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后宫团灭篇·真·惨案(七)
        “皇上!皇上!”

         皇帝现在晚上根本睡不着,每次一睡着事情就又来了。

         果然,今天又是如此。

         皇帝觉得自己甚至都有点习惯了。

         “这次又是什么事。”

         小太监觉得自己肯定是流年不利,怎么每次倒霉的事情都轮到他呢?

         他颤颤巍巍道:“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她去了……”

         “你说什么?!”

         皇帝一拍桌子站起来,捂着胸口指着小太监吼道:“皇后好端端地怎么会去了呢?”

         小太监怕得伏在地上,瑟瑟发抖。

         其实答案大家都心知肚明。

         太子死了,皇后不愿再活,这也是正常的。

         “扶朕去看看皇后,朕要去看看皇后。”皇帝虚浮着脚步往台阶下走,一脚踏空,腾地一下摔了下去。

         “皇上!”在一旁的李向来不及救,眼睁睁看着皇帝摔下去,三步并作两步下了台阶,去扶皇帝。

         皇帝一抬头,李向倒抽一口凉气,“皇上,您流血了……”

         皇帝的额头上留下一道血痕。

         他不在意地挥挥手,“不要紧,先去看皇后。”

         坤宁宫里,许贵妃一身素衣,发饰什么的全摘了下来,跪在皇后床边哭。

         华昭仪看着床上皇后苍白地没有一丝血丝的脸,慢慢从头上取下一支簪子。

         “皇后姐姐,你等着,我马上过来陪你。”

         身边的宫女一看不对,连忙去拦,可到底没有拦住。

         华昭仪放心地闭上眼,耳畔还残留着宫女的哭声,周围突然一静,她胸前的疼痛也不见了。

         她茫然地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华昭仪对皇后娘娘真是一片痴心。”徐徽皖从后面走出来,笑看着华昭仪。

         “施贵嫔?”华昭仪蹙起眉,“这是哪?我不是已经……”

         “你快要死了,不过,暂时还没有。”徐徽皖截住了她的话,“我把时间停在你死之前,把你带到这里,是为了跟华昭仪做个生意。拿你的灵魂,换你和皇后往后生生世世在一起,怎么样?”

         “生生世世……”华昭仪重复了一遍,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下来。

         徐徽皖对这个结果毫不意外。

         收取了华昭仪的灵魂,把她的灵魂罐和皇后的放在一起,也算是完成了她的心愿。

         接下来,该轮到许贵妃了吧。

         “——剩下来的人,尽快解决。”黑影神出鬼没的声音响起。

         徐徽皖眉眼弯弯地喊了声“主人”,问道:“是不是杜家峻那边出了什么事?”

         “嗯。”黑影对徐徽皖地开心感到莫名。

         他手下那么多当铺,那么多替他管当铺的人,只有她会对自己的到来感到开心。

         其他人只会感到恐惧和敬畏,这才是他习惯的。

         “处理完这边,我会再送你去一个世界,那里会有一些成型的怨念,对你的力量增长有好处。”

         成型的怨念?

         ……是鬼吧。

         “我一定会加快解决剩下的人的。”徐徽皖道。

         “一切技术之后,拿出这朵黑莲,它会送你过去的。”

         徐徽皖面前凭空出现一朵盛开的黑色莲花,上面散发着黑色的光芒。

         她一伸手,那朵黑莲就自动嵌入她的手掌,只留下一个小小的莲花印记。

         许贵妃近日以来春风得意。

         皇后和华昭仪都死了,剩下一个躺在床上的淑妃,昨天孩子也没了。

         可皇帝非但没有怜惜淑妃,还说这个孩子命里带煞,克死了皇后和太子。

         淑妃气得下红不止,这下是真的爬不起来了。

         她正乐的开心呢,可没想到皇帝紧接着就下了一道旨,说是和皇后夫妻情深,既然皇后身死,那么坤位便不再授人。

         许贵妃只觉得眼前一黑,那她岂不是永远只能做个贵妃?

         贵妃位子再高,和皇后之位离得再近,那也是有天壤之别的。

         她如今年纪不小了,皇帝宠爱日少。

         今后再进几个年轻貌美的,她根本无力相争。

         “想要皇后之位吗?我可以帮你”脑海里突然想起一个声音,许贵妃警惕地站起来四处看了看,没发现有人。

         那声音含着笑意道:“不用看了,你看不见我的。”

         “你是谁?”

         “我?”它笑了声:“让我想想,你们似乎是喊我神仙?”

         ……

         取到了许贵妃的灵魂,徐徽皖舒了一口气,接下来,就是气运之女了。

         她的气运虽然被她自己折腾掉了不少,但是保命还是绰绰有余。

         最关键的,还是得让她心动。

         气运之女,想要什么呢?

         徐徽皖闭上眼,读取了淑妃的内心。

         原来是这样啊。

         她笑着睁开眼,透着势在必得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