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引来一群吃货
    没有一个学生,只来了一个假刺客。朱由栋见到此番状况,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可是堂堂大学机械系的讲师,竟然一个学生都吸引不来,还是在岳麓书院如此神圣的地方。但转而又想,这也并不能完全怪他自己,这里是大明朝,在这个以程朱理学作为知识正统的时代,机械作为一门工程和技术,不吃香那是正常的。不过,朱由栋并不服输,他要改变这里的一切。既然没有人对机械感兴趣,他更要把机械知识传播出去,最好可以让人人都爱上机械这门伟大技术。

     朱由栋正沉思如何改变现状的时候,郡主朱徽妙说道:“堂哥,你在想什么呢?”“那还用问嘛!公子一定是在烦,怎么把学生吸引来。”周峰抢着说道。朱徽妙却不以为然,说道:“这有什么难的,不就是骗一些学生来嘛!”“你说得倒是轻巧,那你怎么不去骗几个来!”周峰嗤之以鼻道。朱徽妙说道:“堂哥,我们先回去,明天再来,我敢向你保证,明天这里一定会有学生出现的。”朱由栋虽然没有对郡主并什么信心,但也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先听郡主这一回,看看是否真的如她所说。

     于是,在周峰的护送下,朱由栋离开了岳麓书院,准备去渡口搭船,打道回府。本以为朱徽妙会留下来准备骗术,想办法吸引学生,可是她竟然也跟着一起回来了。“郡主,你不是应该去坑蒙拐骗几个学生吗?”周峰提出质疑。朱徽妙却说:“别说得这么难听嘛!我是要去准备准备的,不过不是在这里,而是回王府。对了,我一个人可不行,你也要来协助我!”“我协助你?那可不行,我是公子的贴身侍卫,我得时时刻刻跟着公子,保证公子的安全。更何况,我只听从公子的吩咐,我想公子肯定不会让我跟着你去胡闹的,是吧公子?”周峰满以为朱由栋不会答应,谁知朱由栋却说:“去吧!郡主是在帮我,既然她需要你的协助,你就跟她去看看,顺便也把磊子叫上。等会儿送我回王府之后,你们就用跟着我了,听从郡主的安排吧!”周峰显得十分不愿意,但也只能答应道:“是,公子!”

     事实上,朱由栋并不喜欢有人成天跟着,若不是出于安全的考虑,他也不会要求什么贴身侍卫,反正回到了王府就不必担心安全问题了,郡主既然要人了,正好可以借此支开两个贴身侍卫,朱由栋便答应了郡主的要求,到时候也可以问一问周峰,郡主到底是想到了什么坑蒙拐骗的办法。于是,朱由栋和朱徽妙坐着仪卫司的马车回到王府之后,侍卫周峰和汪磊就跟着朱徽妙走了。

     到了第二天,朱由栋见到了周峰便问他:“昨天你们跟着郡主,用了什么高招骗学生了?”“哪里是什么高招!郡主不过就是在公子写的告示上添加了一行字。”“添加什么字?”“茶点水果自助,全场免费享用!”“你是说,郡主要在书院里为学生免费提供茶点和水果?真的假的?她不会是真的说空话,坑蒙拐骗吧!”“我哪知道啊!我们只是去贴了告示!郡主可是信誓旦旦地说,有个免费的茶点和水果,还怕吸引不到人来!”

     朱由栋坐着马车来到河东渡口,只见郡主已经在渡船上等着了。船上还有几个几筐的水果,几篮子的点心。朱由栋瞬间明白了,朱徽妙并没有坑蒙拐骗,她是真想用免费的食物吸引来学生。而此时,在渡口等候过河的学生已经有不少了。显然,这些学生前往河西就是要去岳麓书院。只是,他们前往书院是以学习的目的呢,还是以吃货的身份呢,朱由栋不得不深感怀疑。

     到了书院后,郡主的方法果然奏效了。只见学生三三两两地来到了岳麓书院,不到半个时辰,整个讲堂都坐满了学生,而讲堂外面也已经人山人海,除了学生外,更多的是老人和小孩。朱由栋不禁捏了一把汗,幸亏郡主朱徽妙及时地让商家补货,源源不断地送来了点心和水果,要不然非得引起一场暴动。

     讲堂上,朱由栋开始给学生们讲解机械钟表的历史。在钟表的历史上,人们主要是利用天文现象和流动物质的连续运动来计时。日晷是利用日影的方位计时,漏壶和沙漏是利用水流和沙流的流量计时。漏刻作为一种计时工具,由漏壶和标尺两部分构成。漏壶用于泄水或盛水,标尺用于标记时刻,使用时置于壶中,随壶内水位变化而上下运动。

     日晷通常由铜制的指针和石制的圆盘组成。铜制的指针叫做“晷针”,垂直地穿过圆盘中心,起着圭表中立竿的作用。石制的圆盘叫做“晷面”,安放在石台上,呈南高北低,使晷面平行于天赤道面。这样,晷针的上端正好指向北天极,下端正好指向南天极。晷面两面都有刻度,分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十二时辰,每个时辰又等分为“时初”、“时正”。随着时间的推移,晷针上的影子慢慢地由西向东移动,移动着的晷针影子即指向对应的时刻。早晨,影子投向盘面西端的卯时附近,而当太阳达正南最高位置(上中天)时,针影位于正北(下)方,指示着当地的午时正时刻。午后,太阳西移,日影东斜,依次指向未、申、酉各个时辰。若是在阴雨天或是夜晚,日晷则无法发挥作用。

     漏刻是一种典型的等时计时装置,计时的准确度取决于水流的均匀程度。早期漏刻大多使用单只漏壶,滴水速度受到壶中液位高度的影响,液位高,滴水速度较快,液位低,滴水速度较慢。为解决这一问题,人们进一步创制出多级漏刻装置。所谓多级漏刻,即使用多只漏壶,上下依次串联成为一组,每只漏壶都依次向其下一只漏壶中滴水。这样一来,对最下端的受水壶来说,其上方的一只泄水壶因为有同样速率的来水补充,壶内液位基本保持恒定,其自身的滴水速度也就能保持均匀。这虽然解决了单只漏壶滴水速度不均匀的缺点,使水流以同样速率补充,但却需要不断加水,冬天是无法使用的。

     朱由栋讲得激情澎湃,却发现自己不过是在自我陶醉,讲堂下面并没有几个学生在听他的讲课。令朱由栋更加绝望的是,越来越多的学生悄悄地溜走了,走之前还不忘打包一些点心水果,好像这些食物才是他们此番前来的真正目的。直到茶点水果都被消灭得差不多了,书院里的学生也已经走得差不多了。

     最后,当讲堂里只剩下一个学生的时候,朱由栋欣喜地发现,那个孩子面前只有半杯茶,通过眼神的交流,朱由栋激动地认为,这个孩子之所以留了下来,完全是被自己的讲学给深深打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