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章 如意算盘
    范宜襄和薛氏两个人聊的是薛氏府上的孩子,薛氏好福气,生的三个都是儿子,老大已经九岁了,已经跟着爹爹在前院里读了好几年的书,被他爹管得一板一眼的,已经端起长子的架子了。

     薛氏说到他训诫两个弟弟事儿,老二和他亲一些,最小的那个才三岁,哪里肯理他,偏偏大哥每次一找上他们,就得让他们规规矩矩地坐着听他说话。

     每次他在老三面前哆嗦的时候,老三就咿咿呀呀吵闹,不是吵着要吃点心就是要撒尿,老大知道了他的鬼把戏,故意不理会他,只问:“三弟,昨天我让你描得大字描完了吗?”

     老三虎眼瞪得老大,鼻子一哼,两个哥哥再那么一瞪他,他又心虚了,低着头瞎哼哼,大哥哥要打他手心,他不肯,想了个招儿,就是去扒哥哥的裤子。

     每回都准,一闹大哥哥,大哥哥就没招了。

     范宜襄听得眼泪都快笑出来了,薛氏说得兴起:“后来大的那个被闹得极了,也不能不管他,就把他结结实实地打了一顿。”

     范宜襄捧着笑痛的肚子问:“管用吗?”

     薛氏笑着点头:“管用!管用!”

     范宜襄看她这表情,就知道还有后文。

     薛氏喝了口茶,范宜襄也觉得渴了,拿着茶杯要去喝,被薛氏按住,薛氏道:“嫂子先别急着喝,我跟你说完再喝,免得喷出来。”

     范宜襄:“哈哈!”赶紧把茶碗放下,专心听她说。

     薛氏笑:“后来老大真以为他学乖了,一开始还只是试探着一点一点来,那小东西憋着坏呢,那天哥儿几个在院子里打拳玩,老大说他姿势不对,比划了几次,小东西还是板不正,老大急了,小家伙也急,怕他哥哥再骂,一着急,又犯了老毛病,光天化日,就把他哥哥的裤子又给扯了下来!”

     范宜襄:哈哈哈哈哈哈!

     薛氏没说的还有,老三把大哥哥的裤子扯下来还不算,还指着他裤子哈哈笑:大哥哥你的小鸡.鸡露出来了!

     三皇妃听她们说了一会儿孩子经,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她们笑,她也跟着笑,只是心里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低俗!

     她看了眼范宜襄的肚子,老四大婚也差不多一年了,还不是生不出!没用的东西!

     还有脸笑?

     她也生不出,她嫁给三皇子也有好几年了,皇上登基满三年的时候,要给三皇子封爵位,本来说是要封的是亲王,但是说她嫡妻无子,这是不孝,降成了郡王。

     原本两人还相敬如宾呢,有了这事儿,三皇子就更不去她那儿了。

     再想怀孕就是难上加难了。

     三皇妃想得是:估计陛下打算给他封的就是个郡王,拿她无子说事,不就是要离间他们夫妻二人的情分,打压她的母族吗?

     那段日子,她娘家人在朝堂上实在活跃了些。

     她脑子里千回百转着,那头范宜襄笑容璀璨,因笑得太开心,露出三两颗牙齿,她心中冷笑一声:不成体统!

