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今夜星光灿烂你不在
    距离梨香回到大名府已经过去三个多月,身边的一切都恢复成她熟悉的模样,就连睡莲含苞待放、树上知了开始鸣叫的初夏光景都跟往年一模一样。

     大名和志治美不约而同地擅自臆想小女儿在此前几个月里受到天大的苦难和委屈,心疼得不得了,恨不得把天底下所有的奇珍异宝都捧到她面前哄她开心。甚至连秀德都变得温和宽容多了,不再对妹妹处处挑剔。

     但奇怪的是,梨香对失踪期间的事情绝口不提,既没有向父母兄长哭诉她遭遇了何等恶劣的对待,也没有像她之前无数次想的那样愤怒地下达命令烧了露水街。她根本就没跟任何人提起过她在露水街待了将近三个月。

     当初卡卡西派忍犬向大名府和木叶传达消息的时候,也只说了在北野城找到公主梨香。至于他回去后有没有向火影说明真相,梨香就不得而知了。作为忍者来讲,绝对的忠诚比什么都重要。

     别说堂堂一国公主,就算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曾经被拐卖到花柳街,即使回来时仍是冰清玉洁纤尘不染,然而若稍稍不慎传出什么流言蜚语,大概一生都会在耻辱中度过了吧。

     梨香纵然强势得仿佛不畏惧任何流言蜚语,但终归是个未嫁的女孩子,而且要强得很。她也不想父母兄长知道她在那种肮脏的地方待了那么长时间,虽然现在回想起来,佳乃桔梗百合子等人也并没有当初觉得的那般可恶到罪不可恕。

     梨香只觉仿佛做了一场匪夷所思的梦。梦醒了,她依然是被众人捧在手心之上的火之国第一大小姐。

     好像什么都没有变,又好像有某些重要的东西在不知不觉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梨香懵懵懂懂,也说不太清楚。

     初夏的夜晚星光璀璨,在大名府的后院里抬头望去,只见无数碎钻在一张巨大的黑色幕布上闪闪发光。

     然而在梨香眼里,始终比不上当日在深林村落的农家屋顶所见的那片星光。尽管那夜寒风凛冽,梨香的记忆中却并不觉有冷意萦绕。

     ——纵使今夜夜色动人,却再无人带她上屋顶看星星。

     梨香坐在正屋与庭院交界的木回廊边缘,仰望着星空出神。良子拿着羽织轻步走来,在梨香身后行了个礼并跪坐在回廊上:“初夏夜晚天气凉爽,梨香大人不要着凉了才好。”

     梨香摇摇头:“我不冷。”说完就回头看了看她,又道:“不用等我了,你下去休息吧。”语气虽不算温柔,甚至带着几分特有的高高在上的傲气。但良子还是感觉到了她的好意。

     良子难掩心底的惊讶,怔怔凝视着梨香的眼神里满是感动。

     作为百里挑一被选中的侍女,良子从五岁开始就陪伴在当时才刚刚学会走路的公主梨香身边。可以说,良子完全就是为了照顾梨香而被培养起来的。这十几年来,任谁都知道火之国公主并不是一个好服侍的主子,但良子素来勤勤恳恳,从未有过半点怨言。

     和梨香一起长大的她,恐怕比大名、志治美以及秀德还要了解梨香。

     梨香奇怪地看着她:“你那是什么眼神?”

