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后宫团灭篇·真·惨案(二)
        “主人,你受伤了?”徐徽皖担心地问了一句,可是却没有任何回音。

         走了嘛……

         徐徽皖咬唇。

         “主子”荷菱小心翼翼地喊了声,用眼神示意她。

         徐徽皖疑惑地应了一声,她扶着额,气若游丝:“什么?我的头好痛。”

         其实是刚才淑妃知道了皇帝要给施清清迁宫,特意把她要到自己宫里去了。

         除了皇后的坤宁宫,宫里最好的住处就是淑妃的万辰宫了。

         “哎呀,施妹妹看起来整个人都还很虚弱,这迁宫这么劳累的事,还是再等等吧”许贵妃笑着说。

         淑妃却不肯给她这个机会,“贵妃姐姐这话就不对了,迁宫再累,都是下面人忙活,可要是不迁,受罪的可是施妹妹。孰轻孰重,贵妃姐姐总分得清吧。”

         “好了好了,都少说几句吧。”皇后适时地站出来,“这样吧,就明日让施贵嫔搬过去。”她居高临下地看了淑妃一眼,“妹妹既然有心照顾施妹妹,可得照顾好了。”

         徐徽皖手指轻轻一弹,就听皇后又道:“别赔了夫人又折兵,没招揽到施清清又滑了胎。”

         皇帝脸色一变,“皇后!”他警告地眼神让皇后心一缩。

         怎么回事?她怎么一冲动就把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了呢!

         沉默的华昭仪这才道:“娘娘真是气急了,淑妃娘娘不懂得顾惜自己的身子,您虽担心皇嗣,也不该这样。您一片慈心,人家还不一定稀罕呢。”

         总算是把话圆回来了。

         淑妃脸上的笑意转冷:“那可得多谢娘娘的一片‘慈心’。”她刻意咬重了慈心的音,“除了太子外,宫里头连个皇子都没有,想必娘娘的慈心也确实无处可去。”

         这下徐徽皖彻底看清楚了,淑妃被激怒后身上也会散发怨念黑气,但那点黑气被她手上的手镯一吸收就再也看不出来了。

         现在是淑妃还没发现这个镯子的用处,等她领悟到了,所有人对她的怨念估计都会被吸收一空。

         到时候她可就真正是这个世界的宠儿,真正的命运之女了。

         必须在她发现之前把那个镯子要过来!

         “好了!都少说两句。”子嗣一向是皇帝的逆鳞,这次被淑妃挑开来说,皇帝却没有多斥责她,这是皇帝对她的警告。

         皇后心里苦涩,面上还是端着母仪天下的架势,“施贵嫔要多休息,本宫就不多打扰了。梧桐,把礼放下,咱们回宫。”

         皇后身边的宫女利索地把礼往桌上一放,许贵妃和华昭仪身后的宫女也纷纷效仿。

         “臣妾告退”许贵妃哀怨地飞了皇帝一眼,和华昭仪一人一只手扶着皇后走了。

         皇帝被许贵妃这一眼看得心里也有些荡漾,淑妃有孕之后他也很少有房事了。

         施清清一伤,后宫里头皇帝宿得最多的就得数许贵妃了。

         淑妃特意和徐徽皖说了一会话才回去,就这一会话的功夫,她就发现这位施贵嫔的目光老是往她的镯子上看。

         这镯子是她无意间得到的,一直很喜欢。

         眼下她想拉拢施贵嫔,自然得投其所好。

         回去后,淑妃就让人把镯子送了过来。

         “淑妃娘娘真是舍得。”荷菱看着盒子里温润的羊脂玉镯,感叹道。

         徐徽皖道:“是啊,娘娘对我真是好。”她轻轻拂过羊脂玉镯,却被瞬间的高温烫了下。

         “主子,怎么了?”

         徐徽皖若无其事地把烫到的手指蜷起来,笑如春花,“没什么,你把镯子放这吧,去看看药好了没。”

         荷菱哎了声,把镯子放下就走。

         “被烫伤了?”黑影的声音又出现了。

         “一点小伤,没事。主人,灵器已经到手,你……”她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不知道黑影会不会现身。

         “你用你体内的怨气把灵器里的灵气逼出来,灵器自然会变为魔器,可以助你吸收怨念。”黑影的声音平静无波,可徐徽皖总觉得他在压抑着什么。

         难道是另一拨想抢杜家峻灵魂的人伤了主人?

         她眼中寒光一闪,怨念如海,夹杂着怒气朝玉镯汹涌而去,玉镯的金光大盛,两股气交缠在一起,镯身发出如泣的哀音。

         徐徽皖沉下气,耐心地和那股灵气周旋,瞅准它的后方又是一道怨气。

         灵气猝不及防被占据了一半的地方,斗势开始汹涌起来,两股怨气迎难而上,前后夹击,把灵气一点一点压了出去。

         最后玉镯上只剩下一团黑气氤氲。

         徐徽皖手一抬,那镯子就自动飞到她手上,顺着手臂叮地一下,定在了手腕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