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月黑风高宜调戏宠物
    梨香难得见到卡卡西,当然不肯轻易放他走。脚步轻盈地哒哒哒小跑到他身边,抱着他的手臂不肯撒手。旁边的侍卫动作很不自然地别过头,一副“天太黑我什么都没看见”的模样。

     卡卡西尴尬地试图抽回自己的手臂,可惜没能成功。

     “很晚了公主,你该睡觉啦。”银发忍者瞪着死鱼眼说。

     少女秀丽的脸一扬,回答得很干脆果断:“不要。”

     “好孩子是不能熬夜的哦。”

     梨香仰着头瞪着他,哼声道:“不要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我才不是小孩子。”说完便转头朝向一旁的侍卫说:“你们还有什么事吗?没有就退下吧,这里有卡卡西就行了。”

     银发忍者向相熟的侍卫投去一个求助的眼神,被华丽丽地无视掉。侍卫抑制住上扬的嘴角,一丝不苟地行礼告退。卡卡西决定以后再也不会帮他带自来也签名版的《亲热天堂》了。

     良子也无声无息地退回和室。

     偌大的院落里只剩下满脸无奈的银发青年和紧紧抱着他手臂的少女。

     ——为什么又变成这样?三更半夜孤男寡女的……要是传出什么不好的流言,他一定会被大名和志治美夫人下令封杀哦?

     深深忧虑着的第一技师低头看了看多次陷他于不义的罪魁祸首:“公主,我还有正事要做啊。”

     梨香歪歪头:“什么正事?”

     第一技师说不出来……巡视大名府算不算正事?对于一般人来说当然是一件极其重要万不可掉以轻心的大事,但是对于火之国公主梨香来说……当然不算——至少比起「陪在她身边」,不能算是需要优先执行的事。

     火之国大名长子大婚在即,木叶前些时候已收到通知,要求派出可靠忍者驻守大名府担当护卫工作。身为精英上忍的木叶第一技师正是首批抵达大名府的忍者之一。

     梨香直勾勾地盯着他,等了片刻都等不到答复,也就索性不深究了,语气轻快地说:“今晚天气好,我们上屋顶看星星吧!”

     卡卡西抬头仰望天空——漆黑的夜幕中,闪烁着光亮的星辰一二三四五六七……十根手指能数得清。第一技师伸出食指指向头顶,死鱼眼眨了眨:“看星星?”——特地爬上屋顶看那几颗星星?

     梨香十分肯定地用力点头,一双眼眸中闪烁着连无边黑夜也遮掩不住的光芒。

     何必煞费苦心非要登高去仰望那遥远未知的星球,她的大眼睛里就住着光亮夺目的小小星辰啊。

     第一技师有刹那间闪了闪神,随即为难地挠挠后脑勺,半分无奈半分不情愿地拖着长长的语调说:“公主啊,冬夜霜重露寒,秀德桑大婚在即,在这种关头生病了可不好。”还颇有几分语重心长的意味。

     梨香嫌他像兄长秀德般啰嗦,嘟起嘴裹紧身上厚厚的羽织,满脸不豫地使起小性子低声道:“我才不管。”——哼哼哼,还说什么不是小孩子,明明就是个很会给别人添麻烦的死小孩。

     第一技师始终觉得,会被这任性的大小姐一见钟情一定是他平时迟到说谎太多的报应,现世报啊现世报。

     青年低头瞪着死鱼眼,身形纹丝不动。

     僵持片刻,梨香蓦地缓缓脸色,深深吸了一口气,清脆如珠玉落盘的声音在寂静的庭院里漾起一圈声纹:“木叶上忍旗木卡卡西。”语气凛然,字字清晰。姣好的脸庞上显而易见一股因长年养尊处优而凝聚的凌人气势,目光灼灼一眨不眨地盯视着他。

     到底是大名府养出来的火之国第一大小姐啊。即使是个一无所长的小丫头,论起身份地位却硬是比他这个立下赫赫战功的忍界天才高了不止一阶。

     卡卡西单膝跪地行礼应道:“是。”

     头顶少女的声音铮铮作响:“我以火之国公主的身份命令你,带我上屋顶观星赏月。”

     第一技师气结。

     端起这么大的架子就为了看几颗星星浪不浪费啊喂!

