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土系掌控者
        赵凯不假思索,左手抓着的肉盾稍微一挪,就替自己挡下攻击,眼看着那绿色水流激射在肉盾的胳膊上。

         “啊!”

         肉盾惨叫,本来被赵凯折断四肢,他都疼得昏过去了,此刻被未知的绿色水流射在手臂,钻心的刺痛令他清醒了过来,惊恐的看着手臂上出现了一个前后透亮的大洞,洞口周围的血肉焦黑,伴随着滋滋声的烤肉焦味。

         强酸!

         没错,掌控了整个一楼的化身型能力者,对侵入自己体内的赵凯,发动了最便捷也是威力不俗的攻击手段——胃液攻击。

         唰唰唰!

         仿佛是射箭般,赵凯身体周围的墙壁,地板,乃至于天花吊顶,都在不停地喷射出强酸。

         赵凯左冲右突,不断闪躲,没法闪躲时,就抓住身边的两个肉盾遮挡。

         这两个肉盾在身上被射穿了几个洞后,就彻底的清醒了过来,惨叫着开始发动自己的灵能力,一层青色光幕和无形的立场将他们包裹。

         赵凯特意选这两人,就是看中了他们的灵能力并非攻击,而是防御手段。

         青色光幕是能量罩之类的防御手段,无形的立场则是通过意志激活的立场发生屏障。

         这两道防御,撑起的第一时间就开始排斥赵凯抓着它们主人的手掌。

         可赵凯离它们主人是零距离接触,稍微一用力,就捏破了刚刚撑起的薄弱防御,两个灵能力者忙不迭的修补防御,无奈的将赵凯也包裹其中。

         顿时,四面八方射来的强酸都被挡住,可也打的两层防御摇摇晃晃,明灭不定。

         “去死吧!”

         能量罩灵能力者惊怒,他颇有些骨气,方才只是痛醒后惊慌中的本能防御,此刻撤销了能量罩,宁死也不给赵凯这个害他的人提供防御。

         释放无形力场的那人则是咬咬牙,眼中的求生欲望让他不肯去掉防御立场。

         可能量罩灵能力者的硬气没能持续几秒,赵凯极为残忍的避开他身体的各处致命要害,而是选择别的非致命区域来抵挡射来的强酸,没几下,他就因为身体接连被强酸洞穿的痛楚,疼的再次撑起能量罩。

         “恶,恶魔……”

         两人哆哆嗦嗦的惨叫。

         恶人自有恶人磨,他们却是忘了他们欺凌女性时的作为。

         赵凯冲到一楼门口时,抬手就是一道‘亢龙有悔’,龙形气流轰然在门上炸开一人高的大洞。

         先将两具肉盾丢出去,赵凯捏碎了趴在地上的灵能力者的脖子上锁链,拽着他冲出了大门上的洞,来到外界。

         看着手上中年人死气沉沉的脸色,空洞的眼神,赵凯不禁皱眉。

         “喂,醒醒!”

         他拍了拍中年人的脸,几乎将脸打肿,对方却依旧没什么反应。

         赵凯轻叹一口气,还好自己早有准备,在楼上时,就找人问过中年人的情况,知道他名为陈令,女儿被化身型能力者惨无人道的强.奸折磨致死,尸体现在估计还在一楼的某个房间被折磨。

         陈令是哀莫大于心死,末世降临时的混乱,就害的他妻子被丧尸咬死,妻子当时的眼神他永生难忘,是在求他保护好女儿,可他……

         无论是作为丈夫,还是作为父亲,陈令都觉得自己完全失格,没有完成承诺,丧失了作为人类的自尊,甘愿被化身型能力者锁上狗链折辱,也一动不动的没有半点反应。

         “啊啊啊啊!!!!!”

         这时,赵凯身后的楼房门洞里,再次传出一声恐怖的尖叫。

         两个躺在地上的肉盾发出惨叫,他们离得太近,被声音中蕴含的次声波攻击命中了脏器或是大脑等要害部位,口鼻流血,头晕目眩。

         赵凯早就在防备这种攻击,《先天功》是内炼真气的法门,自有一套调养身体脏器的手段,甚至小幅度的控制脏器都可以做到——而次声波对生物的危害之处,就在于会导致脏器或大脑共振。

         加上赵凯体内的先天真罡品质比普通真气高一个等级,几乎一点影响也没受到。

         “你既然离开了我的身体,那么就快点消失!”楼房门洞内,略显稚嫩的少年嗓音忽然响起。

         赵凯却暂时无视了化身型能力者的威胁,抓起地上浑浑噩噩的陈令,大声对他说:“你不想为你女儿报仇吗?”

