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3女孩子的心思你别猜
    猿飞日斩最近有点忙。小儿子阿斯玛不知是不是因为叛逆期逆袭死活不肯回家,原本还期望阿斯玛和夕日红快快拉上天窗第二年给他生个乖孙女,那他左手木叶丸右手小孙女人生就完满了。只是阿斯玛归期似乎遥遥无期,夕日红这么一个大美女好儿媳要是被撬走了那可怎么办哟!

     若论人品与实力,村子里比得上阿斯玛的适龄又单身的男忍者并不多,而当中最出众的两个当数第一技师和苍蓝野兽。阿凯在谈情说爱方面绝对是个天然呆不必担心,至于卡卡西……呵呵他自顾不暇更不必担心。

     猿飞日斩吸了口烟,白茫茫的烟雾飘出窗外,深觉好父亲不易当啊。

     花之国公主的委托书在桌面摊开着,猿飞日斩在考虑合适的护卫人选。如果是平时,只要卡卡西有空,这种保护特殊人物的A级任务一般都会丢给他。倒不是其他上忍不能胜任,而是第一技师性格成熟稳重处事圆滑得体,应付这类脾气各异的达官贵人很有一套,轻轻松松地完成任务自然不在话下。

     算算日子,卡卡西被困在村子里已经一个多月了,平日除了陪公主梨香吃喝玩乐外闲得技荒,肯定迫切地希望外出呼吸新鲜空气。虽然同为公主,但是听说人家花之国的公主温柔又体贴,不似梨香那般娇蛮难缠。最重要的是,卡卡西先前是见过花之国公主的,人家没有对他一见钟情也不想当他宠物一样来养!

     究竟要不要将厚爱的下属从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呢?猿飞日斩手中的烟斗在桌面上敲了敲,幽幽叹了口气。

     转寝小春向他投去一个警告的眼神:“不用考虑卡卡西,我们火之国的公主都顾不了,哪有空去应付其他国家的公主!”

     猿飞日斩“呵呵”笑了两声,最终敲定前往花之国负责护卫的人选——阿凯,红豆,神月出云,钢子铁。

     阿凯接到这个任务异常兴奋,临行前特地在街道中央堵住第一技师,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慷慨激昂:“卡卡西,我是绝对不会输给你的!如果不能令花之国公主对我一见钟情,我就绕着木叶倒立行走100圈!”

     第一技师见惯不怪:“又擅自定下奇怪的规则了啊……”

     红豆和神月出云、钢子铁三人在一旁兴致勃勃地讨论如何让花之国公主对阿凯一见钟情的方法,满脸跃跃欲试的样子。

     卡卡西见状很想提醒他们——你们是去执行任务不是去玩的啊喂!

     梨香是认识花之国公主的。和平时代各国交好,大名家眷之间经常会举办各种茶会舞会,邀请别国大名夫人、王子公主及重臣夫人齐聚一堂消闲解闷。

     说起来,花之国公主倒是一位十分讨人喜欢的可人儿,可惜不怎么讨梨香喜欢。

     执行任务之前先收集可靠的情报是忍者的一贯做法,红豆开口问道:“卡卡西桑,那位花之国公主是个怎样的人?”

     卡卡西摸着下巴沉吟:“我只见过她两次,也不清楚她的为人哟。不过看上去就像是一位知书识礼的公主。”

     红豆等人目瞪口呆,心里叫嚷着——居然敢在梨香公主面前暗讽她不如别国公主“知书识礼”,卡卡西桑真是太英勇了!

     冤枉,卡卡西其实根本就没这个意思啊摔!

     第一技师突然被三双闪烁着崇拜之光的眼睛盯视着,死鱼眼越发无神,不解问道:“你们那是什么表情?”

     三人瞄了眼他旁边的梨香,齐齐摇头异口同声说:“没有!”

     “你们是在说鹤见那家伙吗?”梨香插话道。幸好她心思单薄,不像那三人一般曲解第一技师的话。

     “公主认识?”神月出云和钢子铁问道,话刚出口他们对视一眼就笑了,花之国和火之国是盟国,大名家眷之间互相认识本是常事。

     红豆也想到了这一点,把问卡卡西的话又问了遍梨香。

     花之国公主是个怎样的人呢——这个问题对于梨香来说实在是太好回答了。

     想都不用想梨香便脱口答道:“是一个假娴淑虚伪的家伙。”

     ——你自己不娴淑就说别人假娴淑吗!

