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回:徐相国竹林害忠良 俏凝儿片叶诉芳心
    竹林

     京郊外十里的一片竹林,七月末的天气还甚是燥热,但竹林深处却是凉爽至极,甚至有些阴冷。几只飞鸟略过,缓缓落下几片竹叶。咻--!一个黑影闪过,随即在一片稍显空旷的地方立住。

     “老朋友,好久不见!”一个声音从黑影的背后传来,不知什么时候已有一个人立在那里,身边不远处还站着两个人。

     “这么多年,你还是一点没变,做事还是这么鬼鬼祟祟。说吧,什么事?”黑影幽幽说道,语气中夹杂着一丝轻蔑。

     “呵呵…你还是这么直接!那我也不拐弯抹角了!”只见那人向前走了几步来到黑影身前圆目一瞪,沉声说道:“我要你去杀一个人!”

     “哈哈……你是堂堂相国,手下高手众多,焉能用的了我!”黑影笑道。

     “因为只有你能杀的了他,能对付御龙诀的也只有你凌洛天了!”相国徐瑾转过身去,悠悠的说道。

     “啊!你…你…你要我去杀穆千秋?!他可是你的结拜兄弟啊!”凌洛天大惊,跨步来到徐瑾面前。

     “谁让他不识时务,公然反对宣王殿下!成为了我的绊脚石,他可是手握重兵啊!我只能提早杀了他!”徐瑾抬头望着被竹林遮蔽的天空,声音有些怅然,但又坚定无比。

     “穆千秋是吴国最能征善战的将领,震慑着北方的大梁!我之前虽与之为敌,但那只是武学上的切磋,并且他还救过我的命。但此等枉杀忠良,忘恩负义之事,凌某断然不会答应!”凌洛天背手而立,一口回绝。

     “好一个枉杀忠良,忘恩负义!当年是谁与我一起将李和一家赶尽杀绝的!别以为你隐居在这山林之中吃斋念佛,就能洗清你的过往!”徐瑾狂笑道,圆圆的脸变得面目狰狞。

     “我……”凌洛天怔怔地站在原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还有我还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你的儿子和女儿还活着!并且活得很好!想不想见到他们啊?哈哈哈……!”徐瑾走近凌洛天盯着他的眼睛说道。

     凌洛天猛地抬起头,瞪大了眼睛,抓着徐瑾的手臂说道:“他…他们还活着?!他们在哪儿?现在怎么样?!”徐瑾一把拽开他的手说道:“我刚刚不是说了吗!他们活得很好!但是,至于以后活得怎么样……哼哼,就全看你了!”

     凌洛天往后退了两步,大笑道:“哈哈哈…!还活着!还活着!”靠着两棵竹竿,自言自语,又是一阵竹叶雨飘落……

     “取穆千秋首级来见我,你们便可团聚!如若不然!你们将在黄泉路上相聚!”说着徐瑾便消失在竹林深处,只留得身体像是被掏空的凌洛天站在那里,自言自语……

     哗哗---

     又是几只飞鸟入林中,竹林深处传来阵阵刺骨的凉风。

     顺昌城,定北将军府,后山的青庐之中。

     穆青正端坐案前,捧着一本书津津有味的品读着,微风吹过,一片落叶正落在穆青面前的书案上,但穆青丝毫并未察觉。

     “哎!哎呀!哎吆吆……!”穆青突然咧着嘴叫了起来,“凝儿姐姐,你怎么又拧我的胳膊,前几日寒毒刚刚发作,正疼得紧呢!”

     “你少骗我啦!我还没用力呐!自从袁大人来了,你不是在整日都他房中,就是一个人在这青庐读书,都几日没跟我说话啦?啊!”凝儿把食盒放在一边,从书案上拿起刚刚飞进来的那片树叶,嘟着樱桃似得小嘴嗔言道。

     “凝儿姐姐,你可不知道!这袁先生呀,真是厉害!我提的问题他竟然都能答得出来!不像以前那些老夫子,满嘴的之乎者也亦焉哉!”穆青神采奕奕地向凝儿说道,“不过,再过几日袁先生就要回江陵了!”说着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之情。

     “那袁先生走了,老爷还会给你请别的先生吗?”凝儿眨着杏核般地眼睛问道。

     “我既拜了袁先生为师,就自是不会再拜别的先生了!我明天就去跟我爹说,我要跟袁先生一起去江陵,听袁先生说他住的地方叫鱼龙岭,风景可美啦!还有好多好吃的!”凝儿刚把碗碟从食盒中拿出来,穆青伸手就拿了一块酱牛肉放到嘴里。“哎呀!凝儿姐姐,你又拧我!”

     “谁让你不洗手就拿东西吃啊!看手上还有墨汁呐!”凝儿说着便拉着穆青过来洗手。

     “那青少爷你要去多久呀?一个人去吗?江陵远吗?”凝儿在一旁若有所思的说着。

     “我还没跟我爹说呢!不过我肯定会让我爹答应让我去的,我还有好多东西要跟袁先生学呐!”穆青走到案前,又夹了一块红烧肉吃了起来。

     “凝儿姐姐,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穆青抹了抹嘴说道。

     “哦,没什么!只是片树叶而已。”正在发呆的凝儿一惊,准备把手中的树叶扔出窗外。

     “哎!别别…别扔呀!让我看看。”穆青看着凝儿紧张的样子觉得肯定有什么东西,说着便过来抢。凝儿本能地将手中的树叶背到身后,谁知穆青一把抱过来,把树叶抢走了!定睛一看,上面歪歪扭扭地写着“青”“凝”两个字。

     “哈哈…我说是什么呐!原来是凝儿姐姐写的字儿啊!哎呀!看来真是螃蟹吃多了呀!哈哈……”穆青竟然没有感到任何疼痛,要是往常的话,自己的手臂早被拧得青一块紫一块了。

     此时的凝儿呆呆地站在那里,鹅蛋似的脸上红扑扑的,眼睛似是在躲闪着穆青。自己和青少爷平日里也经常嬉闹,但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还是头一次,刚刚穆青在抢夺树叶时,是一把将她抱住,虽然穆青身体比较瘦弱,但她整个身体像是被大山环绕一样,充满了安全感。

     “凝儿姐姐?你怎么啦?很热吗?”穆青疑惑地问道。

     “哦…没有呀!你刚刚说什么?”凝儿缓过神来说道,眼神里闪过一丝娇羞。

     “我说你是螃蟹吃多了吗?!字儿写得像螃蟹的爪子一样”穆青眉毛一挑说道。

     “我哪里比得上您啊!平常又得给您做好吃的,又得伺候您的,哪有时间练字啊?况且我也只会写这两个字。”凝儿悠悠地说道,丝绢在手里打着转。

     “来!我教你!”穆青说着又是一把将凝儿拉过来做到书案前。将毛笔蘸好墨,放在凝儿的手中,自己则是握着凝儿的手写了起来。

     扑通—扑通--!凝儿可以很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跳,可以很清晰地感觉到她耳后的呼吸,还有那淡淡的墨香……最后淡淡墨香凝聚在纸上,望着刚刚写下的“青”和“凝”两个字,她多么想时间就永远定格在这一刹那!

     窗边那片树叶,不知何时又被吹入了风里……飘得很远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