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陆澈上床来,她给他留了被窝,他钻进去,看她小脸红扑扑的,用手贴了贴,笑道:“好烫!”

     他还想摸别的地方,手却让她给一把抓住了。

     他翻了个身,压在了她身上。

     “乖——”他说着,手就往被窝里头伸,一路探下去。

     范宜襄干脆抱着他的胳膊,头也埋了进去。

     陆澈嫌被子碍事,一把给掀了,埋在她的身上开始苦干。

     他忍不住了,把她抱坐起来,两手护着她的腰,顶上去。

     他一边动,一边找她的唇去亲,他说:“为什么要把爷给你的纸笺藏在枕头底下。”

     她搂着他的脖子,愣了下:“你怎么知道啦?”

     他又往深处撞了几下,她被折磨得都顾不上说话了。

     他埋在她的胸口:“你是不是爱上爷了?”

     她整个人一僵,正在琢磨该怎么回答,胸口猛地一痛,他吸得太用力了!

     他失了谈兴,专心忙活,不停变换着她的姿势,她觉得自己快要被他给拧成一根大.麻花了。

     他好像最喜欢把她的两只腿给架起来,这回直接被他架在了肩上。

     她都顾不上羞愧了,把脑袋藏到被子里去,他也顾不得去拎出来,拼命地顶她。

     阿喜端着夜宵来了两趟,远远看见大门还紧紧闭着,就只好又走了。

     结果是,今天晚上打完拳的爷没叫夜宵。

     第二天,范宜襄桌上放了一堆帖子,都是这些日子京中贵妇给她递来的。

     一张张来回翻着,怎么她刚穿过来半年,就开始有这么多人愿意跟她交际了。

     她百无聊赖地翻着,得出了几个最可能的原因,她家爷的政治地位提高了,范家的政治地位提高了,她家爷在外头表现得对她很重视。

     排除范家那个可能(已经很高了),只剩下了第一个和第三个。

     她心里有点美,看来陆澈童鞋在外面还是很给她面子的呀。

     她挑了一会儿,只把五皇妃递过来的帖子留了下来,她觉得陆澈应该也会让她去这个。

     其他的一堆帖子,一一回过去,先表示荣幸,再对自己不能亲自前去一聚表示歉意,回了十几封,手腕有点酸了,方嬷嬷过来轻轻帮她揉着:“夫人先歇歇吧。”

     她点点头,靠回衾枕上,让几个丫鬟去把她写好的帖子收起来,把桌上的笔墨纸砚也收下去。

     闭目养神ing,跟着听到“哐啷”一声,她睁开眼。

     一个丫鬟在收拾的时候不小心把砚台给摔了,手上袖子上沾满了浓黑的墨汁,吓得跪在地上直哆嗦。

     范宜襄看了眼方嬷嬷,用目光问她:是这些日子她太严厉了吗?

     方嬷嬷回了她一个否认的眼神,她摇着头道:“下去洗洗吧,下次注意点。”

     丫鬟颤巍巍地下去了。

     她看了眼另外一个丫鬟,也是抖得像个筛子,手里拿的笔和纸跟着一齐抖,脸上寡白,眼底挂着两个乌青,要么是没睡好,要么是大白天见了鬼。

     等她好容易收拾完毕,哆嗦着下去了,范宜襄才问方嬷嬷:“怎么回事?”

     方嬷嬷有点迟疑,她本来是想直接把七巧那件事给说了的,但是瞧着夫人回了一个上午的帖子,好容易歇会儿,不想拿这事儿烦她,就开始绞尽脑汁地组织语言,怎么样才能把事情说的轻巧一些,简单一些。

     可毕竟是死了人。

     再怎么轻描淡写,也轻不了。

     换做以前,不过是奴才一条命,她轻飘飘地说了就好,可如今方嬷嬷总觉得说这个会吓着夫人,她觉得...夫人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而她待夫人的方式,也悄摸摸地跟着变了!

     她还觉得这样挺好,夫人叫姑爷就这么护着才好。

     范宜襄想了一圈,皱眉说:“紫玉和七巧呢?又偷着出去玩了?”

     方嬷嬷回道:“紫玉昨儿个吃坏了肚子,拉了一晚上,今天告了假。”

     范宜襄等着她说七巧的下落,可是听了半天也没个下文。

     难道又去巴结潘如君了?

     瞧着方嬷嬷的脸色也不太像,她以前谈起七巧都是气愤憎恶的,现在却有些...说不出的意味。

     方嬷嬷被她盯得后背冒冷汗,心说:下次她再不敢心里瞒着事儿了!直接就说了:“昨儿夫人歇息的时候,七巧冒犯了,被姑爷赏了板子,给叫...打死了。”

     说完就抬头看夫人的脸色。

     比她预期的强一点,至少脸色没有发白。

     范宜襄说:“怎么个冒犯法?”

