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5章 妄图拆CP的都是混蛋
    自从纲手接任火影以来,木叶渐渐从创伤中恢复成往日生机勃勃的模样。秀德记挂着家中的初生婴儿,早早就回大名府了。梨香记挂的人在木叶村,秀德难得地对她的留下没有异议,只临行前向她投去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没说什么便上了马车。

     梨香觉得这段日子以来,她哥似乎变了不少。果然当了爹的人就是不一样。

     行宫在天藏的帮忙下再次快速修建完成,豪华程度比起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村子唯一的木遁忍者站在自己的得意之作前,仰头望向那与正午阳光一样亮瞎眼的屋顶,心中感叹着这真是一座该记入火之国建筑史册的宫室啊。作为一名资深的建筑爱好者,想想都有点小激动呢。

     一阵冷气蓦地从脚底直蹿背脊,天藏心中咯噔一下,颤颤巍巍地回过头,果然看见了不知何时来到他身后的银发青年。

     “卡卡西前辈。”天藏有点心虚地打着招呼,暗暗估量下两人实力的差距,最终放弃了逃跑的想法。

     “辛苦了,天藏君。”银发忍者拍拍他的肩膀,太过「和蔼可亲」的神色令天藏心里七上八下,小心翼翼地揣测起前上司的心思来。

     有侍女自行宫而出,看见他们连忙行了个礼,朝银发忍者说道:“旗木桑,梨香大人正从日向家回来,请您稍等片刻。”

     银发青年应了声“嗯,我知道了”。

     侍女又向他行礼,而后没入大街的行人中。

     天藏恍然大悟——近来前上司和公主似乎感情很好,说不定好事指日可待,难怪这回见他帮公主建行宫不生气了。如果两人将来喜结良缘,这行宫不也是第一技师的府邸了嘛!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呵呵呵。

     天藏这样想着,在第一技师对他说“你最近很劳累吧,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哟”后,十分真心实意地笑道:“不累不累,能为卡卡西前辈建造新房我感到很荣幸。”

     银发忍者的死鱼眼一滞:“我是说你接连几个月使用木遁为村民重建房屋,身体撑得住吗?你在想什么啊,我什么时候建造新房了?”

     天藏顿时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断——让你多话!

     幸好这时传来火之国公主回府的声响,趁着第一技师被引开注意力,天藏火急火燎地告辞走人,暗道好险啊好险。

     梨香看着他逃难般的模样,不解地问道:“他怎么了?”

     第一技师耷拉着死鱼眼看向后辈离开的方向:“最近对他太好,皮痒了吧。”

     不知道为什么,梨香突然有一种想为他默哀的念头。

     ***

     静音在清理火影办公室时,发现了一叠被好好保存起来的信。据值班暗部的可靠证词,纲手在翻阅那叠信件的时候,数次拍桌大笑,差点把价值不菲的火影办公桌都拍塌了。

     第二天,像往常一样来到火影办公室的卡卡西在汇报工作之前,看着静音递给他的一叠信件,死鱼眼眨了眨,疑惑地看向纲手:“这是?”

     木叶的五代目火影笑得颇为不安好心:“老头子留给你的礼物。”

     “三代目?”银发青年说着,拆开信件,一目十行,越看脸越黑,幸亏有面罩遮着。“为什么这种东西三代目还留着啊。”他一边似真似假地埋怨着,一边把信纸飞速折好塞回信封里,思量着是用火遁烧掉还是用土遁埋起来好呢?

     厚厚一叠,全是《梨香子与卡西的故事》忠实粉丝寄到火影办公室的信。有力挺第一技师追求真爱的啦,有谴责火影棒打鸳鸯的啦,有批量求购第一技师签名照的啦,甚至还有请求第一技师周边衍生品开发授权许可的,各种各样,千奇百怪。

     最早的信件可追溯到七年前,第一本《梨香子与卡西的故事》刚出版不久。

     看来除了忍界,第一技师在民间和商界也是声名大噪,尽管他本人颇不以为然。

     纲手又从抽屉里取出一叠报纸,像扔手里剑似的扔向桌子前方的青年,揶揄道:“我都不知道原来你在娱乐圈也那么有潜力。”

     静音不好意思像她家火影那样明目张胆地取笑别人,于是偏过头抬手遮掩弯起的嘴角。

     卡卡西一把接住报纸,木叶日报娱乐版头条的位置上,「旗木卡卡西」的名字赫然入目。和信件的数量相当,这些年第一技师可谓是娱乐版的常客啊。

     难得猿飞日斩好兴致,把每一期有卡卡西出现过的娱乐报纸都收藏起来。看得出他真的很喜欢这个后辈啊,当然了,也不排除是日子过得太闲找点乐趣来打发时间。

     卡卡西瞪着无精打采的死鱼眼,只觉得心好累,拖着一副半死不活的语调说:“您和自来也大人几年都不回一次,三代目难免会寂寞啊。”