     到底是将门武夫的出身,一言一行都没有教养,她看向范宜襄的眼神难免轻蔑了几分。

     跟着她一齐来的几位侯夫人和命妇瞧见了她的眼神,就开始插话进来敲边鼓了。

     范宜襄压根没收到她们的帖子,也不知道她们是谁,只是刚才她们进来的时候微微点头算是打完招呼。

     她们行礼的时候行的是全礼,下跪叩拜,她往一侧偏了偏,没全受。

     这些个虽然肯在这儿给她低头行大礼,可是心里未必是服气,她们跟着三皇妃来,那是给三皇妃面子,不是给她面子,她要真是理所当然地受了礼,回头她们心里就该记恨了。

     其实从三皇妃一进来,范宜襄的注意力就一直在她身上。

     至于薛氏,上回戏子那事儿,范宜襄心里虽然有点不好受,她觉得自己被当抢使唤了,但是她也不会对薛氏有敌意,因为老五和陆澈是拧成一根麻绳的。

     就像上次的寿宴,几个皇子里面,只有陆澈亲自去了。

     这回范宜襄猜出来了些什么,她觉得薛氏是来给她救场的,那么三皇妃肯定就是来干坏事的。

     虽然有心里准备,但她还是被恶心到了。

     一位徐夫人,瞧着年纪二十五六岁的模样,相公是翰林院修撰,从六品。

     徐夫人道:“还是四皇妃您有福气,听说前些日子三殿下给四殿下送了几个美人来,倒叫四殿下退了一个回去。还是四殿下会疼人。”

     这个事儿方嬷嬷断断续续地给她说过了,她知道这么回事儿,只是被她说的恶心,在这儿坐着的都是正牌老婆,非得把小妾搬到台面上说,两个美人,有一个陆澈没看上,留下另一个了,这就叫她有福气了?

     再说了,她和徐夫人有这么熟吗?

     一上来就说陆澈后院里的事儿,她算哪根葱?

     要是三皇妃开得这个口,范宜襄倒不好不去接茬。

     不过是个命妇,她笑了声,非但没接她的话,反而偏头继续喝薛氏说话。

     薛氏自然明白她的意思,除了三皇妃,她也没把那几个当个东西。

     都是攀高枝儿的,哪个皇子受皇帝重视,就攀在他身后拍马屁,算起来,这个徐氏,当初还巴结过她呢。

     薛氏继续和范宜襄说孩子经。

     还别说,她越聊,越喜欢这个四嫂,因为她说什么,四嫂都可劲儿地听,还十分捧场,她说什么乐了,四嫂就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她觉得任是和谁说话,都没有和这个四嫂说话舒心。

     徐夫人得了没脸,三皇妃不以为意,她本来就不把这个徐氏当成个东西,她竟然有胆子把这件事儿拿出来说,没恶心成老四家媳妇,倒膈应了她。

     那个刘氏,还真有点破本事,老四瞧不上,却把三皇子给勾走了。

     三皇妃瞪了眼徐夫人,把她还要说的话给瞪了回去。

     另外一个朱夫人,也生养过孩子,就跟那头插上话去,跟薛氏聊起儿子经。

     薛氏没接话,朱夫人自己说的兴起,范宜襄也没接话,她自个儿说了一会儿没了意思,红着张脸没敢再吱声。

     三皇妃冷哼了声,换了张冷脸,想借此引来薛氏和范宜襄的注意。

     可那俩人又说上了,一个说一个乐,十分热闹,好像眼里根本没她这人似的。

     三皇妃放下手边的茶盏,力气有点大,磕在案几上,发出一声清脆的撞击。

     范宜襄偏头对方嬷嬷道:“给三嫂重新沏一壶茶来。”

     三皇妃摆摆手:“不必了。”

     范宜襄呵呵一笑。

     三皇妃清了清嗓子,刚要说话,她想说的是:妹妹,你虽嫁给了老四,但好歹是范家的长女,你们范家四姑娘闹出了这么大的笑话,你是不是得出面说点什么?

     现在虽然只是你们范家的事,难保有人拿这个做文章,这么牵扯下来,说不定就把你自己给牵扯进来了,还要连累我们妯娌之间的名声。名声什么的,我倒是不在乎,就是怕其他的嫂嫂和弟妹心里不高兴。

     可是她没能说出来。

     外头阿禄火急火燎地进来,说是给爷传话,方嬷嬷故意没让人拦他,也没告诉他屋子里坐着一屋人呢。

     阿禄只管传话,别的一概不理,他嗓门嘹亮道:“爷让奴才给夫人传话,说今天回府,晚膳和夫人一起用。”

