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0恋爱就是一瞬间的事
    经过短暂的休养,卡卡西虽然尚未恢复查克拉,但已能像普通人一样行动。他和梨香借住在年过六十的老夫妇家,总不能白吃白喝还等着别人来伺候。就连一向娇纵惯了的公主梨香,也没有提过什么任性无礼的要求。

     这条村子位于山脚的树林深处,过着最原始最朴素的生活,村民可能连一百人都不够,以老年人居多,每个人脸上都挂着安详知足的笑容。倒是像为避世而建立起来的一个世外桃源。

     卡卡西身体稍好了些后,便开始帮忙做一些力所能及的粗活儿,比如劈柴、提井水、修木栅栏之类的。这种小事在木叶算是D级任务,多年前当卡卡西还是中忍或下忍的时候也没少做。他甚至还记得带土那个吊车尾连杂草和药草都分不清,每次都会遭到委托人怒吼。

     即使后来升为上忍,平日木叶村的村民拜托他帮忙修葺屋顶啦、取下被风吹到树梢的衣服啦、帮老婆婆提行李啦诸如此类的琐事,他也从来没拒绝过。

     虽然年幼便已失去双亲,但该有的礼数和教养,卡卡西一样也不输别人。莫如说正因为有着家破人亡的悲痛经历,使他更懂得珍惜身边待他友善的人和平静安稳的日子。

     那天将近黄昏,卡卡西在后园里帮老人家劈柴。这种程度的粗活对于一个二十岁的正常青年来说,即使不用查克拉也轻而易举。

     梨香从里屋出来,看了他一眼就走到旁边荡起秋千来。裙摆一晃一晃的像飞上天空的风筝。她的视线本来落在远处几乎望不见的夕阳上,不知为什么突然又偏头盯着他看。

     她盯着别人看的时候,从来不会不好意思,也不会考虑别人是否会不好意思。

     相比于起初的尴尬,卡卡西如今已经很习惯很淡定了。

     梨香的目光向下一移,落在他卷到手肘的袖子上,蓦地发出一声嗤笑:“你看你,堂堂木叶第一技师,现在却像个山野农夫。”

     卡卡西手中的动作没有丝毫停顿,眼皮一抬瞥了她一眼,随即拖着一副很欠扁的语气说道:“彼此彼此啊。你看你,堂堂火之国公主,现在不也像个乡村姑娘。”

     梨香的换洗衣服早就不知被松阳江的大漩涡冲到哪段河流去了,来到这里之后,热情的老妇人把自己年轻时的衣裳从箱底翻出来硬是要给她穿。

     “衣服是要穿在人身上才有生命的哦。”老妇人说。

     梨香虽不以为然,却也不想落得个没衣服换洗的窘境,只得接受她的好意。

     当时卡卡西也在场,双手环臂,右眼斜睨着身旁矮他一截的女孩子,虽没出声,目光却是会说话似的。梨香抬头瞪了他一眼,抿抿唇,半晌才不情不愿般对着面前的老妇人憋出一句:“谢谢。”

     老妇人乐呵呵地摆摆手说“小姑娘不用客气啦”。

     卡卡西弯起月牙眼,大手揉了揉她的发顶,如同安抚闹别扭的小孩子。梨香恼羞成怒地“啪”的一声打开他的手。

     秋千“吱呀——”“吱呀——”的声音一下一下地响着。

     梨香的目光从旁边男人的袖子下滑到他的左手手背上。就是这只手,几天前曾经揉过她的发顶。卡卡西做出这一举动时并无什么特殊含义,一如他在村子里对待所有可爱听话的小孩子般,十分自然而纯粹的举动。

     然而对于梨香来讲,心里头却泛起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大名和志治美虽然纵她,但也没有摸她头顶的习惯。秀德向来正经老成,看妹妹的眼神常常恨铁不成钢,鲜少会对她做出那般亲昵的动作。至于其他人……敢摸公主的头顶吃了豹子胆是吧!

