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城
    第40章

     清晨,天还蒙蒙亮,周围的一切都安静极了,连晚上不时出现的几只野猫都不知道躲到哪里去睡觉了。

     “不早了,应该起了玉衡子师叔~”天还微亮的时候木晚晚就准时的醒来了,有些羡慕的看着玉衡子安稳的睡颜,顺便也把玉衡子给叫了起来。

     听到了木晚晚的叫声,玉衡子不紧不慢的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木晚晚的笑颜,心里一下子就如同被什么填满了一样,对着木晚晚说道:“早。”,还顺便揉了揉木晚晚的脑袋。

     其实玉衡子还比木晚晚早醒一点,本想着不吵醒木晚晚自己偷偷的起来,木晚晚醒来的时候玉衡子感觉到了所以又闭上了眼睛。

     “早啊玉衡子师叔。”木晚晚对着玉衡子的额头狠狠的嘬了一下,“好了玉衡子师叔可以走了。”达成任务之后的木晚晚笑着看着玉衡子而自己躲进了被子里。

     玉衡子没法子,只能自己起身寻找昨晚散落在各地的衣服出门了。

     玉衡子回自己的寝室换过衣服之后刚好就是早膳的时间。不意外的,木晚晚没有来。

     玉衡子有些头疼,他觉得木晚晚的饮食习惯不怎么好啊,总是不按时按点的吃饭,又或是和忘星去街上吃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这样长此以往的对身体也不好。

     玉衡子暗暗的记下了,想着下回见到木晚晚的时候一定要好好说教她一下。

     今天很难得的,黄虎豹天师也在这个膳房和他们一起吃饭。

     黄虎豹天师来了之后坐在了玉衡子的身边,拿了一块馒头无精打采的啃着。

     而玉衡子的另一边坐着的是玄青真人,看到黄虎豹天师坐到了玉衡子的旁边玄青真人忍不住嘴角抽搐了起来。

     “玉衡子道友啊。”黄虎豹天师吃着吃着就把他啃了一半的馒头给放了下来,对着玉衡子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

     “何事,黄道友?”看着黄虎豹天师放下了馒头,玉衡子也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准备心平气和的迎接黄虎豹天师的问题。

     “唉。”黄虎豹天师叹了口气,把刚刚放下来的馒头又拿到手里,好像是手一滑一样馒头又掉落到了盘子里,馒头和盘子碰撞发出了响声,然后黄虎豹天师压低声音对着玉衡子说道:“玉衡子道友你不觉得你们膳房的馒头太难吃了点么?”

     玉衡子:“……”玉衡子突然不知道应该如何接话,他自小清修道教,对吃这一字上并无太多追求,好吃的不好吃的,对他来说都是填饱肚子的东西。

     虽然黄虎豹天师是压低了声音,但是坐在玉衡子另一边的玄青真人是听到了的。玄青真人本身对黄虎豹天师就有些看法,见黄虎豹天师都这样样子还如此挑剔就有些不满:“馒头不都是一个味道么,难道还有好吃与不好吃的分别?!”

     玄青真人毫不客气的说道,对着黄虎豹天师也没什么好脸色。

     如果普通人看到玄青真人这个脸色肯定就不会去招惹玄青真人了,可是黄虎豹天师不,他见玄青真人说出此话来还有些不服气,辩解着:“此话差矣,玄青道友。”

     说起吃来,黄虎豹天师就来了劲,“这个馒头啊做的好来也是好吃的不得了的,就拿贫道观的馒头来说,拿做出来松软、微微甜,吃一口还带着弹性,夹一些爽口的小菜来吃那最是最好不过了。”黄虎豹天师话到此看了一眼刚刚被他不小心手滑掉到了盘子里的馒头,又拿了起来,“你们再看看你们不动观的馒头,这个硬度啊,拿出去防身都没有问题,这个贫道刚刚吃了半个,那真的是噎嗓子啊,如果不喝水那根本就吞不下去,你们看看,唉唉。”

     黄虎豹天师对着馒头评头论足一番,话语间对着不动观的馒头多有不满意。

     听着黄虎豹天师的话语,玉衡子默默的掰了一块馒头吃了一口,感觉好像也没有黄虎豹天师说的那么差啊,和他吃过的别的馒头,比如宫里的馒头相比,感觉除了宫里的馒头确实软那么一点,甜那么一点别的也没什么差别了吧。

     玄青真人此时却想把黄虎豹天师给扔出去,来不动观那么多天惹了那么多麻烦事不说,还这挑剔那挑剔的,简直无理取闹。

     “既然黄天师觉得那么不好那么以后可以出去吃吧。”玄真真人毫不客气的说道。

     “可是贫道也只是给你们提一个意见啊。”黄虎豹天师这次看清了玄青真人现在铁青的脸色,自己还有些委屈,“难道贫道让你们更加进步变得更加美好这样不行么?”