     良子轻轻笑了笑,满怀感慨地叹息道:“梨香大人,您长大了,开始懂得体贴别人了。”

     梨香一怔——这句话她听过。只是说话的对象不同,她的感受也全然不一样——当日她并不觉得她对银发青年的在意是因为「长大了」,但现在,她竟有点认同良子的说法。

     到底是什么原因所致呢——梨香认真思忖。“真奇怪啊。”她蹙着眉头,表情困惑地说。

     良子也对她突如其来的困惑不明所以。

     梨香放弃似的撇撇嘴,吩咐道:“我还要坐一会,你退下吧。”

     良子低头行礼退下。

     夜晚的风从少女的长发间穿梭而过,庭院的池塘里偶尔传来鲤鱼跃出水面又落下的“扑通”声响。

     长夜漫漫,现在不过是夜的伊始。

     「喜欢的东西就一定要得到手」——梨香十几年来所奉行的原则至今未有变过。最初喜欢那名木叶忍者的时候,梨香可谓是花尽心思想要将他留在身边陪她玩,可惜那时的「喜欢」为期不过三个月。

     而现在呢,梨香觉得她又喜欢上那个男人了,却并不想像以前那样强行将他留在身边。梨香知道他不会乐意被如此束缚着——先前她才不在乎他乐不乐意呢!

     梨香就是对自己的这一变化感到迷惑不解。

     风吹着回廊墙壁上的烛光忽明忽暗,当值的侍卫尽职地巡视着府内的每一处角落,看见梨香坐在回廊边缘仰望夜空,朝她行礼问好,便继续走向下一个巡视地点。

     梨香叫住其中一名黑发青年:“阿斯玛。”

     阿斯玛停步转身。梨香抬抬下巴向他示意旁边的位置:“坐下来聊会天吧。”

     青年搔搔头发,颇为难的样子,踌躇了一会,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说:“公主,我在木叶有女朋友了。”

     梨香一愣,随即不甚优雅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你怕我喜欢你?放心吧,我喜欢长得好看的。”

     阿斯玛:“……=_=#”总觉得这句话也不是什么好话。但还是依言坐了下来,与梨香保持着大约一米的距离。

     结果梨香反倒半天都没再出声,就在阿斯玛忍不住开口询问之际,少女皱着眉头,万分不情愿似的轻声说道:“和我说一下,旗木卡卡西的事情吧,所有你知道的。”

     阿斯玛略显惊讶。

     ***

     六月,又到一年一度的木叶忍者与大名府侍卫比试大赛。那日梨香起床比平日早很多,梳妆打扮用了不止三个小时。尤其是选衣服时,数个衣橱大开着,华丽名贵的衣裳看得人眼花缭乱,梨香试了不下二十件才勉强满意。

     良子忙进忙出指挥着其他侍女,虽诧异不已却没说什么。——以往梨香纵然百般挑剔讲究,也没今日这般重视得像去参加相亲宴似的。

     梳头的时候,梨香有些迟疑地问道:“这副耳环配今天的妆容是不是似乎不够好看?”

     良子凝望着镜子里女孩子的映像——明眸皓齿,雪白肌肤,五官精致如玉雕。不必等到将来,她侍奉的这位公主,在不知不觉间已成长为有着绝色之姿的女孩子。

     泛着耀眼光泽的珍珠耳坠在她那顾盼生辉的眼眸前也黯然失色。

     良子莞尔,真心赞叹道:“梨香大人已经很漂亮了。”

     梨香眨眨眼睛,不知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神色有点闷闷的并不太高兴。

     而后努努嘴说:“算了,出去吧。”

     以良子为首的六七名侍女尾随她来到后院的演习场旁。

     梨香登上高高的看台,大名和火影已经入座了,秀德今年也在场观看。年轻的火之国国君继承人神情严肃坐姿端正,已隐隐可见未来明君的风范。

     梨香的位置在秀德旁边,并不挨着大名。少女没有直接落座,而是挺直腰杆伫立着,眼神有些迷茫地环顾四周,而后眉心轻轻蹙起。

     演习场里的木叶忍者约莫十来个人,大部分都是梨香在木叶时见过的,比如说夕日红、月光疾风、天藏等人。

     但是没有她想见的人。

     “你想坐父上身边?那跟你换个位置吧。”见她久久不落座,秀德以为她是对座位不满意,便开口提议道。

     大名和火影也一同看了过来。猿飞日斩还笑呵呵地说:“好久不见啊,公主。”

