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学校也不是象牙塔
        杜家峻领着徐徽皖边走边跟她介绍,“这里是中区食堂,离教学楼和宿舍都比较近,一般我们都是来这吃的,你在学校吃饭吗?”

         徐徽皖摇头,“我家就在附近,我回去吃饭呢。”

         “这样,那你的学生卡……”杜家峻还没说完就被一道恬淡的女声给打断了,“家峻,好巧啊。”

         徐徽皖抬头看过去,说话的女生穿着一身闪得亮眼的金色亮片裙,笑盈盈地站在路灯下冲着他们笑。

         杜家峻道:“宁同学,晚上好。”声音比和她说话时更冷上几分。

         这个就是那位宁校花吗?

         徐徽皖本着看好戏的心情,小声打了招呼,“宁同学你好。”

         声音娇怯怯的,满满地都是白莲花的味道。

         宁蝶的笑容不变,“你好,你是家峻的朋友吗?”

         “宁同学,你还是称呼我杜同学比较好,我们还没有熟到可以互叫名字的地步吧?”杜家峻加重了语气。

         宁蝶这种做法实在是触及他的底线了。

         故意把话说得暧昧也就算了,还要干涉他的生活。

         本来还希望她能知难而退,现在看来,必须得把话说明白了。

         宁蝶的笑有一点点僵,“家峻……好吧,杜同学。”像是被杜家峻冷硬的态度刺痛了心,宁蝶含着泪道:“我只是喜欢杜同学,想多了解杜同学一点,难道这也有错吗?”

         “你的喜欢,与我无关。这不能成为你随意干扰别人私生活的借口。”杜家峻的口吻寒得惊人,“另外,我在大学期间并没有计划要谈恋爱,所以宁同学如果想找对象的话,可以不用考虑我了。再见”他高冷地一点头,加快脚步往前面走。

         和他一起的徐徽皖只能小跑着跟上。

         她跑过宁蝶面前的时候,不经意掉下一张纸片。

         宁蝶就这么泪眼朦胧地看着杜家峻越走越远,不禁握紧了手。

         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

         旁边零星路过的几个人,更是让她的耻辱感上升到了极点。

         他有什么了不起,不就是长得帅了一点吗,要是没有这张脸,他还拿什么横!

         她气冲冲地要走,踩在地上的脚却滑了下,她尖叫着往后一摔,整个人摔了个仰倒,屁股疼得都没了知觉。

         她僵着身子不敢动,缓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脚边就是那个害她摔倒的罪魁祸首——一张名片。

         她忿忿地拿起名片想撕了它,却听见耳边一道声音响起,“你有什么心愿吗?我可以替你实现。”

         宁蝶愣了一会,看了看四周,只有她一个人。

         不用上晚自习的人很少,她也是托了军训晚会表演训练的福才不用去晚自习。

         “刚才是你在说话?”她看着手里那张只写了当铺两个字的名片。

         “当然是我。”徐徽皖在心里默默回道,“有缘人,你有什么心愿,我都可以帮你实现。不过,我得索取一点小小的报酬。”

         “还要报酬?”宁蝶的声音有些不满。

         “相信我,这一点点报酬对你来说并不算什么。”徐徽皖一边在心里和她对话,一边还要留意着杜家峻的动作。

         到了男生宿舍,杜家峻跟阿姨说了声,拿着套军训服走了出来。

         “给,要是有什么问题再和我说。”他虽然冷着脸,但语气还算好。

         徐徽皖连忙接过来,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谢谢班长!”

         杜家峻嗯了声,两人转身回去。

         宁蝶此时还坐在地上,对这一张名片小声地说话,晕黄的路灯,冷清的道路,使这幅画面染上了几分诡异的神色。

         杜家峻觉得手臂一重,向下看去,就发现新来的那个女生拉着他的手臂,整个人都缩到了他身后,看到他的目光,有些讷讷地解释道:“我、我胆小。”

         事实上杜家峻也觉得这幅画面有点奇怪。

         但他并不信鬼神,“事上如果有谁有超乎寻常的能力,那一定不是鬼。”

         鬼魂,说到底不过是一群失败者罢了。

         “班长说的好有道理!”徐徽皖握拳,立马又松开来,哭丧着脸道:“可是我还是怕啊啊啊啊!”

         她光顾着杜家峻这边,没跟宁蝶再说话。

         宁蝶自然发现了他们。

         她苦着脸道:“杜同学,我刚刚摔了一跤,好像腿不能动了,能不能麻烦你……”

         当一个美人楚楚可怜地看着你,用柔弱地语气说话的时候,大多数男人的保护欲都会被激起。

         只可惜,杜大校草也许大概可能不在这大多数之列。

         他单手插着口袋盯了宁蝶一会,才说:“宁同学,你左手边,好像有条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