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城
        第41章

         木晚晚回去之后有些紧张,好几天都在想这个事,她上次和忘星一起出去的时候还以为是看错了,可是这次她和玄青真人一起应该不会是看错了吧?那个人不是应该安安稳稳的坐在了宫里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街上,而且还是去那种地方。

         木晚晚的心思有些乱,今天晚上又想起这个事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于是就起身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到了桌子前面拿出了准备绣给玉衡子的手帕,正巧这个时候房门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木晚晚不确定的问道。

         “咳,是我。”一个很熟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了。

         听的着熟悉的声音,木晚晚感觉安心多了,快步走过去给玉衡子开门。

         玉衡子披着月光站在外面,看起来比平时平易近人多了,木晚晚闪身让玉衡子进去,自己做贼心虚的看了看外面才放心的关了门。

         等木晚晚回头的时候,看到玉衡子坐在一边看着自己绣的那堆东西,木晚晚就走了过去把东西拿了过来放好,一边还看似有些不满的说着:“玉衡子师叔怎么这样呢,半夜进女弟子的闺房还看别人绣的帕子么?”木晚晚轻车熟路的走到了玉衡子的身边,然后拉开了他的手坐到了他的怀里,柔声说道:“所以玉衡子师叔你这是什么?一回生二回熟么?”

         玉衡子被木晚晚这调{戏的有些脸红了起来,他想起来今天来找木晚晚不是应该要发展成这个样子的,清了清嗓子压低了声音说道:“晚晚你先起来,今天找你是有事要说。”

         看着玉衡子这样说木晚晚就不满意了,木晚晚的手不是很老实的来到了玉衡子的胸膛,不老实的说道:“有什么事这样不可以说么?玉衡子师叔你在害羞什么?”

         玉衡子抓着木晚晚那不老实的手,严肃的说道:“晚晚,我问你,去天香阁的那天你是看到了那个人么?”

         听到了玉衡子提起那个人,木晚晚一愣,刚刚嬉皮笑脸的姿态也停了下来,在玉衡子严肃的目光下点了点头。

         得到了木晚晚肯定的回答,玉衡子的脸色一变,如果一个人的话那么玉衡子还能怀疑是玄青真人看错了,可是连木晚晚都看见了的话,那么他在宫里好好做皇帝不做,微服私访的跑到这街上去烟花巷柳的地方做什么?

         “他去哪种地方做什么?”玉衡子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木晚晚用一种不明白的眼神看着玉衡子,就连她都知道去那种地方只能有一个答案,玉衡子居然问为什么去那种地方。

         “玉衡子师叔你是认真的么?”木晚晚不确定的问了一遍玉衡子,她是想不明白玉衡子是真的不知道那种地方是什么地方呢还是别的什么……

         “恩?认真什么?”玉衡子一时没有明白过来木晚晚再问什么。

         木晚晚从玉衡子的怀里下来了,拉了旁边的一个板凳坐在玉衡子的身边,正色的说道:“就是玉衡子师叔真的不知道那种地方是什么地方么?”

         木晚晚就怎么大咧咧的就问了出来,玉衡子感觉自己脸一红,半响才说道:“知道。”

         知道你还问为什么?!

         木晚晚给自己倒了杯茶,很正经的给玉衡子说道:“知道的话那么就不用我多说了吧玉衡子师叔,你也知道那个地方是什么地方,去了哪里还能去干什么?”

         “可是他可是当今天子。”玉衡子的眉头都皱了起来,还是有些不相信这一事实,轩成帝作为当今天下,后宫繁花更是多不胜数,宫里有多少没有承宠的美人儿都不知道,实在是没有必要去这种地方。

         “那他也是个男人,再说了古往今来难道就没有当今天子去这种地方的么?”木晚晚义正言辞的说道,说实话木晚晚好像现在已经没有了作为后妃的自觉,就算是看到轩成帝去了那种地方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还有了一种轻松的感觉,不过看着玉衡子严肃的眼神,木晚晚还是安慰了他一下:“所以不必要太担心玉衡子师叔,说不定……”

         说不定轩成帝只是随便出去玩玩而已呢……

         不过后面这话木晚晚没有敢说出口。

         玉衡子感觉自己的头有些痛了,有些无奈的说道:“所以轩成帝去那种地方……”

         “当然是去找……”木晚晚下意识的接口,犹豫了一下又改口道:“是去找点乐子啊。”

         说完看见玉衡子在看着自己,木晚晚丝毫没有感觉到不对,反问玉衡子:“怎么了玉衡子师叔,怎么看着我干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么?去那种地方不是找乐子,难道是花钱找个……女人下围棋么?”