     纵然有这种想法,众忍者也不敢说出口。

     卡卡西怀疑地斜睨她:“……我看不像啊。”

     梨香冷笑道:“她明明就很讨厌我,却老是装出一副与我亲厚友善的样子,恶心死了。”

     第一技师:“那是礼貌吧?”

     “是虚伪!”

     花之国是与火之国邻近的一个小国,虽是个鸟语花香的好地方,但自然资源稀缺,又没有自己的忍者村,很多方面都要靠盟国火之国接济。这样的国家的公主,自然不敢摆脸色给梨香看。

     虽一样是一国公主,但若论身份地位,鹤见是远远不能与梨香相提并论的。

     卡卡西觉得那位花之国公主也挺不容易的。

     十来天后,红豆、神月出云和钢子铁执行完任务回来,夕日红好奇地问为什么不见阿凯。红豆咧嘴一笑,往身后指了指,只见远远地有个人影朝这边缓缓走来,近了才看清那是阿凯在倒立行走。

     “第几圈了?”红豆问钢子铁。

     “第11圈。”

     卯月夕颜有点于心不忍:“凯前辈真的要绕木叶倒立行走100圈啊?”

     阿凯稍稍喘气,语气却是很坚定:“既然我输了,就一定会遵守和卡卡西的约定!”

     第一技师从小黄书中分出一个爱理不理的眼神给他:“又自说自话地乱来了。”

     ——人家卡卡西根本没把你的「约定」当一回事好吗!

     别的忍者即使知道这点,也十分清楚阿凯是不会听他们劝的,索性就不劝了。

     钢子铁和神月出云在惋惜花之国公主不喜欢阿凯这类型的男人,夕日红笑着安慰他们:“不是所有的公主都喜欢忍者啊。”

     卡卡西多希望火之国公主也不喜欢忍者( vv)

     鹤见看不上阿凯,梨香是不意外的。在梨香心目中,鹤见逢人面带三分笑,其实性子自恃清高得很,只会对那些吃饱就作和歌画画卖弄文采的所谓才子另眼相看。

     梨香本想取笑阿凯没半点才子气质,但转念想了想,觉得她还是更讨厌鹤见,便一本正经地对阿凯说:“是那家伙有眼无珠。”

     阿凯一愣,首次听到这么偏向他的安慰,也不管话中有几分真假,顿时一阵感动泪流满面:“公主真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姑娘!以后如果卡卡西辜负您我一定让他尝尝我自创的「木叶旋风腿」的厉害!”

     众忍者默道阿凯实在是太好哄了!

     所谓「飞来横祸」也不过如此——第一技师的左眼皮跳得很欢乐。

     ***

     时间如流星转眼即逝。

     梨香喜欢卡卡西的第89天,刚刚进入初秋,秋高气爽,万里无云。卡卡西陪梨香在店铺里吃三色丸子,宽敞的厅堂里只有他们两个客人,不用面对其他村民的八卦眼神。其实即使有其他村民在旁也没什么关系,近两个月来,卡卡西已经很习惯别人那似调侃似玩味但没有恶意的视线了。而梨香,说她大方也好脸皮厚也好,更是从来都不在意别人的目光。

     少女一手托着下巴,脸上的神色煞有介事的样子,也不理面前碟子里的丸子了,只目不转睛地盯着身旁的青年看。

     卡卡西现在也不尴尬了,大大方方地任她看。眼角的余光见她的手突然伸过来,便条件反射地抬手捉住她的手腕,一副严阵以待的模样:“又怎么了?”

     梨香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口气颇为无辜地说:“你面罩上沾了番茄酱。”

     卡卡西想起上次金鱼饲料的事情,不免觉得自己有些反应过度了,或许梨香并没有其他意思呢。——都怪那次梨香像逗猫一样忽然挠他下巴给他留下的阴影太沉重难忘了!!

