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河东河西
    朱由栋要求周峰改口,不得喊爷,不得自称小的,还得抬头挺胸说话,身为仪卫司小侍卫的周峰,身体僵持了好久,这才纠正了过来,抬头挺胸询问道:

     “如果公子真的想去岳麓山,我这就去把仪卫司的马车牵来。”

     “马车可以有,不过仪仗队就免了,我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朱由栋嘱咐道。

     “我知道了,公子稍等。”

     周峰说着,便快步跑回到仪卫司,很快就拉来了一驾马车。朱由栋注意到,周峰的身后还跟着另一个侍卫,心想怎么又跟来一个,不禁拉脸皱眉,但不做言语。

     “公子,请见谅我多带了一个侍卫来。”周峰显然看出朱由栋不高兴了,急忙继续解释道:

     “因为等会马车到达江边的时候,我们要改成搭船过江,马车需要有个人留下来看守着。可是世子妃交代我,公子外出的时候,必须时刻守护在公子的身边,所以我不能留下来看马车,就只能多带了一个侍卫来了。”

     听周峰神情紧张地胡乱解释一通之后,朱由栋没有责怪,但仍然不苟言笑,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出发。

     “公子请上车,我们这就出发。”周峰撩起马车的门帘,拉朱由栋上了马车。

     此时,朱由栋坐在马车里,两个侍卫坐在马车前赶马驾车,马车踢嗒踢嗒地往目的地出发了,但朱由栋却没有任何的方向感,似乎连马都不如。

     “小周,我怎么觉得,马车一直在绕着王府的围墙走啊?”

     “公子,你很少出门,不知道了吧,我们的王府大着呢,他们都说,整个长沙城王府就占去了十之七八。”周峰的语气显然比刚才轻松多了。

     “不可能,怎么可能有那么大,除非老百姓们也都住进了王府里。”

     朱由栋虽然嘴里说着不可能,可是眼前的王府却是很大,他们的马车似乎就一直没有离开过王府。这就是封建官僚的本质啊!

     朱由栋不敢相信,等他世袭成为吉王后,这个王府就是他的了。一时之间,他不知道是该沾沾自喜还是惭愧羞耻。

     不过转眼一想,此时已经是万历三十三年了,长沙城的这只特大级寄生虫也就快到头了吧!罢了,暂且不去多想,来日方长,生存还是毁灭,还是慢慢地从长计议吧!

     刚才周峰说要过江,想必就是湘江了,竟然从王府去岳麓山需要过湘江,朱由栋大体上知道了王府在长沙城的位置。

     朱由栋的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图景,以湘江为界,岳麓山那边是河西,岳麓山的对面是河东,而王府和整个长沙城都在河东。

     正当朱由栋还在遐想长沙城的地图,只听见马车前面的周峰对另一个侍卫窃窃私语道:

     “磊子,你可听好我说的了,跟公子说话的时候,不要卑躬屈膝的,要抬头挺胸,明白了吗?”

     “不明白,那样岂不是冒犯了小爷?”这个侍卫倒是说了实话。

     “不明白也得明白,这是公子要求的,不然下次就不带你出来了。对了还有,不得自称小的,不得喊爷,喊公子,记住了!”

     朱由栋忍不住笑道:

     “小周,你倒是挺会教的啊!赶鸭子上架,填鸭式教学呀!”

     “公子,让你笑话了。他叫汪磊,是我的老乡,我平时都叫他磊子。他这个人脑子不好用,脾气又直,不过公子放心,磊子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坏心眼的。”

     说起坏心眼,朱由栋倒是想起了自己被人偷袭的事,究竟是谁跟自己过不去呢?是王府里的人,还是王府外的人呢?

     “那你们说说,我们王府里面,谁有坏心眼?”

