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恐怖游乐园(六)
        “还剩60s,倒计时开始。”

         “59、58、5、4……”

         卧槽,直接就从5开始了?

         看来这个主持人对她很不满呐。

         徐徽皖微微一笑,瞬移到了云朵冲冲冲下面,刚好听到主持人数到“1”。

         *******

         “刚刚发生了什么?”

         “我就眨了个眼,那女的怎么就到了过山车下面!”

         “她肯定不是人,她是什么东西?”

         “之前她不是说自己是道士吗?”

         “道士?”有人嗤之以鼻,“咱们见过的道士多了,有哪个有这本事?”

         “主持人,她谁啊?”

         “就是,她谁啊?”

         “你刚刚放她走,是不是知道她是什么身份啊?”

         众人七嘴八舌地,一人一句说得开心。

         “各位观众。”主持人脸色难得阴沉了下,“你们既然对这个女人这么好奇,不如这次就去会会她吧,嗯?”

         “这次这么早就可以上场了?”

         “之前不是都要到鬼屋才可以去嘛。”

         主持人冷笑了声,“游戏规则总是能改的。”

         嘿嘿嘿。

         观众区里传来一阵YD的笑声。

         *******

         “没有安全带、这个过山车没有安全带!”高尚简直要崩溃了!

         他身后细长的影子慢慢膨胀起来,左脚轻轻动了一下,像是在适应这种能动作的状态。

         朱成感觉到眼角余光一动,刚把头转过去,就感觉到手臂一热,耳边传来徐娜娜受惊的声音:“谢才,谢才又过来了!”

         “别怕,他不会伤害我们的。”朱成脸一红,连忙安慰她。

         “救命啊。”旁边跑过来一个抽泣的女孩子,白色过腿长袜,超短的连衣裙,露出大腿上侧一片柔腻的肌肤。黑直的头发在夜风中飘扬,头上戴着一顶大大的防晒草帽,恰好遮住了脸,露出一个尖细的下巴。

         “救救我……”她朝着这里呼救,红唇一动一动的,高尚咽了口口水,脚往前边跨了一步,他脚下的影子却纹丝未动。

         “不要命了?!”郑灿拦住他,“这女的绝不是人。”

         连衣裙女抬起头,她的脸泛着不自然的青白,眼睛上翻着,只留下诡异的眼白,可偏偏她还用那双眼睛在“看”着他们,嘴巴呈现着异样的鲜红,一嗫一嗫地问道:“为什么不救我呢?为什么不救我呢?”

         她快速地朝这边走来,“明明可以救我的!你们这群自私的人!”

         郑灿脸色一变,“快上车!”

         “车上没有安全带!!!”

         “那就抓住车身。”郑灿吼道,“难道这时候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他第一个跳到车里,把脚塞到车底的踏板下,手抓住车两边。

         徐徽皖是第二个。

         紧接着徐娜娜也拉着朱成上了车。

         高尚犹豫了下,那连衣裙女扯出一个笑容,“你!”

         她又加快了速度,高尚眼睁睁看着她离自己越来越近,终于反应过来,啊啊啊地叫着跳上了车。

         “准备启动,3”那女的已经走到了高尚刚刚站得地方。

         “2”她伸出手去抓坐在最后的高尚,嘴里道:“你别跑,你跑什么”

         高尚拼命拉着车身不肯放,那女人手上的腐臭味充斥着他的鼻尖。

         他现在都吓的说不出话来了,那点旖旎情思早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1!”过山车呼啸着冲上云霄,而高尚,在牺牲了一件衣服的情况下,好歹保住了小命。

         高尚惊魂未定,过山车又来了个急速下坡。

         他和徐娜娜的男女混合尖叫响彻了整片天空。

         “不行了,抓不住了!”高尚的屁股都被风吹得离开了座位,仅靠双手抓着车身。

         刚刚经历了疯狂转转蛋的那一番消耗,他的力气都用的差不多了。

         “倒、倒挂!”他看着越来越近的轨道,眼前浮现出绝望。

         他的身高最高,虽然不算胖,但是该有的体重还是在那里。

         过山车呜地一下冲到最高处,紧接着驶进倒璇的轨道里,咔地一声停住了。

         几十米高的天空上,几个小小的人倒挂在车上,就像一串美味的烧烤。

         “你们看脚下。”郑灿面色凝重地盯着下面那个移动的黑影,她硕大的帽子分外醒目。

         似乎是感觉到众人的注视。

         阴惨惨的灯光下,连衣裙女露出一个渗人的笑容。

         “她要爬上来了!”高尚舌头都被风吹得打了结。

         “班长!”徐娜娜尖叫了一声,众人看过去,朱成一脸不可置信地掉了下去。

         手还保持着朝上抓的姿势,“徐娜娜!”他仅留下来的,随风而逝的声音,是徐娜娜的名字。

         徐娜娜一下子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