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4结婚是责任不是爱情
    若不论相貌,花之国公主鹤见的风评比火之国公主梨香要好太多了。娴雅聪慧,平易近人,脸上永远带着令人舒服的恰到好处的笑容,一点也没有公主的架子。更难得的是,据说鹤见才艺双全,凡是教导过她的老师皆赞不绝口。早在两年前,在她还是梨香这个年纪的时候便被誉为“花之国第一才女”。

     花之国民间有句很流行的话——「娶妻当娶公主鹤见」。

     在众多大大小小的国家的贵族女子中,鹤见无疑是最理想的公主楷模。

     而火之国公主梨香,传闻有着倾国倾城之貌,可那脾气性子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传闻一向有夸大事实之嫌,梨香漂亮归漂亮,却也没到真的能够倾国倾城的程度;脾性虽不讨人喜欢,也尚不至于令人不能忍受。

     ——至少某个木叶忍者还是能和她相处得挺好的。——大雾。

     总之,花之国公主和火之国公主,代表着两种完全相反的贵族小姐类型。

     两人心底里虽不喜对方,面上却依然维持着平和友好的态度,不,应该说,是花之国公主鹤见单方面地维持着友好的态度。

     梨香心思单薄,喜怒哀乐尽形于色,不待见就是不待见,从未想过要将自己的情绪掩饰或粉饰起来。于她的身份而言,她的确有这般傲慢的资格。

     然而梨香讨厌鹤见,并非因为对方比她讨人喜欢,亦非因为对方有着她远不可及的文采才华。而是因为——她觉得带着一张伪善面具的人实在是太恶心了。鹤见是,花之国大名夫人也是。

     梨香对兄长秀德将来要娶怎样的妻子都不是太在意,但万万不能是鹤见。她绝对不能容忍与鹤见这样的人成为家人且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反正我不管,哥哥娶谁都无所谓,但是绝对绝对不要娶鹤见那种家伙!”

     梨香气鼓鼓地愤愤而道的时候,鹤见和花之国大名夫人已经离开火之国大名府了。对于她的突然闯进来搅局,除了秀德照例训斥她几句,在场的众人均无人表现出不悦——她父上母上和一众侍从自然不会说她不是,而花之国的那对母女,即使心中不快也不会在脸上表露出来,何况这还是在别人的地盘。

     纵然遭到梨香怒目而视,花之国大名夫人和鹤见依然保持着温和而大度的笑容,有礼地告辞离去。

     梨香朝着她们的背影斜睨一眼,皱了皱鼻子,然后坚决反对两国联姻。

     大名和志治美不发表意见,只说道:“秀德自己的终身大事,自己决定吧。”

     秀德对妹妹的话不以为然,脸色淡淡的,开口说道:“我倒觉得那位花之国公主是个不错的结婚对象。”

     那语气冷淡得根本不像在谈论自己的终身大事。

     梨香瞪大眼睛看他:“难道哥哥喜欢鹤见吗?”

     秀德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微微蹙了蹙眉,仿佛觉得她问了个不值一提的问题:“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我要娶的是能够胜任未来火之国大名夫人这一身份的女子,这是唯一的标准。”

     大名和志治美看向长子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欲言又止。

     秀德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梨香,补上一句:“你也不要光顾着玩了,好好挑选自己未来的结婚对象吧,不要说就喜欢卡卡西君这种鬼话。”

     梨香不满地瞪他:“我才没有光顾着玩!”

     秀德不想和她争辩,没好气地说:“你常常说讨厌那位花之国公主,但真要论身为公主应有的仪态和教养,你可是远远比不上人家。”

     未等梨香反驳,志治美就忍不住摇摇头开口说道:“秀德真是一个无趣的男人哟,难怪会觉得和鹤见结婚也无所谓。”

     大名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说:“选择和谁结婚是你的自由,但关乎一生的事情还是要慎重考虑哦,秀德君。”——为人父的火之国大名难得说了句中肯的话。

     闻言,秀德神情严肃地看了他父母两眼,蹙眉思忖片刻,问道:“父上和母上不喜欢鹤见?”

     话音刚落,梨香朝他翻了个白眼,语气十分鄙视地说:“你自己都不喜欢,还问父上和母上!哥哥真是笨死了,是你娶老婆又不是父上母上娶老婆!”

     秀德暂且忽略那句「哥哥真是笨死了」,正色道:“你才是不要把所有事情都想得那么简单,我不是说了吗,我要娶的不仅仅是我的妻子,还是未来的火之国大名夫人。单凭喜欢谁就娶谁,未免太过儿戏了。”

     就像秀德不满梨香总是随心所欲任意行事一样,梨香对她兄长那套「凡事皆以大局为重」的理论也颇为不屑。

     结婚这种一辈子的事情,如若不能和喜欢的人结婚,一生的时日那么漫长,夫妻不同心,未免也太凄怆了。

     然而秀德觉得这才是身为大名继承人的他应该走的路,当然也是身为一国公主的梨香应该走的路。

     火之国大名退一步问道:“不说什么身份不身份的,单是从个人的角度来讲,秀德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秀德皱起眉头,脸上有一瞬间的困惑,显然是从未想过这个问题。——如果他和梨香一样任性,只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只对自己喜欢的人表现出好感,他会喜欢上怎样的女孩子呢?

