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奖金到手
    9月19日,九一八的第二天,星期一,学校举行升国旗仪式。在升旗仪式上,平时很少在学生面前露面的校长王扬海发表了热情洋溢的演讲,号召同学们牢记国耻,发愤图强,为中华之崛起而奋斗。

     王扬海是一个能人,他是老三届出身,何谓老三届,老三届是指高考恢复后,1977、1978、1979这三年考上大学的学生的代称。他也是振.A县唯一一个国.务院津贴获得者。

     在一中校长这个位置上,王扬海已经霸占了十年之久。在这个位置上稳稳的呆了这么久,要说王杨海没有一两把刷子是不可能的。

     在一中当了十年校长,王杨海确实做了不少实事,学生公寓楼、综合楼,还有在建的图书馆,都是他任上拉来的投资。其中他做了一件让学生们最为欢迎的事是,饭堂的菜价都是三年才涨一次,而且涨的也不多,都是在合理的范围之内。

     王扬海管理方式跟大学里的校长有得一拼,他平时很少露面,一个学期下来学生们也不到他几次。学校里的一般事务他都是交给两个副校长处理。他从不瞎折腾,他当校长的时候,学生们三年只需要买一套校服就可以了,额外学习资料都不用买,课本那些就够了。

     换一个校长之后,每个学生一个学期买一套校服,饭堂也一个学期涨一次价,每个学期最少买额外一套学期资料。总之新领导新气象,一切都推倒重来。

     不过这样一个学生们眼中的好校长,也避免不了被赶走的命运。两年后,由于一中高考上线人数在全市中垫底,县里直接撤了一中的领导层,一个校长两个副校长全部被撤了。

     不过王扬海也不亏,他被撤职后去了市里新成立的实验高中当了副校长,从级别上来说还是升官了,在县一中的时候,他的级别是正科,到了实验高中,他虽然是副校长,但级别上是副处,因为实验高中的校长是教育局局长兼任的。一年之后,局长不再兼任,他就接任实验高中的校长之位。

     老三届出身的王扬海在哪里都混得开,是因为他的同学与校友遍布全国,这些同学和校园友都是他手里的资源。

     当年毕业后的同学和校友只要是走仕途的,到了现在都会有一定的地位,别的不说,就说西岭省省会的市长陈帆就是他同一个宿舍的室友。

     一周又过去了,这一周黄瑞每天都在惦记着广告策划的事。这不,一放学午饭都没吃,他就跑到网吧上网了。黄瑞现在感觉没有手机真不方便,要是他一部手机,别人要联系他打个电话就行了,哪像现在他还要到网吧查看地产公司有没有给他回复。

     想到这里黄瑞决定,要是这次能拿到奖金,除了买一台电脑,他还要买一台手机。虽然这时候的手机不是智能机,功能也不强大,不过黄瑞也没有那么高的要求,只要能打电话就行了。

     打开电脑,输入自己的邮箱账号,黄瑞有点紧张,决定命运的时刻到了,要是他的广告语没被采用,这些天他所做的努力就打水漂了。打开邮箱看到有一条新信息点击打开,看完信息的内容,要不是场合不对,黄瑞都要高兴得跳起来了。

     他的广告语被地产公司录用了,这意味着买电脑和手机的钱又着落了。这是这几天他做梦到想要实现的事,现在终于实现了,黄瑞如何不高兴。

     从网吧出来,黄瑞决定吃一餐大餐来庆祝一下。刚才他已经跟地产公司的工作人员李主管联系了,也把自己的银行卡号发给他们了。李主管告诉黄瑞,最晚到明天,奖金就会打到他的账号上了。

     看来明天要请假出来一趟查看一下奖金到账了没有,要是到了顺便把电脑和手机买了。这几天黄瑞都已经把大纲、细纲、人物简介和开头的三万字写好了,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早一天买电脑就能早一天上传小说,也就能提早一天赚到钱,时间就是金钱这句话黄瑞现在终于深刻认识到了。

     看着有大把的赚钱的机会,可是却没有却没有条件把钱放进自己的口袋,这种感觉就像守护着一座金山却没有工具把它搬走的感觉是一样的。这种感觉对于一生追求财务自由的黄瑞来说简直就是痛不欲生,他只希望明天尽快到来,等待的日子太痛苦了,他受够了。

     走到一家快餐店门前,黄瑞停了下来,他要吃的大餐就在这里。在老板娘的异样眼神中,黄瑞点了一条鱼,一份红烧排骨,两个鸡腿。看到这里是不是发现了黄瑞**了什么,没错,黄瑞点的菜当中没有一个是素菜,他是肉食动物无肉不欢,所以都是肉类。最后,在快餐店众多人的异样眼神中,黄瑞像饿死鬼般一个人把这些菜全部消灭进肚子。

     吃饱饭从快餐店出来,黄瑞决定去他大哥家走一趟。他的大堂哥黄威几年前在县城里开了一家不锈钢代理店,主要经营范围定制门窗和扶梯。知道黄瑞在这里上学,他千叮万嘱让黄瑞周末的时候去他那里吃饭。

     上周黄瑞有事没有过去,这周再不过去就过意不去了。在他们村,黄瑞他们家的亲戚很少,算起来就只有两家,他家和黄威一家。

     因为他们两家都不是本地人,而是民国战乱的时候,为了躲避战乱而迁徙过来的,那时候黄瑞和黄威还是一家人,迁徙过来的就是他们的祖爷爷。

     不过几十年过去了,他们现在已经分成两家了,以后还会分成四家,黄瑞的大伯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黄瑞还有一个小他三岁的弟弟。

     在农村,兄弟姐妹少是一件很吃亏的事。不过这种情况现在已经慢慢变好了,以前大家都在家里务农,还没有进城务工的时候,谁家的兄弟多,谁家就能挺直腰板说话。那个是谁拳头硬,谁就有理的时代,那个是人多力量大的时代。

     黄瑞他们一家,人不多,兄弟也不多,那就只有团结一条路可走了,团结也是力量。每年过年过节两家一起吃饭,家里的长辈都要再三强调团结的重要性,叫他们兄弟几个一定要团结。

     黄瑞除了开学那天在大堂哥家待了一会,到现在再也没有去过他们家,这样下去是不行的。再不过去一趟很容易让大哥大嫂对他造成误解,认为黄瑞对他们有意见或者是黄瑞的父母对他们有意见。一旦有了误解,再消除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因此无论如何今天黄瑞都要过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