     银发青年放开少女的手,摸摸自己的面罩——并没有番茄酱啊。才略略一分神,一只白净纤细的手径直伸过来一点儿也不温柔地扯下他的面罩。随即听见梨香嘲笑似的说道:“你又没吃三色丸子,面罩上怎么会沾上番茄酱呢,说了你也信!”

     卡卡西:“……”

     好想一个忍术把她扔回大名府啊行不行!

     第一技师深觉这段时间待在梨香身边,智商下降了不止一点点。

     梨香这次盯着他看是有缘由的。她在木叶待腻了,甚至不记得当初是喜欢卡卡西什么才一意孤行跑到木叶来。现在已觉无聊的梨香怎么想也想不通面前的男人究竟有哪一点令她当时那么着迷。

     虽说长着一张极其清秀英俊的脸,但梨香见过不止一个比他更俊秀的年轻男子。

     到底是什么令89天前的她鬼迷心窍了呢?

     梨香蹙眉苦思冥想却不得解。

     卡卡西因为被人欺骗嘲笑被人无礼地扯面罩于是脸色不太好:“公主的礼仪课看来要重新学习了。”

     梨香不以为然,白他一眼说:“你一个大男人,不过扯下面罩而已,怎么反应得像是被人脱光衣服一样?”

     侍女良子掀起丸子店的门帘走进来就听见梨香说这句话,不禁暗想她家公主和木叶的平民混迹太久了,说话越来越粗俗不顾身份,回去一定会被她兄长责骂的。

     梨香已无心思吃丸子,吩咐良子回日向家收拾东西明天回大名府。

     卡卡西瞬间精神一振,也不和她计较刚才的事情了:“真的?”

     梨香见他的态度转变得有点快,偏头问道:“你不舍得我啊?”

     卡卡西露出一个守得云开见月明的笑容:“公主一路顺风。”

     梨香告知火影第二天要走的时候,猿飞日斩笑呵呵地说:“让卡卡西护送公主回去吧。”

     第一技师背脊一阵凉意,死鱼眼幽怨地瞥向火影。

     谁知梨香不耐烦地摆摆手:“不用了,天天都看见他,好烦哦。”

     这嫌弃的口吻令卡卡西哭笑不得——难怪自来也大人常说,女孩子的心思呀你别猜。

     果然无论梨香喜爱什么都不会超过三个月。

     梨香不用忍者护送,卡卡西当晚就离开村子执行任务了。翌日一大早,梨香带着她的二十几名侍女侍卫打道回大名府。浩浩荡荡八.九辆马车踏出木叶村门后,这个忍村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雏田正在忍者学校上课,伊鲁卡老师的声音熟悉得令人昏昏欲睡,她不由自主地走了会儿神,想着公主昨晚对她说的话——作为大小姐,最重要的不是实力,而是气势!

     一时忘记了正在课堂上,雏田咬着下唇兀自摇头——没有实力的人是不会被任何人认可的。

     火影办公室内,转寝小春问两位老搭档:“听公主的语气,她是不会再来木叶了吧?”

     水户门炎推推眼镜:“她对卡卡西已经没兴趣了,应该不会再来了。”

     转寝小春点点头松了一口气。

     猿飞日斩却笑道:“公主来木叶也不是一件坏事嘛。”

     ——起码有她缠着,卡卡西在慰灵碑前自责忏悔的时间不得已地少了很多。

     转寝小春瞪他:“很快就到大名府拨给木叶财政经费的日子了,你这个火影凡事都需多加注意,不要让大名和大臣们看笑话了!”

     有忍者来向火影汇报任务结果,两位木叶顾问才说也要回去处理事情。

     一直到黄昏,夕阳还拖着白日的尾巴在苟延残喘,一辆马车从村外猛冲进木叶,直奔火影楼。驻守村门的忍者急忙上前阻拦,不知道马车里的人和他说了些什么,竟然一同奔向火影办公室。

     猿飞日斩只见办公室的门被匆忙撞开,一名妙龄女子“砰”的一声跪倒在桌子前。他认得那是公主梨香的贴身侍女,还没来得及问话,那女孩子满脸惊惶之色地喊道:“火影大人!不、不好了,梨香大人、梨香大人被绑架了!”

     作者有话要说:日更第二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