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到手的第一个灵魂
        “宁小姐,这里不是菜市场,还可以让你讨价还价,你若是觉得不划算,那就算了。”徐徽皖挥了挥斗篷,墙上的动画就消失了。

         “不不不,再等等!”宁蝶抓着她的手哀求,“再让我看一会吧?”

         “看多久也比不上把它变成现实来的好吧。”徐徽皖老神在在地坐下。

         宁蝶在她对面坐下,“好,我同意。”

         她话音刚落,桌上就出现了一张纸。

         以灵魂换爱情,这笔买卖实在是太划算了。

         徐徽皖把笔递过去,“签了吧。”

         宁蝶咬了咬牙,像是下定了决心似得,很快把名字一签。

         徐徽皖此时才笑道:“宁小姐真是爽快人。看在你这么爽快的份上,我就给你一点额外的福利吧。”她手一挥把宁蝶送了回去。

         让宁蝶享受一次她得到的爱情,再取她的灵魂,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空旷的大厅突然响起一道男声,“你做得很好。”

         “主人”徐徽皖起身高兴地喊了一声。

         “嗯”黑影没有现身,只是道:“杜家峻的灵魂很抢手,这几天你要多注意安全。”

         徐徽皖背后的尾巴摇啊摇,“徽皖知道”

         黑影嗯了声,又道:“过几天我会送你去几个世界,你在里面好好吸收力量,回来之后,实力应该能有所增长。”

         “吸收力量?”

         “让他们起怨念、贪欲,这些都能够增强你的实力”黑影笑了声,“如果他们愿意奉上灵魂,这生意做一笔也无妨。除了灵魂,其他什么也不要拿,专心吸收就可以了。”

         “徽皖明白。”她眼睛亮晶晶地问道,“那我还可以见到主人吗?”

         黑影顿了顿才道:“你喊我,我能听到。”

         徐徽皖脸一红,那她天天想着主人,主人也知道吗?

         宁蝶回到宿舍的时候,正好上晚自习的人已经陆续回来了。

         “刚刚有人在下面摆蜡烛哎”

         “对对对,我看了眼,好像是杜大校草。”

         “好浪漫啊,不知道是谁,能把杜大校草收入囊中。”

         ……

         宁蝶紧张地握住了手,杜家峻真的爱上她了吗?!

         杜家峻觉得自己很奇怪。

         明明好好地上着晚自习,突然一下子,心就热了起来。

         他回想起自己和宁蝶每一次的相处,心里越发暖了起来。

         他、他好像……喜欢上了宁蝶。

         明明那么美好的女孩子,为什么自己之前会视若无睹呢?

         今天晚上还眼睁睁看着她趴在地上,还对她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想到这里,杜家峻就忍不住有些忐忑,不知道宁蝶还愿不愿意原谅自己。

         他酝酿了一下,在女生宿舍楼下表达这种事情,在今晚以前,是怎么都不会出现在他的人生里的。

         “宁蝶,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少年清朗的声音穿透烦躁的夜,清清楚楚地传到了宁蝶耳朵里。

         同宿舍的女生都尖叫了起来,推着宁蝶道:“快去阳台上看看。”

         宁蝶被簇拥着来到阳台上,她看到杜家峻对着她展开一个柔和的笑,也跟着笑了起来。

         “宁蝶,答应我!”他大声道。

         她同样大声地回道:“好!”

         紧邻着的几栋宿舍楼都不禁骚动了起来。

         口哨声,鼓掌声,尖叫声响成一团,就连一向严厉的宿管阿姨都在一旁笑着看。

         真是令人感动的画面啊。

         徐徽皖挤在人群中,看着那对对视的男女,轻轻叹了口气。

         她手上拿着一个纯白无暇的玻璃瓶。

         宁蝶的笑脸定格在那一瞬。

         夜风中,少女曼妙的身子慢慢坠落了下来。

         仿佛是电影里特意加入的慢镜头,每一帧每一瞬都清晰地呈现在自己面前。

         杜家峻听见自己如雷般的心跳声。

         “不!”谁的声音,撕裂了暧昧的夜。

         是他自己吗?

         他僵着身子看着面前草丛里那一坨白色的身影。

         身边早已乱成了一团。

         女生们不断尖叫着后退,顺便把徐徽皖也给挤走了。

         原本透明的玻璃瓶里,此时正装着一团淡淡的光。

         徐徽皖拿帕子盖住,默默地把瓶子抱在怀里,没有回头。

         即便如此,那个少年的哭声还是随风传到了自己的耳朵里。

         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可以让一个清冽的男生毫不顾忌地失声痛哭,真是……

         可笑啊。

         即使是强加在自己身上的爱情,也能够有这么大的力量。

         “不用担心,你会成为他心中的白月光,朱砂痣,成为他一生所爱。”她对着玻璃瓶喃喃自语,“即使他成功了,也会幻想你和他在一起享受这份喜悦,看,这就是爱情。”

         我提前给你看过了。

         幻想,有时也是一种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