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逃离公主的三种方法
    大名府,公主的后花园。

     梨香怀抱着新宠兔子酱,朝她的新新宠卡卡西笑得很是得意忘形:“无论哥哥怎样阻挠,我总有办法让你来到我身边。”

     少女明眸皓齿,振袖和服绣有色彩缤纷华丽的牡丹花纹,衬得她白皙脸庞更加神采飞扬,眉目间流露出与生俱来的盛气凌人。

     鉴于三代目那老头不厚道地把他给卖了,卡卡西决定利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来脱身:“公主,您应该找同龄的男生作为玩伴。我和您之间年纪差距太大,恐怕会有代沟呢。”

     梨香移步到他跟前,因为身高差距不得不一直仰着头看他,她怀里的兔子酱也探出头来朝着他眼珠子转啊转。

     “我又没嫌你老,你瞎担心什么。”少女说着粲然一笑,“其他男生怎样都好,我喜欢卡卡西哦。”

     就是担心你喜欢他!

     卡卡西再接再厉:“公主是喜欢木叶的忍者吗?守护忍中的阿斯玛也是木叶忍者哦,再不然,村子里的疾风和止水都是很出色的忍者,和公主正好年纪相当呢。”

     第一技师看来并不比火影厚道,被用来当作挡箭牌的阿斯玛、疾风和止水不明不白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梨香扬眉定定盯着他不作声,良久才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计划一——祸水东引」宣告失败。

     卡卡西只得硬着头皮问:“公主喜欢我什么?”

     梨香笑了,眉眼弯弯,和她怀里正眯着眼睛的兔子酱有点神似:“你猜。”

     卡卡西牌死鱼眼:“因为我长得太帅?”

     自从沉迷于《亲热天堂》,第一技师的脸皮厚了不止一点点。

     梨香依然弯着眼睛:“你还真敢说。再猜。”

     “因为前天的比试我赢了地陆?”

     “再猜。”

     “……因为您见过的男人屈指可数?”

     “……不对!”梨香的笑容龟裂了,索性气呼呼地瞪他说,“哎呀!你怎么那么笨啊卡卡西!”

     卡卡西的死鱼眼也开始龟裂了。

     这个小鬼竟然骂他笨?!第一技师深受打击,从小“天才”“天才”被称赞着长大,何曾受过这种赤.裸.裸的鄙视?从来都只有他鄙视别人好吗!

     冷静冷静,尽快从公主的魔爪中脱身才是王道!

     卡卡西虚心请教:“那公主到底喜欢我什么?”

     梨香莞尔:“当然是你最与众不同之处。”

     第一技师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是因为你戴着面罩啦!我从来没见过哪个男人把自己大半张脸遮起来的哦!”

     这是什么鬼理由!

     卡卡西脑后一排黑线。如果在木叶,此时一定有三两只乌鸦“AHO——AHO——”在头顶飞过。

     见他一副郁闷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梨香奸计得逞地哈哈笑起来:“我就知道你一定是打算我说喜欢你什么,你就一条一条来反驳对不对?”

     少女的神情很小人得志,脸上那大大的异常耀眼的笑容仿佛在说——来啊,反驳啊!我说喜欢你是因为你戴面罩,有本事你把面罩摘下来从此以真面目示人啊!

     火之国公主是个二货。鉴定完毕。

     卡卡西想将眼前的少女装进瓶子里,扔到海里漂流出去,离他越远越好。

     这小鬼还真一点也不好糊弄。

     「计划二——你喜欢我什么我改!」失败。

     银发青年仍抱有一丝侥幸:“雾忍村的忍者桃地再不斩也是一个把自己大半张脸遮起来的男人。”

     只要公主对他失去兴趣,就算要他将再不斩捉回来装进笼子里给公主当宠物饲养,说不定卡卡西也是愿意的。╮(╯▽╰)╭

     “桃地再不斩?那是谁?”梨香睁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他,“你不相信自己有令人一见钟情的魅力吗?”

     如果对象不是一个十五岁的任性小鬼,他可能会相信。

     卡卡西重整思绪,清了清喉咙:“咳咳。”

     梨香朝他迈近一步。

     他闻到少女衣裳上的茉莉熏香。

     距离太暧昧了啊喂!

     卡卡西后退一步。

     梨香再进一步。

     卡卡西再后退一步。

     梨香不依不饶地继续向前一步。

     卡卡西继续后退。

     如此几个来回,梨香双手背在身后昂首挺胸笑眯眯说道:“卡卡西,你再退后就是池塘啦。”

