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9爱屋及乌也是很重要
    「……

     ……

     梨香子和卡西终是没能私奔成功。

     被抓回来后,梨香子被强势的父母软禁在家里,隔绝了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卡西被派到很远很远的小国去执行任务,没个三五年也别想回来。

     他们遭到忍村和梨香子家派来的追兵的埋伏那天,十指紧扣难舍难分,却还是被残忍地分开。梨香子满脸泪水大声呼喊着卡西的名字,而年轻的银发忍者被昔日的同伴压制着,挣扎无果,只能痛苦地看着恋人伤心欲绝的面容。

     他眼睁睁地看着最心爱的女孩子被带走。

     “这样的大小姐,我们是不该奢想的啊。”平日与卡西交好、较为年长的忍者前辈叹着气对他说。

     卡西双手紧紧握成拳,指甲陷进肉里,迸出一丝丝斑驳的血迹。

     “只是我还不够强而已。”他咬牙一字一顿地说。

     前辈不解地看向他——作为这一辈忍者中的佼佼者,年纪轻轻便闻名各国的卡西已经很厉害了。

     若不然,那千金大小姐也不会独独对他一见钟情,还擅自私定了终生。

     “如果我足够强,早就带梨香子远走高飞了,也不会被你们抓住。”卡西的眼里闪烁着一抹强烈的怨恨的光芒——不是怨恨将他们硬生生分开的追兵,而是怨恨着连心爱的女孩子都保护不了的无能的自己。

     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还太弱了啊。

     什么C●PY忍者卡西、写●眼卡西,他只不过是个失去恋人的没用男人而已!

     “我决定了,前辈。”卡西闭闭眼,再睁开时神色坚定得仿佛能抵挡住地崩山摧,“那个任务,我去。”

     就算再怎么艰苦难捱都好。

     哪怕要好几年见不到心心念念的恋人。

     哪怕要承受一千多个日日夜夜被想念侵噬骨髓。

     他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变强,变得更加更加强大——强到任何人也不能再从他身边抢走他的女孩子。

     而在此之前——

     梨香子。

     亲爱的梨香子。

     请你代他好好地照顾自己,怀着永不放弃的祈望耐心地等着他。

     他回来的那日,一定会带给你——你们所期待的永远。

     ☆第一部完。」

     天藏感动得一塌糊涂,顺带对卡西君的原型——常以压榨后辈(比如他)为乐的可恶暗部长稍稍减少了些许怨念——就是因为那个「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家伙上次没收了他的一本粉红小书,害他不能集齐一整个系列的「梨香子与卡西的故事」啊可恶!

     作为自问世以来就持续半年蝉联榜首之位的最热门畅销书,连《亲热天堂》都被它压过一头,每期都卖到断货但其脾气古怪的作者竟然死活不同意加印,导致世面上的粉红系列成为不可多得的限量版图书。

     ——不完整的藏品是收藏者心中永远的痛。天藏痛心疾首悔不当初。

     第一部「梨香子与卡西的故事」最终期一出,一周之内各国书店相继告罄。出版商可谓是名利双收,还赚足了读者的眼泪和感情——据说反响相当热烈啊,每天都有数以百计的信件送达出版社,读者们纷纷表示对第二部粉红系列抱以万分期待,以及强烈支持梨香子和卡西之间坚贞不渝的真爱!

     甚至有大胆的读者写信到木叶的火影办公室,感情真挚言辞犀利,力挺不畏强权敢于追求真爱的COPY忍者。

     C●PY忍者 = COPY忍者——地球人都能脑补得出来。

     猿飞日斩看到信的那天早上,笑得连烟斗都叼不稳了。

     然而就在「痴情」的卡西君凭借着第一部最终期的出色表现一跃成为众多女读者心目中的男神之际,火影办公室出现了一位熟悉的来客。

     帕克对猿飞日斩说的第一句话是:“让在下喝口水再向您禀报正事……”

     十天内已经是第二次千里迢迢长途跋涉赶回木叶的名忍犬在咕噜咕噜喝着水,一副相当容易令人误会是被契约主人过度使唤的劳累模样。

     猿飞日斩呵呵笑着:“辛苦了,卡卡西这次又有什么事啦?”

     帕克用后腿挠挠耳朵,想起它的饲主用恢复得为数不多的查克拉勉强召唤出它时的样子——稍嫌虚弱地盘腿坐在榻榻米上,弓着背垮着肩膀懒懒散散的,像个下班回家等着妻子做晚饭的中年大叔——但事实上距离他二十一岁的生日都还有八个多月呢!

