不起精神头。

         直到无意中从月娥姑姑的眼中看到了那种很是怪异的眼神,她才意识到自己应该是被某人给蛊惑了,这个无疑很危险,但逃避不是她岳彤彤的风格,迎难而上才是正道理。

         于是就缠着刘奶奶,于是那个越来越讨厌的臭家伙就只好乖乖呆在家里了,她也就精神了不少,这叫极限疗法,也叫以毒攻毒,实践证明,这个疗法对她很适用,因为她是越来也看不上那个让她的心里软软的、柔柔的臭家伙了呢。

         她甚至相信,在出国前的这段时间内,她肯定可以完全摆脱他已经施加给她的那种如影随形的不妙影响。

         但现在她就只想跟他在一起,逗逗嘴,气气他,再多听听他的胡言乱语。

         “说好了今天一天都呆在超市的。”

         岳彤彤嘀咕着,一脚踢开拦路的一颗小石子。

         “不是正好有事吗?祥子跟人打赌呢,要输,我得临危救急啊。”

         向左笑呵呵的解释,祥子自然就是那个没出息的祥子,他的发小、铁哥们儿,两人同龄,岳彤彤也很熟,大家初中、高中时都是校友。

         祥子这家伙终于从追爱的旅途回来了,但一直躲躲闪闪的,估计是怕他磨叨,他以前就是这么个德行,对家人和朋友通常愿意直来直去,偶尔的才会采取点迂回的策略,至于以后,他恐怕也不能从根本上改变。

         “那个死胖子,简直讨厌死了。”

         岳彤彤恨恨的道。

         “我说,你这样可不厚道,祥子对你可挺好的,听说这回特意从藏区给你带回来好多礼物呢,你这个妹妹以前也挺有样儿,一口一个祥子哥的叫,要保持才是呢。”

         向左很好笑的道,接着又不满的抗议:“再说了,你不是也要跟过去吗?哼哼,我就奇怪了,你现在应该挺讨厌我吧,就是那首歌,你不是说玷污你的纯洁的心灵了吗?那你还跟着我干嘛?”

         岳彤彤就有些心慌,忙辩解道:“去干正事的话,有月娥姑姑跟着你,去玩儿的话,阿哆一个人刘奶奶又不放心,我这是勉为其难。”

         向左翻了翻白眼,不再理这个不识趣的小尾巴,但这个小尾巴对阿哆的态度倒是很让他满意,尤其竟然不跟阿哆争副驾驶位置,这个就是很大的进步了,他自然也就不会很苛刻的对她,就让阿哆到后排座陪她。

         路上,岳彤彤甚至还很懂事的建议:“对了东子哥,我听月娥姑姑说你对芒风娱乐积存的那些作品都不满意,好像担心蒋小米的新专辑的分量不够,是吧?那就把那首英文歌加进去吧,我觉得既然你认为她应该是个音乐才女,那么多个英文歌好像就更恰如其分了呢。”

         向左很是意外,又想了想,道:“再看吧,那首歌的话,要卖也要卖到米国去,国内的话,可是卖不上大价钱呢。”

         岳彤彤就叹息道:“唉,我就知道,某人绝对是钻到钱眼里去了,所以啊阿哆,咱真的不能轻信他呢。”

         阿哆就汪汪着配合两声:“主人啊,你看,小可人好像真的跟别人不一样,我有点喜欢她了。”

         这个话当然是只跟向左说的,而对它所说的,向左也有同感,其实他更能看出来彤彤这丫头好像真的是在很平等的对待阿哆,甚至呼来喝去的时候也是如此,就像对他一样,不客气是一方面,但另外又真的不是那种俯视或鄙视之类的态度。

         这么想着,又从后视镜里看了看她,就见到那个有些搞笑的小脑袋,他就直皱眉,摘下自己的棒球帽扔过去,道:“这个死德行难看死了,遮遮丑吧,你自己调调大小,还有啊,以后在我面前的时候就戴着这个帽子!”

         岳彤彤就又开心了,嘴里却嘀咕道:“还说对人家最好了呢,但实物的礼物的话,人家还是第一次接到呢。”

         向左反驳道:“第二次好不好?那个mp3难道是假的不成?”

         岳彤彤无奈状看向阿哆,道:“阿哆呀,看到了吧,你的老大就是这么的没风度,整天的跟人家斤斤计较。。。”

         就这么的一路说笑着,他们很快就到了152中的校门外,身材魁梧也多少有些胖的霍祥宇此时正等在校门口。

         刚才他们两人通电话时,说有人找茬儿,要**,在他们学校的室内体育馆进行,向左自然要过来助阵。

         霍祥宇迎上来,也不上车,转到他旁边,第一句就是:“老大,今天的事儿,你可不能埋怨我。”

         “咋了?”

         向左立刻疑惑不已,当时听说有人找茬儿欺负人,他确实很生气的,可赌个球而已,没啥大不了吧?

         霍祥宇略带不安的道:“那娘们儿也来了,是对方拉拉队的。”

         向左有些摸不清头脑的道:“谁也来了?”

         “宁歌。”

         霍祥宇小心翼翼的道,说着话,还拉开与车门的距离。

         “别跟我来这套,好像我要揍你似的。”

         向左就是一阵好笑,接着,又若有所思的问道:“你说的是今年开学后总跟你表姐一起到咱学校玩儿的那个女生?”

