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城
    第43章

     当然了玉清和玉真回来还带回来一个小弟子的事情木晚晚并不知道,她连玉清和玉真是谁都不知道。

     这就造成了现在这样一个尴尬的境地。

     这天晚上木晚晚闲着无事出来散散步,远远的就看着三个人结伴从远处而来,开始的时候木晚晚还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可是那三个人离得也委实有些太近了,看着越来越走进的那三个人,木晚晚心生疑惑的躲到了一边。

     等再走近些才看清那三个人是两男一女,两个男的长得是一模一样,少女虽然穿着不动观的道服但是看起来倒不像是不动观的道姑,不动观的道姑就那么几个,木晚晚来来回回的也都见过了。

     但是这两个男的木晚晚也没见过,她也没有听说过不动观有一模一样的两个道士啊。

     更让木晚晚觉得惊讶的是,那两男一女走着走着就进了一个院子,木晚晚心里的疑惑就更为深了,等到木晚晚在上前探头探脑的查看的时候发现他们三个人已经进了房间。

     木晚晚:“……”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木晚晚愣了半响都没有想出来这是什么情况,在内心挣扎许久之后还是静悄悄的走进了那个院子里,默默的躲在了墙角之下,想要看看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也许是来不动观这里的上香祈福的香客三兄妹?木晚晚在心里默默地想着,可是香客的院子明明不在这啊。

     今夜的风还真是有些冷呢!木晚晚拢了拢自己身上的衣服,盯着自己脚下的地已经发愣看了很久了,可是门的那边好像也没有什么事传来一样。

     就在木晚晚准备放弃回去,想着或许也没有什么事的时候……

     从门的里面传来了女子的惊呼声。

     还在发愣的木晚晚差点被这女子的惊呼声给吓一跳发出声音,木晚晚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以免发出什么声音惊扰了门里面的人,可是渐渐的,越来越不对劲,虽然是压抑着,但是木晚晚好像还听到了女子的……声音,好像在抑制自己。

     这种声音木晚晚很熟悉,她和玉衡子……

     可是这情况也和她和玉衡子不太一样啊,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刚刚进去的是两个一模一样的道士和一个道姑吧?

     这真的没问题么?还是说自己看错了?

     木晚晚开始怀疑刚刚自己看到的了,或许是刚刚天太黑了自己眼花了也不一定,木晚晚如此想到。又想到自己在偷窥别人的私事就觉得有些羞耻,还是快快离开比较好。

     正当木晚晚准备离开的时候,门里面又传来了两个男人压抑的话语声。

     这会木晚晚确定她没有听错,确实是两个男人的声音。

     木晚晚:“……”这、这让她说什么是好啊,刚刚给自己做了那么久的心里建设就那么一下子的崩塌了,这让木晚晚不能接受。

     而且这里是不动观啊,那三个人穿的都是不动观的道服,这……木晚晚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了。

     木晚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个院子的,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站在玉衡子的寝室前面了。等来到了玉衡子的寝室前面木晚晚又愣住了,怎么不知不觉的就来到了这里呢?

     “咚咚咚。”木晚晚敲了敲玉衡子的门,门内没有回应,木晚晚犹豫了一下看到灯是亮着的,玉衡子应该在里面吧,说起来玉衡子自从半夜去木晚晚的房里之后就越来越熟悉了,这样也让木晚晚觉得方便,也不用半夜起来了偷偷摸摸的回去了,说起来木晚晚已经好久都没有来过了。

     “咚咚咚。”木晚晚又锲而不舍的敲了敲门。

     “恩?”这下子从门里面传来了玉衡子的回应,“是谁何事?”

     “玉衡子师叔是我啊。”木晚晚听到了玉衡子的声音就感觉安心许多,柔声对着门里的玉衡子回答道。

     门里的玉衡子听见是木晚晚的声音,就披着衣服起来开门,木晚晚这边只能听到一些轻微的动作发出的声音,没让木晚晚等多久,门就开了,木晚晚看到的是披着道服的玉衡子。

     刚刚的木晚晚感觉自己的三观被冲击了一下,明明天天都能见到玉衡子,现在见到玉衡子却像是久违了一样,冲过去抱住了玉衡子。

     玉衡子措不及防的被木晚晚这一抱住后退了几步,感觉到木晚晚的情绪不怎么好,一只手搂住木晚晚,一只手关门。木晚晚紧紧的靠着玉衡子的胸膛,这样能让她安心好多。

     “恩?”就这样抱了许久,玉衡子觉得自己披着的道服都要被木晚晚给拉了下来,只能一把抱住木晚晚把她放到了身后的chuang上。

     玉衡子细心的给木晚晚脱去鞋袜,手指接触木晚晚的脚踝的时候都是冰凉的,有些心疼,但话一出口就有了些斥责的意味:“脚怎么那么凉?刚刚在外面呆了许久?”

