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7章
    </script>

     抱了一会儿,陆畅嫌他抱得不舒服,拧巴着身子从反方向回头看范宜襄,还是要娘亲抱。

     陆澈疑惑地看着范宜襄:“他这是要做什么?”

     “要我抱啊。”她伸手接过去。

     陆澈等把儿子递给他,连连摇头:“刚才还说他聪明,看来还是随了娘。”要抱直接转身就是,非得从另外一个方向拧巴着身子,胖嘟嘟的整个人都能拧成麻花。

     范宜襄噘嘴,陆澈看她身上反正都沾了墨汁,也不差这一下,拿起桌上的毛笔在她脸上点了点。

     “爷!”范宜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可怜她抱着个胖娃娃,腾不出手来反击,由着他画了好几道。

     陆澈盯着她的脸,兀自发了会儿笑,等笑够了,才让人进来给她打水洗脸。

     洗漱中,范宜襄是不敢再让陆澈伺候她了,又要玩火。

     这回轮到她,已经洗过澡了,现在就只要擦擦身子,陆澈敞着袍子坐在床边,张开两只手让她给他擦。

     又摸到他的腰上,掐了一把上头的肉,陆澈瞪她一眼,她把手缩了回去。

     吹了灯拉上帐子,范宜襄被陆澈拉在怀里,两个人一并躺下。

     静了片刻。

     “爷,你现在都不打拳了吗?”

     陆澈好奇她为什么会这么问,偏头看了她一眼:“早晨起来会练。”

     这种东西是一辈子都不能丢的。

     “哦。”感觉没有晚上有效果啊,她的手又摸到他腰上。

     “小捣蛋。”陆澈在她唇上亲一口:“又想要了?”

     才不是。

     她拧了拧身子换了个姿势,陆澈道:“怎么了?这么躺着不舒服?”

     “不是,怕把爷给压到。”他晚上不打拳了,她总有一种疏于锻炼的感觉。

     好像自己是奸妃,害得他不务正业。

     以后他当了皇帝,会不会因为这个被群臣□□啊?

     陆澈笑:“你家爷还没有这么经不起压。”说完一把揽住她的腰,让她整个人压在身上,襄儿身上软软的,抱在怀里舒服得很,他还掂了掂:“再抱一个襄襄都没事。”

     范宜襄以为他逞能,故意卯足劲儿在他身上压了一会儿,他还是脸不红气不喘,而且还一脸惬意。

     她还是不信,试探问道:“爷,要不...咱们晚膳后就不吃甜点了?”

     “怎么了?”你很爱吃啊。

     而且,陆澈觉得她还是太瘦,之前吃的全补在儿子身上了,光饭后点心还不够,还想给她加一餐宵夜。

     不过又怕她积食,想了想还是算了。

     范宜襄东拉西扯地说了半天,陆澈总算明白了,不是她不吃,是不让他吃了。

     是嫌他抢了她的吃的?

     晚膳后上的甜点他基本不吃。

     他想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其中什么缘故,伸手点了点她的脑门:“你呀,成天尽琢磨这些没用的,都不知道你这颗脑子是怎么长的。”该想的不想,别的稀奇古怪的想法一大堆。

     范宜襄泪流:她这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啊。

     陆澈比他大九岁,现在她十七,陆澈二十六,不去想还好,这么一比顿时觉得好恐怖。

     她十七岁,竟然有了个儿子?

     她凌乱了一会儿,继续思考陆澈的身体问题。

     他这么不锻炼地吃下去会不会变成中年大叔,她觉得也挺好了,中年大叔也不错很暖啊。

     就是怕对身体不好,一个人运动惯了,早年他又一直在外面东奔西走,不锻炼都是锻炼。

     大毛病是没有,但是胃不好,时不时会痛一次,现在突然这么歇下来,她真的担心。

     伸手圈住他的腰抱了抱,也判断不出来他到底是胖了还是瘦了。

     陆澈由着她闹,过了一会儿,她又让他把寝衣脱下来,跟着跳下床去,找了件他春天穿的中衣,摆在案几上比对。

     他当季的衣服都是现量现做的,这么一比就能看出来。

     结果的出来的结论是——陆澈瘦了。

     夏衣比春衣腰身稍窄。

     她简直不能相信她的手感。

     盯着自己的手看了半天,肩膀上附上一只暖烘烘的大手,被扒得精光的陆澈从床上下来,就站在她身后看她在摆弄什么。

     闹半天他也明白了,脸色一黑:这是嫌爷长肉了?