     不知是想到了什么,荡着秋千的梨香脸颊几不可见地红了红。

     此时的梨香,一身简朴的素色衣裳,及腰的长发简单地扎着马尾垂在身后,脸上脂粉未施,也没戴任何首饰。

     从外表来看还真是不异于普通的十五六岁乡村姑娘。

     却意外地并不令人觉得庸俗土气——到底是贵族阶层养出来的大小姐,怎么都会带着几分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何况是梨香。梨香身上最能体现火之国公主这一身份的,莫过于她那身不分场合不分对象的飞扬高傲的气场。

     这样的女孩子,纵然漂亮如最娇艳的玫瑰,却并不容易令异性真心喜欢。——因为啊,玫瑰漂亮归漂亮,但浑身都是刺呢。大概就是属于只可远观,不可接近的范畴吧。

     “哼,你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为了将突如其来的异样情绪抛诸脑后,梨香故意板起脸来冷声道。

     卡卡西动作一顿,侧侧脸看她的身影随着秋千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纳闷着到底又是哪里得罪她啦,半天才反应过来她指的是那句他说她像乡村姑娘。

     ……中间隔了那么久的沉默才来训斥他,这反射弧究竟是要有多长啊!

     卡卡西的死鱼眼看了看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加快手上的动作。

     夜晚星光灿烂,月亮倒是没了踪影。周遭一派静谧,只听得见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声。

     数十米远之处有一方池塘,如果是夏天,或许会听闻蛙声阵阵。

     卡卡西双手枕在脑后,躺在屋顶上仰望星空。繁星闪烁,看来明天一定有个好天气。

     木叶的老人家常说,人死了之后会化成星星升上天空,注视和守护着地面上活着的人。

     很多年前,当卡卡西还是一个因父亲自尽而变得冷漠孤傲的小鬼的时候,恩师波风水门曾经指着满天繁星对他说过:“你不是一个人啊卡卡西,看,朔茂老师一定在上面好好看着你呢。”

     当时的少年并不因恩师的话而有所改变,现在想起来,波风水门一直是个很温柔很温柔的人。

     “所以啊,老师你们也一直在看着我吧。”卡卡西对着星空低低说了一句。

     十里星河,美丽不可方物。他的父亲、母亲、恩师、玖辛奈夫人、带土,还有琳,茫茫星空中究竟哪一颗星是哪一个人,银发青年并不知晓。唯一知晓的,唯一坚信的,就是——他们都在看着他,一直一直在看着他。

     夜空中闪过很多张他所珍视的笑脸。尽管已化为灰烬,却是他二十年来最珍贵的回忆。

     “你在上面做什么!”

     沉浸在过往中的思绪又一次被人打断,卡卡西低头一看,屋檐下有个女孩子仰着脸盯着他质问道。

     真奇怪,夜色中她的眼睛竟然亮若星辰。

     银发忍者从屋瓦上坐起来,指了指头顶:“看星星。”

     梨香皱皱眉头:“你的查克拉不是还没恢复吗,怎么上去的?”

     卡卡西的食指朝屋檐旁的木梯一指。然后下一秒他就后悔了——梨香二话不说扶着梯子爬了上来。

     “……你小心啊。我现在用不了查克拉,你摔下去的话我可救不了你哦。”银发忍者无奈地走过去朝她伸出手让她扶稳。

     梨香攀着他的手臂怔了怔。

     “怎么啦?”

     “你最近和我讲话……都没有用敬语。”

     “……抱歉,是我疏忽了。如果你很介意的话,我可以……”

     “不介意。”

     梨香飞快地说完这句话,紧紧抱着银发忍者的手臂,小心翼翼地在屋瓦上移动,直到稳稳当当地在他身边坐下来了才放开。

     “既然那么害怕就别上来啊。”银发忍者出自一片好心地说。

     可惜有人不领情:“……你管我!”

     他倒想不管,可是不管她的话用膝盖想也知道后果很严重。

     在屋顶上可以清楚地看见附近人家倒映在窗户上的烛影。突然开阔了的视野令梨香不禁心情舒畅,声音中带着雀跃和欣喜说道:“原来在屋顶上看到的星空是那么广阔的欸,数不尽的星星比母上的珠宝还要漂亮!”

     “……你这么说大概志治美夫人听到也不会高兴的哦。”

     梨香抑制不住兴奋,指着天空不断说啊说,如果不是怕摔下去,几乎想站起来转圈了。

     卡卡西觉得耳朵里全是她的声音,嗡嗡嗡地萦绕不散,不禁有点头疼地问道:“公主,你以前没在屋顶上看过风景吗?”

