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姗姗来迟的新生
        “不?”

         何蕙看着徐徽皖,一字一句道:“我还要一张更美的脸。”

         徐徽皖蹙起眉,“那您还得再加点典当物。”

         “就这么多,我不加。”何蕙胸有成竹地笑了笑,“做生意难免有盈有亏,徐小姐总不能为了这么一点小小的要求,把顾客往外推吧?”

         “当铺不做亏本的买卖。”

         徐徽皖还没说话,就听到黑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何女士要是还有要求,就再加上你的气运吧。”

         何蕙还是道:“我不会再加了,20年的寿命应该值很多了吧?何况还抵上了我的婚姻。”

         她对寿命这条还是耿耿于怀。

         “既然如此,那很遗憾,看来我们是做不成生意了,徽皖,送她回去。”黑影毫不在意地道。

         他可没那个耐心陪何蕙讨价还价。

         主人叫我的名字了啊啊啊啊!!!

         迷妹徐徽皖听话地抬起手,刚要送何蕙回去,就听何蕙急忙喊停,“老板,是不是还可以再商量商量!”

         “没得商量。想要更美的脸,就拿气运来换。要不想换就回去。”黑影不耐烦地回道。

         “等等!”何蕙见徐徽皖又抬起手,连忙道好,“我加我加!”

         徐徽皖把纸上的内容一变,何蕙看了看没问题,立马签上了名字。

         黑影道:“这一次,你去取,我看着。”

         徐徽皖挥手让何蕙陷入昏睡,然后连取了她的气运、婚姻和20年的寿命,然后把何蕙想要的给了她,打了个响指,何蕙就醒了过来。

         “怎么样,我变美了吗?”何蕙捧着脸问徐徽皖。

         徐徽皖笑着把镜子递给她,何蕙抓过镜子仔细地看了起来,镜中美丽的脸看上去有几分陌生,可确实美艳,比她见过的任何一个明星都要美!

         何蕙高兴地左照右照,边照边问,“我的脸可以一直保持到我82岁的是吧?”

         “当然。”徐徽皖给出肯定的回复,“而且,何女士如果日后后悔的话,还可以来赎回你的典当物哦。”

         何蕙只顾着看镜子里的脸,并没有在意徐徽皖说了什么,只听进去了一句可以赎回。

         对嘛,有典当当然有赎回。

         等自己以后不想死的时候,再把寿命赎回来不就行了。

         这买卖做的不亏!

         她喜滋滋地想着。

         徐徽皖道:“那何女士,今天就到这里了。如果以后您还有需要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她说完就把何蕙送回去了。

         “她过不了多久就会再来的。”黑影道。

         徐徽皖知道。

         黑影给了她能够知晓过去和未来的能力。

         何蕙的老公在三个月后会中一笔大奖,如果她没有典当掉婚姻的话,她很快就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优渥的生活,然后平平安安地活到102岁,无疾而终。

         不过今天过后,她马上就会和老公离婚,自然也拿不到钱了。

         拥有惊人美貌的她,会遇到一个又一个为她着迷的男人,可惜他们都不会和她结婚。

         更惨的是,典当掉气运的她,遇到的男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么就是家暴男,要么就是染上艾滋的人。

         最后她会因为染上艾滋,痛苦而死。

         “下一次来,就是取灵魂了吧?”徐徽皖问道。

         “不用那么急。她说不定会来赎回她的婚姻,到时候就让她用健康来换吧。结果都是一样的。”黑影道,“你明天就去S大报到,我都给你准备好了。记住了,这次主要的目标是杜家峻,其他人能拿就拿,不能拿就算了,但是杜家峻的灵魂,一定要拿到手。”

         “我一定会帮主人拿到的!”徐徽皖连忙道。

         她不想让他以为自己是个没用的人。

         她希望他永远能用那种满意的眼神看着她。

         “那就最好。”他说完就又走了。

         虽然他从头到尾没有现身,但是她能清晰地察觉到他的气息。

         现在,没有了……

         要是能拿到杜家峻的灵魂,主人会不会回来看她呢。

         徐·迷妹·徽皖默默把何蕙的东西放入库房。

         S大,心理系A班。

         “各位同学,这位是之前有事,报到推迟了的徐徽皖徐同学,从明天开始她将和你们一起参加军训。大家欢迎徐同学。”A班辅导员孔应简单说了两句,带头鼓起了掌。

         现在学生不好带,个个都是有脾气的,每次讲话不是在看手机就是在聊天,反应也不热烈,孔应也就意思意思说两声,没想到这次的掌声热烈程度超乎寻常。

         他看向鼓掌最热烈的区域——后排男生区。

         男生们一个个兴高采烈地鼓着掌,脖子伸得老长。

         年轻人啊。

         孔应笑着摇头,对徐徽皖道:“徐同学,要不做个自我介绍吧。”

         “大家好,我叫徐徽皖,希望以后大家互相关照。”她害羞地鞠了个躬,后面一群男生兴奋地直嚎。

         孔应瞪了他们一眼,这出息,真丢人。

         “好的徐同学,你去坐吧,咱们班的班长是杜家峻杜同学,一会你去找他拿一下军训服,明天一起参加军训吧。”

         “老师,徐同学住哪个宿舍啊?”问话的是副班陈颖,一向大大咧咧,和所有男生关系都不错。这次兄弟相求,她就开个口当帮个小忙呗。

         她身后的谢艾池一脸激动,好兄弟啊!