     而他身边的女孩子,容貌比三月的樱花还要漂亮,神态中却隐隐流露着一股仿若与生俱来的倨傲,说话时声音清亮,却绝对与温婉娴雅的大家闺秀沾不上边。

     几个月前帕克在木叶的时候就见过她了——火之国大名府第一大小姐,卡卡西的大·克·星\(^o^)/

     作为忠实的忍犬,帕克并没有对契约主人幸灾乐祸的意思,只是觉得此时的自家主人和人家女孩子相比起来,简直就像是中年猥琐大叔VS神采飞扬的妙龄少女,真真是矬爆了好吗!

     要它怎么相信那个漂亮的大小姐居然愿用一座城池来倒追眼前矬成这样的中年大叔!!

     ——这实在是不科学呀不科学。

     吐槽归吐槽,其实帕克知道的,他家主人在正常情况下确实是个英俊潇洒的青年才俊,虽然常常小黄书不离身,但说到底他还是一个正直纯情、值得任何姑娘托付终身的好青年!——(大概)

     公主一定是透过表面看到了他金子般珍贵的内在才会倾心于他!——帕克转念一想,不禁为自己的推测暗暗喝彩,顺便没头没尾地称赞了一句“公主大人真是好眼光!”

     梨香莫名其妙地看着它,又看了看卡卡西。银发忍者也表示不明所以地耸耸肩。

     这两人的「眉目传情」在帕克看来相当值得欣慰,毕竟卡卡西怎么说都是它看着长大的(?),从好少年成长为好青年期间虽不乏仰慕者,可惜银发天才对任务的兴趣始终远远大于女生。

     现在终于开窍了啊——帕克非常感动似的抬起爪子擦擦眼角。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总觉得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卡卡西死鱼眼无精打采地看着他的通灵兽。

     梨香也歪着脑袋好奇地盯着它看。

     “啊啊别在意,在下不过是为你感到高兴而已。”立下赫赫战功的斗牛犬如是说。

     卡卡西的脑后冒出一排问号,语气平平地说:“我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果然是误会什么了吧……”

     帕克不再和他纠结于这个问题,爪子一翻伸到梨香面前:“作为迟来的见面礼,就让你摸摸在下的肉垫子吧,公主大人。”

     梨香偏头看看卡卡西,银发青年一副「无论通灵兽做出什么丢脸的举动都不关他事」的表情。

     好吧,既然这样——

     少女伸出食指,轻轻戳了戳正对着她的粉嫩粉嫩的肉球,而后一脸惊奇地赞叹道:“好软好好玩!”

     “是吧是吧~”斗牛犬眨眨眼睛摇摇尾巴,“在下可是很注意保养肉垫子的哟~”

     “这也是忍犬的日常必修功课吗?”

     “嘛,倒不是。但这是在下深受女性欢迎的秘诀哦。”

     “哇哇软绵绵的同时又好有弹性!超级好玩欸!不如你来做我的新宠物吧!”

     “这个恐怕不行,公主大人。在下是靠卡卡西的查克拉来维持存在的,迟早要回到自己的时空里去。”

     梨香一脸无所谓地说:“那还不容易,我把卡卡西留在身边,以后想什么时候找你玩就叫他使出通灵术不就好啦!”

     帕克用爪子挠挠脸颊:“这样不太好吧……”

     ——所以说来说去他都是不能奢望恢复以前的自由是吗!

     卡卡西终于忍无可忍地抬抬眼皮:“帕克,我查克拉不多了,向三代目请求支援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早去早回。”

     斗牛犬领命,从窗口跳出去一溜烟似的片刻就看不见身影了。

     卡卡西背靠着墙壁闭目养神,休养几天才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的一点查克拉勉强足够支撑通灵犬赶回木叶向火影汇报他们的处境。

     银发天才在忍界活跃十几年,战绩显赫,当然也树敌颇多。之前那三名敌忍很明显就是冲着他而来,或许还有很多他不认识、也完全预料不出的敌人在蠢蠢欲动,而他现时这样的身体状况,是绝对不敢带着梨香贸然上路的——倘使公主梨香因他而受到一丁点损伤,那他真是万死不足以辞其咎了。

     梨香盯着他闭合的眼睛看了好一会,突然出声说了一句:“我开玩笑的。”

     ——什么?

     卡卡西睁开右眼,疑惑地看着她。

     梨香哼了声,没有做任何解释,起身走出房间。

     ——所以说到底什么是开玩笑的?开什么玩笑?

     说话只说一半的人最讨厌了。

     卡卡西挠挠银发,一头雾水啊一头雾水。

     作者有话要说:你们没看错!这真的是更新!

     迟到的粽子节快乐XD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