     梨香撇撇嘴:“笨蛋吗你?父上和母上还有哥哥怎么可能让我做这么危险的事?”

     卡卡西叹了叹气:“……总觉得我会被大名府追杀啊。”

     梨香转头看着他,突然间就不出声了。周遭除了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就只剩下寒风本身的呼呼声。

     气氛蓦地转变成一股诡异的僵默。

     良久之后,梨香开口用很认真的语气说:“你不要不开心了。”

     银发青年一怔,半晌才深深呼出一口气,上半身向后倾去,恢复仰躺的姿势,然后有点自嘲似的叹息道:“你感觉到了啊……抱歉呐。”

     今天啊,实在是一个令人开心不起来的日子。

     八年前的今天,他亲手结束了一个女孩子的生命。

     那个女孩子,那时候,还不及现在的梨香这般大。她说她比任何人都喜欢他。而同时他的挚友,也比任何人都喜欢她。

     他曾经和挚友约定过,就算牺牲自己也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伤害。

     但是结果呢,结果她是微笑着死在他的手上。

     尽管已时隔多年,卡卡西仍然很难形容自己想起这件事时的心情。在木叶,面对带土的坟墓,琳的坟墓,总会令他觉得自己是个很差劲很差劲的渣滓。

     漫天星光也无法驱散他身上的阴暗。

     梨香俯身过去,双手撑在他耳边的屋瓦上,在夜色中直勾勾地盯视着他的眼睛,脸上的神情很是一本正经,却又带着几分难以名状的疑惑:“不知道为什么,我不想你不开心。”

     闻言,卡卡西笑了笑。当然了,与开心无关。

     “大概是因为,你长大了,懂得体贴别人了吧。”银发忍者说。

     真稀奇,她居然会开始在意另一个人开不开心。

     真的是因为经历了诸多事情之后成长为这个样子了吗?

     梨香觉得不是。

     少女歪着头,蹙着眉,有些困惑。

     片刻,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她身前很近很近的地方讪讪地说道:“公主,你可不可以好好地坐着……”

     夜风吹着银色的发梢不安分地摆动,偶尔轻轻拂过少女白净的脸蛋。

     梨香觉得她的心窝里仿佛藏着一只兔子酱。

     ***

     又过了几天,从木叶来的支援和他们会合,竟然是天藏和宇智波鼬。卡卡西说:“天藏就算了,鼬君能来,真是帮了大忙。”

     天藏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什么叫我就算了?卡卡西前辈太过分啦!”

     梨香百无聊赖地看着卡卡西不厚道地损后辈,心想大概之后都不会有上屋顶看星星的机会了吧。

     接下来的路途出奇的顺利,几乎没有碰到一丁点阻碍。梨香回到都城那日,大名、志治美和秀德,还有几乎整个大名府的侍卫侍女,一大早就在门口等着她。

     ——终于回到家了啊。

     梨香一下子红了眼圈,一句话都没说就直接扑到她母亲怀里簌簌掉着眼泪。然后志治美竟也陪着她哭了起来。

     众目睽睽之下,大名丝毫不觉丢脸地搂着哭成一团的妻子和小女儿。秀德难得地没将仪态和风度挂在嘴边。

     成功完成任务的木叶忍者不欲打搅他们,转身走下大名府门前长长的石梯,正要回村子向火影复命。

     面前的大理石阶梯还有一半的时候——

     “卡卡西。”

     少女刚哭过的嗓音有点沙哑,却响亮得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银发忍者回头。

     站在石梯最高层的少女脸颊上有未干的泪痕,看起来稍嫌狼狈,但一与她那睥睨天下的气势相比便不足为题。

     下颌微微昂着,姣丽的面庞上绽出一抹像是确定了什么的得意笑容。

     而后,她用仿佛宣告全世界的口吻说:“有件事我觉得你最好知道一下——”

     “我又喜欢上你了。”

     银发忍者一脚踏空脚下的阶梯。

     作者有话要说:放暑假的童鞋……各种羡慕嫉妒恨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