     后面那句话是他自己加的。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夫人被那些人缠得不轻。

     薛氏一听,先站起来,自责道:“怪我,一时跟嫂子聊得高兴,倒把时辰给忘了。”说着就要告辞。

     她都走了,三皇妃更不好留了,一群人热热闹闹地走了。

     等她们都走了,范宜襄胃里突然一阵翻滚,跟着就把白天吃的那点东西全都吐了。

     那徐夫人说的话却是恶心,但是不至于让她真的吐出来。

     她吐得七荤八素,方嬷嬷怕她把胃里给吐空了,就劝着她先用点东西,她也知道这个道理,强迫着自己吃点,陆澈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她不想让他看见她一副病怏怏的女鬼模样。

     可是身体不听使唤啊,前一秒刚咽下去,下一秒胆汁都快吐出来了。

     杜太医来之前,她的心一直挂着,她是真怕得了什么怪病,就算只是肠胃炎,在这个没有消炎药的时代,她也可以挂掉。

     杜太医探了半天的脉,又要看她的舌苔,翻她的眼皮,她看了眼陆澈,杜太医也去看陆澈。

     陆澈黑着一张脸,勉强地点了一下头。

     杜太医才胆战心惊地继续手头上的工作。

     结果诊断出来一个:脾虚胃热。

     她的心刚放回肚子里,杜太医就被陆澈给喊了出去。

     也不知道两个人在外头叽叽咕咕说什么,说了这么久,范宜襄又担心是不是真得了什么怪病,让方嬷嬷出去偷听一下他们俩在说什么。

     跟着陆澈就进来了,一个劲儿地朝她肚子的方向瞄,刚才那张黑脸也不见了,声音温柔得能甜死人。

     他说:“好,襄儿不想吃就不吃,爷也陪着襄儿一块儿不吃。”

     两个人干坐了一会儿,他也不看折子了,专心陪着她,他的手从她的衣服下面钻进去,她浑身僵着,拿手护着胸口。

     结果人家只是把手放在她的肚子上。

     她被他摸得浑身发毛。

     过了没多久,她突然饿了,她看见陆澈的神色,明显是松了口气的样子,她听见他说:“正好,我也饿了。”

     然后上了一桌子丰盛的菜。

     吃完饭,她的就觉得上下眼皮快要黏在一起了,被他抱着,整个人直往他的身上靠,靠着靠着就睡着了。

     然后被塞进了一个暖烘烘的热被窝里。

     她伸手过去摸了下,没摸到人,算了,翻了个身睡了。

     睡了一觉,再一翻身,摸到人了,她模模糊糊地凑上去,钻进他的怀里,枕着他的手臂,继续睡觉觉。

     第二天上朝完毕,陆澈叫住五皇子,让他留步,两个人多说了会儿话。

     五皇子回府,给薛氏点了几个大臣的名,薛氏心里门儿清,这几个就是上回办了荒唐事儿的那几个。

     五皇子道:“没事就让他们家的过来给你请安。”

     过了几天,就有人去范家提亲了,不过这几个都是有妻室的,讨回去都是要做妾。

     其中只有一个冯大人,刚死了原配半年,可就算这样,也没打算让范湘做继室,嘴上说是府里缺个管家的,讨回去却还只是个如夫人,做贵妾!

     范峥峥范嵘嵘都定了人家,这提亲的对象自然就是范湘。

     苏姨娘喜忧参半,把他们的帖子都收了下来。

     范湘扶着肚子支在园子大门口,盼着外头,怎么该来的人不来,不该来的全来了?

     苏姨娘给她抹泪:“姑娘莫哭,这时候掉眼泪坏眼睛。”

     范湘接过她手里的帖子,刚好翻到那个冯大人的,她胃里就一阵作呕,苏姨娘没看到她的表情,还说:“要不就这个冯大人吧?他园子里没人,姑娘嫁过去上头也没人压着,倒是可以松快些。”

     范湘有了身子之后,脾气跟着就暴躁了,她一把将那帖子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几脚,扶着根本就没显形的肚子,怒道:“什么冯大人,姨娘难道不知道我肚子里这个是谁的?等不到四殿下来,我谁也不嫁!”