     “……是。”认命地叹息。

     梨香眉眼弯弯,心满意足地露出一个奸计得逞的笑容,一身凌人的盛气顿时荡然无存。

     ……就这样?卡卡西有些啼笑皆非,撇开骄纵任性不谈,她其实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女孩子。如果他能坏一点,有野心一点,大可利用她摆脱刀光剑影的忍者生涯,平步青云,尽享权势与荣华。又或者,经她之口向大名索求五代目火影之位大概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惜啊,旗木卡卡西既无意于权势荣华亦不贪慕忍界高位,只要能守护好生他养他的村子和国家就已经很心满意足了。

     从某个角度来讲,他也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男人吧。

     梨香突然弯下腰凑到他面前,瞪大眼睛盯着他,诧异道:“你笑什么?”很轻微很轻微的笑意,隐藏在无神的死鱼眼底,消逝得令人不禁怀疑是错觉,但梨香确定自己真的看见了。

     该不会是怒极反笑吧……可是明明目光中一点怒意都没有。

     “没什么。”银发忍者一边起身一边答道,语气似敷衍又似感慨,“只是在想,幸好我还不是一个太糟糕的人。”虽然年少时曾经做过很多错事,但如今的他已经很清楚真正应该珍视的是什么了。

     梨香不知这几秒间他心中的兜兜转转,只觉一阵莫名其妙。卡卡西也不解释,若无其事地走到她跟前一手圈着她“嗖”地一下就跃至屋顶,梨香还来不及惊呼,笼罩在苍茫夜色中的大名府便闯入眼帘。

     平日总觉得大名府辽阔得仿佛无边无际,此时站得那么高终于看见不属于这深深宫墙内的寻常住家灯火。那些灯光好小好小,像一粒粒会发光的尘埃似的散布在黑夜中,微弱得仿若风一吹便会尽数熄灭。

     夜色深沉,原来还有那么多人未眠。

     “寻常人家起早摸黑,这个时候还没休息很正常。”仿佛知晓她心中所想,身边的男人开口说了这么一句。

     梨香有些讶然地抬头看他。青年面罩下的嘴角弯了弯——她心里想什么都直接写在脸上,好懂得很。

     少女微微鼓起腮帮子:“那你还说我该睡觉了。”

     青年斜睨她一眼:“公主是寻常人家吗?”

     梨香脸一偏,赌气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却又十分好奇地开口问道:“他们都在做什么?”

     “谁知道呢。”卡卡西想起出任务途中时常遇见的普通百姓,与娇生惯养的公主梨香不同,见多识广的第一技师对市井生活知之不少,“可能在盘算今天的收入能否保证明天三餐温饱,可能在为家人编织御寒的过冬毛衣,也可能在为学校的考试彻夜苦读……嘛,总之就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啦。”

     这世上绝大多数人,都需为生存与生活努力而不懈地做很多很多事情。

     而仅仅是他描述的这些事,梨香就完全想象不出来。

     她是属于很少很少的那一部分人,从一出生就什么都有,不争不抢,甚至连努力都不用,上天早已为她准备好令人称羡的一切。

     “公主,火之国之所以有今日的昌盛繁华,并非只靠大名府和木叶村。”青年好听的声音在忽然席卷而过的凛冽夜风中倍显飘渺。

     梨香似懂非懂地眨了眨大眼睛,感觉到脸颊被寒意刮得有点疼,便往他宽厚结实的胸膛蹭了蹭。

     第一技师身体一僵,差点失手令她摔下去。身为女孩子,不要动不动就吃男人的豆腐好不好……

     梨香瞥他一眼:“我要是摔下去,你就是死罪了哦。”

     第一技师幽怨地瞪着死鱼眼,木叶忍者众多,为什么只有他那么命苦啊嘤嘤嘤。而后不动声色地退开一小步,却又是在刚好能护住她的范围内,忍不住又发出一声叹息:“公主,你快点长大吧。”成长到能够认清自己对他的喜欢只是年少无知的少女情怀,找到自己真正爱恋的与她匹配的人,到时他就可以功成身退重获自由了——想想都觉得那是多么光明美好的未来啊!

     梨香歪了歪头:“长大了嫁给你吗?”

     那么认真的眼神直直地看着他。卡卡西失笑:“等你不再想嫁给我、喜欢我的时候才算真正长大。”

     梨香嗤之以鼻。

     卡卡西知道她一时还理解不了,也就不再执著于这个话题,抬手轻轻压了压她的发顶:“不是要看星星吗?目光盯着脚底下可看不到星星哦。”

     梨香顺着他的动作抬头望了望天际,寥寥可数的光亮并不及脚下远处的住家灯光令人动容。夜风中带着湿冷的气息,看来这几天都不会有好天气。

     望着天空不到两分钟,梨香目光转往身边的男人,看他的时间比看星星还要长,忽而粲然一笑,明眸皓齿,坦荡荡地说了句:“你比星星好看。”

     第一技师差点从屋顶摔下去。

     不得了了,如果她是男人,都不知能俘获多少少女的芳心。

     被十几岁的女孩子一而再再而三地调.戏,偏偏她本人还没有这个自觉,第一技师真是欲哭无泪啊欲哭无泪。

     作者有话要说:顶着锅盖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