     方嬷嬷有点胆战心惊,她本来组织好了一肚子的话,可叫夫人这么一看,一下子乱成麻了,她想着:难不成要说七巧诬陷您和唐大人有苟且?

     头上范宜襄又道:“是不是跟我床头那张纸笺有关系?”

     方嬷嬷眼珠子一亮:夫人这是早就知道了?还是猜到的?

     索性倒豆子般全说了。

     方嬷嬷说昨天潘姨娘过来给她请安(真是破天荒!)她呵呵一下,不过在园子门口就被人给挡了,西园早就命令禁止潘姨娘和郭氏入内了。

     然后七巧出去了,说是替夫人传话,要见潘姨娘,把她引进来,第二道门又被阿喜给拦住了,说爷正在里头,潘姨娘现在去怕是不大方便。

     潘如君还说要请安,阿喜就觉出不对劲了,偷偷进屋子里跟爷说了一声。

     陆澈说:“让她回去吧,下回再来请安。”

     阿喜传了话下去,潘如君还说要见夫人,说她听闻夫人新得了两张花笺,上面的图案极其罕见,她想借来看看。

     阿喜如实说了,陆澈站起来踹了他一脚,朝门口去了,阿喜麻溜儿跟上去,陆澈道:“她人现在哪儿?”

     阿喜快步走到前面带路,方嬷嬷留了个心眼,也跟了过去。

     潘如君看到陆澈直接出来了,先是一惊,跟着一喜,难得没有像以前一样那么怕他,反而还笑着迎上去:“爷。”她这是胜券在握了。

     陆澈冷淡地嗯了声,说:“什么事。”

     潘如君愣了下,才说:“以前是妾身不懂规矩,尊卑不分,现在妾明白了,知道分寸了,特意来给姐姐请安。”

     陆澈扫了她一眼,她住嘴了。

     他显然不信。

     潘如君又说其实是她最近在收集各类花笺,听说夫人刚得了几张新的,她急着想借去看看。

     陆澈还是面无表情的,潘如君看了眼立在边上的七巧,七巧躬着腰,头都快要垂到地上了,狠狠地握了两下拳头,站出来,“咚”地跪下,说:“奴婢有罪!”

     陆澈眼皮都没抬一下。

     潘如君忙道:“好端端的你跪下来做什么?”

     立在一旁的方嬷嬷突然紧张了一下,从潘如君提到花笺的时候,她就开始捏了把汗了。

     那个花笺...

     还是夫人失踪那回,洗衣房里的人把夫人的衣服洗好送回了,里头还有一张信笺,翠绿色的,上头点缀着几片莲叶莲花,像是人专门画上去的。

     她刚拿进屋子里,叫夫人瞧见了,一把就给抢了过去,她瞧着夫人的脸,当时就红了。

     她登时就心里咯噔一声:莫非,夫人还和唐大人没断?!这信笺难不成是唐大人的?

     她就故意试探问道:“夫人藏的什么宝贝哦?”

     夫人把那信笺捂在怀里,哼了一声,没说话。

     她说:“那老奴去取一个玉镇来,方才瞧着这纸笺被洗的皱巴巴的。”

     等她取了玉镇来,夫人正把那纸笺摊开来,摆在手掌上看,她伸长脖子看了一眼,故意道:“嘿!这下老奴可瞧见了!”

     夫人不理会她,将玉镇给抢过来,把信笺放在面前的案几上,慢慢用手掌将它铺平,又小心翼翼地将玉镇压上去,把上头皱巴了的地方都覆住了才算。

     “夫人,这陌上花?是个什么花啊?”她好奇道。

     夫人笑了笑:“嬷嬷不知道,这陌上,陌上,就是田间小道的意思,陌上花,自然是路边的野花啦。”

     她愈发不解:“还是夫人博学,老奴实在是看不明白这话的意思。”

     她见夫人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了圈,笑嘻嘻地说:“这话的意思就是‘家花哪儿有野花香’的意思!”

     她心一惊,断定这信笺是唐大人写的无疑!

     偏夫人在那儿美得很,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那纸笺,好像在摸一个大宝贝似的。

     夫人说:“嬷嬷,你帮我把它裱起来吧,以后摆在我的床头前,每天一睁眼就看见它才好。””

     方嬷嬷顿觉眼前昏天暗地。

     那唐大人实在是害人呐,害人!