     “爷,明天让杜太医来给你看看吧。”她实在不敢相信,总觉得他现在的作息不胖反瘦,有点诡异。

     “叫他来做什么,不用。”陆澈拉着她躺下。

     范宜襄不依,这件事情很严肃。

     抱着他的胳膊:“爷,等杜太医来了,也可以给我把把脉,最近我夜里总睡不踏实。”

     我看你睡得很踏实。

     陆澈低头看她,总觉得她不大对劲,为什么一直研究他的身体。

     而且还有一点,今天在床上,襄儿似乎比往日要放得开一些,由着他放纵。

     襄儿虽然喜欢小打小闹小情趣的,但是真来了,一会儿就求饶,小腰软的很。

     稍微折腾一会儿他就舍不得。

     今天他是折腾狠了,她一点没推拒的意思。

     静了一会儿,还是打算问她白天的事:“三皇妃和孟夫人来过了?”

     他已经听方嬷嬷学了一遍,不想跟襄儿提,是不想再提一遍,让她想起来又不高兴。

     可是现在这事儿成了症结,那就不得不提了。

     方嬷嬷说是一回事,他得看襄儿怎么说。

     范宜襄吸了吸鼻子,叹了声:“还是叫爷给瞧出来了。”

     陆澈抬手给她拢了拢头发:“说吧,爷听着,谁给你委屈受了,爷都给你出气。”

     范宜襄被这句话治愈了,把头埋在他的怀里使劲儿蹭:“我没受委屈啊,就是有一点点不高兴而已。”不过陆澈的这句话让她满肚子的不高兴都烟消云散了。

     你们就酸去吧,她就要霸着陆澈,谁也不让,要孩子,她给他生!以后生他一窝去。

     其实孟夫人和三皇妃絮絮叨叨坐那儿说了一大堆话,也就生孩子这一点稍微刺了一下范宜襄。

     她捧着酸梅汤在那儿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玩,她们说,她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她倒是不想出来见她们,可是这回儿躲了还有下回,回回都躲,那就是个陆澈添麻烦了,干脆一次出来解决,一了百了。

     她们爱说什么就当她们是两头猪在叫。

     范宜襄想好了,坐姿也就更随意了,喝完酸梅汤开了胃,想吃点咸的,就让上了搽酥饼,还笑呵呵地问那二位:“要不要来点?”

     孟夫人正说的口干舌燥,看她一点没听进去,不免恼火:“王妃请顾全大局啊。”

     范宜襄脸色变了变,毫不客气地刺了回去:“我顾不顾全大局,也轮不着你来多话吧?”

     言外之意是:你算个什么东西?

     孟夫人张了张嘴,心里骂道:这个王妃怎么这么不开窍呢?

     她这可是为她好啊,王府现在子嗣凋零,还不知道外头人都怎么说她呢,她虽有私心为女儿求宠,可方才说的话都是站在王妃的角度去说的啊。

     实在是顽固不化,偏头向三皇妃求助。

     谁料到三皇妃脸色也不大好。

     三皇妃带孟夫人过来,只是想恶心一下范宜襄,毕竟很久之前那一次,想恶心没恶心了。

     尤其是她现在还生了孩子,还是个小公子。

     三皇妃气到不行,现在三皇子还很宠爱那个女奴,就是那个从陆澈府上被赶出来的刘氏,也不知道使了什么狐媚子的手段,勾得三皇子天天歇在那儿。

     现在刘氏哄得三皇子高兴,还有了身孕,她一时半会儿动不得,气全都落在了范宜襄身上。

     我不高兴,你也甭想好过。

     那就拿你们府上的庶妃来恶心恶心你吧,你不是眼里容不得沙子吗?那我就把她母亲带过来,刺刺你的眼!