         这时候说什么男人的尊严都无济于事,陈令已经不做人了,唯有女儿才是唤醒他内心的唯一途径。

         陈令眼神中稍微焕发出一点神彩,喃喃道:“小文,爸爸对不起你……”

         赵凯冷喝道:“现在说对不起还太早!你就不想为女儿报仇吗?”

         “报仇……”陈令眼睛里才出现的一点色彩,又变得一片死灰。

         他知道自己的灵能力非常弱小,否则就不会沦落到女儿被折磨致死,都无能为力的地步了。

         “哈哈,你个脑残!”

         “去死吧,居然指望这个垃圾,你这个恶狗!”

         两个躺在地上的肉盾大笑,尽情的嘲讽着赵凯:“陈令这个垃圾的灵能力,似乎是土系的?可惜,实在垃圾的够可以,用尽全力也只能让脚下一厘米后的泥土融化——这点本事能干什么?把丧尸淹死还是绊一跤???”

         “闭嘴!你们两个才是真正的垃圾!垃圾到只能成为别人手里的肉盾。”

         赵凯的话语毫不客气,且打击精准,令两个肉盾面庞狰狞,眼神怨毒,因为他们确实成了赵凯的肉盾。

         “你不要小看你自己的灵能力,因为,你的灵能力可是号称最强灵能力的——土系掌控者。之所以你现在如此弱小,是因为缺乏变得强大的钥匙。而这个钥匙,我能给你!”

         赵凯对陈令这样说着。

         陈令喃喃道:“变强?这又有什么用?小文已经死了,永远的死了……”

         “……”

         这一瞬间,赵凯的面庞也有点僵硬,非常无语此人的废柴窝囊程度!

         赵凯再次劝诱:“那么,将你女儿复活的方法呢?你想知道吗?我会告诉你如何做,但你必须变得强大起来,才有资格进行这种逆天之举的资格。”

         “能把死人复活?”

         不止两个肉盾,一直偷听着的化身型能力者也震惊了,如果赵凯不是吹牛的话。

         赵凯确实没有撒谎!他末世二十年的记忆中,确实出现了这种东西,只不过,从没有人得到过罢了。

         “……我相信你!”

         陈令看着赵凯眼神中闪动的凶光,首先,赵凯的话确实让他鼓起了重新活下去的勇气,尽管还将信将疑。

         其次,赵凯眼神里的凶光与不耐烦神态,令他明白暂时还是不要质疑的好,否则可能会连这一线希望都失去。

         “明智的选择。”

         赵凯对他露出笑容,将三枚晶币塞入他口中,命令道:“吃下去!接下来我会拆掉这栋房子,你就在旁辅助我吧!”

         “就凭这个人?”

         化身型能力者出声质疑。

         “你个蠢货,都没注意到方才你的次声波攻击,没有伤害到他一丝半毫吗?我听说你折磨过他,可你看看他身上,有哪块伤痕?这样的人,会是一个没用的废柴型能力者?”赵凯大肆嘲讽。

         化身型能力者惊疑,它发现确实如此。

         这时,二楼传来惨叫,一个准备从窗户逃跑的灵能力者,被狠狠合拢的窗户咬成两截,且窗户像嘴巴一样蠕动,狠狠地咀嚼着。

         “这就是二楼的灵能力者没法出逃的原因吗?”

         赵凯不得不感叹这头化身型能力者的强大,它的化身范围看来不止一楼,二楼的窗户也包括在内,只进不出,想要逃出去的都会被杀死。

         地上两个肉盾满眼震惊的看着陈令,发现陈令体内的灵能量在飞速壮大着,虽说赵凯给陈令的三枚晶币,都是从坦克丧尸身上获得的初级晶币,比在一般丧尸身上获得劣质晶币蕴含的灵能量多得多。

         可灵能力者们吸收晶币灵能量,是没法做到100%吸收的,会有非常剧烈的损耗,90%的灵能量都会损耗掉,只能吸收10%。

         ——但这个陈令,似乎是100%的吸收?

         “怎么可能?”两个肉盾既是震惊,又是嫉妒。

         “这家伙……”

         化身型能力者不安,在陈令身上,察觉到一种令它不舒服的威胁感。

         赵凯看着宝箱地图上,已经离着自己非常近的,代表了一头二次进化型坦克丧尸的光点,微微一笑,抓起陈令,丢入一楼的门洞,自己也跟着闯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