     这位大名长子二十多年来从未放纵过自己罔顾身份和职责。

     半晌,秀德抬抬视线看了眼他母亲和妹妹,迟疑着说道:“大概是……绝对不要像母上和梨香那样的女孩子吧。”

     大名摇摆折扇的动作顿了顿,已经没勇气看向一旁的妻女了。

     志治美和梨香表示,一定要和那个讨厌的家伙断绝母子/兄妹关系啊可恶!!(╰_╯)#

     ***

     秀德的婚事还没最终定下来,便被另一件事情给耽搁了。

     能够比大名长子的婚事更享有优先权,自然是一件迫在眉睫的大事。

     和大名的直属护卫队——守护忍十二士有关。

     确切地说,是和守护忍十二士中的激进派有关。

     守护忍十二士的每一个人都对火之国大名忠心耿耿这无需置疑,但那十二人之间却并非同一条心。守护忍中分成两派——以和马为首的激进派,与以地陆和阿斯玛为首的保守派。

     和马一向不满木叶忍者村和火影的存在,也不屑于火之国和其他国家结盟。“火之国有大名大人这块「玉」就够了,火影手握军权却不作为,大名大人何不废除木叶忍者村,收回大权?一来为防止木叶有二心;二来可将兵力用在有利于火之国变得更加强盛之处。像现在这样,拥有众多精英忍者的木叶村却尽是做些无聊的任务,实在是太不像话了。”

     和马言恳意切地向火之国大名进言的时候,那不靠谱的大名正在第二遍翻阅最新一期的《亲热天堂》,想都没想便随口敷衍似的问道:“你说……将兵力用在有利于火之国变得更加强盛之处——指的是?”

     “自然是吞并其他无能的国家,称霸各国。”和马斩钉截铁地答道,并开始滔滔不绝地一舒抱负,说要开创一番宏图霸业,使火之国凌驾于各国之上云云。

     总结起来不过几个字——侵略扩张。

     大名终于将目光从书中转移到他身上,面无表情的,不说赞同也不说反对。和马无所畏惧地直直迎上面前一国之君的视线,他早已做好为国家的强盛而献出一切的觉悟。

     窗边有鸟雀飞过,鸣叫一声,扑哧着翅膀又不见了。

     “嘛,这种事情……我相信木叶的判断哟。”

     当初停止战争,与别国签订和平协议、结盟,全都是木叶的提议。而木叶忍者村的运作,一般情况下,大名也完全不干涉。

     和马一颗炽热的心仿佛瞬间沉入冰冷的深渊。他早就觉得大名受到木叶的蒙蔽,才会任由其为所欲为。

     不,不止是大名。下任国君继承人秀德,公主梨香,皆被木叶所魅惑。大名府恐怕就要沦为木叶的傀儡了——和马深深担忧着。

     就在这短短的一刹那,和马暗暗做了一个决定——火之国这头沉睡的猛兽,就由他来唤醒吧。

     大名以扇掩嘴打了个呵欠,面露倦色地说:“和马君还有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是。”和马应着,敛眸收起眼底锐利的光芒,单膝跪地向他行了一礼,才转身退下。

     大名独自在座位上坐了好一会儿,脸上的神色除了倦怠还有遗憾,不知是在想些什么。良久,中年发福的火之国国君深深吁出一口气,叫来门外的侍从:“去把地陆和阿斯玛找来。”

     之后好一段时间里,大名府内弥漫着一股暴风雨前的宁静气氛。

     梨香在为不能外出参加睡莲祭而闷闷不乐,对此完全没有察觉。

     一直到七月初,那晚夜深人静,只有各个庭院内走道间悬挂的灯笼散发着微弱的橘色光芒。

     巡夜的侍卫突然不见踪影,黑漆漆的夜幕下,整个大名府笼罩在一片诡异的寂静中。

     不知是因为夏日炎热还是其它,梨香睡得并不安稳。半夜醒来,觉得喉咙有些干渴,正想呼叫外间的侍女,目光一偏,却见窗边有道颀长的人影渐行渐近。

     那人走到床边,见她醒着,愣了愣,随即说道:“失礼了,公主。事情紧急,请你跟我来。”

     熟悉的声音在静夜中清晰可闻。

     梨香惊愕不已,什么都还没问,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却是:“睡莲祭的时候你居然没有来!枉我对你那么期待!”

     正在执行重要任务的某位第一技师死鱼眼一滞——这么紧急的时候这种小事就不要计较了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