     可是孟夫人一番话说下来,不小心把三皇妃也刺了。

     谁不知道她无子。

     三皇子儿子一大堆,可惜都不是嫡出,她也不稀得替别人养,那一堆都不值钱。

     来之前,三皇妃把孟夫人当做盟友,此刻就已经和范宜襄同仇敌忾了。

     她说出来的话就比范宜襄厉害多了:“四弟妹别见怪,孟夫人从外地搬至京城时日不长,还未看清自己的身份,难免言语上有些欠妥当。”

     孟夫人浑身一震,难以置信地看向三皇妃。

     三皇妃鼻子哼了一声,挪开了眼,不和她对视。

     孟夫人满脸都是羞耻。

     范宜襄呵呵两声,你们聊。

     孟夫人不敢再拿子嗣说事,客套了几句就说想见见女儿孟氏。

     范宜襄想拒绝,正在肚子里酝酿措辞。

     三皇妃此刻突然很反感看到小老婆,她很后悔带孟夫人过来,明明原意就是看中她是孟氏的母亲,可是现在却总觉得是拿她打自己的脸。

     孟夫人每说一句话,都觉得是在羞辱她。

     她此刻认为同为王妃的范宜襄,和她才是一个世界的人。

     她主动替范宜襄解围道:“孟庶妃是什么身份,怕是还不够格来给孟夫人请安,等日后提了位份再说吧。”

     这样两边都刺到了,三皇妃说完这句话,脸上难得露出了一丝微笑。

     范宜襄也微笑着:提位份?下辈子吧!

     谈崩了,一齐来的盟友闹意见,范宜襄也不愿意和她们任何一方结盟打口水仗,简直浪费她的时间。

     就好比是猪在那儿冲你叫,别人让你别搭理,你非得冲上去和它对骂,就算你把它骂退了,它也拱得你一身臭。

     临走前,三皇妃觉得不够解气,亲热地拍了拍范宜襄的手:“四弟妹别送了,嫂子还有一句话想和你说。”

     范宜襄微笑,不让送还有话要说。

     她觉得三皇妃脑子一直处于不清楚状态。

     但是三皇妃最后一句话成功刺激到了她:“四弟比不得我们家那个,我现在虽然无所出,好歹园子里的公子们也不少,随便抱一个过来也算不得什么,四弟年纪也不轻了,里头的轻重,四弟妹好生掂量掂量吧。”

     范宜襄微笑:“四爷是比不得三殿下,四爷有嫡出的儿子,不用我去抱别人生的孩子当做嫡出来养。”

     三皇妃脸色一白:“你大胆!”竟然敢羞辱我!简直目无尊卑!抬手要打范宜襄。

     范宜襄默默后退几步,避开了她的掌风。

     阿禄带着几个小太监过来,弓着腰,阴沉着一张脸恶声恶气道:“三皇妃,您请吧。”

     三皇妃是走了,留下范宜襄心里不好受,抱着儿子坐在榻上发愣。

     她说的其他的都是鬼扯,但是这一点还这没错。

     二十六岁的陆澈,刚刚才有了第一个孩子。

     其实放在现代是很正常的事儿,可是套上这样一个大环境,尤其她还知道以后他会登上帝位。

     放在所有的皇子中,这简直算的上是一件恐怖的事。

     子嗣空虚,对于一个正在积极参与储君之位争夺的皇子而言,那就是致命一击,虽然不知道他有没有在争,但是这个确实可以成为竞争对手有力的武器。

     也足以让他们去撼动君心。

     储君的子嗣,也就是未来皇帝的子嗣,皇帝生儿子,这可就是属于国家大事了。

     现在三皇妃来训导她,确实有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范宜襄也明白,眼红呗,眼红陆澈为什么这么疼她。

     等以后呢,陆澈的后宫就成了国家大事,他坐在上头,底下的随便一个朝臣都可以拿这个说话。

     那个时候,她又该拿什么去趾高气昂地回击?

     她感谢上苍,让她能够遇到这么美好的一个陆澈,他善良温柔自律严谨。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对他彻底敞开了心扉,如果面对着这样一个人还不动心,除非她的心是石头做的。

     尤其是在这样的一个时代,每当看到身边那些例子,薛氏的五皇子,范老爷......

