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城
    第42章

     玉衡子再见到玉清和玉真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日下午了,玉衡子准备去戒律堂去一趟,结果在路上居然看见了玉清和玉真。说起来玉衡子自昨日半夜见到玉清之后,今天早膳和午膳的时候都没有见到玉清和玉真。不过看起来玉清和玉真还是那副老样子不着调,不过最让玉衡子觉得头又痛了起来的时候是因为看见玉真后面带着一个少女?!

     那个少女见也不多十六七岁的样子,穿着不动观的道服,看着和木晚晚差不多大。但是不动观的道姑总共也就那么几个,玉衡子很肯定的这个女子他以前并没有见过。

     这个少女脸红红的好像是并不想和玉真玉清呆在一起的样子,玉真见此还旁若无人的拉着那个少女的手好像在强迫那个少女和他们一起走一样。

     玉衡子觉得自己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这……这叫什么事啊。

     玉清和玉真好像并没有看见玉衡子,玉衡子却忍不住了快步上前叫住了他们:“玉清、玉真、你们在干什么?”

     玉清和玉真还有那位少女这才看见了玉衡子,玉清和玉真见到玉衡子一点心虚的态度都没有,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两个人是双生子,此时也是异口同声道:“原来是玉衡子师兄啊,玉衡子师兄在这里是有什么事情么?”

     他们两个都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那个少女见到玉衡子却是紧张到不敢看玉衡子,手一直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服,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一般。

     见此,玉衡子就更生气了。他见刚刚玉真拉着那个少女的手开始就有些不对劲。想着想着玉衡子就觉得最近真是多事之秋,要不然怎么会黄虎豹天师那边刚走,这玉清和玉真就那么快的接着就回来了呢?!

     本来没什么事的也有事了。

     玉衡子按着自己不停跳动的太阳穴,有气无力的说道:“说吧,玉清、玉真这是怎么回事?”

     玉清和玉真两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两个人好像搞不明白玉衡子到底让他们交代什么事一样,最后还是玉清不确定的开口说道:“玉衡子师兄所谓何事。”

     所谓何事?呵呵。

     在玉清开口问玉衡子期间玉真还小声的和那位少女说道:“不要害怕乖乖,那是我师兄,就是人长得吓人了点。”

     虽然玉真是很小声的在和那位少女说话,但是他们几个人离得那么近还是能听到的好吧。

     玉衡子气结,颤抖的指着玉清说道:“我说你们两个……”玉衡子用眼神看了一眼那位少女,发现那位少女低着头不敢直视玉衡子,而玉真在少女耳边不停的安慰,玉衡子看不下去了,索性扭头,“那位……是什么人。”

     “什么什么人。”玉清还一副弄不明白的表情,在玉衡子快要气炸了的时候,才恍然大悟道:“哦,玉衡子师兄你原来是说弯弯啊。”

     “弯弯?什么弯弯?”玉衡子有一时间发愣,刚刚一瞬间还以为听到了木晚晚的闺名。

     玉清拉过了那个少女,对着玉衡子介绍道:“这就是弯弯啊,我和玉真的弟子。”

     那个名叫弯弯的少女被拉到玉衡子面前的时候都是抖着的,好像犯了什么错一样,玉衡子见她这样也不好多说什么,再说这件事千怪万怪都要怪玉真和玉清,和这弯弯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玉衡子把玉清拉到了一边,玉清也放开了弯弯的手,同时玉真见玉清放开了就赶忙迎过去半搂着弯弯在弯弯身边柔声细语,这会是真的很小声,不知道在给弯弯说些什么。

     玉衡子把玉清拉到了一个较为远的地方,再想往前走的时候,玉清还不乐意了,“我说玉衡子师兄这就够了啊,这也没人,有什么话你就说,再远可就看不见弯弯了。”

     “……”玉衡子气结,他居然没有想到玉清居然那么理直气壮的说了出来,怒气冲冲的对着玉清说道:“玉清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么?那弯弯和你们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刚刚不是告诉玉衡子师兄了么,就是弟子和师父的关系啊。”玉清说道。

     从小到大,玉衡子和这两位师弟是一起长大的,他们做了什么事一点都瞒不住他,玉衡子反问玉清,“真的只是弟子和师父的关系么?那弯弯是谁的弟子?”

     “是我和玉真的啊。”玉清很自然的就说了出来,“我的就是玉真的,玉真的就是我的,从小到大不都是这样的么?”

