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灵魂是要的,但是我也挑
        “他的灵魂很容易就能得手,不过我最想要的,不是这种人的灵魂。越纯净的灵魂,越值得收取。”黑影淡淡道,“你要做的,就是替我寻找纯净的灵魂,然后让他们来当铺典当。这件怎么样?”

         徐徽皖听得很认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看到他手上提的那条裙子才意识到他在问自己话。

         一眼看过去,一条清新的小碎花吊带裙,外面还配了件小外套。

         旁边的售货员笑容得体地插话,“先生真是好眼光,这是我们店的新款,很适合你女朋友的气质呢。”

         其实她已经偷偷打量这个男人好一会了。身材这么好,还戴着口罩,说不定是哪个明星。

         “去试试。”

         徐徽皖从黑影手里接过裙子,一直到关上试衣间的门,整个人都有点懵。

         总觉得主人帮她挑裙子这件事违和感好强。

         明明之前还在讨论收取灵魂的事情……

         徐徽皖走之后,售货员就一直找机会在跟黑影套话。

         “先生是做什么工作的呀?”

         黑影似笑非笑的眼神落在售货员身上,她的生平在他眼前一一展现。

         又是一个可以下手的对象。

         他指间夹着一张名片,轻飘飘地划过售货员的脸。

         售货员嗔怪地看了黑影一眼,接过来一看,“当铺?”她惊讶地念了出来。

         “没错,一家可以典当任何东西,也可以换取任何东西的当铺。永远18的面容,凹凸有致的身材,你不想要吗?”

         青春对女人而言,诱惑致命的。

         售货员不屑地笑了一声,打量了黑影两眼,“看你这样也不像傻子,你不会是搞传销的吧?”

         噗。

         徐徽皖刚出来听到这句话,忍不住笑出了声。

         搞传销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影也不恼怒。

         不相信当铺的人多了,这个女的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他手在她面前轻轻一挥,“照照镜子,看这是不是你18岁的样子。”

         售货员将信将疑地走到镜子面前,只看了一眼,她就惊呼出声,“天呐?!这是我吗?”

         她声音都在颤抖,“我真的、变年轻了!”

         她看到那个试衣服的女人从后面走过来,这个女人无疑是娇俏可爱的,甚至还带着一丝说不出的味道。女人搭着她的肩,身子略往前倾,两张同样年轻的脸呈现在镜子前。

         女人轻声道:“看着我的脸,只要你愿意,你就可以和我一样,永远保持在你最想要的时候,甚至可以有更美丽的脸。”她纤长的手指划过售货员的脸,“美丽的面容可以带给你很多,我想如果你有的话,你一定可以拥有更好地生活。那为什么不呢?难道你就注定要在商场里工作一辈子吗?”

         女人永远最了解女人。

         黑影手插着口袋,就这么看着售货员的脸色一点点松动。

         “那,那我需要拿什么典当?”售货员犹豫着问,“不会要拿房子车子吧?”

         徐徽皖收回手,站直了身子,“当然不用,我们只收看不见的东西哦。——啊,对了,这套衣服多少?”

         售货员下意识地接道,“这个秋季新款,6888一件,不打折的。一套一共13776元。”

         徐徽皖转过身看着黑影,调皮地眨了眨眼,“好看吗?”

         黑影的视线扫过她细长的腿,百中透着莹润的光。

         “好看。”

         徐徽皖笑眯眯地看向售货员,“那麻烦你给我开票吧。”

         “那我们刚才说的事情……”

         徐徽皖竖起手指放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这种事情,还是留着晚上谈比较好吧,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你可就不是唯一被眷顾的人了哦。”

         售货员忙点头。

         两人结账离开。

         徐徽皖顺手揽住了黑影的胳膊,黑影顿了顿,低下头看着她。

         她正忙着搜寻称心的衣服,丝毫没有或者说故意忽略了他的目光。

         黑影收回眼,也没说什么,就继续往前走。

         徐徽皖得寸进尺地把手往里头凑了凑,揽得更紧了。

         逛完街,黑影甚至还饶有兴致地带她去了S市高校区后头的小吃一条街。

         S大是一所名声不错的高校,也是徐徽皖填报并被录取的大学。

         如果,没有经历那场噩梦的话。

         刚刚开学没几天,小吃街就已经很热闹了。

         黑影选了一家拉面店坐下来,看着徐徽皖问道:“还想读书吗?”

         徐徽皖一愣,“都已经报名完了吧。何况,我不是还要帮您看管当铺吗?”

