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泡澡时要小心色狼哟
    大名府的豪华马车抵达木叶村口的时候,植株上的露珠刚刚消逝在阳光中。

     “停车。”

     值班的忍者进行例行检查,车夫亮出大名府的令牌,无人敢阻拦。正在车夫准备驾马前行之时,做工精美的马车前帘突然被人从内掀起,一名面容姣好的女孩子款款踏出车外,隐隐可闻车内有人惊呼出声:“呀,梨香大人这是做什么呢?”

     年轻忍者纷纷单膝跪地行礼。

     梨香敛敛宽大的和服袖子,抬头仰望远处的火影岩,而后目光在周遭转了一圈,唇角弯了弯:“没有变化啊。”在她说话间,两名侍女也下了车,端端正正地站在她身后。

     一名年轻忍者稍稍抬起头应道:“公主,木叶的变化并非肤浅地映于眼中,而是深刻地存于心中。等您住上一段时日,自然也会感受得到。”

     闻言,梨香“噗嗤”笑出声来:“你的文学素养倒是长进了不少啊,疾风君。”作为时常被兄长嫌弃「没多少文化」的一国公主,她还真敢说别人。不过秀德和其他家庭成员对于「文化」一词的定义大相径庭,也就不必深究了。

     疾风身旁的玄间忍不住调侃道:“唉,谁叫他听信了卡卡西桑说的「有学问的男人更受女孩子的欢迎」,从而废寝忘食地埋头苦读呢。”

     月光疾风一脸深信不疑:“难道这不是卡卡西桑数年蝉联「木叶第一梦中情人」的秘诀吗?”又问:“公主喜欢卡卡西桑,不正因为他学识渊博吗?”

     玄间用看笨蛋的眼神看着他,心想某精英上忍虽然脸皮够厚,却打死不会拿公主梨香来开自己的玩笑,一定是三代目无聊时忽悠了这傻小子。

     啧啧,才跟阿凯共同执行了半个月的任务,疾风已经出现了智商向他靠拢的迹象。——玄间突然很庆幸自己最近一直跟着某不良天才组队。

     “学识渊博?卡卡西?”梨香却是很认真地想了想,脑海中浮现的银发青年确是整日手不离书,只不过那书中的学问啊内涵啊还有待考究啊……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她索性随口乱答:“嘛,是吧。”说完,提起裙摆踏入车内,侍女紧随其后。

     疾风更加坚定信念地点头,自言自语道:“果然如此!”

     玄间轻咬口中的千本,生怕和笨蛋待久了自己也会变笨,明天是不是该向三代目要求换搭档会比较好呢?

     哒,哒,哒——

     豪华得夸张的马车驶进木叶村,路人好奇地驻足回望,一时间,兴致勃勃的八卦讨论声飘荡在街道上空。

     这是公主梨香第二次大驾光临了。

     距离她上一次的到来,已是时隔五年。

     ***

     日向雏田带着妹妹花火笔直地站在父亲身旁,大大的眼睛遥望着远方的道路,手指无意识地紧紧攥着衣角,心里有点紧张。

     朝阳高升,初春的阳光似金色的雾霭般洒在众人身上,尽管等候有一段时间了,父亲的身影依然不动如山。

     “姐姐,我们在这里等谁啊?”小她五岁的妹妹一脸天真而不解地问道。

     雏田拍拍妹妹的脑袋,安抚地笑了笑:“我们在迎接公主大人。”又想起五年前花火还没到能记事的年纪,便补充道:“公主大人……是个好人呢。”

     在族长一家身后,站在众族人之首的德间好不容易才忍住不去矫正他家大小姐的三观——大小姐到底是从哪里得出「那个霸道任性娇气十足奢华无度又不讲道理的公主是个好人」的结论呢?!

     ——唉,算了,在雏田大小姐的眼中,大概所有人都是好人吧。

     一想到公主不知又要在日向家横行霸道多久,德间顿时欲哭无泪。可是啊,如今的木叶,能担当起接待一国公主重任的大家族也就只剩日向宗家了吧。当然了,猿飞家也是有此能力的,但三代目是不会给自家找麻烦的ㄟ( ̄︶ ̄)↗姜还是老的辣啊。

     马蹄声渐闻渐近,已经能看到前方路上高高扬起的沙尘。日向日足提醒族人打起精神。

     花火的小手握着姐姐的手。感觉到姐姐掌心的薄汗,她仰起头,只见姐姐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嘴角露出了一抹浅浅的暖暖的笑。对于这位公主大人的到来,姐姐似乎真的很开心啊。

     姐姐喜欢的人,一定是好人!——小花火天真而坚定地想。

     马车终停下,日向日足带领一众族人行礼,花火在低下头的前一秒瞥见了一片色彩艳丽华美的裙角。她忍不住悄悄抬起眼帘,随即被满满的惊艳撞入眼底——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精致到无可挑剔,原来这就是公主啊。这么大一个火之国,唯有这个人能有此荣耀。

