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恐怖游乐园(五)
        “试试看。”

         他话音低回。

         徐徽皖按捺下激动的心情,照他说的去做。

         谢才身上的影子动作一僵。

         主持人的脸色狰狞起来,“何人胆敢犯我阴冥界?”

         黑影嗤笑一声,“阴冥界一向不拒来客,我是客,怎么能说是冒犯呢?”

         ***

         “他是谁?”

         “身上的气息好熟悉啊……”

         “像是……”

         “同类。”主持人言简意赅地总结了句,他紧紧盯着黑影。游乐园是他负责的区域,要是出了什么差错,首当其冲地就是他。眼前这个男人的实力远在他之上,要是闹起来,恐怕自己讨不了好。

         他一挥手,疯狂转转蛋的游戏音乐就停了下来。

         “这次游戏,结束!”主持人咬牙切齿地道。

         “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还没看到那个女人求饶呢!”

         “楼上急什么,不是还有下面的项目吗?这种餐前甜点扛得住有什么稀奇。”

         “妈的,等到鬼屋的时候,老子亲自出去会会她。”

         ***

         “停、停了?”高尚结结巴巴地问道。

         郑灿谨慎道:“先别动,万一我们一站起来它就加快速度了怎么办?”

         有道理。

         几人继续维持着高度紧张的状态,谁也不敢动。

         ———————————————————

         今天开学,拎了一天的箱子,太累了。

         这章剩下的明天补齐么么哒。

         ——————————————

         原本在场外观看的谢才突然拖动着身子走进了场。

         郑灿他们四个人躺在蛋里没有看到,坐在那的徐徽皖看得分明。

         他嘴角挂着阴森的笑容,慢慢地朝徐徽皖走了过来。

         手上的羊脂玉镯开始发烫。

         明明她坐着的蛋是在场内旋转的,按理说谢才是不可能维持着“向她走来”这个动作的——他必须跟着她旋转的位置变幻方向才对。

         然而他没有。

         就算只朝着一个方向走,他还是在慢慢朝着徐徽皖逼近。

         徐徽皖捧着脸发呆的手放了下来,扣着桌子,摆出戒备的姿势。

         *****************

         “哈哈哈哈,终于紧张了吧。”

         “这点程度哪够,主持人,再激烈一点!”

         “就是,让她像另外一个女的一样,听到声音就发抖。”

         “哈,你别说,那瑟瑟发抖的小模样,啧啧啧……”

         *****************

         转眼之间,谢才已经走到了徐徽皖蛋旁边,举起手,就能碰到她的脸。

         离得更近,徐徽皖也看得更清楚——谢才根本不是自己在动!他的肩上趴着一个隐约的黑影,低着头伏在他背上。

         成型的怨念……

         羊脂玉镯闪过一束黑光,直直射向那黑影!

         腾地一下,黑影腾空而起,一直低着的头终于抬了起来。

         呕。

         徐徽皖努力压抑着身体的本能反应。

         黑影血肉模糊的脸上泛起一个阴测测的笑容。

         他的嘴角一边已经烂到见骨了,透过那个空洞,能看到他黑红的喉咙。

         一边眼球挂在脸上,黏糊糊地往下淌着血,让人担心那颗眼球是不是也会随着血一起滑下来。

         另一边完好的眼睛瞳孔细如针尖。

         他不是谢才!

         谢才是被无数根细丝切割而死。

         即使变成鬼,也绝不会是这幅模样!

         徐徽皖想起之前主持人的话,当时她没有细想,现在想来,那句“迷途的人寻声而返,他们将会和现实碰撞出怎样的火花呢?”恐怕指代的就是他们——以前的玩家。

         黑影张开嘴,吐出一口浊气,徐徽皖抬起手,玉镯就自动把这些浊气给吸收了。

         黑影歪了歪头,似乎是在疑惑她怎么没事。

         可惜以他现在的尊容,要表达疑惑这个表情确实有点难度……

         *****************

         “怎么回事?你们看清刚刚发生什么了吗?”

         “怨气居然被她吸收掉了,怎么可能?”

         “她不是道士吗?吸收了怨气应该皮肤溃烂而死啊,怎么可能还安然无恙?”

         评论区一时热闹非凡,都在猜测这女的的来历。

         连主持人都微微诧异了一下。

         不过他很快调整了表情,调笑道:“各位观众,难道不觉得这样游戏更有意思了吗?让我们看看这位玩家能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吧!”

         *****************

         黑影再次张开嘴,这次吐出的却不是虚无的浊气了,而是他的舌头。

         像蜥蜴一样的捕食行为,使他离“人”又远了一步。

         徐徽皖恶心地躲开他的袭击。

         舌头啪地一声黏在了蛋上,沾着唾液的地方发出滋滋的声音,小气泡不断冒了出来,一股焦臭味顿时散发出来。

         我X居然还有腐蚀性,你TM什么品种。

         黑影慢吞吞地收回舌头,这个过程中他脸上的血都滴到了嘴里,不过他毫不在意,兴奋地把舌头又伸了出来。

         徐徽皖左支右绌,显得又些狼狈。

         她虽然力量比黑影强,但她也有她的规矩要守。

         她没有直接取灵魂的权力。

         这也就是为什么当铺必须得和人做交易。

         这是他们要守的规矩。

         因此她只能尽力吸收黑影身上的怨念,而不能直接吸收了他。

         可他的怨念也未免太多了吧?

         徐徽皖蹙起眉,这情况不对。

         她已经吸收了这么久怨念,按理来说这个灵魂应该早就恢复纯净了才对。

         可他身上的怨念仍旧无穷无尽地冒出来。

         难不成,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gui)?

         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他身上的怨念这么多了——所有游乐园里死去的人的怨念都叠加起来,要不多才怪!

         她坐的这个蛋已经被他的腐蚀性口液弄得没法坐了,必须得换一个才行。

         可是如果没办法解决他的话,她换多少个蛋他都会跟上来,那换蛋就根本没有意义了。

         “不必解决他,试着把你的意识植入到他体内。”耳边响起黑影低沉而令人安心的声音。

         迷妹徐徽皖一瞬间暴露了本性,“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