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后宫团灭篇·真·惨案(五)
        “拿孤的魂魄来换父皇的回心转意……”他拿着纸看了半天,“孤的魂魄没了,会怎么样?”

         他虽老成,但眼里还带着少年独有的天真。

         面对着这样一双眼睛,徐徽皖有那么一瞬的动摇,不过她很快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你会获得永生,只是要生生世世为我办事而已。”

         语调很轻松,太子的眉头却越皱越紧,“只有这么简单。”

         她笑笑,偷换了个概念,“我保证我说的每句话都是实话。”

         太子笑一声,“即使你说的是假话,我也别无他选了。”

         他拿起毛笔,签了字。

         “其实你是个好孩子。”徐徽皖温柔地拂过他的脸,太子乖乖闭上眼。

         “真可惜,你母亲的债,要你来背负。”

         ——要太子死,这是淑妃跟她做的交换,交换的则是她肚子里孩子的灵魂。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黑气会一直往她肚子里钻的原因。

         没有灵魂的血肉,是最好的栖身之所。

         她很快取了太子的灵魂,再睁开眼,他的眼神呆滞如死尸。

         “去吧,宝贝。”她摸了摸他的头,太子听话地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门外的两具行尸带着他去了他该去的地方。

         徐徽皖把玻璃瓶盖上,笑出了声,“下一个,该是皇后了吧。”

         皇后自太子回去之后,心就一直不安。

         她招信任的宫女过来,“你替本宫去东宫一趟,让太子过来见本宫。”

         宫女应了声,赶到东宫,却发现太子根本不在东宫。

         太子身边伺候的小太监奇怪地道:“殿下之前走进去后并没有出来呀,哪去了这是。”

         宫女不敢耽搁,连忙先让东宫的人去找,自己回去禀告皇后。

         “不见了?”皇后提高了声音,“不见了是什么意思?”

         “娘娘恕罪”宫女忙跪下磕头求饶。

         “快!快去禀告皇上,让宫里所有人都去找。”

         皇帝得到消息的时候,还是被李向从睡梦中喊醒的。

         他捏了捏山根,最近事情怎么都堆到一起去了呢,“立刻派人去找,太子最后见的人是谁?”

         “据下面人说,殿下是见过皇后娘娘之后,直接回的东宫。”李向压着声音回道:“皇后娘娘也醒了。”

         皇帝哼笑一声,“太子不见了,她才肯醒。”

         “皇上,皇上……”小太监尖利的声音在空荡的宫殿里头回响,李向暗道要糟,皇帝最不喜欢听这种声音,他平日里回话的时候,都刻意把声音压住了,这小子怎么回事,这么点道理都不懂?

         果然,皇帝难受地吼了一声,“闭嘴!”

         小太监涕泗横流,飞一般地跑了进来。

         李向瞧着不对,赶忙问道:“殿下怎么样了?”

         小太监哭着跪下来,“殿下他、他找着了……在荷花池里。”

         “什么?!”皇帝震惊地站起身,抓起他的衣襟,“你给朕再说一遍,太子怎么样了?”

         小太监泣不成声,“殿下他、他去了。”

         他的太子,他的儿子,不久前还跟他争辩,那么生龙活虎,怎么会?!

         怎么可能?!

         他踉跄着倒退了一两步,李向赶忙扶住他。

         他问:“是谁?是谁害死了朕的太子!!!”

         他一把抓住李向的胳膊,“给朕查,掘地三尺,也要给朕把这个人挖出来!”

         李向连连点头,连滚带爬地跑到了外面。

         “娘娘,娘娘,太子殿下他去了!”淑妃的宫女压低了声音禀告道,话里带着喜色。

         太子死了,皇后自然不足为惧。

         自家主子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皇帝唯一的子嗣了。

         淑妃波澜不惊地斜了她一眼,“装得像一点,别叫人看出来了。”

         咦,主子怎么不太惊讶的样子。

         宫女眨眼,“主子早就知道了?”

         淑妃摸着肚子,“没了太子,皇后被废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即便本宫再在皇上面前求情,想必皇上也不会动容了,你说是吗?”

         可她却能留下个贤惠的好名声,就连皇帝也会感动于她的大度。

         “娘娘圣明。”宫女衷心称赞道。

         淑妃满意地闭上眼。

         一个孩子换一个皇后加太子,她不后悔。

         她能怀一个,就能怀第二、第三个。

         皇后,迟早是她囊中之物。

         既然她敢害自己的孩子,就不要怪自己心狠手辣!

         “娘娘,娘娘,您哭一声吧。奴婢求您了,娘娘!”坤宁宫里,宫女哭着劝皇后道。

         皇后勾起一个凉薄的笑,“哭?”

         她早已痛到哭不出来。

         太子那么好一个孩子,居然有人敢害他。

         她绝不会放过那人,绝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