         孔应扫了一眼挤眉弄眼的两人,假咳了两声,风轻云淡道:“徐同学不住校。”

         谢艾池委屈地把头缩了回去。

         后面一片笑声,杜家峻也忍不住抬头去看这个报到迟到的徐同学。

         徐徽皖这时已经在前排坐下来了,所以杜家峻只看到了一个背影。

         “兄弟,朋友妻不可戏啊。”谢艾池一看校草都关注自己看中的小媳妇了,立马警觉起来。

         “什么朋友妻,人家认识你吗?”陈颖嘲笑他。

         谢艾池像护食的小狼狗一样,“我不管,总之这个妹子我预定了。再说了,咱们家杜大校草不是已经有宁校花了吗?”

         杜家峻和宁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被冠以校花的名声,可见两人相貌之出众。

         宁蝶早就放言一定要追到杜家峻,大家也就顺理成章把这两人地把这两人当一对看了。

         毕竟女追男,隔层纱嘛,何况女的还这么漂亮。

         杜家峻无奈脸,“我和宁蝶没关系,以后这种话少说。”

         其实对于宁蝶的这种做法,他是有些生气的。

         莫名其妙被传了这么多话,是个人都不可能高兴,何况他对宁蝶是真的没兴趣。

         但是一本正经地解释又难免伤了女孩子的面子,他就只能不表态了,希望宁蝶能懂吧。

         徐徽皖背对着他们,轻轻笑了一声。

         旁边的女孩子道:“徐徽皖你好啊,我是邓盈盈,你笑起来真好看。”

         邓盈盈是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女生,笑起来还有两颗尖尖的虎牙。

         徐徽皖腼腆地笑道:“哪里,你笑起来才好看呢。你叫我皖皖就行了。”

         邓盈盈点头如蒜,“好啊,那你也叫我盈盈吧。”

         徐徽皖和她相视一笑。

         邓盈盈的家境不错,从小也是顺风顺水,因此性格也很讨人喜欢。

         可惜了,她的父亲今年会被人暗算染上毒瘾。

         接着被人举报,媒体曝光,一沉百踩,邓家很快就陷入绝境。

         眼前这位笑得可爱的女孩子,会被仇家暗算,轮奸至死,然而媒体给的标题却是“富二代深夜外出,衣着暴露”

         网上一片叫好,骂她活该。

         连死后都没有什么好名声。

         这样纯净的灵魂,真是可惜了,还不如留在当铺呢。

         她心念一转,和邓盈盈小声聊了起来,不一会就和邓盈盈熟悉了。

         邓盈盈不知道怎么回事,对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子总有一种特别的好感。

         叮,第一节晚自习下课的铃声响起。

         徐徽皖起身去后排,谢艾池一看她来,立马正襟危坐,背挺得笔直。

         杜家峻一看他这动作,就知道多半是那位徐同学来了,他抬眼,果然看到一个穿着碎花连衣裙的女孩子走过来。

         “班长你好,我来拿军训服。”她背着光,姣好的眉目透着几分不好意思。

         长得确实不错,难怪谢艾池这么积极。

         杜家峻道:“军训服我放在我那栋楼的宿舍阿姨那了,因为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放我宿舍感觉不太好。我带你去拿吧。”他声音疏疏朗朗的,让人一听就觉得不好接近。

         徐徽皖毫不意外。

         她第一眼看到杜家峻的时候,就知道此子非池中之物了。

         他的气运很强。

         普通人都是一层淡淡的光,但他的不是,他的气运旺盛到像一团扑不灭的火。

         她好奇地看过他的未来。

         不夸张的说,他将会是改变世界的人物。

         大二的时候响应征兵入伍,从此一路高歌猛进。

         几十年后,他将会是C国军旅中不可或缺的一角。

         更难得的是,他的灵魂也很纯净,白中透着光,看不到一点点灰色。

         怪不得主人要他的灵魂。

         “那就麻烦你了”少女有些害羞地垂着头,软软道。

         啊啊啊啊啊萌妹子,他的萌妹子!

         谢艾池咬着手指一脸欲哭无泪地转过头。

         他感觉到,他的小媳妇要跟别人跑了。

         呜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