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8章 你终于要被攻略了哦
    自梨香从木叶回到大名府,就再没见过卡卡西。想起那日他突然向她行侍卫之礼请求她立即返回大名府,梨香只觉满心担忧与不安。很久以前,即使她是他的「任务」时,也没见他表现得如此郑重其事过。

     地陆的死,阿斯玛的死,仿佛预示着某种未知的暴风雨即将来临。

     梨香心神不宁,只有尚且不知忧愁的小侄子能偶尔逗她笑。

     当远在都城的大名府还处于一片平静祥和的气象时,佩恩对木叶发起了袭击。

     繁华的第一忍村在顷刻间变成修罗场,从未见过的庞然怪物四处肆虐,普通村民也好,忍者也好,死死伤伤不计其数。

     卡卡西被巨大的岩石压在废墟中动弹不得,最后一次转动万花筒写轮眼,将佩恩射向丁次的武器转移到异空间。

     少年丁次狠狠抹去决堤的泪水,带着情报用尽全力奔向火影楼。

     “把情报交给活着的人,这是现在的我能拯救木叶的唯一办法了。”卡卡西的眼皮慢慢慢慢地耷拉下来。

     他啊,也只能到此为止了吧。

     只是——对不起啊公主,又要惹你哭了。

     他这一生,将近三十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若要问他有没有什么遗憾——能为木叶而死,他算是没有遗憾的吧。可是啊,在与这个世界缘尽之前,他有个小小的愿望,不知道神明大人可不可以帮忙实现。

     他一直是一个很固执的人,只会把自己禁锢在过去。曾经最好的朋友一个为救他而死,一个死在他手下,他永远永远都不会原谅自己。所以,长久以来,他都觉得自己是不配享有寻常人的幸福的。

     带土和琳都得不到的幸福,他凭什么能得到。

     他以为自己就应该是这样了,没有期待,不想将来,只要好好地为村子效力就够了。也许哪一天会在任务中殉职,就是他最好的归宿。

     可是他遇到了一个比他还固执的女孩子,蛮不讲理,又很任性。明明他只想待在昏暗得能藏匿起差劲的自己的过去,她却硬要把他一点一点地拉向有灿烂亮光的未来。

     喂喂喂,真是够了。

     他不想去到那么明亮的未来,能不能不要再拉他了?

     能不能不要再用那种亮若星辰的目光注视着他了?

     能不能不要再那么小心翼翼地珍惜他了?

     不,不行,不要,不好。她老是拒绝他的提议。

     她生来就被父母惯坏了,总是很蛮横地按照自己的喜好做事,丝毫不会理会别人的困扰。

     所以他才说,她真的是他的报应。

     然而她也只是一个用自己的方式对他好的女孩子而已。

     以后他不在了,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她一直一直都是那个神采飞扬无忧无虑的火之国第一大小姐。

     哪怕是横行霸道,或是飞扬跋扈,甚至是不识世间疾苦,最好啊,也能遇到一个把她当成宝贝一样呵护的人,虽然她已经有将她视若珍宝的家人了。

     总之,不要再为谁伤心落泪了,她根本就不适合这种事情。

     有风拂面而来,卡卡西的手垂落在乱石旁,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好不容易有机会在另一个世界与父亲相见闲聊,一束刺眼的亮光忽然把黑暗驱散。

     “你还有未做完的事情吧。”父亲笑着说,“回去吧,你还没到来这里的时候啊。”

     然后,卡卡西在废墟中缓缓睁开眼。

     原来是鸣人回来了。长门被鸣人感化,牺牲自己复活了在这一战中死去的人。

     曾经被村民们视为不祥的孤儿少年,如今成了木叶的英雄。

     卡卡西面罩下的唇角不禁弯起一道浅浅的弧度。

     ——水门老师,你看到了吗?