     外头听墙根的一个小丫鬟听了一耳朵,回头说给了柳姨娘听。

     柳姨娘正在摆弄一盆红梅,让人在园子里新捡的,园子里梅花一夜之间全开了,她却不想出去赏。

     园子里那一座座冰雕她看着碍眼。

     就算有了身孕,也不过两个月三个月的日子,能有多大,谁来,都能瞧见她扶着个大腹便便的肚子,做给谁看?

     柳姨娘就盼着这日子过得再快一些,两个女儿稳稳当当地嫁出去,她再来慢慢蹉跎这个范湘。

     她早就猜到了那事儿就是四殿下做的。

     不过没想到四殿下压根不想认。

     四殿下什么人,她是见识过了的,打死不敢再见识第二次。

     等下午,苏姨娘过来和她说话,柳姨娘还是摆弄那盆红梅,苏姨娘笑着说:“难得这么好的冰雕,衬着那红梅,姐姐怎么不出去走走?”

     柳姨娘笑:“我这身子,早就坏了,一吹风就要发热,还是不出去遭罪了。”

     苏姨娘叹了声。

     柳姨娘笑了笑,不接茬。

     苏姨娘又道:“真是难得,往常大姑娘还在府里的时候,园子里的梅花也是开的,就是没有这冰雕。”

     柳姨娘还是笑。

     苏姨娘知道她的意思了。

     她的意思就是:你想怎么样那是你的事儿,我不拦着你,也不帮你。

     苏姨娘笑:“不如请大姑娘回来一趟?”

     柳姨娘点点头:“也好。妹妹说怎么样,就怎么样。”

     苏姨娘晚上去给范老爷请安,把这事儿给说了,范老爷古怪看她一眼:“往日也总不见你同阿襄好,怎么突然就想起她了?”

     苏姨娘嗔他:“我怎么不和大姑娘好了?我们好着呢。”

     范老爷也想女儿了,她磨了一阵子,就同意了,还赏了好些东西给那个冰雕的手艺人:“再做几个大的漂亮的。”

     苏姨娘问道:“这个帖子怎么下呢?”她的意思是帖子下给老夫人还是下个范宜襄。

     范老爷只想见女儿,他可不想见个老太太。

     “直接下给阿襄就是。”

     苏姨娘为难道:“只怕不符礼数?”

     范老爷被她缠得烦了:“你说怎么下就怎么下,屁大点事儿,磨了这么久。”

     苏姨娘得逞了,得意一下上了脸,想伺候范老爷换衣服说两句可心的话,被范老爷一巴掌推开:“滚滚滚!”

     第二天郭氏那边收到了一封帖子。

     郭氏很是激动,因为在儿子把府里管家的事儿交给范氏之后,她就再没有接到任何帖子了。

     她小心翼翼地拿在手里,一看帖子的封皮,顿时觉得像是活吞了个苍蝇,恶心至极。

     范家给她下帖子?

     她不想看了。

     潘如君看她把帖子摔在地上,上前捡起来,拆开看了。

     郭氏在上面问:“写的什么?”

     “范家四姑娘请母亲去范家赏冰雕。”

     苏姨娘打得一副如意算盘,四殿下府里现在一个小公子都没有,那湘儿肚子里这个就是独苗!是个宝贝!

     她都把话透到这个份上了,听说前几天三皇妃去过四殿下府里了,三皇妃可是来过范家的,她的贴身丫鬟亲眼瞧见了湘儿的模样,她就不信三皇妃不会把这事儿给透出去!

     四殿下一定是知道了的。

     他这是不肯认!

     他不肯认儿子没关系,只要老夫人肯认这个孙子就行!

     等老夫人来了,她带着湘儿在老夫人面前一跪,在哭着把这事儿明说了,她就不信老夫人也敢不认这个账!

     潘如君抬头问郭氏:“母亲要去吗?”

     去他个大头鬼!

     郭氏冷笑了两声:“把这封信扔出去!”

     潘如君僵了僵,郭氏又道:“扔出去烧了!”

     郭氏是不打算靠范家这颗大树了,她怕这颗大树还没等靠好,儿子就被范氏给哄得离了心。

     所以她才跪在陛下面前,哭哭啼啼地用二十年前的情分去求皇上,求皇上再给儿子赐一桩婚事。