         “那也不是……不可能……吧。”

         “下一晚上的围棋么?”

         “也许只是第一次……”

         “别傻了玉衡子师叔你怎么知道是第一次,光我看到的就不止一次了。”木晚晚打破了玉衡子的幻想,她和玄青真人这一次看到的都是第二次了,而且看着轩成帝很熟悉的就走到了那个地方,一看就不止一次了好不好。

         玉衡子突然抓住了重点,猛然抬起头看着木晚晚,不确定的问着木晚晚:“晚晚……你说光你看到的就不止一次是什么意思,你还看到过第二次么?”

         木晚晚惊觉自己说漏嘴了,不过玉衡子知道了就知道了吧,木晚晚把自己知道的都托盘而出:“就是,上次我和忘星出去的时候也看到了,我还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是这次和玄青真人也一起看到了所以……”

         玉衡子感觉自己不光头疼了,胃也开始痛了起来。

         不动观自开国以来就是国观,观里的天师都是世袭的国师之位,虽说有些超脱于朝堂之外,可是玉衡子也不希望自己辅佐的天子去……这让他如何面对自己的师傅,如何面对先帝。

         木晚晚见此拿了毛巾沾水给玉衡子敷着头部,希望这样他能好一点。

         半响,玉衡子好像有点缓过来了,木晚晚也放下了自己的手,有些担忧的看着玉衡子:“玉衡子师叔你没事吧,要不然你今天晚上就在这里睡吧,我看着你我能好受些。”

         “无事。”无事这两个字玉衡子简直是用牙齿给磨出来的,有些不想承认这就是事实。

         “我先回去了。”玉衡子起身准备回去,要好好想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唉,这就回去了。”木晚晚有些惊讶,难道玉衡子今天就是为了来问她这个事情专门大半夜的跑一趟么?!

         可是玉衡子好像没有听到木晚晚的问话一样就怎么径直的走了出去,木晚晚也是在玉衡子走出去还贴心关了门之后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这玉衡子,真是!

         ……

         “啊,师兄真是,半夜从女弟子的房门里出来真是……嘻嘻嘻。”玉衡子从木晚晚的房里出来之后有些慌神,突然从背后传出来了声音。

         玉衡子听着来人的声音有些不确定的问道:“玉清?”

         那个人从阴影中走出来,笑嘻嘻的看着玉衡子,月光下能看的出那个男子的容貌非凡,身姿挺拔,身着着不动观的道服,只是话语有些不着调。

         “真不愧是玉衡子师兄唉,是我啦玉清。”玉清上前几步走到玉衡子身边嗅了嗅,还奇怪的自言自语:“不过奇怪什么味道都没有,玉衡子师兄难道和美人在房里呆了一会儿什么都没做就那么出来了么?”

         玉衡子不悦的退后了几步,对着这个师弟……还有另外一个师弟他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玉清你……你和玉真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玉清抬头望了望天,好像没有听到玉衡子的问话一下,还是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过说起来也对,玉衡子师兄才进了那个女弟子的房门那么一会儿,要是真的那么快就出来了我以后都不敢直视玉衡子师兄你了呢。”

         玉衡子:“……”

         玉衡子有些生气的说道:“你好好回话!”

         “哦。”见玉衡子动了怒气,玉清这才收起了刚刚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认真的回着玉衡子道:“昨日下午就回来了。”

         “回来了怎么不见你们?”玉衡子有些疑惑,平时这两人外出云游回来可不是那么低调的人啊,这次那么静悄悄的。

         玉清满不在乎的说道:“想着不要打扰玉衡子师兄嘛,不过玉衡子师兄真的是艺高人胆大啊,那个女弟子师弟听说还是当今圣上的贵人吧,师弟佩服佩服。”

         玉衡子:“……”

         玉清突然向前走了几步靠近了玉衡子,玉衡子往后退了一步,怒道:“玉清你干什么?!”

         玉清一派天真的说道:“不是啊师弟我只是想看看玉衡子师兄现在的脸色而已。”

         “那你看到了么?”玉衡子十分隐忍着怒气的说道。

         “看到了,感觉十分的不好啊。”玉清十分诚实的回答玉衡子。

         “现在,你给贫道……”

         玉衡子话还没有说话,玉清就那么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呵,跑的还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