     战后的木叶村已不足以用「狼藉」一词来形容,佩恩对村子的摧残比当年大蛇丸的袭击还要严重得多。

     火影纲手重伤昏迷,木叶陷入群龙无首的境地。

     上忍们聚在一起商议对策,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上忍班班长奈良鹿久似乎忍着激动拍了拍银发青年的肩膀,阿凯手握成拳飚出两行热泪,卡卡西不解地眨眨眼,只见大家都用一种异常热切的目光盯着他。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山中亥一代表众人说。

     “啊啊,抱歉,让大家担心了。”卡卡西弯起月牙眼笑道。

     在众人准备散去之前,卡卡西说:“我有个私人的请求要拜托大家,请各位务必答应。”

     众人疑惑地看向他。

     银发忍者的死鱼眼中流露着一抹认真:“我曾经死而复生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希望大家就不要外传了。”

     众人虽不明他的用意仍点头答应。

     上忍们四散而去,立刻投入到重建木叶的指挥中。

     “你是怕传到公主那里吗?”夕日红冷不防地冒出一句,语气中带着调侃。

     卡卡西双手滑入裤兜里,看了一圈周遭崩塌一地的房屋,才开口答道:“她胆子小,泪腺浅,没见过大风大浪,经不起一丁点伤痛,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夕日红由衷地感慨:“一开始大家都当笑话来看,没想到最后你还真的栽了啊。”

     死鱼眼懒懒地瞥了她一眼,没承认也没否认。

     “除了大名大人和志治美夫人,其实你也一直在纵容公主吧。”

     纵容她的喜欢,纵容她的靠近,如果没有他默许的纵容,再尊贵再执拗的女孩子也不可能这么多年都能在他身边转啊转。

     第一技师继续着他的三不政策——不说话,不表态,不理会。

     夕日红像是想起了什么趣事,莞尔道:“看来阿斯玛果然说得没错。”

     抬出亡友,第一技师终于出声了:“阿斯玛说了什么?”

     提起已逝的恋人,红眸美女的神色刹那间变得温柔而怀念:“他说,像你这种人精,别说一个公主,就算五十个公主也缠不了你。”

     闻言,银发青年沉默了好一会儿,用「失策了」的感慨语气说了句:“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说完,背对着她挥手作别,往村子的重灾区走去。

     夕日红轻抚尚未隆起的腹部,眉目间尽是对亡故恋人的思念以及对即将到来的小生命的期待。

     作为过来人,她当然是深有体会的——感情这种事,从来都没有什么先见之明。

     ***

     纲手丝毫没有苏醒的迹象,木叶百废待兴,「晓」蠢蠢欲动,总要有人来主持大局。大名府和木叶高层召开紧急会议,商讨新一任的火影人选。

     大名十分惋惜地说:“我很赏识自来也,原本想选他的,可惜他已经不在了。你们有什么别的人选吗?”托第一技师的福,大名也算是《亲热天堂》的忠实粉丝了。

     团藏阴阴地开口:“既然这样……”

     旋即被奈良鹿久抢先说道:“我举荐旗木卡卡西!”

     “噢噢,白牙的儿子吗?”大名想了想,偏头问身边家臣的意见:“也好,你们看呢?”

     秀德第一个答道:“我赞成。无论是声望、实力,还是品行,卡卡西君都很出众。”言语间颇为赞赏。

     有家臣提出质疑:“可他是不是还太年轻了?”

     秀德回应:“四代目火影就任时不是更年轻吗。”

     “旗木卡卡西是谁的学生?”另一名家臣问。

     水户门炎答:“是四代目火影的。”

     大名点点头:“四代目火影是自来也的学生,自来也是三代目的学生,看来没什么问题了。”

     “三代目火影的施教,无疑是在将村子推向灭亡!”团藏阴冷而愤怒的声音响彻厅堂,他言辞凿凿地指出猿飞日斩、自来也和纲手的过失,“木叶此刻需要的,是能在这种最坏的情况下力挽狂澜,给这个忍者世界带来变革,重塑忍者世界铁律的人。而这个人,非我莫属!”

