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后宫团灭篇·真·惨案(六)
        失去太子的皇后,就像失去幼仔的母兽一样,发了狂。

         仅仅两天,坤宁宫门口就抬出去几十具尸体。

         有坤宁宫的,也有东宫的。

         而皇帝,始终未置一词。

         徐徽皖悄无声息地搬到了万辰宫,陪着尚未康复的淑妃说话。

         淑妃的胎近日有些不稳,连日下红,可她的面色却很红润。

         “皇后娘娘心情不好,咱们做妹妹的也不好再多事。”她轻啜一口燕窝,怡然自得地擦了擦嘴。

         徐徽皖笑着道:“淑妃姐姐和我们又怎么能一样呢?这可是皇上特意吩咐拨给您的血燕,旁人哪有福分享用?”

         淑妃看了身边伺候的大宫女,大宫女低着头带着其余人下去了。

         淑妃这才看向徐徽皖,“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你是怎么动的手?还有,你是谁?”她意味深长地打量着徐徽皖,“施清清可没有你这么好的手段。”

         “淑妃姐姐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徐徽皖无辜地眨了眨眼,“我只知道,娘娘如今得偿所愿,这不是很好吗?”

         她手隔着被子放在淑妃肚子上,淑妃无端觉得肚子一痛,反射性地捂住了肚子。

         徐徽皖笑着收回手。

         淑妃有些拉不下脸,她咳了声,摸着肚子问道:“孩子真的保不住了?”

         “如果娘娘想保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徐徽皖为难地道:“只是按照规矩,一命换一命,娘娘是知道的。”

         “你的意思是,要拿我的命,来换它的命?”淑妃立刻道:“不可能!”

         所以说,母爱这种东西,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的。

         徐徽皖耸肩,“娘娘自己决定就好。”

         淑妃理了一下心情,“它什么时候会走?”

         自从知道它已经不是活物之后,淑妃就对它的存在感到了恐惧。

         “很快。”徐徽皖微微一笑。

         她站起身,“娘娘这段时间可以开始准备了。希望到时候,您能拿到自己想要的。”

         淑妃看着她转身走远,垂下了眼,开始构思要怎么和皇帝说,才能最大程度地引起他的怜惜。

         是夜,坤宁宫里,华昭仪寸步不离地安慰着皇后。

         许贵妃在太子死后就不再踏足坤宁宫,说是病了。

         华昭仪冷冷一笑。

         等皇后熬过这一关,再收拾她!

         想起皇后,她的眼中柔情万千。

         “主子,施贵嫔求见。”

         华昭仪挑眉,“施清清?她来做什么?她不是已经投靠淑妃了吗?”

         她想了想,“先带她进来吧。”

         “臣妾见过昭仪娘娘。”徐徽皖低眉顺眼地请安。

         华昭仪还是维持着一贯少言的习惯,只说了句“起吧”。

         徐徽皖自己找话道:“臣妾听闻娘娘贵体有恙,特意过来请安。前几日尚且下不了床,来的晚了,请请昭仪娘娘见谅。”

         华昭仪不是很信任地看了她好几眼,但最终还是带她进去了。

         皇后披散着头发,赤足踩在地上,身上仅穿着亵衣亵裤。

         华昭仪看到这幅场景立马走过去,把皇后拉到床边,替她穿上绣鞋,心疼地道:“怎么下床也不穿鞋?”

         皇后目光直愣愣地盯着地上,没有说话,一看就知道没听进去。

         “臣妾贵嫔施氏,给皇后娘娘请安,皇后娘娘吉祥。”

         皇后仍旧没有反应。

         徐徽皖也不在意,轻轻地又加了一句,“臣妾这次过来,是为了太子殿下的事。”

         听到太子,皇后的眼睛转了转,看向她,“你知道是谁害了太子。”

         徐徽皖顶着她骇人的眼神,坚定地点了点头。

         皇后几乎是扑过来地,啪地一声跪在了徐徽皖面前。

         徐徽皖倒退了两步,皇后死死地拉住她的手,眼神像淬了毒的刀,“是谁?”

         徐徽皖看了一眼华昭仪,皇后立马转头对华昭仪道:“你先出去。”

         华昭仪慢慢地退下。

         等她阖上门,徐徽皖才把皇后扶起来,“娘娘心里应该有些猜测了吧?”

         “淑妃,是淑妃是不是!”皇后激动地扯着她的手。

         徐徽皖点头,“没错,就是淑妃。”她打断皇后接下来的话,先发制人地问道:“即便娘娘知道是淑妃娘娘害了太子殿下,可是那又怎么样?您没有证据,可是淑妃肚子里却有一个免罪金牌。”

         “你说得对,你说得对。”皇后凄凉地笑了起来,“我的儿子死了,可她却马上要有一个儿子了!”

         “娘娘”徐徽皖安抚地拍着她的手,“您心里过不去,臣妾能理解。臣妾这里有一个方法,可以替娘娘解心头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