     玉衡子:“……”

     玄青真人:“……”

     他们都不知道怎么现在这样就不好了,吃个馒头就能变得更加进步更加美好了。

     和这种人对话简直是浪费自己的时间,玄青真人默默的收拾了自己的餐盘走了,玉衡子本来也想走掉,可是好像有什么吸引他一样,他一眼就看到了膳房进来的木晚晚,不得不陪着黄虎豹天师又坐了一会。

     等到木晚晚只拿了两个馒头和忘星出去了之后,玉衡子也默默的收拾碗筷准备走掉。

     “唉,玉衡子道友,贫道还没有说完呢,贫道告诉你啊,那个素面还是东街巷子的最后一家最好吃了,玉衡子道友你有机会的还是一定要吃一下的。”

     玉衡子:“……”他并不想知道。

     ……

     过了几日,黄虎豹天师说要准备走了,玄青真人终于是松了一口气,好像是这尊大佛终于走了,表现的也很明显,恨不得他马上走一样,脸上也久违的不是阴沉沉的了。

     可是黄虎豹天师说是要走也好几日了,但是一直没有动身,每天就是带着他的那群玄女和弟子出去街上买东西,回来就睡,和那啥一样……

     终于今天,黄虎豹天师对着玉衡子和玄青道友说道:“玉衡子道友、玄青道友怎么多日以来实在是打扰了,贫道在天香阁订了一个雅间,还请你们赏个面子。”

     “你安静的走就好,不用……”

     “不不不,这怎么能行呢,玄青道友,这是一定一定的,毕竟……”黄虎豹天师笑了下,“毕竟这些日子以来还是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所以这个是一定要的。”

     好吧,因着黄虎豹天师的强烈要求,玉衡子和玄青真人、还有观里的一些道士道姑有一部分都来了,木晚晚想不到她也被请来了,说还是黄虎豹天师要求的。

     到了天香阁的雅间,有的道士估计在别的雅间,这个雅间里就玉衡子、玄青真人、和一个不爱说话沉默寡言的不动观的高功、黄虎豹天师这边就是他和他的几位玄女、还有木晚晚和忘星。

     这让木晚晚感觉压力有些大,而且她还和忘星被安排坐到了黄虎豹天师的一个玄女的身边。不过因着郭玄女和连翘玄女那件事过去还没多久,这几位玄女看起来都是老老实实的,没了刚来时候的那个飞扬跋扈。

     “妹妹,你吃这个。”在木晚晚发愣的时候,坐在木晚晚身边的那个玄女用公筷给木晚晚夹了个青菜,报以友好的笑。

     “看妹妹都不吃菜,我夹给你没问题吧?妹妹不喜欢么?”那个玄女看着木晚晚一直不动筷子,疑惑的说道。

     她……她不喜欢吃青菜。

     在这个玄女期待的眼神下,木晚晚还是夹了起来吃掉了,“没、没有。”

     “那就好。”看着木晚晚吃了下去那个玄女笑了,“我叫程程。”

     “我叫木……忘星。”

     程程笑的别有深意,小声对着木晚晚说道:“妹妹的身份我可是知道的哦。”说着拿了一杯素酒对着木晚晚说道:“妹妹我敬你。”

     木晚晚喝了下去,感觉程程有些奇怪,但是也不知道哪里奇怪。她把头转过去看着忘星,忘星正在奋力的吃着,一点都没有注意到程程和木晚晚之间的气氛,玉衡子和玄青真人那边也是和黄虎豹天师说这话。

     看着这边好像其乐融融的样子,木晚晚有些不是滋味,为了逃避程程的问话木晚晚悄悄的出了雅阁。

     出来后被风一吹木晚晚感觉舒服多了,刚刚在雅阁里的那种闷热感也消散不见,木晚晚来到天香阁三楼一个看景地方坐着,想着等到差不多的时候再回去好了。

     还没坐下多久,就感觉到背后有人在拍她,木晚晚回头看见是玄青真人。

     “师父,你怎么出来了?”木晚晚感觉有些意外,刚刚还看见玄青真人在里面说的火热呢。

     “怎么,就许你出来,就不许我出来么?”玄青真人斜了木晚晚一眼说道。

     在玄青真人面前木晚晚的气焰就好像低了一些,“弟子不敢。”

     两人无言,玄青真人好像有什么事一样,半响才犹豫的开口,“忘尘……为师……”

     话还没说完,就看见木晚晚好像看着什么聚精会神的样子,玄青真人也顺着木晚晚的视线看了过去,发现那是一个人……

     等到看清了那个人的相貌之后,玄青真人不由的一惊,这不是……

     那个人越走越远,最后走到了不远处的一个灯红酒绿的地方进去了。

     木晚晚和玄青真人对视一眼,玄青真人压低声音说道:“不许告诉任何人。”

     “恩。”木晚晚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