     奈良鹿久神情凝重地争辩道:“这种过分偏执的做法并不利于……”

     “哐吱——”大门忽然被打开。

     一身绚丽庄重和服的梨香步入厅堂,室内顿时鸦雀无声。

     不理会在座者诧异的目光,她径直走到大名身旁落座,面容沉静如水,举止间散发着这几年本已收敛不少的凌人盛气:“我赞成志村团藏当选六代目火影。”

     众人一愣。

     只听她说:“相比于年轻又没有高层决策经验的旗木卡卡西,我认为与三代目火影同届、又是「根」的首领的志村团藏更适合治理木叶。”

     连木叶的地下组织「根」都知道,看来她也是下了一番功夫。

     秀德沉下脸来,不可置信地瞪着她。

     团藏也看向她,道:“公主大人是明白事理的。”

     秀德正欲驳斥:“梨香……”

     “好了,”大名毫不留情地打断他,“我决定了。团藏,从现在开始,我任命你为六代目火影。”

     秀德紧紧皱起双眉,瞪着他父亲,继而又瞪向他妹妹。

     梨香秀丽的面容无波无澜。

     散会后,秀德与奈良鹿久谈论起现时的形势,而后气冲冲地快步走到梨香的院落,沉声训斥道:“你这次真的胡闹过头了!”

     像是早就料到他会生气,梨香一脸平静:“哥哥有哥哥的立场,我有我的立场。”

     “什么你的立场我的立场!大敌当前,我们最重要的事情难道不是选出最可靠的领导者来保护村子和国家吗!而当上火影,是每个木叶忍者最荣耀的时刻啊你懂不懂?!”

     不提还好,一提到「火影」这个词,梨香的语气就变得激动起来:“我不懂什么荣耀!至今有哪一个火影是有好下场的?!”

     秀德瞬间一怔。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梨香深深呼吸,语气稍稍放缓却仍显生硬,看向他的目光中有很多纷纷杂杂的情绪交缠在一起:“这个世界,有像哥哥和各位木叶忍者这样深明大义的人,自然也有像我这样自私自利的人。什么村子啦、荣耀啦、大义啦,在我心里并不会比旗木卡卡西这个人更重要。”

     “哥哥的立场是努力维护忍村的稳定和国家的繁荣,而我的立场,就是尽全力保护我在乎的人。我们都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而已。”犹如玉石落地,铮铮作响。女孩子微微昂着下巴,脸色苍白却倔强。

     谁当火影都无所谓。

     谁为国为村为大义牺牲都无所谓。

     但是,不能是他。她不要他做什么英雄,在她能阻止的范围内,她绝对绝对不会坐视不管。

     遭人非议又怎样,从小到大,身为最得宠最任性的国君掌上明珠,她遭人非议的地方还少吗?

     秀德从未见过妹妹如此坚决的神情,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大道理竟再也说不出来。

     而另一边,团藏被大名任命为六代目火影的消息传到木叶,一众骨干忍者愁眉苦脸地面面相觑,山中亥一安慰众人道:“虽然团藏得到了大名大人的青睐,但在上忍们进行信任投票前,他还只是代理火影。”

     奈良鹿久私下对卡卡西说:“公主似乎不希望你当火影。”

     银发忍者对他突然说起这个有些意外,投去个疑惑的眼神。

     奈良鹿久向他转述大名府会议上的事。

     卡卡西无奈地叹息道:“抱歉了。”居然像是意料之中。

     就他对她的了解,确实是她会做的事情啊。

     既是长辈又是前辈的上忍班班长笑了笑:“道什么歉,又不是你的错。”

     “公主她……”银发忍者略苦恼地想了想,却只说了这么一句:“跟我们不一样。”

     奈良鹿久宽慰地拍拍后辈的肩膀:“现在看来,也许是上天在补偿你。”

     死鱼眼看着他。

     奈良家长微微翘起嘴角,笑得十分高深莫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