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 id="I5HjCuRrm"></p>
    <frame id="831729"><section id="HBVXNTLUQ"><strong id="Ys9nV"><hr id="fzsry"><section id="JRWOUQ"><samp id="IJ6iWcB2"></samp></section></hr></strong></section></frame>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一点小心意
        “怎么,你还想找林威和我女儿的麻烦?”兰诚眉头一挑,冷着声音质问了一句。

         “兰总,我王海在你眼里就是这么没品的人么?我是过来道歉的,兰总别曲解了。”王海脸上依旧保持着笑容,心里却把廖兵骂了个遍。要不是这个傻缺,自己何至于掉进坑里。

         “超哥,过来聊几句。”王海并不觉得,叫一个高中生‘超哥’有什么不妥。社会就是如此,年龄算个屁,利益至上。

         孟超撇了一眼王海,点了点头。

         走到了角落里,孟超接过了王海递上来的香烟,看着王海很熟练的替自己点上。

         “晚上的事情,是我王海不地道,没教育好人,希望超哥海涵。”

         “我不是说了,晚上的事翻篇了。你跟我爸的事,我一个小孩没兴趣知道。不过,既然你过来了。我就告诉你一句,有些手段别在我爸面前使,要是让我知道,我一定会让你后悔来过这个世界。”孟超眼神一凛,看了一眼王海。

         王海的脖了僵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畏惧一个学生的眼神。

         那种感觉,让他想起来了当年在外地还是马仔的时候被一个人追砍了十几条街的滋味。

         怕,怕的要死。

         “超哥放心,孟总是正当生意人,我可不敢给孟超泼脏水。”心雅集团是要搞大工程的,自己要是分点汤水,比开赌场,干些暗里见不得人的生意赚的多,而且钱也来得正,又风光。

         要是能混的好,谁他妈愿意过这种刀尖上的生活啊。

         “我的话不是玩笑,希望你能记住。”杀人的手段,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而且还能神不知鬼不觉。

         “一定记住。这点小心意,希望超哥能够接受。”王海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孟超。

         “行,东西我收了。我还是一个学生,以后社会上的事情别扯上我。”孟超接过了银行卡,踩灭了香烟,朝着卫权那边走去。

         看了一眼孟超的背影,王海终于舒了一口气。

         “告诉下面的人,以后别在一中附近出现,遇到孟少就给我离远一点。另外放出话去,碰孟少,就是跟我王海过不去,跟我的两百号兄弟过不去。”孟超既然不想沾社会上的事情,那自己就帮他治一治县上的治安,让那些不开眼的小混混收敛一点。

         刚走到门口,急救室的门就打开了。

         “医生,怎么样了?”兰诚和兰雪异口同声的问了一句。

         “病人已经醒了,没有什么大碍,轻度脑震荡,观察一段时间应该就没问题了。”

         医生的话,让兰雪顿时松了一口气。没有生命危险,也没有致残,就是最好的结果。

         兰诚几次都想找孟超聊聊,不过都被孟超给避开了。

         感谢的话,不用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而且兰诚也太过热情了,孟超怎么会感觉不出来。

         现在他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兰诚是因为新区那个工程的事情想跟自己老爹走近一些。

         可问题自己老爹都是给苏雅打工的,若是什么事都大包大揽,那两家的情份也就到那里了。

         给卫权一个暗示之后,他们又去看了其他的同伴。阿俊的情况就比较严重一些,多处软组织受伤,手臂骨折,在医院呆上半个月肯定是要的。

         医药费王海倒是爽快的垫付了,而且私下给了他家人五万,这事就彻底了结了。

         其他人也拿到了一些钱,而且似乎都受到了王海的警告,没有怎么议论晚上的事情。

         生日派对兰雪已经取消了,他们也生出了退意,大家就各自散了。

         “以前我还以为混起来很牛逼,结果晚上要不是你在,恐怕大家都被白揍了。”卫权感触很多,也真正见识到了社会里的混混是什么样的。他的兜里,还揣着五千块钱,要不是孟超王海绝对不可能出这笔钱。

         而且到现在,连一个警察过来询问的都没有,不用说肯定是王海打过招呼了。

         “别想那么多,把精力放到学习上吧。”孟超拍了拍卫权的肩膀,看了一眼那些离开的人。

         或许,今天的事情会让他们有所改变,至少不会变得太差。

         也不知道,这样的改变,对自己有没有影响,对未来有没有影响。

         “现在才八点多,要不要回去上自习?”卫权撇了一眼孟超,发现放假后回来自己对这个哥们完全陌生了。

         “也好,我这样子被我妈逮住又得解释半天,晚上还是避开了好。”孟超耸了耸肩,掐灭了香烟,拍了拍卫权的肩膀,朝着医院外面的取款机走去。

         卡的后面就有密码,输入之后孟超看了一下余额。

         “靠,五十万,海哥还真他妈大方。”卫权瞪大了眼晴,感觉自己兜里的五千块瞬间就轻了许多。

         “大方么?跟着我老爸,喝点汤他都不止赚五百万。”孟超撇了撇嘴,要是被自己老爹踢出去了,他就大方不起来了。

         “原来赚钱这么容易啊。”卫权被孟超抛出来的数字给惊住了。

         “这世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背后有多少东西你看不到。以后跟兰雪走近一点,她老爹下场可能会不太好。大人的事,没必要影响到孩子。”上辈子,孟超听过坊间传闻,说兰诚跑路了,欠了很多债,还差点被人弄死了。兰雪也消失了两年,连高考都没有参加。

         这背后有没有王海,还说不准。

         王海肯定知道自己跟卫权走的比较近,如今看在自己家的面子上,估计不会太过为难一个小女孩。至于自己,他一点都不想被人利用,也不想跟兰雪有什么瓜葛。

         他的命运,绝不允许别人在操控。谁要敢这么做,那就把脖子洗干净,把棺材准备好。

         卫权似懂非懂的应了一句,跟上了孟超的脚步,晃晃悠悠的朝着学校走去。

         “咦,学长,你怎么在这里逛街,不去上自习啊?”一个声音,从孟超的背后响了起来,然后就有一个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阿瑾是你啊!”孟超眯了眯眼晴,看了一眼穿着一件格子衬衫的王瑾。

         “张颖,终于又见到你这小可爱啦。”卫权直勾勾的看着张颖,眼晴发亮。

         【感谢雷哥、朵迷两位书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