         “当铺就在那里,不需要你24小时呆在里面。”他悠闲地往杯子里倒了杯热茶,拿茶汤把筷子洗了洗,慢悠悠道:“何况,你在大学里,更能帮我找到好的猎物。学生的灵魂,可比工作者的,纯净多了。”

         啪的一声,是拉面被甩在桌上的声音。

         “——当然,如果您需要的话。”徐徽皖毫不犹豫地表态。

         黑影满意的眼神,才是她想要的。

         之前遇见的那个叶飞柴,自从分开后他的名字就不断在预约墙上闪现。

         晾了他一下午,晚上回去的时候,黑影终于接了他进当铺。

         叶飞柴一脸惊讶地看着办公室,“我刚刚不是在家吗?我真的来了?!”他看到对面坐着的黑影,几乎是扑到他面前,“我要典当,之前说好的,善良和亲情,100万!”

         “好的,叶先生。”黑影手一挥,桌上就出现了一份契约,“这是契约,如果没问题,就请签字吧。”

         叶飞柴抖着手拿起契约,只扫了一眼金额,一位,两位,……七位,真的是100万!

         他立马签了字,把契约递回去。“好了,开始吧!如果钱没有到账,我一定会告你们的!”

         至于自己的善良和亲情有没有给他们?哼,他说给了就是给了,谁还能验不成?

         他的想法,对面两个人一览无余。

         徐徽皖厌恶地看了他一眼,黑影勾起了嘴角,笑中带着嘲讽。

         他手在叶飞柴面前一扫,叶飞柴就闭上了眼。

         “看好了。”他嘱咐了徐徽皖一声,伸手覆在叶飞柴头顶,先抓出了一团灰绿色的光,放在一旁的玻璃罐里,盖上盖子,披上了黑布。然后是一团灰黄色的。

         “都透着灰色。”他笑了声,手一挥,叶飞柴就醒了。

         “我刚刚怎么了,睡着了吗?”叶飞柴不明所以地挠挠头,不过很快,他就顾不上疑惑了。

         黑影直接递给他一张卡,“卡里有你应得的——”他不等黑影说完,一把把卡抢了过来,“100万!我发财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发财了!!快,送我回去!我要回去看看卡里有没有钱!送我回去!”他红着眼吼道。

         以他现在的状态,估计是听不进任何话了。

         黑影一抬手,叶飞柴立马就消失了。

         “把这些放到库房去吧。”黑影淡淡扫一眼两个玻璃罐,“下一次,直接取他的灵魂。”

         “是。”

         徐徽皖端起托盘往库房走。

         库房里的储藏柜是立柜式的,每一年都有对应的柜子。

         她来到最新的那个柜子,找到叶飞柴的名字,把两个玻璃罐放了进去。

         小柜的空间很小,可玻璃罐一放进去,就被吸到了深处,感觉和没放之前一样。

         她放完东西回办公室,里面已经空无一人。

         “主人,主人?”徐徽皖试探着喊了两声,没有人应她。

         走了吗?

         也不说一声。

         她撅嘴,放下手里的盘子,看着预约墙上不断闪动的名字——何蕙,是那名售货员。

         徐徽皖深吸一口气,在黑影刚才坐的位子上坐下来,把何蕙接了过来。

         何蕙来的时候表情和叶飞柴一样惊讶,她按捺住心里的激动,做出淡定的样子,“徐小姐,又见面了。”

         徐徽皖扬起下巴,“何女士,请坐吧。”

         何蕙坐下来,手交握着放在桌上,“徐小姐,关于你白天说得那些,我想问问,看不见的东西,是指什么?”

         “寿命、婚姻,都是。”徐徽皖看着何蕙骤然收紧的手,微微一笑,“现在的婚姻,何女士你满意吗?老实憨厚可是工资不多的老公,每日辛勤工作,可是回去后,老公却没有任何体贴的话……想想看,这一切,在你拥有美丽的容颜之后,还值得留恋吗?你会遇到更好地男人。”

         只是他们都不会跟你结婚罢了,她在心里补充了句。

         “可是寿命……”拿自己的寿命去交换,听上去总是很危险。

         徐徽皖手搭着一首往后一靠,“何女士您可以活到102岁,而我只需要取你20岁的寿命,算下来,您还可以活82岁,而且是带着完美无瑕的面容哦。是老态龙钟的102,还是美丽出彩的82,这笔账,您应该会算吧。”

         何蕙低着头不说话,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徐徽皖很耐心地等待着。

         何蕙的渴望有多强烈,她是知道的。

         她逃不了。

         果然,何蕙抬起头,眼神坚定地道:“我换!”

         “爽快!”徐徽皖打了个响指,何蕙面前就出现了一份契约,她推到何蕙手边,“看一下契约吧。以20年的寿命和日后的婚姻来换取一辈子的青春永驻和完美的身材。怎么看都不亏吧?”

         “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