     梨香的目光扫过众人,最后停留在两个小女孩身上。

     “长女雏田,幼女花火。”时间久远,想她也不记得了,日向日足便介绍道。跟五年前一模一样的话语啊。

     然而这次,有些东西还是不一样了。

     “公、公主大人……日安。”很轻很细的声音,但依然足以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墨蓝色齐刘海的女孩子微微低着头,脸色嫣红,看得出有几分紧张几分忐忑几分害羞,却硬是鼓起了勇气主动问好。

     这一次,她终于不是怯怯地躲在父亲身后了。

     “公主大人日安。”清脆稚嫩的声音跟随而起,与容易害羞的姐姐不同,花火仰起脸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梨香弯弯唇角,冷不防轻弹了一下雏田的额头:“上次你还只有花火那么高呢。”

     雏田一手捂着并不疼的额头,愣愣地看着她,有些不知所措地应着:“……是。”

     倒是良子笑道:“梨香大人都长大了,雏田小姐当然也会长大嘛。”

     是啊,五年时间,对于一个女孩子的成长来说,那么短暂又那么漫长。短暂到仿佛眨眨眼睛便时光飞逝,一切恍如昨日;却又漫长到足以遇见很多人,发生很多事,以及留下很多回忆。

     “进去吧。”依然无半分.身为人客的自觉,未等主人家开口说「请」,她便径直踏入日向家大门。紧接着,飘来了一句:“往后这段日子,就麻烦你了,日向君。”

     这句话,令日向德间掉了一地下巴。

     日向日足仍然面不改色:“是,公主有事请尽管吩咐。”

     ***

     “……她居然说了谦语!难道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吗?!”

     宽敞的浴池中水雾迷蒙,回荡着一道因惊诧而高昂的男声。

     银发的年轻男子闭着眼,舒舒服服地靠着池壁泡澡,不甚在意地接话道:“谁啊?”

     “那位公主啊!”说话者是一名有着白色眼眸的青年,他神情凝重而急切,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只可惜银发青年无动于衷,十分敷衍地应了声:“哦。”

     “卡卡西桑!公主受刺激性情大变了吗?”白眸青年不满他反应如此淡定,凑过来似要刨根问底。

     “没有吧。”懒洋洋的调子爱理不理。

     “卡卡西桑……”

     “德间君,”强行打断,银发青年睁开眼睛,“日向一族不是有家族集会吗,你要迟到了哟。”

     “啊,糟糕!”德间惊呼一声,立马跃出浴池,一边穿衣服一边朝门口飞奔而去。在入口处险些撞上了一个人,“抱歉!我赶时……间。”最后一个音节消散在空气中,他满脸惊悚,愣住在门口。

     “里面还有人吗?”无视他的异样,来人一副十分自然的口吻问道。

     德间大脑一片空白,只能机械般地作答:“只有卡卡西桑在里面……”

     来人点点头,挥挥手示意他可以走了,然后心情很好地踏着轻快的步子朝浴池而去。

     德间步伐恍惚地走至前厅,回头盯视着浴池入口挂着的「男性用」标识牌,有片刻反应不过来。

     前厅中,年过半百的老板娘正哼着二十多年前流行的歌儿,愉快地算着帐。

     “欧巴桑,刚刚……是有人走进去吗?”德间指着男浴池入口的方向问道。

     老板娘抬头看了看他,随即低头继续看账本:“德间君哟,你是泡澡泡糊涂了吗?”

     德间摸了摸自己没来得及戴上忍者护额的前额,掌心下一片热烘烘,脑子仿佛生锈的齿轮,转啊转不动了:“神明大人啊,我是不是出现幻觉啦……”

     浴池内,寂静得只听得见呼吸声。

     终于落得清静的银发青年一动不动地昏昏欲睡,料峭的春日下午,安安静静地泡个澡真是人生一大乐事。

     青年摘下面罩,将脸沉入水中,像鱼一样咕噜咕噜地吐出一串泡泡。再抬起脸时,发出一声舒适的叹息。然而他的惬意并没有维持多久,在左眼皮开始猛然跳动时便戛然而止。

     “怎么回事啊……”青年抚上自己的左眼皮,“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一阵很轻很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忍者的敏锐感立刻就能判断出——来人并未刻意放轻脚步,那人必定身轻如燕,且有一双小巧的脚。

     左眼皮跳得越来越快,如同身处不断涨起又落下的潮水间随波逐流。

     “喂喂,这么强烈到令人不安的预感是要怎样?”青年自言自语道。

     “什么?”

     一道熟悉的声音在青年身后响起,荡漾在这水雾腾腾的浴池里像极了呢喃软语。

     青年顿时身体一僵,相当迟疑地回过头。

     氤氲的水汽中映出了女孩子纤细的身影,那双总是灿若星辰的大眼睛,此刻流露出绝对是不怀好意的笑意。她走到离他很近的地方,轻盈地蹲下,直视着他,眉目间一派好整以暇的得意模样:“你说什么令人不安的预感?”

     青年只觉自己的第六感真是准到都能买彩票了。

     “公主,这是男浴池啊你一定是走错了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