     夫人又说:“还是不裱起来了。”

     她松了口气。

     跟着夫人又说:“嬷嬷帮我绣出来吧,这样就可以保存得久一些了,我以后就放在枕头底下,每天都枕着睡觉。”

     方嬷嬷面如菜色:夫人,老奴给您跪了!

     眼前,七巧还是一副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模样,方嬷嬷的心都快从嗓子眼跳出来了,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怕是上回她和夫人说的话叫她给听了去。

     其实七巧心里也没底,她就是赌这一次。

     她赌那封花笺是夫人与人苟且的证据。

     她偷偷观察了快半个月了,夫人每天临睡前,都要把枕头底下的纸笺取出来,摸两下才躺下。

     要真是什么好东西,至于这样偷偷摸摸的吗?

     她心里没底,可是跟潘如君说的时候,却是十拿九稳的样子,加上柳姨娘上回说漏的那一嘴,潘如绝是信足了的,她才敢直接硬闯,而且专门等陆澈在的时候。

     七巧低着头,小声地说了句:“夫人私下...与外男有苟且。”

     陆澈脸色一沉,阿喜瞧见了,对着七巧就是窝心一脚,把她整个人踹翻在地,叫剩下来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只能瘫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潘如君没想到是这出,她本来只想装作在旁边看戏,把自己给择得干干净净,就算不成事,也脏不到她身上,可没想到七巧话才说了一半。

     阿喜那一脚极重,他在陆澈院子里好几年,总是学了些拳脚功夫,一脚下去,踢得又狠又准,七巧大口倒抽着气,捂着心口喊疼,却是只见进气不见出气了。

     潘如君在一旁干着急:没用的!你倒是把接下来的话说完啊!那个信笺!藏在范氏枕头底下的信笺!

     七巧没机会了。

     因为上头陆澈说:“拖出去打死。”

     方嬷嬷惊了一跳,姑爷说的是:“拖出去打死”,而非拖出去打,一字之差,结果却完全不同。

     她知道,姑爷这是在替夫人示威。

     今天一个七巧敢堂而皇之跳出来说这个,如果不重罚,明天不知道是不是还有第二个七巧跳出来干些别的。

     这回还只是胡说八道些什么,下回呢?下回是不是就敢谋害夫人了?

     方嬷嬷感动得很,姑爷对夫人的信任与保护让她惭愧,她又后怕得很,这回姑爷是不信,连话都不让七巧说完,可下回呢?

     下回姑爷会信吗?

     方嬷嬷绘声绘色地把昨天发生的事全学了一遍,七巧是怎么说的,潘姨娘是怎么哭的,爷是个什么表情,阿喜又是怎么踹人的。

     经过一夜的心惊肉跳,方嬷嬷现在勉强算是镇定了下来。

     范宜襄让她去把枕头底下那张花笺取过来,方嬷嬷恭敬地取来了,她接过放在掌心,定定地瞧着上头的字。

     方嬷嬷说:“夫人,咱们要不要把它给处理掉?”

     她摇了摇头:“还是摆在枕头底下。”

     死人了,活活被打死的,听说被打死的人肚子里的内脏都全烂了,而且会七窍流血。

     七巧是自作孽,却又是间接由她害死的。

     她的心狂跳起来了,从来没有这么恐惧过,昨天还见着的人,悄无声息就这么死了...

     被王赟绑走的那一次,她都没有过这么恐惧。

     他处置人的时候,应该是信了的吧?信了她和唐越还有瓜葛的吧?不然为什么会动这么大怒?

     是男人的自尊心?

     难怪昨晚他这么暴力。

     她捂了捂胸口,两边都叫他给吸破了。

     好在这个信笺是他给她的,就是上回他让人去娘家接她的时候,送过来的那一封,上头写着“陌上花开可缓缓矣”的那一封。

     难怪昨晚他才会这么问。

     她现在后怕无穷!

     还好,还好!还好她放的是他的纸笺!

     否则,被打死的人说不定就是她了?

     不会,至少陆澈现在不会轻易杀她。

     小说里,她是先被打入了冷宫,被其他妃嫔嘲讽侮辱用刑,跟着是范家被抄了家,范捷被砍了头,其他的庶子们年长的也全都被砍了头,庶女们有的被充妓,有的被卖作奴才,范家垮了,她才死的,被陆澈赐了死,鹤顶红和三尺白绫,书里她选择了撞墙而死。

     她脑洞开得有点大了,她已经在琢磨她的死法了,要是她,一定不会选择撞墙,脑浆崩出来,血流了一地,还不一定能死成。

     那得多疼啊!

     对自己得有多狠呐?

     那么问题来了,到底是选鹤顶红呢,还是选三尺白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