     “镇国将军!谁都知道,镇国将军和世子爷之间一直斗得很厉害,小爷上次被人暗算,肯定是他们的人干的。”磊子口无遮拦,率先答道。

     “别胡说!小心你的脑袋!”周峰机智地警告磊子,转而对朱由栋说道:

     “公子,你可别听磊子乱说,他也都是道听途说的,不过都是王府里的流言蜚语罢了。镇国将军和世子爷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也就是公子的亲叔叔,又怎么可能会加害于公子呢!”

     朱由栋“嗯”了一声,便不再言语。马车前的周峰和汪磊也都识趣地闭上了嘴巴。朱由栋听着“踢嗒踢嗒”的马蹄声,脑海中想着吉王府宗亲的复杂关系。

     他的祖父也就是现在的吉王有一个王后和一个贵妃,王后是世子爷的母亲,也就是朱由栋的祖母,贵妃是镇国将军的母亲,镇国将军有一个女儿,已经十四岁,封了郡君。

     朱由栋心想,如果世子爷和镇国将军之间的嫌隙只是流言,那么究竟是谁想要害自己呢?贵妃身居高位,郡君又还是个小姑娘,都不可能有加害之心,难道是他的婶娘镇国夫人?

     “公子,我们准备出城门了,出了城门,前面就到江边渡口了。”周峰的话打断了朱由栋的遐想。

     朱由栋掀开窗帘往外看,只见一座高耸的城门映入眼帘,城门上面写着“驿步门”三个大字。朱由栋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系统的图景,长沙城的九座城门环绕着七公里的城墙。

     西临湘江四座城门为德润门、驿步门、潮宗门、通货门。东向两座城门是小吴门和浏阳门,南向一座城门是黄道门,北向两座为湘春门和新开门。

     驿步门外就是渡口,马车缓缓停下,车前的帘子被撩了起来,朱由栋钻出车舆,在周峰的牵引下走下了马车,眼前的视野顿时浑然开朗。

     这个渡口比想象中大很多,江两岸和江面上有着数十艘大大小小的舟船,汹涌的人潮靠着这些渡船来往于湘江两岸,无论下山进城,或是出城上山,都得通过渡船过河。

     “公子,我们登船吧,磊子留在来看守马车。”周峰邀请朱由栋登船。

     “爷,您登船慢点,小的看着马车等您回来。”汪磊嘴笨,说话的时候仍然卑躬屈膝。

     朱由栋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微一笑,又摇了摇头,默默地登船去了。周峰意领神会,摆出一脸嫌弃的模样,叮嘱汪磊道:

     “磊子,马车你可得看好了,老老实实在车上等着,别偷偷溜到别处去玩,要是我回来的时候找不到你,下次你就不要想跟着一起出来了。”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啰嗦!你快登船去,照顾好我们的小爷,可别再出意外了。”

     汪磊毫不理会周峰的嫌弃,推了周峰一把,赶他去登船,自己屁颠屁颠地回到了马车。

     于是,在侍卫周峰的随从下,朱由栋踏上了前往河西的渡船。渡船脱离缰绳,离开此岸,朝彼岸缓缓划去。

     麓山巍巍,湘水泱泱!

     朱由栋分明认出了眼前的碧水青山,一样的湘江之水,一样的山丘绿麓,一样都叫朱由栋,只是物是人非,灵魂跟着湘江之水倒流了四百年。

     一阵感伤之后,渡船已经到了河西,就要靠岸了。

     “公子,你看前方,是岳麓书院的牌楼!”

     朱由栋看向周峰手指的方向,果然那里有个石质的牌楼,上面铭刻有“岳麓书院”四个大字。河西渡口设立牌楼,想必是作为地标引导江中渡船,并供候船人驻足休息。

     朱由栋看到“岳麓书院”四个大字,顿时心动不已。前世的他在湖南大学机械与汽车工程学院学习工作十年,岳麓书院就是一个圣地,书院的辉煌遥不可及。

     梦回书院,一梦千年!朱由栋犹记得自己曾写过,没想到这样的梦竟然成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