     玉衡子当然知道玉清和玉真从来都不分彼此,可是他们三个人的关系看起来不像是单纯的弟子和师父的关系,但是,这种事情已经超脱了玉衡子的想象的范围,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说道这件事。

     玉清虽然被玉衡子拉到一边,但也时刻观察着玉真和弯弯那边的情况,见玉真和弯弯在那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又或是刚刚弯弯还低头,被玉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给哄笑了就有些着急。

     “玉衡子师兄没什么事了么,如果没事的话师弟就告退了。”玉清想着这样的大好时光怎么能在这陪着刻板无趣的师兄在这里聊天呢,当然还是过去比较要紧,就要离开这里。

     可是事情还没有说清楚玉衡子又怎么会那么简单的就放任玉清离开呢,玉衡子拉着玉清的手腕,玉清还要挣脱可是挣脱不开,有些垂头丧气,“好了好了我不走了行了吧,那么现在玉衡子师兄可以放开我了吧。”

     说完还小声的说了一句:“刚刚玉衡子师兄还这样拉我过来,这下子又抓着我的手腕,要是被弯弯看到了还指不定以为我们两个有分桃之好啊,和别人也就算了,和玉衡子师兄传出这样的……”

     玉衡子听见了玉清的碎碎念,狠狠的甩开了玉清的手。

     玉清揉了揉自己的手腕,拉开袖子一看手腕的一圈都是通红的,抱怨玉衡子,“玉衡子师兄下手可真狠呢!”

     “这还是轻的!”玉衡子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惹得那边的弯弯和玉真都侧头过来看,玉清见弯弯看过来了还报以微笑,看的玉衡子的太阳穴一抽一抽的。

     想着这边或许会有人经过玉衡子压低了声音说道:“玉清你给我说实话,你和玉清还有那个弯弯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玉清勾唇笑了笑,“我们什么关系玉衡子师兄难道不是已经猜出来了么,怎么还非得要师弟亲自说出口才甘心呢。”说着玉清还小声的说道:“我们的关系不就是玉衡子师兄和昨晚玉衡子师兄从那个的房中出来的女弟子的关系是一样的么,哦对了,听说那个女子的名字好像也叫……晚晚,是吧?!”

     玉衡子:“呵……你知道的还挺多。”

     “哈哈哈哈,彼此彼此,这叫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嘛。”说着玉清好像回忆起了什么,“不过不知道我们师傅的在天之灵看见我们几个都这样会不会气的在天上骂我们!”

     “啪。”

     “好痛,玉衡子师兄你在干什么!”

     玉衡子狠狠的打了玉清的脑袋一下,玉清呼痛道。

     玉衡子却是很严肃,“胡闹,现在连师傅都敢打趣了。”

     见到玉衡子如此严肃的表情,玉清也知道自己说的有些过了,“好吧,对不起,对不起师傅,弟子不应该打趣您的。”说着玉清看着玉衡子,像是一幅任务交差了的样子,“所以玉衡子师兄你现在可以让我走了吧,你看那边弯弯和玉真还在等着呢。”

     玉衡子看向那边,果然弯弯和玉真都在看着他们两个,不过隔着那么远的距离他们两个应该是听不到什么的。玉清也看到了他们两个一直在看着他们,有些抱怨的想着玉衡子说道:“你看玉衡子师兄他们两个都看了好一会了,如果咱们两个在说的时间长一点的话弯弯说不定真的会怀疑我们两个的关系。”

     玉衡子被玉清气的脑仁疼,摆了摆手,想想又觉得不对,还是拉住了正要走的玉清,想要确定一下自己的心中所想,“……如果说你和弯弯是那种关系的话,那么玉真和弯弯是什么关系?”

     玉衡子看着弯弯和玉真看似亲密的姿势,这种……是他和木晚晚在外面都保持着距离的人看不懂的。

     “我们都是那种关系啊。”玉清笑着回答玉衡子,“我刚刚不是说了么玉衡子师兄,我的就是玉真的,玉真的就是我的。”

     玉衡子:“……”

     这让他说些什么是好?!

     在玉衡子惊愕的目光之下,玉清小声说了句,“所以现在我可以走了么玉衡子师兄。”

     玉衡子还没反应过来,他被玉清能把不要脸说的如此清晰脱俗毫不做作给惊愕到了,所以还在回想刚刚玉清的那句“我的就是玉真的,玉真的就是我的”那句话。

     见此玉衡子没有回答也没有阻拦,玉清又小声说了句,“那我走了。”

     玉清走到一半看到玉衡在还愣在那里,撇嘴:“矫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