     她总是会更爱陆澈,更珍惜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这份情谊。

     当她揣着那样一份防备的心,在她最茫然、最惶恐的时候,他一点一点地靠近她,就是这一点一滴的时光,可能是他一句话,一个动作,无数句话,无数个动作,她早就忘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早就不怕他了。

     他会有很多孩子的,她会给他生很多孩子!

     所以她才会这么关心陆澈童鞋的身体啊。

     她把这个想法说出来了,陆澈一那么一瞬的愣神,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傻子,爷不和你生孩子,和谁生。”

     过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襄儿让叫杜太医,是担心他生不了?

     又弹了一下她的脑门:“尽操心些没用的!爷身子好着呢。”

     范宜襄决定明天早上和他一起早起,一来是看他是不是有锻炼,二来她也要开始锻炼了。

     毕竟生孩子是两个人的事,光他健身也不行。

     第二天清晨,天边刚露出鱼肚白,阿喜就在外头压低声音喊了下:“爷?”

     陆澈这一觉睡的沉,阿喜喊了两声都不见里头动静,正急得满头冒汗的时候,听见帐子里头爷的声音了。

     “你起这么早做什么?”刚起来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沙哑。

     范宜襄困得不行,但是她攒着心眼,一听到动静醒的比陆澈还快,阿喜叫了第一声她就惊醒了,叫第二声她怕自己坚持不住睡着,立马弹坐起来。

     倒把睡得迷糊的陆澈吓了一跳。

     他刚睁眼,反应还有点迟钝,迷糊地盯着襄儿看了一会儿,目光才渐渐聚拢。

     范宜襄已经穿好上衣了,但还是困,坐回来扒在陆澈身上撒娇。

     陆澈哭笑不得:“要是困就回去接着睡。”

     她这样赖在他身上,他也不好让阿喜进来伺候他穿衣洗漱,只好扯开一边哄她,一边伸手去扯架子上的衣服。

     两个人腻在一起,简单的朝服硬是穿了快有小半个时辰。

     阿喜守在外头,时不时看看天色,他是真怕爷把时辰给耽搁了。

     等爷出来了,后面还跟着个小尾巴,偷偷用藏在袖子底下的手拽着爷的官袍。

     阿喜瞧着就觉得肉疼,这官袍以前是第二天一早给爷端上来,后来爷嫌动静大,就让头一天夜里就熨好放在床头,也不用他们进去伺候,免得把夫人吵醒了。

     这熨官服、朝服的事儿阿喜可从来不敢假手于人,每次都是亲力亲为,看到夫人把爷衣服的衣角捏的皱巴巴的,他就觉得自己实在瞎忙活。

     陆澈笑得不行,打开她的手:“你再拽,爷这衣服可就没法穿出去了。”

     范宜襄还理直气壮:“爷昨儿个说早上要练拳,哪儿有穿着朝服练拳的,一听就知道是诓我。”

     “怎么诓你,今天是哪个小捣蛋一早上闹爷,自己耽搁了爷的功夫,还先告起状来。”

     两个人在外间坐下,阿喜赶紧出去传膳。

     他是不想待在里头了,看着辣眼睛,干脆亲自跑一趟膳房,一路出了西园,老远见着角门外头一高一低跪着两个人。

     阿禄跑过来跟他嘀咕了两句。

     阿喜愣了下:“跪了一晚上?”

     阿禄脸上也是惊奇,慎重地点了点头:“自打爷回了府,就一直搁那儿跪着了。”

     阿喜搓搓手:“真把她能耐了,爷爷我现在忙着去给主子叫早膳,这事儿交给你了。”

     阿禄等得就是这句话,麻利说了句:“喜哥哥您请好吧,待会儿等爷出来,绝对不让她俩碍了爷的眼。”

     “德行!”阿禄这张嘴是越来越甜了。

     阿喜走过去的时候,还是上下打量了一番跪在角落里的孟庶妃,叹了声:可怜一副好皮相。

     怎么偏偏就生了一副不安生的心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