     梨香脸色不豫地转头看向他,蠕了蠕嘴唇,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只点点头落座。

     坐下不够一刻钟……

     演习场中月光疾风和守护忍南午正在对战,梨香心思早已不在这里,烦躁地抿抿唇,倏地站了起来。

     反射着日光的珍珠耳坠随着她的动作前后晃动。

     “好晒,我要到下面有树荫的地方去。”

     看台上巨大的遮阳伞将少女的身躯严严实实笼罩在阴影之下。

     ——完全是睁眼说瞎话。

     秀德立刻沉下脸来:“别胡闹了!”

     梨香才不理他,鼓着脸颊可怜兮兮地看着她父亲。

     一点也不靠谱的大名挥着折扇说:“梨香想去哪里都可以哦。”

     秀德据理力争:“比试还没结束怎么能随意走动?这样对远道而来的木叶客人实在太不尊重了!”

     很明显他父亲和他妹妹皆不以为然。猿飞日斩随即打圆场说:“秀德殿下言重了。大名府是公主的家,请千万不必顾虑我们才是啊,呵呵。”

     梨香对偏袒她的大名和慈祥大度的火影笑了笑,旋即下巴一扬朝她兄长皱了皱鼻子,哒哒哒走下台阶。

     裙摆犹如摇曳的鲜艳花朵。

     她走到在树荫下等待上场的木叶忍者那边,认识她的忍者纷纷向她打招呼问好。

     “半年多没见,公主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啊。”夕日红笑着说。

     「承蒙你的夸奖,你也是当之无愧的木叶第一美女呢。」——梨香才不可能说出这种礼貌而圆滑的对答。事实上,她直接忽略了红眸美女的赞美,眉头不舒地问道:“今年轮到你们来了哦?”

     先答话的是天藏:“是,能够和大名府的精英侍卫对战真是令人兴奋呢。”青年温和憨厚的笑容令梨香想起他常常被某位银发忍者「欺压」的样子。

     少女对他的回答并不满意,仿佛有人欠了她几千万似的脸色没有丝毫好转。

     夕日红的眸底露出笑意:“本来卡卡西也在出席名单之内的,可惜他外出执行任务赶不回来。”

     梨香像被人戳中心事一般,精致的妆容也遮不住脸上的红晕,恼怒地瞪着大眼睛道:“谁问他啦!”语毕,脚步一转,提起裙摆风风火火地走远了。

     天藏看着她的背影摸不着头脑,转头却见夕日红在无声微笑,真正单纯正直的好青年便问:“公主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咦你在笑什么?”

     夕日红仍弯着嘴角,看了看他说:“女孩子的心思,你们这些男人怎么会懂。”然后看见对面守护忍十二士中阿斯玛望过来的眼神,笑意顿时敛起,横了他一眼。

     阿斯玛被瞪得莫名其妙。

     天藏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梨香走到离演习场很远的另一个院落里,独自生着自己尚未明白缘由的闷气。身边没带侍女,不过即使大名府再大,她也不至于在自己家里迷路。

     大名府的设计布局的确有如迷宫。

     她不会迷路,可是有人会。

     梨香在回廊的拐角处看见前方凉亭里有个本不应在这里出现的人。——那人银色的发像是手感很好的样子,慵懒的死鱼眼环视着院落四周,嘴里一点也不慌忙地自言自语着:“糟糕,好像迷路了……”

     视线不经意地偏了偏,对上回廊上女孩子意味不明的目光,青年很从容淡定地抬起右手,唯一露出来的眼睛一弯:“好哟,公主。”

     梨香吸了吸鼻子,空气中尚有清晨时露珠残留的气息。

     那么一瞬间,少女觉得——喜欢的生物果然还是要装在笼子里留在身边会比较好吧?

     作者有话要说:貌似高考很快放榜了?希望高考完的孩纸们都有个好成绩哟╭(╯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