     纲手打量着他,像看一只上好的肥羊般,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卡卡西啊,你也知道,木叶重建需要很多钱,不如就把你卖给公主,补贴一下村子的财政好了。”顿了顿喝口水,接着说:“当年公主提出用一座城池来换你,老头子没答应,真是亏大了。”

     “纲手大人,您这么说真是令部下心寒啊。”

     “这也是为村子献身的一种方式嘛。整个木叶只有你能担此重任,光荣吧。”

     作为当值的暗部,隐去身形的天藏忍笑忍得好痛苦。

     三代目也好,五代目也好,果然他最喜欢看火影跟第一技师聊天了。

     ***

     「卡西终于从遥远的边境小城执行完任务回来,避开所有耳目好不容易才见到朝思暮想的恋人,激动得不能自已:“这三年来,我日日夜夜都想着梨香子你啊。”

     恋人的脸庞依然如当年离别时那般秀丽可人,但神色中却流露出一抹陌生的不忍,她轻蹙着眉头,十分艰难地说:“对不起,卡西君,我已经变心了。”

     卡西大受打击,上前一步抓住女孩子的手:“为什么?!!!”

     “因为这三年一直陪在我身边的是启太君啊!”梨香子甩开他的手,大声喊道。泪水从她明澈的大眼睛中滑落,似闪着晶莹光芒的钻石。

     卡西是知道启太的,梨香子的青梅竹马,富甲一方的珠宝商继承人。

     没想到,最终他们的爱情还是敌不过现实。

     ……

     ……」

     “太过分了!!!突然来这么一出,作者疯了吗!!!”天藏愤怒地拍桌而起,一手拿着翻开的粉红小书,一手紧握成拳,平日里温和宽厚的面容此时扭曲得可怕。

     居然拆cp?!他要给这个罪该万死的作者寄刀片!!!

     天藏浑身上下都被一团熊熊燃烧的怒火笼罩着。

     “天藏君,你把客人都吓到了,老板正在瞪你呢。”玄间一边吃着拉面,一边好心地提醒身旁突然暴走的同伴。

     天藏回过神来,果然看见一乐大叔在料理台后怒瞪着他,连忙挠挠后脑勺赔笑着向店里的客人们道歉,安安分分地坐回原位。

     仿佛为了泄愤般地大口大口吃拉面,咕噜咕噜把汤底全喝光后,天藏一脸认真地说道:“果然还是没办法接受。”

     玄间:“?”

     木遁忍者的神情严肃得犹如有外敌入侵。

     纵使身为暗部中的佼佼者,天藏挫败地发现自己居然查不出《梨香子与卡西的故事》作者的真实身份。

     旁敲侧击地问第一技师,那人无神的死鱼眼中闪过一道稍纵即逝的寒光:“如果我知道作者是谁,你以为这种书还能连续出了那么多本吗。”

     “会不会是像自来也大人那样实力很强大的忍者?”天藏猜测。

     第一技师看他的小黄书,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嘛,事到如今,随便了。”

     天藏十分幽怨地看着前上司,心里在吐血——你cp都被拆了你知道吗!可惜这话是没胆说的,只好说道:“卡卡西前辈,这本《亲热天堂》你都看过好几遍了吧。”

     第一技师也很幽怨:“嗯。自来也大人带鸣人出去修行,都没空写新书了。”

     木叶街头,两个战功赫赫的年轻忍者,同时为自己追的色.情小书/纯爱小书发出一声叹息。

     在那之后过去十来天,恰逢轮休日,天藏想去超市买点存粮。路过一条街道时,天藏像被人施了定身术般伫立在路边,万分惊悚地看着前方。

     前方有一个女孩子,身着华丽和服,姿容秀丽,亭亭玉立。她旁边的青年也一身华贵的藏蓝和服,面容俊朗,低头看着女孩子的时候眼神很温柔。两人并肩而立,有说有笑,俨然一对璧人。

     在木叶,会打扮得如此精致的除了火之国公主别无他人。

     可她身旁的青年不是木叶第一技师啊啊啊!!!

     正好良子经过,天藏拦下她问道:“公主旁边的那位是?”

     良子如实答道:“是启次桑,梨香大人的青梅竹马。”

     天藏顿觉晴天霹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