     木晚晚可怜巴巴的看着玉衡子,不服的辩解道:“怎么,晚上睡不着还不许我出去散散步了、”

     玉衡子也感觉自己刚刚的话语有些不对,放轻了声音说道:“不是那么意思。”见木晚晚还是用那种眼神好像是在控诉着他一样,玉衡子挨着木晚晚的身边坐了下来,拉开被子把木晚晚盖了个严实,“我刚刚没有凶你的意思。”

     “噗。”木晚晚噗嗤一声笑了,想不到玉衡子居然那么好玩。

     木晚晚半抱住玉衡子的腰,整个人靠在玉衡子的身上,还用脚去勾玉衡子的脚,“哎呀玉衡子师叔就是那么严肃,我也没有生气玉衡子师叔不要在意。”

     玉衡子:“……”

     在不知不觉之间,刚刚玉衡子披着的道服已经不见了,而罪魁祸首木晚晚看着只着了中衣的玉衡子假模假意的疑惑,“咦,玉衡子师叔怎么只穿着中衣呢,你这样不冷么?”

     说完,木晚晚往床的里面移动了不少地方,给玉衡子留下了空间,然后期待的看着玉衡子。

     玉衡子:“……”

     玉衡子上来了之后木晚晚把被子给了玉衡子一半,一边还说:“盖好了哦玉衡子师叔,要不然等冻出了老寒腿可就了不得了,尤其是玉衡子师叔这个年纪更要好好保养,我爹就是这个年纪得得老寒腿,现在一到寒风下雨就可难受了。”

     木晚晚说完了,也给玉衡子盖好了被子,可是转身一看玉衡子的脸色不怎么好。木晚晚反省了自己一下,好像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又默默的黑了一下玉衡子的年纪,这样不好。想到上一次说玉衡子不中用需要包养之后发生的事情,木□□笑了两声。

     “呵呵。”木晚晚默默的离开了玉衡子一点距离,现在他们这个地点有些危险啊,“玉衡子师叔你明白的我没有那个意思,我的意思就是很单纯的意思。”

     呵,玉衡子倒是没有听出来很单纯的意思。

     听了木晚晚的解释之后,玉衡子的脸色没有变好,反而越来越黑了。他一把揽过木晚晚,准备吓一吓她,让她知道这种“玩笑”是不能三天两头的开的,可是木晚晚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住了。

     木晚晚觉得她还是比较喜欢正常的……那种道教玄法博大精深她真的不想在领教了。

     “那个,玉衡子师叔,我来是有事的。”在这千钧一发之刻,木晚晚突然想到了自己为什么来玉衡子这里。

     玉衡子果然停下了动作,刚刚进门的时候他就觉得木晚晚的情绪有些不对,可是刚刚木晚晚一进来就抱住了他,问她也什么都不说,刚刚还委实把玉衡子给吓了一跳。

     “恩?你刚刚来的时候是有什么事。”玉衡子柔声问道,用手指细心的拨开木晚晚耳边的凌乱的碎发,看着木晚晚受惊如小鹿一般的眼神看起来刚刚确实是吓到了。

     玉衡子不由觉得有些好笑,明明做起来的事情最为大胆不过了,不过内在不过是个绣花枕头。

     木晚晚也感觉到了玉衡子冷静下来了,顺了口气,把自己刚刚看到的事情给玉衡子讲述了一边。木晚晚的讲述能力实在是一般,头不是头,尾不是尾的,看着木晚晚现在稳定的情绪,玉衡子也不觉得刚刚发生了什么大事,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是不停的把弄木晚晚的头发,可是听到木晚晚讲到了一版,本来没有放在心上的玉衡子脸色突变。

     “你看清楚了么?”玉衡子严肃的问道。

     木晚晚本来是舒服的躺在玉衡子臂弯讲述故事,被玉衡子一问愣了一下,复而又肯定的点了点头,“天啊,我都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当然你不知道我在墙角下的时候都惊呆了。”

     玉衡子扶额,他就知道玉清和玉真这两个家伙回来就没什么好事,居然还那么招摇!

     玉真和玉清这边也是一派祥和。

     弯弯已经睡着了,玉真说道:“大哥,刚刚偷窥的那个道姑好像不是我们观里的啊。”

     玉清想了想,“不是给你说过了么,是玉衡子师兄的……”

     “哦,怪不得我没有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