         他这是做个样子而已,对那个女生,他又怎么可能淡忘?要知道,那是他此前的那个烦恼的源头,并且时间也太短了,才过去不过几个月而已。

         “原来老大都忘了,这就好,这就好。”

         霍祥宇立刻如释重负的样子,接着却又疑惑的看着向左:“可是老大啊,你要不是还无法从那娘们儿的阴影中走出来的话,那咋谁也不搭理,反倒一个劲儿跟彤彤那小孩儿近乎啊?”

         向左立刻狠狠的瞪了祥子一眼,心里暗暗埋怨:祥子啊祥子,你的眼睛到底是长来干啥的啊!

         哎,彤彤的耳朵又不是白长的!向左又暗暗叹息,耳听岳彤彤清脆的声音传来:“祥子哥呀,你的老大跟哪个小孩儿一个劲儿近乎呀?”

         霍祥宇先是一呆,而后就直咧嘴:坏了坏了,那个小丫头竟然就坐在车上?

         他忙摆出一副亲切的笑脸,很狗腿的过去拉开后门,正要讨好那个小丫头,一条大灰狗呼的一下出现在面前,恶狠狠的汪汪:“滚开,你这个没出息的胖子,成天的跟在一个女人的屁股后面转悠,很有意思吗?”

         这当然是阿哆的心声,当然也不会直接跟这个熟悉的胖子直说。

         向左听得直想咧嘴,因为阿哆这家伙明显的没有坚定立场,对他成天的跟不同的女人套近乎它是不满的,但祥子这种专一的,它更不满,只因为他这个主人是不满的。

         这简直让他哭笑不得,但也终于找到了打岔的机会,于是忙道:“阿哆,这是你的祥子哥哥,祥子,我家阿哆,我跟你说过的。”

         “哎呀,原来是阿哆!阿哆呀,祥子哥早就想看你去了,可一直没腾出时间,好么,阿哆竟然是这么个英俊的小伙子,我说朋友啊,我老大对你好不好?不好的话。。。”

         霍祥宇不敢去看那个一脸寒霜的小孩儿,就只好磨磨唧唧的跟据说很听话、但看起来就凶悍的阿哆说话。

         岳彤彤的大眼睛转来转去,心里想着那个宁歌是何方神圣,想着想着就很生气,可马上又想起自己是那个被人一个劲儿套近乎的小孩儿,就又特别的得意。

         可得意了一会儿,又开始生气:岳彤彤好像成了别人的替代品。。。替代品?

         岳彤彤的心里又开始怪怪的了。。。就这么晕晕乎乎的,岳彤彤也不知咋就进了校门,最后还被打发到了体育馆的看台上,还是大后排,直到阿哆似乎不满她的冷落,汪汪汪的叫着,她才意识到自己的表现简直太让人失望——竟然这么乖!

         可是,东子哥一个劲儿跟我套过近乎吗?这个好像有,但那只是他的丑事被自己识破,怕自己告状的时候才有的吧?

         莫非,在他的好朋友面前,他总会提起自己,所以霍胖子才会那么一说?

         岳彤彤很快又有些担心,因为她是不可能跟他好的,别的且不说,但那最起码也是太怪了,她现在可是长在他家一样,这个就好像是旧社会的那种童养媳的感觉呢。

         担心了一会儿,她又得意起来,因为向东子真的很帅,又那么的酷,也不知道多少女孩儿喜欢呢,还是那种很成熟的、很有魅力的大女生哦!

         可没得意多大一会儿,小女生又银牙暗咬:哼,保不齐根本就不是啥替代品,而是挡箭牌!要不然他为啥在学校的时候都不怎么搭理我?太过分!

         “阿哆呀,咱俩就是苦命呢,看吧,那家伙有了别人,就把咱给忘了。。。不对,人家根本就是嫌咱碍事呢!”

         岳彤彤撅着嘴,委屈的嘀咕,一边嘀咕,一边无意识的去摸阿哆的脑袋,而后她就眉开眼笑了,因为,阿哆不止乖乖的让她摸,更是接着就亲热的在她的小手上舔了一口!

         “阿哆呀,来,咱俩说说悄悄话,对你的臭老大啊,我的意见老大老大了。。。”

         “汪汪汪。。。”

         一人一狗快乐的交流了起来。。。

         向左抬头向那边看了看,就是放心的一笑,这就是两个孩子,很有他们的共同语言的。

         “看看,还说没阴影,没阴影的话咋一个劲儿盯着彤彤那个小孩儿?”

         霍祥宇撇着嘴旧话重提,向左就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有个狗屁阴影啊?至于彤彤,那丫头可不是小孩儿,你等着吧,用不了几年,那丫头一定比谁都好看。”

         “我也没说她不好看啊,可是,那不还得等几年吗?反正,我是不认为你现在就会下手,我也不允许,彤彤跟我好着呢,一口一个祥子哥哥的叫。。。”

         霍祥宇嘀嘀咕咕的,向左差点就是一个屁股墩儿,他面露凶光的看着这个胖子,彤彤说的没错,这个死胖子简直讨厌死了。

         “不说了不说了。”霍祥宇向旁边躲,边躲边连连摇手,做乞降状。

         向左心里就是一暖,祥子的插科打诨,应该是在缓解他的可能悲伤情绪吧?因为,曾经的那个女孩儿似乎伤害过他?

         那么,自己悲伤吗?向左还真不知道,但烦恼过是一定的,因为,那是第一个对他表示过好感的同龄异性,他莫名其妙不假,但那应该算是一份青春的记忆吧?

         尤其刚看到那个陌生中有些熟悉的身影时,他的心里突然有些酸溜溜的,这应该能够说明他对她的“移情别恋”有多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