     卡卡西偏头看了看,果然,身后清澈见底的池塘离他不足半步距离。他甚至能清楚地看见池底蓝紫色的鹅卵石之间长着几棵水草,红鲤白鲤交错着游曳,吐出的泡泡漾起一圈圈水纹。

     无路可退了啊。第一技师的死鱼眼呆滞片刻。

     梨香有恃无恐地又逼近一步,脚尖几乎要碰到他的脚尖。

     哼哼,那么容易妥协就妄称为木叶第一技师啦。

     卡卡西结了个印。梨香根本看不清他的动作,只觉那十指飞舞如幻如影,不过是眨眼功夫,眼前一片空阔,池水澄澄,树影绰绰,就是不见了那名银发青年。

     梨香四处环顾,姣丽的脸庞一脸茫然。

     不消多久,这位公主大人又要跺脚发脾气了吧。卡卡西蹲在屋顶暗想。眼皮底下那正在寻觅他的少女,于他而言就像夏日里的鸣蝉般烦人。

     如果就这样偷偷溜走会不会被三代目追杀呢。卡卡西挠挠银发略苦恼。

     错过了最佳逃走时机,卡卡西听见少女清脆如铃铛的笑声在屋檐下朝他嚷道:“卡卡西,你果然很有趣!”

     青年瞪起死鱼眼鼓起包子脸。毛线,他哪里有趣啦。

     在大名府短短三天,卡卡西觉得仿佛过了三个月那样漫长。公主梨香像一块永不褪胶的便利贴,他走到哪儿她粘到哪儿,每次看他的眼神亮晶晶的和看兔子酱的眼神所差无二。

     第一技师的三寸不烂之舌遇上她的蛮不讲理,效果甚微。

     阿斯玛在大名府内当值,望向他的目光依然是同情却爱莫能助。

     “在大名府待那么长日子,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卡卡西问。

     阿斯玛忍住笑:“因为公主没有对我一见钟情。”见好友的死鱼眼中神色不好,络腮胡青年连忙拍拍他肩膀安慰道:“公主喜欢一样事物通常不会超过三个月,你暂且忍一忍吧。”

     忍者忍者,能不忍么。

     秀德看不过眼,斥责妹妹道:“卡卡西君对你谦让,你不要太过得寸进尺了。”

     梨香不胜其烦:“他是忍者,我是委托人,我怎么得寸进尺啦?整天说我这里不好那里要改,连我喜欢卡卡西都要管,哥哥烦死了!”

     秀德没眼看他这个孺子不可教的幼妹。

     难得遇到梨香没有缠着卡卡西的机会,秀德对银发青年说:“梨香自幼娇蛮,任性无所顾忌,难为你了,卡卡西君。”

     卡卡西倒是很大度:“嘛,公主年少,估计只是图一时新鲜,我谦让她也是应该的。”他本来就是一个甚少计较得失的人。

     忍者和普通人不同,卡卡西说十五岁的公主年少,但他在十五岁的时候,至亲、老师、挚友都已经被杀掉了,身边最亲近最重要的人一个也没有了。这些年来渐渐变得温厚宽容而非冷漠怨恨,真不知要有怎样强烈的信念支撑着。

     秀德盯视着他,目光中似追忆似怀念。这个大名长子一身正气,为人处事谦和有礼,谨慎稳重,和他的父母胞妹截然相反。但卡卡西觉得这两兄妹仍有相似之处——就是都喜欢目不转睛地盯着人看。真是奇怪的习惯。

     秀德突然微笑起来:“卡卡西君果然很像白牙桑。”

     听到和他年纪相仿的人用这样追念的语气提起父亲,卡卡西不禁惊讶:“秀德桑认识家父?”

     秀德点点头,轻声说:“很多年前,令尊对我有救命之恩。”说完这句,抿唇不愿多谈。

     卡卡西知趣地没有多问,就算事关父亲,他也知道不应刨根究底揭人旧事。

     回廊上有脚步声噔噔噔匆匆而来,侍女见到他,急急开口道:“卡卡西桑!梨香大人不见您,正大发脾气呢!”

     宁静的时光总是过得特别快,卡卡西双手滑到裤兜里,死鱼眼里又恢复了无精打采:“是,是。”说着慢悠悠地往公主的院落走去。

     也只有在如今和平的时代,才会有这种无聊的任务。无论怎么说,没有战争的日子他应该倍感珍惜。

     又过了大约十天。

     一日梨香在和室的榻榻米上捡到一本橙色封面的小书,好奇之下顺手翻开来看。不看还好,一看就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咔嚓”的声响,纸门被拉开。银发青年走进来,见她手中拿着小书,仿佛松了一口气地说:“原来落在这里了,我还以为不见了呢。谢谢你啦,公主。”说着伸出手示意梨香把书还给他。

     少女从未看过这般直白露骨的文字,不由得面红耳赤,声音提高了不止一个分贝:“你看这种书?!”

     卡卡西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是啊,作为作家的自来也大人也很令人敬佩哟。”

     梨香脸红如番茄,手一甩将书大力扔给他,提起裙摆飞奔出去:“你你你……猥.琐!下.流!”

     银发青年轻而易举地接住《亲热天堂》,巴掌大的小书在半空旋转一圈又稳稳落回他手上。

     「计划三——自毁形象在所不惜!」貌似成功?

     卡卡西右眼一弯,比出一个胜利的手势,心情很好地哼着歌儿回木叶。

     作者有话要说:→喂,这里是帅帅的卡卡西!

     PS:还我寒假啊啊啊!!!(╰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